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鹊钗
葫芦世界2017-09-20 15:115,230

  1、

  “你到底现在在哪里呢?”

  防空警报响彻天际,李湘玉想着。

  看着南京城纷乱的态势,她担心那人是不是还回得来,可是,她还想再等等。

  日本人攻破了上海的消息引发的恐慌刚过去没多久,江阴失守的消息又传来。

  南京城也挺不了多久。

  李湘玉是大户人家的小女儿,本可以跑掉,可是她信,他会回来接她的。

  心上的那个人,从没有骗过她,从给她拉车起的那天,一次都没有骗过。

  失守了就失守了吧,无非是在别人眼皮下面过日子,可能艰难一点,但是有他在就好了。

  家人都收拾细软跑了,她那时候躲在别的地方,等着家人们不得不放弃她,也好,家人不在,她和他的事情,也就没有人能阻拦了。

  她想起来父亲,在最后那几日,冲她发火:“孽女,你不许再想着那个小子,过几日我们就走,你就断了念头罢!”

  回到大宅,只剩下一个老仆王妈,王妈老了,身体不好,跑不动,所以留下来看着老宅。

  “小姐,你快跑吧,我看着你在这里,心里不踏实啊。”

  周妈天天都会劝李湘玉,可是她又哪里听得进去。

  周妈也知道,李湘玉是在等自己的小外孙子,她也想看到孙子回来,可是她不愿意李湘玉这样等,这是个什么世道啊?一打起仗来,谁还能见得着谁呢?

  李湘玉想,总会没事的,打仗是司空见惯了,南京城要是破了,日本人也不会天天空袭了,可能日子还会安静些。

  日本人会不会满城乱杀人呢?李湘玉害怕过这个事情,可是,这可都是1937年了,打仗……是不至于会乱杀老百姓的吧?而且……这里是首都,说不定,日本人还没打进来,就会被其他部队赶走。

  2、

  周庚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摊子。

  摊主是个年轻人,那摊子除了摆了许多饮料,还用破布摊开,上面摆了许多老物件,前面一块纸板,四个大字,旧梦金陵。

  “我看你,有些眼熟啊。”

  周庚走到摊子边上时,那年轻人说。

  “哦?我眼熟?”周庚倒是好奇地笑了。

  “哎呀?听声音又不像本地的了。”

  “你觉得我的口音有什么问题?”周庚问。

  而对方,似是没听到他这个问题,自顾自地说:

  “你们那个旅游车,你们是台湾人吧?来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吧?”

  “不不不,我是本地人。”

  他看了看摊子上的老物件,却有勾起他眼缘的东西在。

  他抬起手,指指那东西,向年轻小贩问起来。

  “那个东西是……?”

  3、

  南京城里静悄悄的,老宅的大铁门前的叩门环,被敲响了。

  “小姐,莫去看了,肯定是逃荒的。门不能开,要跑进来了糟蹋屋子,老爷太太以后回来了,可不好交代的。”

  可是,李湘玉隐隐感觉到,这敲门的是找她的,不,说不定就是周庚。

  “王妈,我看一眼就回来。”

  她举着提灯,到那大铁门前面,那身影动了动,她不敢说话。

  “是李湘玉小姐吗?还记得我吗?”

  不是周庚的声音,李湘玉有些失望。

  “你是……”

  “您从我这里,得了一块平安玉啊。”

  李湘玉靠近了那人,才发现,那人穿着一身长袍,但是面容却是认识的。那面容俊俏,有些阴柔,第一次见时,她也曾恍惚,这男子怎么如此生得清秀,就算是做女子打扮,也并不异样。

  “小道长。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城外还进得来?”

  “你那个平安玉,没有自己留着吧?”

  这年轻人似乎是没听到她问的事情一样,自顾自地却问起她来。

  “给了别人。”

  年轻人苦笑:“我一句多嘴,果然你送出去了,那本来是……罢了,求平安,得平安。我就告诉你,你送玉佩那个人,现在好着呢。”

  “道长,你又是怎么知道?”

  “那日我路过一个地方做生意,见到了那个玉佩,认出来啦……”

  “他在哪里?他说过他要回南京吗?”

  “他在南边呢,现在这南京城啊,进不来啦,我也是好几日前进来的。倒是他从我这里买了个钗子,说,这双燕路上,李公馆里,有个李湘玉小姐,是他的结发妻子,戴着这钗肯定好看,让我送来给你呢。”

  “他说什么?结发妻子?”

  李湘玉苦笑。

  “莫不是?要不是,那我去其他地方问问。”

  “是!是!”

  李湘玉忙接过那个钗子,她别在头上,那年轻人还没夸一声,反而问道:

  “小姐,我多事问一句,这日本兵到城下了,你怎么还不跑,就一定要等他回来?”

