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夜白头,梦醒时分
浅水2019-03-01 11:293,236

  无声地咽泣被吱嘎的床声淹没在这满屋的春色里。

  等这一切都结束后,忍着全身的不适,穿好衣服,将陆允往外赶,声泪俱下的怒骂道“陆允你个畜生!畜生!”

  陆允大声的反问,“畜生?我?”呵呵!穆瑶你给我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更何况是这种夫妻之间再正常不过的房事!你是我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别再想着那个穷小子了!

  穆瑶往外推他,“滚!滚!”

  争执之间打翻了床头的那盏烛灯,火苗溅到了窗幔上,一点点的引燃。

  穆瑶把陆允赶走后,靠着门滑落在地,目光呆滞,无声的哭泣在这昏暗的屋子里显得很是诡异。

  床头那里闪着亮光,还有一丝丝烧焦的味道,盯着那抹亮光许久,直到火漫延到整个屋子,她才意识到原来是着火了。

  “难道连老天都在惩罚我背弃了自己的誓言吗?呵!果然都是要遭报应的!那就来吧!阿黎,希望下辈子——还能再遇见你!还有,这辈子——能遇见你——真好!”微笑着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直到大火将她吞噬……

  火,已经将整间屋子烧得所剩无几。

  晨起的下人们发现这边着火了,急急忙忙的赶来救火,陆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瞬间,酒意也醒了大半,等陆允赶过去的时候,火已经被扑灭了,只剩下黑乎乎的一片。

  陆允在院子里呆愣了一瞬间,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的冲进了宁静阁,一通胡乱的翻找,就只找到了穆瑶最宝贝的那支樱花簪。陆允将她将它捡起来,看着它,喃喃自语,“你就这么不情愿?就这么讨厌我?宁可死也不愿同我在一起?那我放你走好不好?只要你回来……”他终于低头,可惜她再也听不到了……

  一个下人走到他面前,行礼,“太子殿下。”

  陆允收敛自己的情绪,“说。”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的宁静阁是因为蜡烛倒了才着的火。”

  “蜡烛?”回想着昨晚的情景。他记得昨晚进来的时候四周都很昏暗,只有床头那一盏烛灯是亮着的。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向那下人认证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那当时太子妃是在什么位置?”

  下人指向门口的位置,说,“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当时大概就是在这里,按理说这里离门口最近,逃出去应该很轻松啊 为什么会没有逃出去呢?难道是打不开锁了?不应该啊!也没有锁门的痕迹啊……”

  轰!!!

  那下人后面说的什么他已经听不清,只知道是因为那盏烛灯着的火,而她有能力逃却没有逃,而那盏灯正是她与他在争执的时候打翻的,原来,是自己间接的害死了她吗?

  “哈哈哈哈……”陆允又哭又笑的诡异笑声,吓到了旁边解说死因的下人,“太子殿下,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要不要请御医来看看?”

  陆允瞬间止住笑声,“去,让人安太子妃的规格办葬礼,记住,墓碑上要写‘樱花之妻’。”

  “什么?”下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太子殿下,不是应该写太子妃娘娘的称号吗?为——”

  “哪那么多废话!照我说的做!”陆允呵斥住了那下人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他知道,那句话只会让他更加的无地自容,又指着穆瑶死的地方,“把那里的灰都扫起来,就当做太子妃的骨灰吧。”

  “是。”

  吩咐完,快步离开,他怕再待在这里,深深的罪恶感会让他窒息,他不知道那个男人叫什么 但看她那么宝贝那支樱花簪,他知道,这一定是那个人送给她的,所以在她的墓碑上写上樱花之妻也是为了减轻一点自己的罪恶感。

  七天以后,葬礼准备好了。

  “来人,把这支簪子跟太子妃的骨灰葬在一起。”

  “是。”

  这个时候全王朝都在都在流传着太子妃嫁过去的当天晚上就死了。有人说她命太薄,消受不起皇家的福气;有人说她是自杀的,各种说法应有尽有。

  蜀黎走在路上听到不少这样的传闻,他不信,可越是接近太子妃,他的心里就越不安。走到太子府前,问守门的侍卫,“哎,小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这气氛不太对啊!”

  侍卫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你是外地来的吧,这太子妃啊,再嫁过来的当天就自焚了!连个尸首都都找不到!哎~怎么走了?”

