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朋友?
2017-09-17 16:574,663

  就在公交车司机倒抽冷气的时候,田甜下车之后却是跑到了站台后面的绿化草坪之中,蹲下身体低垂着头生闷气。

  “你干什么?”田宏见田甜蹲在地上,不禁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哼!”田甜哼了一声不看田宏。

  “拿着,这是你的钱。”田宏把硬币在手中摸了摸,递给田甜。

  “我不要这臭钱。”田甜接过硬币,站起身来猛的扔了出去。

  “为什么?”田宏不禁大张着嘴看着田甜,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正是看到田甜很珍惜这一元硬币才帮她抢回来的。

  “哥,你是真傻了还是假傻了?”田甜一脸通红,嘟嘴看着田宏。

  “谁说我傻?!”

  田宏赫然张目,一双眼睛里面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他最恨别人把他当傻子看,在唐府的时候,李建成和李元吉最喜欢取笑他是傻子,也正因为这个,李元霸每次见到他们就要打人,两人哪里是李元霸的对手,被打就告状,这才害得李元霸被唐公锁在花园假山。

  凶狠的气焰在炙热的空气中燃烧,田宏的目光狠狠的盯在田甜那细小的脖子之上,他那暴虐的灵魂在蠢蠢欲动。

  “哥,哥……你……你说你记得我的,我是田甜……”田甜虽然年龄不大,却是聪明绝顶,感觉到了田宏那疯狂的目光,吓得连连后退,单薄弱小的身体无意识的颤抖。

  “甜甜……”田宏那目光之中疯狂燃烧的火焰赫然消失,幻化成为清明之色,看着田甜愣了几秒钟道:“田甜,以后别叫我傻子。”

  “哥,对不起……”田甜有点局促不安,刚才那疯狂的眼神让她心有余悸。

  “没事,”

  “哥哥,你失去了记忆力,你能够答应田甜一件事情吗?”田甜见田宏脸上的表情松弛下来,呼了一口气。

  “嗯?”

  “你以后坐车一定要给钱的。”

  “嗯。”

  “那个……还有吃饭。”

  “好。”

  “还有买东西。”

  “好的。”

  “还有……总之,你不能随随便便的拿别人东西,好吗?”

  “好吧。”

  “一言为定,我们拉钩钩。”

  “……”

  “早知道你要坐霸王车,我们还不如坐出租车舒服多了,反正都是不给钱的……”田甜瘪了瘪小嘴一副遗憾的表情。

  “出租车不要钱吗?”田宏不禁狐疑问道。

  “啊……要的要的……坐出租车也是要钱的……咳咳……”

  ……

  两兄妹一路胡扯着很快就到了一栋金碧辉煌的建筑物面前,这一通胡扯,两人的距离莫名的拉近了很多,田宏被田甜牵着的手也没有了那么生硬,脸部僵硬的表情也在慢慢的变化之中……

  “哥,到了,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皇宫酒吧,很有名的,上次我有个同学过生日,她妈妈给她开了一个包间,好好玩的,可以唱歌,还有水果吃,嘻嘻……”两人站在那巨大的金黄色大理石门口,田甜一脸兴奋道。

  “嗯。”田宏抬头看着这栋高耸入云的建筑物,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看到门上面有很多赤身裸体的浮雕,而其中,还有几个长着翅膀的人,看到这些摸样的人,他心里泛起一丝莫名的厌恶。

  这种厌恶是一种潜意识的,就好像和这些雕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田宏不禁站定了身体思索,在他的记忆里面,似乎没有这般模样的人,为什么会厌恶他们?

  “哥,你走前面,小孩是要有大人带才能够进去的。”田甜连连推着田宏向前走,一张小脸兴奋得透出粉红的光芒。

  “哦……”

  两人走进由服务生排成两排的通道,踩在那厚厚的红地毯上面,数十个服务生一起鞠躬欢迎,弄得田甜胆怯怯的躲藏在田宏的身后,田宏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般排场,还不如李氏家族,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为什么没有带刀侍卫?”