  “小道长,你还问我呢……你也不跑,还要往城里钻,又是为什么?”

  “我啊,是个小神仙,不碍事。”

  李湘玉扑哧笑了一声,也是,忧心忡忡的日子久了,竟然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讲这旧时的话。她用手绢遮了嘴巴,笑完,她又叹口气:

  “我不等他,我又能到哪里去?”

  “父母尚在的话,为何不和父母去了?”

  “父亲哪里一定要我呢,母亲又哪里顾得上我,外面的世界大,唯有他是会对我好的。”

  那年轻人也叹了口气,突然转而一笑。

  “你就在这里等着吧,等太平了,他就能回来了。”

  “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啊?”

  “快啦,快啦,我掐指一算,很快就没事了。”

  4、

  周庚的眼睛,落在了一支钗子上。

  “这跟钗子,有年头了吧?”

  他拿起钗子来端详,那年轻的店主笑了一声:

  “这个钗子,你买不买?。”

  “多少钱哪?”

  “看着给吧,给你啦,这钗子已经摆着几十年,没人瞧一眼了。”

  “我买,我买!”

  周庚拿起这钗子,捧在手里,他记得,那个人最喜欢这种样子的钗子了。

  5、

  城破那一天,日本人在南京城里杀人了,李湘玉和王妈都不知道,直到有从街的那边传来声音,大喊:日本人杀人啦!

  王妈到院子里,眼见着大铁门口,跑过许许多多的逃荒的人,枪声一响,那些人身上炸开一个个的洞,然后就倒在门边死了,活像是抽了筋的牲口一样,就躺在地上没了形。

  王妈愣在那大铁门边。

  枪声弱了,好像是日本兵走了,还有一些活着的人,在大口喘气,呛出一口口的血来。

  李湘玉也吓得不行,这时候,她反而希望他别回来了。

  别回来,别回来!

  这哪里还是南京,这是阎罗殿呐!

  “王妈,快进来。”

  王妈像是没听到一样,她对着小姐喊:“杀人了!怎么杀起老百姓来了。小姐,你快进去。”

  “你进来!王妈!别出去!”

  王妈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打开门,说:“我老太太这一辈子,也没多久可活了,我不能让这些孩子也死了,这都跟我孙子一样大啊!小姐,还有几个喘气的,咱们抬进去吧。”

  还没等得及李湘玉回话。

  王妈打开铁门走了出去。

  机枪又扫了起来。

  王妈最后回头一看,那大宅子,小姐,都不见了。

  天空上有滚滚的浓烟,全是肉味。

  6、

  周庚带着钗子,颤颤悠悠地走到了以前的李公馆所在的街区。

  以前,他的儿子回来过,寻了一遍,周庚以前有外婆,有妈妈,可是在南京受难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音讯了,儿子回来,什么也没有打听到。到了周公馆的地方,儿子说,早就找不到了,那里现在是个公园。

  果然是个公园了。

  “湘玉啊,我回来了。”

  周庚老泪纵横,他拿着这钗子,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丢在这个地方,李湘玉能收得到吗?

  “以前,你说钗子好看,我说这是穷人家的东西,配不上大小姐。我那个时候笨呀……要是就给你买了,那该多好啊。”

  可是,他走到了那一处后,发现,李公馆还在。

  那铁门后头,正是李湘玉,颤悠悠地站在那里。

  周庚慌忙揉揉眼睛,他是明明的看到了李湘玉了。

  “大小姐!”

  他喊了一声。

  李湘玉看着他,笑了。

  “六十年了,庚哥,你老了。”

  “湘玉,你怎么……”

  “你送我的钗,我一戴上,就在这里站了六十多年啊。”

  钗?什么钗?

  周庚摸摸兜里,刚才那钗,确实本来在兜里,现在却不见了。

  看看李湘玉,那钗正在她头上。

  年轻好啊,年轻的李湘玉,带着这个钗,漂亮极了。

  7、

  李国饶满面尘土,在从南京往西边跑的路上,没到重庆,全家人都散了,家财也散了。

  这时候,他见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李老板。”

  “阁下是……?”虽然落魄,李国饶说话,却还是那般的有礼数。

  “我,是卖给你笔的人呀。”那人微微笑起来。

  “你是……你是卖给我笔的那个人……你怎么,一点样子都没老啊!”

  “我以前就说了,我是神仙啊。”

  那个人点点头。

  “神仙啊……”李国饶自言自语的,抽泣起来:“还是神仙好啊。”

  “当年那支笔,怎么样了?”

  李国饶想起了往事,眼睛里,放出了光来。

  “当年,你卖给我那支笔,可是真好啊。我拿那毛笔写的字,个个都来求。”

  “后来,那毛笔呢?”

