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周瑜的疑心
南山南2017-09-21 16:212,271

  周瑜。

  周瑜没想到庄非会在现场。

  他预料中的现场人物只有一个,蒋干。

  蒋干过江,周瑜是第一时间知道内情的人。

  不是蒋干事先与他有联络,而是周瑜的情报系统告诉他,这个人要来了。

  周瑜不清楚为什么这个时候蒋干会来,但他只知道一点,世事无偶然。

  蒋干和他是少年时的同窗好友,蒋干的故乡九江郡与他的故乡庐江郡相邻——但,仅此而已。

  十几年的光阴,已经让他们俩人渐行渐远。周瑜不相信世事有偶然。

  何况蒋干来自江北,来自曹操的阵营。

  所以周瑜就对他很有兴趣。因为战乱年代,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信息。

  信息不对称是最致命的,特别是大兵压境的时候。

  周瑜想获得信息,他就要亲临蒋干的到来。

  但是地上的两具尸体却让他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保密的东西。

  泄密者到处都有,否则围绕蒋干,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刀光剑影。

  刀光剑影之中,活着的人最可疑。

  特别是还能在现场手握凶器者。

  比如此时的庄非。

  庄非是周瑜的谋士,但并不是他情报系统的人。

  也就是说庄非出现在这个现场,是一件很可疑的事情。

  最可疑的是,他为什么会对死者的凶器感兴趣?

  周瑜疑虑重重地看着庄非,不发一言。

  他等待着庄非给他一个解释。

  庄非却无语。

  因为作为战略卧底庄非,从来就认为语言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言多必失,这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谎言一旦出口,就必须要形成无懈可击的逻辑链条予以支撑。庄非自知不能做到万无一失。

  他能做到的是旁逸斜出。

  庄非告诉周瑜,保卫者尸体的身份是孙权手下重要谋士张昭的卫士蛇革;另一具尸体身份不明。

  周瑜不置可否,而是突然间热情洋溢地迎向蒋干,说着久别重逢之类的寒暄之语。蒋干则心有余悸,对周瑜做“他乡遇故知”状。

  两人的寒暄让庄非悄悄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因为他看到了周瑜在寒暄时不经意间瞥向他的余光。

  像刀子一样,锋利无比。

  庄非觉得,麻烦大了。

  庄非事后查明,另一具尸体的身份是暂住夏口的诸葛亮派出的死士。

  庄非不明白,惊魂未定的刘备所部为什么会担心蒋干过江?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诸葛亮是担心周瑜被蒋干诱降,从而派出死士前往鄱阳刺杀蒋干。

  这叫未雨绸缪。

  庄非倒吸一口凉气。

  蒋干刚到鄱阳,围绕他的生死刺杀就接二连三地发生。情报暗战,真是比刀光剑影更加惊心动魄。

  最关键的,还是周瑜的态度吧。

  但是周瑜却对此事置若罔闻。

  他只与蒋干故人叙旧,每日喝酒聊天,言谈中不透露半点政事。

  越是这样,庄非越明白,蒋干被怀疑了。

  甚至,他也被怀疑了。

  因为庄非隐隐约约感觉,自己被盯梢了。

  这种盯梢是若有若无的。你感觉得到,它就有;你要是没感觉,还误以为自己是安全的。

  庄非明白,他那天无缘无故出现在刺杀现场,终于导致了周瑜的疑心。

  但周瑜却依旧对他谈笑风生,似乎一直以来,庄非就是他最值得信任的谋士。

  甚至,周瑜有意无意之间还创造机会,让他和蒋干单独接触。

  庄非不敢接触。

  因为曹操给他的秘密任务中,只包括监视蒋干劝降的全过程,确保情报真实可信。

  不包括接触。

  他需要的是观察。

  观察蒋干和周瑜的一举一动。

  本来,这个任务是很好完成的。作为周瑜身边的重要谋士,庄非不仅可以顺理成章地参与讨论与蒋干有关的一切事宜,同时还能观察他和周瑜之间的互动。

  但是现在,因为周瑜对他起了疑心,庄非感觉自己就像多余的空气,被屏蔽在周瑜的呼吸之外。

  他走不进他的核心朋友圈了。

  而周瑜似乎天生就是个平衡高手,对诸葛亮和张昭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

  就像那场暗杀与反暗杀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周瑜现在只是不动声色地接待一位故交来访。

  庄非开始着急了。

  因为他感觉周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自己只能被动应招,很快就将被瓮中捉鳖。

  而蒋干看上去还蒙在鼓里,似乎还准备劝降周瑜呢。

  庄非只能祈祷他自求多福了。

  至于自己,是跑是留,庄非一时之间还拿不定主意。

  这就是战略卧底的宿命吧。只有弃、用两种功能。

  一旦暴露,组织只能弃而不用。

  当然弃而不用还是轻的。为了组织安全,他很可能会被杀之灭口。

  庄非便觉得,自己不能跑。

  因为以天地之大,并没有他这等人的栖身之所。

  他只能留下来。

  夹紧尾巴留下来。

  洗白自己的身份留下来。

  他要解除周瑜对自己的疑心,这样才能继续为曹操服务。

  换句话说,他在曹操那里才能继续有价值。

  但是,怎么解除周瑜对自己的疑心呢?

  电光石火间,庄非猛然想到一个点子——

  他要揭发蒋干的劝降意图,并说服周瑜使离间计,以便让周瑜觉得,自己还是有价值的。

  也就是说,从此之后,他会成为双面卧底!

  当然,他效忠的对象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曹操。

  为了曹操,他可以出卖蒋干,甚至,可以出卖自己。

  庄非突然感觉自己很悲壮。

  这是一种闲棋冷子式的悲壮。

  庄非心里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当然他不是没想过走这一步棋的风险所在。那就是,周瑜凭什么相信他的揭发?

  一旦周瑜相信了他的揭发,那问题就又来了——这么多年来,作为曹操的资深卧底,他庄非此时反水,意图何在?!

  庄非想不明白自己该怎么自圆其说。

  他现在只能让自己先气定神闲地站在周瑜面前,然后再见招拆招吧。

  周瑜却冷冷地看着他,等着对方开口。

  庄非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因为他的脑子突然间变得一片空白。

继续阅读:第三章 将计就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壁无间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