  这个时候,田宏环视周围,想的是这个问题,这皇宫虽然装修的奢侈豪华,但是却没有那种庄严肃穆的感觉,更没有皇室那股浓郁的萧杀安静。

  这群列队欢迎的人也没有武功,最让田宏搞不懂的是,在这皇宫之中,很多人在随意走动,也没有人来搜索他们身上是否带有凶器。

  “请问先生,你们是在大厅消费还是预定有包房?”一个身穿制服的服务生微微倾身,礼貌的问道。

  “206。”田甜还没有等田宏说话,立刻抢道。

  “好的,这边请。”

  两人尾随着服务生进了电梯上了二楼,当进入电梯之后,田宏对这东西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这个时候的田宏也知道不动声色暗自观察了。

  “请!”

  很快,两人被带到了206包间,门被打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音立刻席卷了整个走廊,那巨大的声音就像要把这栋建筑物震垮一般。

  包间里面灯光昏暗摇曳,无数的人影在昏暗之中晃动,仿若群魔乱舞,在茶几上面,数十个酒瓶,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雾。

  “田宏!”一个赤裸着上身、露出雄健肌肉、戴着一根粗金链的大汉看到了田宏,正是田宏在站台碰到的那个强壮年轻人大头。

  大头关闭了音乐,又走到门边开启了灯光,包间里面立刻陷入了一阵极端的安静,数十个男男女女都是一脸茫然的四处观望,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大头哥哥好。”

  “啊……甜甜也来了啊,嘿嘿,二年没见,甜甜越来越漂亮了,等甜甜长大了,保证是我们C市第一大美女,来,让未来的第一大美女亲大头哥一下!”

  大头见了田甜,蹲下身体捏了一把田甜的小鼻子,让田甜亲了一下脸,开心得大笑起来。

  “大头哥,我要唱歌。”田甜撒娇道。

  “嗯嗯,会让你唱,我先和你哥聊几句。”

  “嗯嗯,我自己会点,你们聊,我点歌啦。”田甜雀跃着跑到了点歌的电脑前面。

  “嗯嗯,大家别跳了,听我们美丽动人的田甜小姐为大家献歌,哦……对了,也不许抽烟了,我们毒害自己没事,可不能毒害祖国的花朵……”

  “……”

  数十个男男女女面面相觑,不过,看甜甜一副可爱娇憨的摸样,倒是也没有人计较。

  “谢谢大头哥,大头哥,我哥这两年生病了,他可能不记得你了,你们聊,我先点歌去了。”田甜说了一句之后,一溜烟的跑到了点歌的电脑前面。

  “你不记得我了?”大头先是一愣,举起右手在田宏的面前晃了晃不可思议道。

  “不记得。”田宏一脸木然道:“我是来这里杀那狗皇帝的。”

  “狗皇帝……哪里有狗皇帝?”大头摸了摸脑袋,思维有点跟不上了。

  “这里是皇宫,自然是狗皇帝住的地方,只要你告诉我狗皇帝住在哪里,我去杀了他,你放心,这事与你不相干。”

  “咳咳……是谁告诉你这里有皇帝的?”大头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

  “这里是皇宫!”

  “咳咳……这里是皇宫酒吧,不是皇宫,哪里有什么皇帝,好啦好啦,田宏,别闹了,我们兄弟都两年没有见面了,去找了你几次,你家房子都卖了,这次可好,终于让我找到你了,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哈哈……”

  “没有皇帝?”田宏这时候哪里有心情关心这粗狂的汉子。

  “田宏,你是不是玩我?是不是看到大头混好了嫉妒我,假装不认识大头了……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我的手下,这个是刀疤冰,这个是老五,这个是南南,这个是黄毛,妖少,基基……”

  大头热情的给田宏介绍围坐在茶几周围晕乎乎的一群人,这些人里面,田宏只认识那个嘴巴肿得老高,门牙掉了几颗的南南。南南看到田宏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身体打了一个冷战,连忙避开田宏的眼睛,抱住身边的一个女人假装没有看到田宏。

  别人不知道田宏的厉害,南南却亲身体验,他可是被那一拳打怕了,现在田宏又是老大的朋友,这仇看来是无法报了,惹不起就只能躲了。

  “狗皇帝不在这里,我要走了。”田宏的目光在包间里面巡视了一眼,露出失望之色。

  “啊……田宏,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初你被别人揍得哭的时候还不是我大头出马摆平,现在大头我混好了,显摆显摆一下你就生气了,我们可是最好的哥们……”大头见田宏居然没有任何反应,顿时大为扫兴。

