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认识的朋友
2017-09-17 16:113,682

  办完了所有出院手续,李元霸跟随在田志远身后走出了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大部分护士都出来送行,不过,面对依依惜别的一干护士,李元霸并没有什么感觉,实际上,这些人他才认识不到三天。

  现在开始,李元霸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田宏。

  李元霸很清楚,如果暴露了这具阳间肉身的行踪,那将会引来无穷无尽的祸患,其如果三魂七魄完好无损自然也不怕,一干小鬼碰到他都要退避三舍,关键是,现在的李元霸不光是魂魄受伤,肉身也处于崩溃状态。

  “田宏!”李元霸默默的念叨了一下这个新的名字,他必须要尽快适应这个名字,在阳间,有着无数的阴间代理人,如果被这些人发现了踪迹,估计百万鬼兵鬼将就会杀上门来。

  现在阴魂受伤,肉身受损,又没有了万里云和擂鼓瓮金锤,自然是无法和百万鬼兵鬼将对抗,唯一的办法就是隐藏行踪。

  走出了医院大门后,田宏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大门之外,是一个巨大的演武坪,演武坪摆放着一些奇怪的物体,如同颜色各异的龟壳一般,以黑色居多,还有白色和灰色银色,田宏感觉奇怪的是,这些巨大的龟壳还在移动,当然,最让田宏目瞪口呆是那龟壳之中居然还有人进去……

  “看什么?走吧。”背上背着背包,双手手里提着两个塞满生活用品塑料桶的田志远回头催促目瞪口呆的田宏。

  “这是什么?”那些龟壳散发出无抗拒的魅力,田宏如同着魔一般走到一辆黑得发亮的龟壳边用手轻轻的抚摸,几乎是一种潜意识的本能,田宏希望能够拥这样的一个巨大玩具。

  “啪!”田志远手中的塑料捅放在了地上,一个箭步跨过去拉开田宏。

  “你干什么?”被田志远阻止的田宏顿时大怒。

  “儿子,别摸,这车很贵的。”

  “车!”田宏也忘了发怒,发亮的眼睛看着那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光泽的龟壳,现在,他又认识了一样新玩意儿,这玩意儿叫车。

  “走吧,儿子,公交车在那边。”田志远见田宏一脸迷恋的表情,不禁叹息了一声,他的家庭虽然不是特别富裕,也算小康的,如果不是田宏患病,他也应该拥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小汽车。

  “我不是你儿……走吧……”田宏赫然闭嘴,他感觉到空气中一阵寒风飘过,显然,有小鬼在这医院里面索魂来了。

  田宏虽然三魂七魄都受了损伤,但是,其魂魄的敏感程度还是异常厉害,外界有丝毫风吹草动也能够感应得到。

  在这阳间,阴差虽然不会随意走动,但是,并不代表没有,特别是医院这种地方,大白天都会有阴差出没捉拿阴魂,只是普通人感觉不到而已。

  田志远佝偻着瘦高身体走在前面,田宏慢慢的缀在后面东张西望,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奇异了,纵然是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让他目不暇接。

  高耸入云的房屋,宽阔平坦的马路,闪烁着彩色光芒的招牌,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还有穿着花花绿绿的人群……

  当然,最让田宏感兴趣的还是疾驰而过的各式小车,发动机发出的那强劲声音让他有一种热血奔涌的感觉。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田宏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了解这个时代的欲望。

  在那玉瓶封印之中,他化为一团混沌的魂魄,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

  在田宏的走走停停的磨蹭之间,两人很快就到了公共汽车的站牌,还没有到下班的时候,站牌边等候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儿子,你走在前面。”

  两人刚站定,一辆公共汽车呼啸而来,田志远连忙把提着塑料桶的双臂张开,保护着田宏挤车,可怜田宏哪里懂得挤车,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数个蜂拥过来的年轻人拥了上去。

  提着一对塑料桶的田志远却硬是上不去,明明并不是很拥挤的车门被一群年轻人霸占得只剩下一点点的空隙,田志远挤在中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飞速伸进了田志远的口袋,一个钱包被夹了出来,那钱包在这一瞬间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接连转过几个人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啪!”