  “挂在书房了,就不见了,后来开始做生意,天天用钢笔写字,毛笔就不怎么用得上咯。当年,我全部的身家,就买了那支笔。”

  “李老板,我是警告了你的,这笔,要天天都用。”

  “我……别叫我老板了……谁知道呐……”

  “当年,我哪是看中您手中那几个铜板啊。是您那想要激昂文字、捭阖逐鹿的想法,才算是让我觉得值啊!不瞒你说,那笔就两支,另一支的那个顾客,可是不得了啊,不说了不说了。”那年轻人笑笑,把一个玉佩掏了出来:“李先生,我和你有缘,这次,又要许你个东西。这次,我能送你平安,这玉佩,你愿意花多少钱买?”

  平安?李国饶有些觉得无味。

  “我这里没有其他东西了,一路上都散尽了,还有一匹骡子,你牵走吧。平不平安,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

  姓王的年轻人,面露难色。

  “李先生,你这出手不阔绰,我毕竟是生意人,可能还要再加点儿东西。你就没有还挂着谁?想买个平安?”

  李国饶眉头一紧!对!还有李湘玉呢,听说南京那边杀人了,李湘玉到底还好吗?

  “我要……我要我女儿,我那走散的女儿,平平安安!”

  那人笑了起来,还有呢?

  “还有,最好让我家这个女儿,能够快快乐乐,许个好人,白头到老。”

  “好好好,你还有这个梦在,算是付清了,你骡子我不要啦。至于你女儿……”

  “小神仙,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我求求你,你就把这玉佩,送去给我女儿吧。”

  8、

  青山绿水,香氲四起。

  李湘玉,顺着道观的山路,往下走着。

  拜了山,许了愿,不似平常一样的,她还会等到中午,去和观里的道士,给别人舍粥。

  可别让周庚等久了,她心里想着。

  “女施主,请留步。”

  从她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她回头,那竟然站着一个神仙一样的小道士。

  眉目清秀,皮肤红润白皙,正用舒缓的笑容,对着李湘玉。

  “女施主,这是我家师父看女施主虔诚,送您的佩,别推辞了,这佩认了你,你可要收下。”

  “啊?这东西那么宝贵。”

  低头刚刚接过那玉佩,那小道士就跑了,留着这么一句话:

  “女施主要是还有心里头的人,送出去,也是无妨啊。”

  这小道士有意思,李湘玉想着,可是,要论好看啊,还是周庚那种阳刚之气,才能敲动女儿家的心扉啊。

  罢了,就送给周庚吧,最近他还说要去上海打拼,等两年有了出息,回来接她呢。

  李湘玉微笑着,收下了玉佩,往着山下走,远远地可以看见周庚在那黄包车前面,痴痴地往山上看呢。

  9、

  “这道门,你别进来。进来了,你可就没了。你……六十年了,你也有孩子了吧,他们会伤心的。”

  李湘玉隔着铁门,已是泪人。

  她知道,自己也不能出去,虽然这道门锁着,就是等着开的一天。

  六十年,她就在这宅子里,明明没死,却像个鬼一样,没人见得到她,她也就生生地看着南京城变了样子。

  六十年的日出日落。

  她天天和钗说话,久了,她在梦里知道了,这钗在她身上,她的时光就不见了,没有老,没有死,也没有生。她可以在这里,一直等着周庚。

  小道士是个神仙,她知道,周庚是一定会来的。

  虽然,面前这个周庚,已经老了。

  门现在是打开了,可是她要是走出去,她离了宅子,那也见不到周庚,她会死在了六十年前的南京城,死在日本兵的手上。

  但是,周庚却也不能走进来。

  她知道,周庚要是一走进来,外头的周庚也就没了,他俩会在1937年的南京……可在这阎王殿里,又怎么能活呢?

  她一咬牙,对着周庚说:“庚哥啊,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啊,我等了你六十年,我这……得了你这个钗子……够了。我……可不能把你往死处里拖啊。我够了,我看到咱们南京,能变成这个好样子,我看见庚哥你活了那么老大,想来你也就够了。”

  她把钗子丢了。

  云层变换,时光又动了。

  1937年,南京,她把王妈的还热乎的身子,搬了进来,埋在了后院里。

  她睡在床上,一觉,就走了。

  10、

  公园里,周庚突然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可是,总觉得心里,有一种难受的感觉。

  哎,长长叹一声气,可就不能再去想了。

  他八十多岁了,膝下儿孙满堂,算是过了很好的一生吧。

  只是,当年那个大小姐,那个李湘玉,多美啊。

  【南鹊钗】作者:cloud

  来自葫芦世界主题世界【贩梦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许人间见白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许人间见白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