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上古凶兽
天音2017-10-08 11:104,409

  白辛然才不管什么上古凶兽,拿出一叠灵符,对着它们便是狂轰乱炸。可那饕餮张开巨嘴,便是将所有的灵符都吃到了嘴里。

  传闻饕餮可吞食万物,果然不假。白辛然这样做,无疑是送灵力送经验给饕餮嘛。

  梼杌和饕餮一步步逼近众人,白辛然这才感觉他自己错了。他以为他拥有紫焰妖瞳,又学习了第一妖圣蜀源曦所传授的三清真力,在“驱魔之家”上是排名前三的驱邪师。

  他毕竟年少,太过无知,就有些飘飘然不知天高地厚了。

  这个世界很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仅仅是面对着上古的凶兽,白辛然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他害怕,也让他后悔选择进了这个山洞。

  饕餮张开巨嘴,想要将白辛然吞下,青青草拼命的大叫着,惊雷电鼠也是不知所措。

  一只巨蟒突然出现,用它的头将饕餮撞到,白辛然回过神来,看到风尘淡定的指挥着巨蟒,她的手上还有一颗鸡蛋大小的珍珠。

  巨蟒与饕餮相互缠斗,一旁的梼杌蠢蠢欲动。

  风尘心想还好下凡之际,九玄天魔送了她这一颗“乾元珠”傍身。她不断以灵力驱使“乾元珠”中的守护神兽——巳蛇,这东西着实耗费灵力,光是对付一只饕餮,就已经让她吃不消,倘若梼杌加入战局,她肯定会一败涂地。

  她分散出一丝灵力,用玄天魔音传入白辛然的耳中,逐渐安抚着他心生的恐惧。

  人类总是懦弱的,不管外表多么坚强,内里都会产生恐惧,害怕,嫉妒等等负面的情绪。

  魔族的存在就是为了平复人类心中的魔。

  白辛然的内心慢慢得到了平复,风尘这才说道:“白辛然,现在大伙都只能指望你了,在我们当中,你是最强的,你不能垮下呀!”

  白辛然知道自己的能力虽然还算不错,但面对着更强的高手,其实只是儿戏。他回头看了看,青青草早就吓哭成了泪人,惊雷电鼠也是全身发抖。

  他们只是普通的人类,偶然之间获得了妖魂碎片,有了一些特别于人类的超能力,但他们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在许多地方都有不足。相比之下,白辛然接受过第一妖圣蜀源曦的训练,所以要比他们强大的多。

  白辛然明白,此刻青青草和惊雷电鼠可以依靠的只有他了。

  为了能够活着,他决定使出乾坤至圣九色符的第三重。他随手一扬,身体四周集齐红橙黄绿青蓝紫,外加黑白二色,总共九类。

  浅色符咒转化为白,深色符咒进阶为黑,黑白二气犹如两尾游鱼,首尾含接。

  黑白化作太极,两仪生四象,四象化八卦。

  白辛然脚下踏着太极图,身后显出八卦阵,十二地支分化十二时辰,十二月。他口念咒语,太极图越来越大,无数粉尘汇聚。

  这是白辛然可以使用的至圣乾坤九色符的最高境界,可随机召唤出一只天地灵兽。只是这一招,太过强劲霸道,实在是耗费灵力。

  粉尘汇聚的影像慢慢由虚化作实,一只凤凰振翅而飞,火焰如同流星一般从高空坠落,化作一片火海。

  地面被烧的红火,饕餮挥舞着四蹄,在地上乱蹦乱跳。可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如此,滋滋的传出一阵烤肉的味道。

  看到这些,再闻到那烧焦的怪味,在座的众人发誓以后都不会再吃烤肉了。

  梼杌纵身而起,扑向凤凰,后者振翅一挥,梼杌跌落在地。凤凰乃是百鸟之王,火中神兽,只见它张开双翅,发出一声鸟鸣,伸出巨喙,将梼杌的胸膛穿破。

  无数火焰包裹着饕餮,后者来不及发出悲鸣,早已经化作了灰烬。

  凤凰化作点点星尘,爆发而散落,召唤之术极度耗费灵力,能够坚持一分钟,已经是白辛然最大的极限。

  他半蹲在地上,汗如雨下,眼睛都无法睁开,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抽空了。

  风尘将他扶住,此刻召唤出的凤凰所造成火焰灵气,也随着凤凰的消失而消失。

  洞内的温度恢复正常,仿佛之前那威武的凤凰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风尘收回了巳蛇,刚刚的战斗更加印证了她的想法。凤凰虽然厉害,可白辛然召唤的只是虚像,而非实体,根本就不可能轻易击败上古四大凶兽。

