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能人异士齐聚准噶尔
卓点2017-09-07 16:392,232

  时间亦如蒸发的流水在飞速的消逝,在这注定会逝去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都在拨转命运的指针,试图将其拨转到对自己有益的方位上来,好人如此,坏人如此,不好不坏的人亦如此。

  转眼之间,距离丁当去世已经一个月多月。一个阴风呼呼的晚上,巴氏诞下了一个女婴。

  消息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其中最数巴氏最为始料不及,看着产婆向她捧来的孩子,她错愕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明明说好是男孩,怎么会变成女孩?

  而丁当的孩子,明明说好是女孩,怎么最终变成了男孩?

  “恭喜侧王妃,奴婢现在就抱着孩子去给汗王报喜。”

  “呵呵呵,”巴氏欲哭无泪的冷笑道,“报什么喜啊?有什么可报的?怎么是个女孩?说好的男孩呢?原来这帮喇嘛早就在堤防我了?从一开始就在骗我?枉我那么相信他们,殊不知他们早就和王妃在一个鼻孔出气了。”

  “侧王妃年纪轻轻,何愁没有小王子诞生?再说,是男是女,一切皆凭天意。还望侧王妃不要就此一蹶不振,而是好好养好身体,再备下一战,”产婆谦和的安抚道。

  “你走吧,”巴氏凶狠的下了逐客令。

  “那奴婢先去拜见汗王了?”语毕,产婆便抱着孩子准备离开,可是还未转身便看到侧王妃口吐鲜血,脸色泛白。“侧王妃?侧王妃?你这是何苦呢?你还年纪轻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空气里传递着产婆急切的呼唤,巴氏则满脸懊悔,泪眼朦胧的说道:“原本抱希望太大了,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变成了失望。你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死亡,现在不仅是我的孩子是个公主,王妃的养子是个王子这么简单。而是整个喇嘛教都站到了王妃那一边,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但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还有,汗王已经派人四处寻找能人异士,前来给小王子救治,就算那孩子真的被药物伤到了,想来也必能救好。再者,我现在怀疑,王妃根本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弱不禁风,而是整个妃嫔中最厉害的狠角。我不相信,她是因为不争,而渔翁得利。我相信,她是一步步巧设机关,不惜牺牲奶妈的生命,夺走丁当的孩子。如此心机城府之人,我们岂是她的对手?”

  “您想多了,一定是您想太多了,您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您所生的孩子是公主,才会这般胡思乱想,”产婆哭丧着脸,苦口婆心的劝阻道。

  幽蓝幽蓝的天幕上,明月如银盘喷射着清冷寒辉,几颗星星不甘寂寞,撩开天幕窥视着,像似也想知道这场闹剧将何去何从。

  几日之后,巴氏在郁郁寡欢中而亡,到此,六妃中的两个妃子,因为生育而丧生,一妃因为挑拨离间而被无限期禁足,另外三个则……。

  至于巴氏所生的孩子被汗王赐予平日里与巴氏交好的那位侧妃来抚养。

  时间亦如蒸发的流水在飞速的消逝,在这注定会逝去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都在拨转命运的指针,试图将其拨转到对自己有益的方位上来,好人如此,坏人如此,不好不坏的人亦如此。

  几个月后的一天,一大批能人异士齐聚准噶尔。

  天如碧海,云向海上的轻舟静静的,轻轻的飘着。汗王噶尔丹私人帐篷内,关于小王子的诊治随之拉开帷幕。

  “实不相瞒,汗王,就算是智力真的受到损伤,现阶段也是看不出来的,”西域少林掌门人看过之后,躬身向汗王这样说道。

  “那依大师之见,现下如何是好?”汗王和声问道。

  “实不相瞒,贫僧此次前来,一是看看小王子的病情,二是有件事情要告知汗王以及众位江湖上的高人。”

  “大师有话请讲。”

  “半个月前,贫僧师弟从嵩山少林归来之后,向贫僧说了一件事情,贫僧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决定上报汗王。”

  “到底是什么事?”噶尔丹锁着眉问道。

  “听闻三月份的时候,平南王尚可喜突然向大清皇帝请求归辽东养老,还特地请求大清皇帝让其子尚之信继续镇守东南沿海一带,”掌门人面色凝重的说道。

  “原来是这件事?”噶尔丹不以为然的说道。

  “汗王已经知晓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噶尔丹抬眼望了望众人,定声说道:“其实,请诸位前来,一是为了帮小王子看病,二来,就是想要告诉大家,尚可喜乃是大清三大藩王之一,而大清皇帝早已有削藩之意。此次平南王请求归老,很可能会成为两人矛盾爆发点。这二人一旦发生争斗,其他两位藩王势必也会卷入。限时,他们必定发生内乱。”

  “汗王的意思该不是等他们发生内乱,我们趁机南下?”话到这里,掌门人双目紧闭,双手缔于胸前,面色凝重低语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然后又郑重其事朝着汗王建议到:“若汗王执意如此,现时必生灵涂炭,还望汗王三思而后行。”

  “巴昆将军,你怎么看?”汗王转头朝着巴昆定声询问道。

  “我们刚刚经历内乱,现在还没有太多精兵可以使用,若是贸然出兵,不仅会败下阵来,还可能腹背受敌。依属下看,要想出兵大清,必须先出兵南疆,灭了叶尔羌汗国,同时用兵与西方哈萨克汗国。接着再出兵喀尔喀蒙古,然后再攻打察哈尔蒙古,最后再出兵大清朝。只有先占领了周边,我们才能再远征之时,不担心腹背受敌。”

  云在太阳头上轻轻地飘着,一会儿像轻柔的棉絮,若飞若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会儿像奔腾的骏马,向远处奔驰,好似要奔赴疆场。

  乳白色的浮云下,汗王私人帐篷内,噶尔丹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宣誓道:“今日,特别邀请众位前来,除了为小王子治病,同时希望诸位能助本汗一臂之力。准噶尔与大清之间,终有一战,这一战无从避免,从即日起,我们就必须做好应战准备。”

  话语刚落,草原上便响起一声悠长而凄凉的鹰唤。

  那声音,好似再为胜利提前呐喊,又好似在诉说这将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决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末清初蒙古沙俄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末清初蒙古沙俄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