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忽悠成夫君猜灯谜?
浅水2017-09-21 15:043,269

  穆瑶抬头望天,满天的星光和皎洁的月亮,伸手想摸一摸,却发现自己真是可笑,竟然妄想摸星星月亮,真是痴心妄想!收回手却依旧抬着头“阿黎,你看今晚这月亮真亮,还有这满天的星星好漂亮啊!”

  蜀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看向身边的人儿“是啊,很漂亮,但他们却不及你的一半漂亮。”

  穆瑶笑他“原来阿黎也是会说情话的。”

  本来只是个玩笑话,却没想到他竟认真的回答说“本来是不会说情话,但也要看对谁说,如果这个人是你,我当然有说不完的情话,那你愿意听吗?”

  他这一段不算情话的情话,听的穆瑶脸一直红到了耳尖,迟迟等不到回答,不免有些着急,害怕她不同意,就又问了一遍“瑶瑶,你愿意听我说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着她的回答。一声轻若蚊声的声音发出,“嗯。”要不是他趁愣住的时间回忆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他可能也就就此错过了这神圣的一刻。他高兴的抱起她转着圈,一遍一遍的转,笑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哎哎哎,阿黎停停停,快停下,快看那边,猜灯谜哎,我们快过去吧!”穆瑶指着河旁边的一处凉亭,不等蜀黎反应过来就拉着他跑了过去,小手左一扒拉,右一扒拉,就这么硬生生的挤了进去,嗯,不愧是武将之女,就是这么硬气!

  但是一个女孩子这么硬气会不会起到反作用?不是有句话叫过刚则易折嘛。

  只是,谁能想到她真的折了呢。

  “哎,你这灯谜怎么猜啊?”

  “这位公子,我这灯谜只要两人对猜,率先答对十道灯谜的就可以得到两盏花灯,还是可以自己挑选的呢!”

  “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

  “那好,就猜灯谜。”

  “那公子请跟我来。”

  “好,阿黎,上!”

  蜀黎感觉额间三道大大的黑线滑下来,很是无奈的捏捏她的脸“你啊!”“阿黎快去快去!”一边说,一边推搡着他往里走,蜀黎叹了口气往里走去,就听到她在后面大声喊着“阿黎,我要花灯!”

  “好~”

  “你可一定要赢啊!”

  “好~”

  “千万别输了啊!”

  “好~”

  “要是输了那可就太丢脸了!”

  “好~”

  “你就不会说点儿别的啊~”

  这次没等来一个好字,却等来了一个很是幽怨的眼神,看的她心里发毛,连忙摆摆手“你快进去吧,快进去吧,进去吧~”再次叹了口气,转身走了进去……

  没想到他刚走进去,就听到某人在下面高声给他邀战了……

  “哎,各位才子佳人们,可有人敢与我夫君比一比这猜灯谜?”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应战,便又说“怎么,没有人敢应战吗?唉!没想到这傅城竟没人能比得上我夫君的才气,实在是有些可悲。”

  “嘿!这位姑娘,话可不能说的太满!既然如此,那我就来会会你的这位才子夫君!”甩一甩衣袖,就像高傲的丹顶鹤一样高昂着头走上台。

  穆瑶朝台上的蜀黎挑了挑眉,好像在说

  看,我厉害吧。紧接着又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高台上的蜀黎不得不再叹一口气,转身朝那人淡淡的说“开始吧。”那人看着他这不温不火的态度,觉得他是在瞧不起自己,心中怒火中烧,想着一定要赢得他屁滚尿流!

  灯谜老板见两人都准备好了便高声喊到“既然这样,那便开始了!第一题:鸳鸯双双戏水中,蝶儿对对恋花丛;我有柔情千万种,今生能与谁共融;红豆本是相思种,前世种在我心中;等待有缘能相逢,共赏春夏和秋冬。 (猜八个字)请两位将自己的答案写在身前的纸张上,五声后,请亮出自己的答案 ,开始!”

  开始后,应战公子快步上前提笔写字,蜀黎却在那慢吞吞的挪过去,穆瑶在下边那个急啊!捏紧衣袖抱在胸前嘴里念叨着“可千万别输啊!”

  “五,四,三,二,一!停笔!”