  轰!!!

  五雷轰顶,晴天霹雳一般的在脑子里炸开,她真的不在了?不!不!我不相信!她说过她会回来的,她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

  神情恍惚的回到樱花谷,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她从前爱做的一切。

  几天后,他的身体终于只撑不住,一口心头血喷在了满地的樱花瓣上,捧一捧沾满自己鲜血的樱花瓣,凑在鼻前嗅一嗅,好香!可它却浑身站满了鲜血!

  仰天长笑!

  撕心裂肺的哭喊!

  头发就在这一瞬间一点点的变白,从发根到发梢,传说中的一夜白头,想必也不过如此了!

  嘴角还残留着血迹,顺势向后倒去,昏死了过去。正巧被特地来寻他们的安然撞见,救了他,这才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大片的

  樱花树下,太师椅上苍老的面孔泪如雨下“瑶瑶,你所说的绝不背叛难道就是一死吗?我宁愿你与那太子成亲,也不愿天人永隔……”

  “瑶瑶,你既喜欢这樱花,我便在这替你打理,想来,你总会回来看看这樱花……”

  多年后。

  ……

  “蜀黎,你就没想过再找一个人一起度过下半生吗?”

  “一个人挺好。”

  “蜀黎,你不能这样,我都走出来了,你也应该走出来了,我想她也不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

  “呵呵!不,已经晚了,我心里再也放不下任何一个人。”

  “你……”

  “别说我了,安然,说说你吧,你儿子已经去念私塾了吧,应该跟你一样,肯定很聪明。”

  “是啊,很聪明,也很听话……”

  安然每年都会带他的孩子到樱花谷住上一个月,这一个月是樱花谷最热闹的时候,也是蜀黎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

  泪水浸湿了大片的枕头,睁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刚才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会这么真实?

  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闹钟。

  6:00!

  感觉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长!好悲伤的故事!肯定是最近悲情小说看多了才会做这样的梦!

  狠狠的甩甩头,不想了!

  哎呀!头有点儿晕……

  一手扶着头,一手扶着墙,磨磨蹭蹭的挪到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且憔悴的自己,脑海中又浮现出梦中的一些场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所有人的脸我都记得,唯独他我看不清呢?”老人们常说,在梦里看不清的人,往往都是你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人……会是谁呢?哎呀!不能想了,再想不得疯了!拧开水龙头,捧一捧凉水,用力拍在脸上,重复几次,水的凉意终于让自己变得清醒。

  坐个厕所,洗漱干净,对着镜子阳光一笑,“穆瑶,不管昨天怎么样,今天都要努力,阳光,积极向上!每天都要棒棒哒!”下一秒蔫儿掉,像小狗一样哼哼了两声,“可是今天你努力不了!阳光不了!积极向上不了!棒棒哒不了!啥?为啥?因为大姨妈今天来“做客”了!人家还说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呢!呜呜呜~~”

  “不过姐运气好,昨天报道的时候是周五,今天周六,不用上班!”乐呵呵的去冰箱里抓了几片面包拿了一盒酸奶,就卧到沙发上看早间娱乐八卦去了,全然忘了今天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嗯?什么声音?”哦!原来是手机铃声。

  “谁帮我去卧室拿一下手机?”扯着嗓子嚎了一声,回答她的只有墙壁反馈回来的回音……

  嘿嘿一笑,她也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儿傻,但实在是太懒了,又不爱动,就让手机一直那样响着,不过打电话的人是谁啊?也太执着了吧!这都多长时间了,还一直打,让她心里都有那么一丢丢不接那个电话的罪恶感了。

  就在她实在受不了要去接的时候,铃声突然就不响了,已经迈出去的那只脚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往前走呢,还是退回来呢?

  既然不知道应该走还是应该退,那就往一边倒好了!

  一屁股坐倒在沙发上,侧身一滚就到了沙发中央,继续看她的电视。

  过了没多久,门铃又响了!

  “哎呀!又是谁啊!”虽然是这样问了,但却没有丝毫想要站起来的冲动……

  又是一个执着的人。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终于!

  “哎呀!谁啊!来了!”

  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一脸不耐烦的娶开门,但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就垮掉了,气势一瞬间就弱成了一滩烂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