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一)
木烧成炭2017-09-24 23:202,778

  今天是第三天了,汤幸已经三天不敢出门了。

  他瘫在泳池里,让水一股股淹没自己,没过整个身体,神情一阵疲惫。

  从三天前开始直到现在,他还处在一种迷茫不知所措的状态中。那天早上,他是被自己渴醒的,呼吸困难,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汤幸就 这么从梦魇中被惊醒,他抹了抹头上冒出的冷汗,正想下床给自己找杯水喝。

  却猛地摔倒在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痛快!

  怎么回事?

  汤幸咬着牙忍着疼痛,一看,眼前的场景把他吓得魂飞魄散,连刚刚的疼痛都忘了!

  他娘的他的腿呢?!这条尾巴是怎么回事!

  我一定是在做梦,这个梦太可怕了。

  汤幸扑腾着,重新爬到自己床上,给自己盖上被子,在心里安慰自己,再躺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房间里的悬浮空调还呼呼地吹着冷风,照样运行着自己的程序。

  虽然才过了几分钟,但对于汤幸来说就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他慢慢睁开眼睛,掀开被子准备迎接自己美好的一天。

  但是,他再次僵住了——是真的,他突变了,变成了一个有尾巴的怪物!

  而现在,汤幸钻入泳池的深处,怎么也不愿浮出水面。

  虽然很难以置信,他突变成了一条人鱼,一条有着深蓝色鱼尾,身上有鳞,还有鳃的人鱼。

  深蓝鱼尾的人鱼用手拨着水,引起一阵阵的浪,足以让人神魂颠倒的脸上满是散不开的愁绪,让人忍不住想要轻轻安慰呵护。他的身体就像是造物主最精心打造的雕刻品,每一片鱼鳞,每一缕发丝,都夺目得让人心肝发颤。

  汤幸:还我曾经硬气无比英俊潇洒的脸!

  无奈,汤幸只能不断地叹气,现在该怎么办,他总不可能永远宅在自己家的小别墅,大门也不出吧?在加上如果要和别人见面怎么办?

  难不成只能永远一个人呆着?

  周围一片寂静,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汤幸突然感到一丝难过,他猛地沉下水,在水中不停歇地游起来,溅起一阵又一阵水花。

  这时智能全管家呼呼地飞了过来,“汤幸先生,您的快递已签收,是否需要给您送过来?”

  汤幸一甩尾,浮出水面,道,“送过来,那里面是都是盐,把包装都拆了,给泳池换水之后把他们都扔进去。”

  “好的,先生。”

  “对了,还有麻烦把我的轮椅送过来。”

  管家依旧接话接得很快,“乐意为先生服务!”

  汤幸在泳池里游了很久,缓回了一些气,坐上轮椅,便往别墅里的工作室里行去。

  汤幸的父母是一对相当有钱而又博爱的夫妇,却是在一次飞行器事故中双双离去,独留下一个儿子。

  汤幸的父母生前留有遗嘱,把遗产的百分之九十五捐赠给国家,而只留下百分之五给儿子,这本是希望儿子能够靠自己的实力,创造自己的财产,可是世事无常,夫妇与儿子竟然天人相隔。

  汤幸也是一个个性坚毅的,硬生生地把一切都扛了起来,到现在在自己的领域里混得也是风生水起。

  但是,整个偌大的别墅里,来来回回的都是智能,只有他汤幸一人住在这里。

  一个人,无论是干什么都只有一个孤独的身影。

  **

  **

  一个声音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汤幸?”

  接到挚友的来电,汤幸有点小心虚,“怎么了?我还在工作。”

  “你怎么不开视频?”

  汤幸脑袋里已经转了个千百回,想出无数个备用借口来掩塞谨慎的好友,道,“我不开视频是因为我还在工作,我的作品是客户的私人隐私,怎么能给你看?”

  “好吧。你已经三天没有出过家门了,这件事情你怎么解释?”

  汤幸继续胡扯着,“人总是要宅一宅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

  对方沉默了半响。

  “不用扯谎了,这话也就骗得了别人。”那个声音说道,“为了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我已经在你家别墅门口了,开个门吧。”

  汤幸一点儿也不愿见到自己的这位挚友,心忐忑得快要蹦出来了,“不行!管家,关门!”

  一个高壮的男人站在别墅的门口,耐心地听着光脑里好友的胡搅蛮缠,“汤幸,只要看到你是安全的,我马上就走,一点不假。”

  “不行!你改天吧!”

  路锋在门口站了好一会,蹲下来,叹了口气,“我问你,你是不是带人回家了?跟别人闹得太狠了?”

  汤幸被他这个想法炸得头皮发麻,脸都涨得通红了,“你在想什么?!”

  “不管有没有人在你家。”路锋拍拍身上的尘土,又站了起来,语气变得强硬起来,“我今天还非要见到你不可。”

  高壮的男人一站起来,一米九快两米的身高,手臂强壮有力,双目炯炯有神好像有精光从中冒出。他的声音让人完全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抗之意,“我今天翻墙也要进去。”

  话音刚落,路锋便朝拍了拍手,一个翻身便朝墙上跃去。

  “路锋你还真敢!”汤幸是真的没辙了,他都要闯安保系统了,自己还能怎么办?汤幸马上暂停了那部分的安保系统,看着摄像头中的身影,内心感动又惊慌。

  但是一想到待会挚友便会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汤幸的心一颤,立马推着轮椅,把卧室的门关得紧紧的,还锁上了。

  “汤幸,我进来了,你把灯关了也没用,我知道你在哪个房间。”

  正说着,敲门声便响起了。

  “开门。”

  “不开!”

  这样的对话重重复复了好几次,路锋思索了片刻,问道,“那人在你房间?”

  汤幸见他暂时放弃了想要进房间的心思,正想松一口气,被他这话再次噎了一口气,“没人在我房间!”

  “那我去别的房间找找。”路锋这么跟汤幸说着,下一句音量却是降到了极点,“可最好别让我找到。”他的眼睛中藏着一团怒火,几乎把他的理智烧个全无,双拳紧握着已经爆出了青筋。

  汤幸知道路锋今天见不到他是不会罢休的,每一句关心话都戳中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瘫在轮椅上的人鱼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尾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脸上的忧愁几乎要涌出来了。

  **

  **

  过了不久,路锋又原路返回了,这人还真没让他抓到。

  他的声音更冷了,“人还真的在你房间?”

  “当然没有,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信?”

  路锋听到这话,沉默了好久,站在房间的门口,才开口问道,“男的女的?”

  汤幸完全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挚友这么执着与这个问题,他快要被问得崩溃了,“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这三天我都呆在自己的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见!”

  路锋又问道,“那你怎么不愿意见我?”

  房间里回答的声音突然减弱了。

  路锋抿了抿唇,没再提这个问题,将话题转向另一个方向,“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不和我说?”

  房间里依然没有回应。

  “我们都认识二十多年了,你不能这么瞒着我!我们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知道现在,你什么事是我还不知道的?”

  路锋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就算是你真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不还有我吗?你从三天前特别奇怪,也不给我视频,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好像马上就要跳楼一样。”

  “你开开门,我就进去看一眼,好不好?”

  门啪嗒一声解锁了。

  路锋的手心布满了冷汗,他慢慢推开门。

  “路锋,我是个怪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鱼的挚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鱼的挚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