  “应战的这位公子的答案是:比翼双飞,喜结连理。再来看看这位邀战公子的答案:情投意合,地久天长。好,既然两位的答案已出,那么我们就揭晓谜底吧!谜底是:情投意合,地久天长 !恭喜邀战公子答对一题!现在请两位自报家门。”

  蜀黎虚无缥缈的看了前方一眼,转身看向台下的某处,专注的说“我叫蜀黎,蜀山的蜀,黎明的黎,是希望的意思,代表着光明。”

  “这位是蜀公子,那……”灯谜老板朝蜀黎弓了弓身,又转向另一边等他自报家门。

  那人见他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极为气愤的说“哼!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江温远是也!意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温故而知新!”高高的仰起头,觉得自己的名字要比蜀黎的好,就越发的瞧不起蜀黎了。可人家蜀黎呢?压根儿就没把他当回事儿!不过不代表台下的观众也不把他当回事儿,毕竟蜀黎只是个外来户,人家江温远可是地地道道的傅城人,再怎么说也是个秀才,名气还是有的。

  观众甲:江温远?傅城第一秀才?就是那个江温远?

  观众乙:应该是,都说江秀才整日一身白袍加身,一把青竹折扇在手,长相清秀,瞧这位公子的相貌、衣着还有这扇子,必定是江秀才无疑了!

  观众丙:天哪!我竟然见到了傅城第一秀才江温远!

  观众……

  穆瑶看了众人一眼,不屑的说“江温远又如何?傅城第一秀才又如何?都不及我夫君的十分之一!”

  没错,刚才蜀黎看的就是台下的穆瑶,那一眼的深情,毫无保留的传达给了她,她也一点不落的收入囊中,更与之深情对望,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付给他,不只是在于干将莫邪剑的缘注定,和樱花簪的定情,更多的是在于他们之间的感情,现在虽不至于爱入骨血,天塌地崩,但想来也是差不了多少了。

  虽然穆瑶力挺自己的“夫君”,但也抵不住傅城所有百姓对江温远这个所谓的傅城第一秀才的支持啊!所以,穆瑶就被傅城百姓口水围攻了。

  观众甲“哎!小姑娘,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穆瑶反驳他“为什么不能这样说,这第一道灯谜他是不是输给了我夫君!”

  观众甲“这第一道灯谜确实如此,这可能是江秀才一时大意,又或者是运气不好,才会导致如此结果。”

  穆瑶感到很是好笑“一时大意?那这怪谁?难不成还要怪到我夫君头上吗?真是好笑!怪就怪他自己学艺不精!运气不好?这灯谜比的是真才实教!比的是自身功底!更何况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再者,这谜底是一同写,一同对答案,更是公平无比,哪来那么多一时大意,运气不好!”

  观众甲“这……”

  哼!完胜!

  但是不甘心的观众乙又来了“这只是第一题而已,并不能代表什么,且看下一题!”

  穆瑶冷哼一声“下一题?下一题我夫君也必定能赢!咱们走着瞧!”

  与他们在语言的博弈上完胜后,朝着蜀黎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又高声喊道“阿黎,加油!我看好你!赢了他这灯谜比赛给这些无知的人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厉害!”刚说完就又引来了一批江温远崇拜者的反驳。

  “嗯,既然我家夫人希望我能赢你这灯谜比赛,那我便赢你,让我家夫人高兴高兴。”蜀黎很开心穆瑶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自己是她的夫君,既然她想让自己赢,那便随了她的愿,赢了这江温远,何况本来就看不惯他,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哼!这位蜀公子,你可别把话说的太满了!这后面可是还有九道灯谜呢,别再到最后输了可就不好了!”江温远很生气,他凭什么这么自信,凭什么这么瞧不起我,我可是傅城第一秀才江温远!岂是什么人都能比的!

  这一次蜀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淡声说道“开始第二题吧。”

  江温远见他是这幅神情,竟然连看都不看他了,气的牙痒痒,咬着牙恨恨的说“开始吧!”

  “第二题:自古不简单,有人也有山,山倒人挺立,能顶半边天。 (打一字)两位,开始吧。”

  “请亮答案!”灯谜老板看了两眼两人的答案,笑着说“恭喜两位回答正确!谜底正是妇人的妇!”

  江温远朝蜀黎哼了一声,可他有什么好哼的?是他赢了?还是蜀黎输了?唉!这种总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可怜呐!

  “啊,怎么会一样,肯定是这题太简单了!肯定是!”

  “第三题:一月复一月,两月共半边,上有可耕之田,下有中流之川。六口共一室,两口不团圆。(猜一字)”

  “用”

  “用”

  “第四题:四座大山山对山,四条大川川对川,两个日字肩并肩,四个口字紧相连。(猜一字)”

  “田”

  “田”

  “第五题:左边一千不足,右边一万有余。 (打字一)”

  “仿 ”

  “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