第十七章 路卢斗法
别不药2020-02-06 11:273,030

  “诶,阿城呢?阿城,阿城,阿……”卢萤蓥瞪大了双眼企图在一群人中找出樊城。

  陆一行抿了一口酒,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别喊了,人既然刻意要躲你,你怎么可能找得到。”

  “和你无关。”卢萤蓥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我说话又和你有关了?”

  卢萤蓥语塞。

  陆一行轻轻从鼻子里喷出一个哼字,神情懒散晃了晃酒杯中的鸡尾酒,旋即一口气喝下了杯里的酒,辣辣的,由舌尖到胃,又流窜到心口。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陆一行本来就为被家里头的皇太后逼着来这个慈善晚会走个过场这事心烦气躁,谁知一进门口就听见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

  “阿城一会儿就来了,妈,你快帮我看看,我浑身上下有没有不妥的地方,鞋子没有穿反吧,衣服,衣服没有弄脏吧。”

  “没有,没有,我女儿最漂亮了。”

  “漂亮,漂亮什么啊,都博不来阿城多看我一眼。”

  “谁说的,是那个小子没眼光,我女儿多漂亮啊,完全遗传了妈妈的优秀基因。”

  “妈,你是变着花样的夸你自己呢吧,”这声音的主人很是无语,不过好在她没有深究,“对了,妈,妈,我的妆,妆没有花吧。”

  “没有没有,你妈妈我亲自画的,怎么会出岔子,而且化妆的东西我全都用的防水的,绝对不会出事的。”

  “啊呀!”

  陆一行回神,眼前,那个被卢萤蓥母亲信誓旦旦保证说绝对不会花的妆,花了。

  果汁从脸上缓缓流下,带走了部分的脂粉,眼线都花了,整个一个国宝大熊猫,唇膏也晕开了,烈焰红唇,吓人的很。

  饶是如此狼狈,卢萤蓥依旧气势汹汹。

  “喂,你这个服务员是怎么端得盘子,居然敢洒我一脸果汁,你等着,我一定要告诉你们酒店的负责人,让他开了你,开了你。”

  陆一行淡淡开口,“不用那么凶吧,人就又不是故意的。”

  卢萤蓥闻言,像是找到了新的炮轰阵地,立刻将炮口对准陆一行,“我教训人,关你什么事啊,我的衣服都被糟蹋了,难道你要帮她赔吗?”

  陆一行笑了,坏坏的痞笑直击女服务生心头。

  “可以啊,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去取钱,不过你确定要这个、鬼样子…”指了指卢萤蓥的脸,“…和我去银行吗?”

  卢萤蓥狐疑摸上了脸,摸到一手粘粘的液体,拿下一看,红的黑的白的混在一起,整个脸的妆容是毁了。

  “怎么会这样,妈不是说是防水的吗?”

  卢萤蓥大惊失色,下意识地余光扫了扫周围,见离着近的人都投过了目光。

  慌张、恐惧、羞愤齐涌上了脸颊,顿时红了,青白交接,说不出的难看,恨不得在地上挖一个洞出来,然后钻进去。

  忽地,视野一暗,脑袋被人用衣服罩住。

  身侧传来一人声音,戏谑的,威胁的,“这么盯着一位淑女的失态,可不是礼貌的行为。”

  不是樊城,她有点失望,却又想到是陆一行那个混蛋。

  心口莫名暖暖的。

  “诶,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私人休息室。”

  陆一行压低声音问一旁的女服务生。

  女服务生像是才反应过来似得,愣愣应声,又见陆一行靠得近,耳尖微微泛红。

  “有,请这边走。”

  卢萤蓥耳边只听到这几句对话,然后便是沉寂气氛里的三道不同声音的脚步声。

  卢萤蓥分辨了一下,清亮的“哒哒”声是她的高跟鞋,沉闷的“啪啪”声是陆一行的,至于另一道平底鞋踩踏的声音自然是那个服务员的。

  樊城没有看到这一番闹剧。

  他早早的躲了出去。

  却碰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樊、樊城……”声音很急,很颤,大概是跑过来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樊城知道是虞奚。

  “你怎么来了?”应该问你怎么知道这里。

  “有东西、东西给你看,很、很重要。”

  什么东西这么要紧?