  田志远的一只塑料桶掉在了地上,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掉了一地。

  “你偷我的钱包!”田志远一脸涨红,盯着一个穿着黑背心、胳膊上纹着两条龙的小伙子身上。

  整个车站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所有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喂喂,我说老伯,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偷你钱包了?”那年轻人挥舞着双手大声道。

  “还给我,不然,我报警了!”田志远一脸愤怒,那可是他一家四口的生活费。

  “哈哈……”年轻人狂笑道:“报警,你报警啊……让警察抄抄我身上有没有钱包……哈哈……”

  田志远顿时气得浑身颤抖却又无可奈何,这年轻人穿的紧身衣服,根本藏不下一个钱包。

  “小哥,你就当自己倒霉吧,这伙人惹不得的。”一个老人看了一眼周围,暗示道。

  “不行,那是我们一家这个月的生活费,警察没有来的时候,谁也别想走。”田志远断然拒绝,拿出一个破旧的手机就要报警。

  “老家伙,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老子要走你还能够把老子怎么样!”年轻人见田志远要报警,神色之间还是有些慌张,毕竟,再凶猛的老鼠也是不想看到猫的,更何况只是一个普通扒手而已。

  像这些小偷小摸的扒手,大部分在警察局都有案底,如果被抓到了警察局,警察根本不用审问就会确定是他们偷的,对于警察来说,小偷可是没有人权的。

  “还我钱包,不准走!”田志远见小偷要走,顿时急了,一把扯住那年轻人的胳膊。

  “老家伙,放开,再不放开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那年轻人似乎也有点着急,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四处观望,双手拼命的想拉开田志远的双手,可惜田志远情急之下,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一时之间哪里拉得开,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开始几个打配合掩护的年轻人迅速的围拢了过来,而看热闹的乘客都远远避开,每一个都是一脸事不关己的麻木之色。

  “怎么啦?”那几个年轻人还没有动手,田宏已经站到了车门边,俯视着下面,一脸直勾勾的看着田志远,他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唐朝初期虽然已经有了小偷这个古老职业,但是,却还没有公交车扒手这个小项目。

  “他偷了我的钱包,没事,你先在车上等我,我马上就来。”田志远双手死死的抓住那年轻人的手臂不松。

  “钱包……”田宏低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虽然他不明白钱包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他可以从田志远那急切的心情里面猜出应该是贵重的物品。

  “给他!”田宏还没有适应这具肉身,脸部的肌肉给人一种僵硬机械的感觉。

  “小子,老子没有……”

  “蓬!”

  那年轻人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人影一闪,田宏已经一拳轰了过来,先是一声令人心悸的皮开肉绽的闷响,然后“呼”的一声,那年轻人的身体居然被一拳轰得倒飞了出去,“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赫然之间,整个车站陷入了一阵极度的安静之中,每一个人都是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如同凝固的雕塑一般……

  时间仿佛静止了,人们感觉到了一种让人沉重到窒息的压力,如同做梦时候被大石压住而呼吸困难的感觉。

  “啊……”

  终于,凄厉的惨叫声把人们从梦中惊醒了过来,那年轻人躺在地上双手鲜血淋漓的嘴痛苦得身体扭曲在了一起,几颗带着血丝的牙齿散落在地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钱……包……拿出来……”

  田宏大步走到年轻人的身边,双手暗自凝聚着力量,他不喜欢有人违逆他,他有把这人撕裂为两片的冲动。

  “呜呜……”年轻人浑然不觉大祸临头,捂住肿得像猪八戒般的嘴,一双眼睛四处巡视着。

  杀机弥漫!

  对于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的李元霸来说,根本没有法律的存在,死在他双锤之下的兵将以百万计算,自然没有把眼前这个人的生命放在心上,在他的眼里,这年轻人连蝼蚁不如。

  “小……小逸……你先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颤抖的身体紧紧的拉住了田宏的身体,正是田志远。田志远绕到田宏的前面,紧张的看着周围围拢过来的年轻人,这些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把弹簧刀,一脸凶神恶煞的摸样。

  看着田志远挡在前面保护自己的佝偻身体,田宏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突然响起了自己的祖母太夫人,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谁也想不到,这个危险的时候,李元霸思绪居然时光倒流到了千年之前,想起了祖母太夫人,在一群王子之中,祖母太夫人最是喜欢他,还特意铸造了一个大金斗与他吃酒。

  “你是田宏?!”一个惊讶的声音打断了田宏的回忆。

  “……是。”

  田宏收回心思,僵硬的脸循声看去,只见公交车的后部走出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大热天的穿得是异常整齐,西装革履的,雪白的衬衣和深红的领带,不过,这身打扮却依然掩饰不住那粗狂彪悍的体格。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传了过来。显然,有人报警了,警察正在赶过来。

  “田宏,我先走了,这是你父亲的钱包……对了,这是我的电话,你先拿着,等会我给你打电话……”

  那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听到警笛声,连忙从身后一人手中拿过一个手提袋连同一个手机塞到了田宏的手中。

  “你……是谁……”

  田宏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年轻人扶起那被打落牙齿的倒霉蛋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流之中,动作异常迅速……

  PS:现在是晚上11点半,如果一点之前能够增加150张红票,霸道就熬夜还码字一章,嘎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