  田宏懒得理他,径直就朝门外走去,这个时候,大头急忙跑到正在忙碌的田甜身边掐了一把,田甜立刻会意。

  “哥,等甜甜一会嘛,甜甜还没有唱呢。”田甜跑到门边,扯住要走的田宏,央求道。

  “哦,我在外面等你。”

  田宏并不喜欢这种乌烟瘴气的环境,他虽然只是一个马上将军,但严格的说,他也算半个修道之人,紫阳真人传授与他的道法对这种环境有着一种先天性的排斥。

  大头倔不过田宏,只好和田宏来到走廊外面聊。

  “田宏,你真的失去记忆了?”大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嗯。”田宏的目光看着走廊上一些稀奇古怪的油画,大多都是一些半裸着的身体,对这些油画作品,他依稀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哪里看到过这些画。

  田宏可以肯定,在唐朝的时期,绝对不可能有这种风格的画出现。

  “自己到底在哪里看到过这种风格的画?”田宏绞尽脑汁的想着。

  “我靠,田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艺术气质了!这些只不过是一些印刷品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来来!哥告诉你我这些年叱咤风云的江湖事儿,嘿嘿,我不是和你说过么,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前呼后拥的老大,现在,我的目标实现了,哥现在有数十个手下,控制着C市百分之六十的公交线路……”

  “哥不容易啊,哥缀学之后,联系不上你,可是单枪匹马杀出的一条血路啊……!”

  “大头哥现在终于风生水起了,所以,没有忘记昔日的兄弟,我说过,田宏是我一辈子的兄弟,都说兄弟有福同享,现在大头哥混好了,自然不会忘记自家兄弟。”

  “对了,田宏,告诉你一件事,你还记得读初中时候踢球的那事儿吗?那一次你被比我们高一届的家伙打破了脑袋,前一段时间我在车上遇到了他,嘿嘿,大头哥一声令下,那家伙就被揍得屁滚尿流,大头哥算算是为你出了一口气,哈哈哈……”

  “……”

  大头说得是吐沫横飞,而田宏只是默默的听着不说话,看着大头额头上那根黑线时隐时现。

  “喂喂,我说田宏,你不会真的忘记了大头吧?”

  “忘记了,我要走了,大头,今天你有血光之灾,轻则受伤,重则死人,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呸呸……大头我现在人强马壮的,谁干惹我……”大头挥了挥强壮的胳膊,一脸不屑道。

  大头说话之间,田宏已经打开了门,只见田甜站在液晶电视前面手舞足蹈,正唱得高兴,而一群扒手则是愁眉苦脸的坐在沙发上打盹,因为,田甜唱的都是儿歌。

  在酒吧唱儿歌,无疑,是很诡异的事情。

  “田甜,走了。”

  “哥,我还想唱嘛……”

  田甜撅着嘴顿了一下脚走了出去,因为,田宏已经转身出门了。见田甜出门,一群混混顿时欢呼起来,包间里面立刻灯光闪烁,人影憧憧,气氛变得热烈了起来。

  “田宏,不管你怎么样,你都是我大头的朋友,有什么事情来找我!”看着两兄妹离开的背影,大头大声喊道。可惜,田宏连头也没有回,径直消失在那迷宫一般的走廊之中。

  ……

  “甜甜,什么是朋友?”田宏答应过田甜不坐霸王车的,两兄妹只好沿着人行道慢慢往回走,好在的是,夜晚的空气凉爽多了,两人也不觉得累。

  “朋友……朋友就是要互相帮助,我们的老师说,好朋友要互相帮助,还要互相分享喜悦和好吃的东西……”

  “互相帮助!”

  “分享喜悦!”

  田宏低声呢喃着,脚步却变得越来越慢了。

  “田甜,大头是我的朋友吗?”田宏突然站住脚步,一脸严肃的看着田甜。

  “哥,这还要问啊!大头是你最好的朋友,小时候,你们经常一玩耍打架的,大头哥对你很好的,每次都帮你,不过,妈妈不喜欢大头哥,说是他把你带坏了,不过,我看大头哥很好的啊……”

  “最好的朋友……甜甜,你先在这里等等我,我有点事情……”

  “哥,我怕……”田甜看了一下周围,缩了一下脖子。

  “那……那就和我一起去吧。”田宏迟疑了一下,一把抱起田甜往回走去。

  ……

  PS:强烈的求红票和收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