  樊城展开手,虞奚将东西珍而重之地放到了樊城手心,这架势像是在移交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

  其实就是一只手机。

  上面的防尘小熊挂坠被摘掉了,樊城想,虞奚大概是怕挂坠发出铃声会引起别人注意。

  樊城心中的狐疑更甚。

  划开手机屏幕,小人比比身边多了一个冷酷的黑发小哥,旁边也有两个字——彦恒。

  却没往下进行。

  “怎么了?”

  “没有密码。”

  “啊!抱歉抱歉,我忘了,密码是我的生日0XX6。”

  输入密码,手机打开了,手机的主页面,一览无余,一个多余的应用都没有,“你要我看什么?”

  “相册,相册里头有个好东西。”

  好东西?有多好?

  点开相册,一大堆有关比比和彦恒的图片跳了出来,有些尺度还挺大。

  樊城僵了僵,往下滑,手指定住,一个有憨憨苹果脸、大大杏子眼的女生照片闯进了视野,女生不算很美,顶多小家碧玉,还是可爱型的。

  关键是,这个女生很符合他对虞奚长相的猜测。

  不着边际地扫了一眼虞奚。

  失神地幻想,可爱的长相配着软糯的声音,还挺和谐。

  虞奚久久不见樊城找到重点,急得亲自上了手,找到相片,点击放大,“喏,就是这张了。”

  樊城收回思绪,垂眸望去。

  极其浓厚重彩的黑白两色以强势之姿的打进了眸子,黑白天使姿态桀骜,神情却是悲伤,痛苦纠结。

  手指的处理也非常巧妙,很好的突出了天使的焦虑。

  还有那个楼梯,十分立体,天使站在楼梯的顶端,有种居高临下的孤寂清冷。

  只听虞奚兴奋道,“我还以为这幅涂鸦不能给你看了呢,幸好,我在翻找手机相册的时候,忽然想起我那天是拍了一张照片的。”

  这幅涂鸦确实不错。

  樊城不失公允的评价。

  “不过可惜,不能见到涂鸦的作者了。”虞奚忽然低落了下来,叹气,“要是可以见作者一面多好啊,那样你们就可以互相交流了。”

  “我们已经见过了。”樊城淡定自若,又把手机递还给了虞奚,“你下次不用为了这点小事跑过来。”很远。

  虞奚先是一喜,后又黯然。

  “哦、哦,我下次不会贸贸然跑过来了,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樊城一愣,他不是想说这个,但他抿了抿唇,终没有解释。

  “樊城?”惊疑不定的语气,“你在和谁说话,总不会是空气吧,鬼?不太可能,透明人?”肯定的语气。

  陆一行提前堵死了樊城所有的退路。

  樊城斜眼看过去,没回答,不过有时没有回答也是一种回答。

  “不是鬼,是透明人。”这下陆一行十分确定了。

  虞奚却陡然惊出一身冷汗,满屏都被一句话刷爆了:被发现透明人身份了,她会被怎么样?切片?做实验?还是会被秘密处理?

  救命,不要!

  陆一行似乎能察觉到虞奚的害怕,笑了,“喂,小透明人,你那天也在警局吧。”

  “你怎么知道?!”反射性的问出口,才发觉被算计了,懊恼的咬了咬下唇。

  “果然,那天我听到的咳嗽声不是樊城的。”陆一行一副“发现了不得了‘大事’luck”的戏谑模样。

  “你别说出去。”

  “我为什么不可以说出去?”陆一行“逆反”爱耍人的坏性子又上来了。

  “因为,因为,因为……”虞奚抓耳挠腮也想不出个正当合适,又能让陆一行帮忙保守秘密的理由。

  樊城看不下去了,“陆一行,这件事是秘密。”

  “好好好,我不说不就得了。”陆一行无所谓的耸耸肩,“小透明人,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因为我对透明人这种奇幻的物种本来就很好奇,你,供我研究研究吧。”

  研究研究,这四个字一下子戳中了虞奚最害怕的地方。

  “不,不要。”

  一下子跳了好远。

  “陆一行。”樊城瞧着陆一行的目光带了点威势。

  可他不知道,陆一行是那种别人越不让干,他偏要干的性子。

  “小透明人,你,我研究定了,如果不想被别人知道你的事,就乖乖供我研究吧。”这话有点像拐卖小萝莉的猥琐大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