  风尘:“这两只凶兽只是虚像,是有人在这个地下宫殿里,留下了梼杌,饕餮的一缕残影。”

  白辛然此刻已经没有力气了,腿上的伤也无法被他压制,钻心的痛,让他没有精力去理会这些。

  青青草稍微镇定了一下,这次应该不会再有怪兽了吧,果然白辛然很可靠,她想起三番四次都是这个小男孩让她脱离了险境。看着他如今力竭的倒在那里,青青草对他的感激油然而生。

  惊雷电鼠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心底里很是敬佩和感激白辛然,他走上前看着风尘正在帮助白辛然疗伤。

  白辛然满头大汗,他的灵力已经接近枯萎,如果这是在平时,只需要正常的医疗,他是可以慢慢恢复。但现在身处的地方,不能保证医疗条件,也不能保证还会不会有更为棘手的家伙出现。

  风尘将白辛然平放在地上,使用魔族特性,帮他疗伤。白辛然的身体就像是一片汪洋,风尘的力量就更像是泥牛,泥牛入海,根本毫无建树。

  而白辛然此刻,感觉很难受,首先是整个身体被掏空,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至圣乾坤符的第三重用法。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蜀源曦一而再再而三的告械不要使用,这样的灵力输出果然是他承受不了的。

  他用仅剩的一些灵力运转周天,却发现比平时的运转要慢许多。他只是感觉眼皮越来越重,他想要睡觉,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

  他仿佛看见了一个女人,正在朝他招手,看不清对方的脸,但白辛然知道,那是他的妈妈。是妈妈来接他了吗,是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只是可惜,终究还是没有将青青草等人救离困境。

  女人的影像逐渐模糊,越发的看不清楚了,妈妈,是要离开了吗,不要走,妈妈,我累了,妈妈,抱抱我···

  一只大鹏振翅而飞,在天空中盘旋,俯身冲下,化作一尾游鱼。鱼鳍拍打着水面,浪花朵朵,游鱼褪去一身鳞片,化作了一个少年。

  白辛然觉得这个少年十分眼熟,他仔细地回想,这个人的样貌不就是自己吗?

  这个少年长得和白辛然一模一样,白辛然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这样的声音响彻白辛然的整个意识,那个少年就那么站在那里,望着白辛然,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很久,白辛然以为时间都快要停止的时候,少年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白辛然,你不许死去···”

  白辛然:“可是我真的很累,我没有力气了,我好想好想睡觉···”

  少年:“你不能就这么死去,想想你还有多少事没有去做。你要去找你失踪的爸爸,还要为你妈妈报仇,你难道忘了,那些杀掉你妈妈的人了吗,他们可还在逍遥法外呀。”

  少年的话成功的激起了白辛然生存的意志,的确,他要报仇,他绝不能饶恕那些杀掉他母亲的坏人!

  在意识之外,真实世界里,大伙都能看到白辛然的身上开始起着变化。他心脏的部位开始泛出紫光,紫色的光芒慢慢完全覆盖着白辛然的身体。

  白辛然能够感觉到力量正在慢慢的恢复,这种感觉,和上次他从五轮客栈回来,生魂归体之后,灵力莫名其妙的恢复是一模一样。

  过了大概十分钟,白辛然的呼吸已经开始顺畅,灵力源泉比之前还要充沛,运行了整个周天后,压制住了黑虫所造成的疼痛。

  他感觉这种自我复原的能力,就好像是因为心脏所造成的,不,其实不能说是自我复原。两次发生这样的情况,都是因为灵力枯竭,他的这颗妖心,就好像是充电宝一样,在他快要没有灵力的时候,快速充电。

  真是快充十分钟,用电一整夜呀!

  白辛然起身,他观看了东方西方的石门后面,那里只是两间再普通不过的石屋。

  如果他没有猜错,南面北面的两座石门后,应该还会有两只凶兽。

  “目前,甲壳虫和跳蚤还没有找到,这座地下宫殿很邪门,大家都呆在一起不要离队。还有就是四周的墙壁上都有很多文字,图案,大家尽量不要去看。”

  白辛然这一次灵力恢复之后,调用了紫焰妖瞳,扫视了宫殿一番,才发现这里是有原来有多么的可怕。

  他悄悄地对身边的风尘说道:“以你的能力,你应该早就发现了吧,为什么不说?”

  风尘摆手道:“说了又能怎么办呢,这些东西没有几千年也有几百年吧,一个烂摊子,收拾不了的。”

  白辛然之前受了伤,灵力也不够充足,所以才没有发现这座地下宫殿里,四处都飘散着亡魂。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亡魂,没有散去,而是在这里四处飘荡。这些亡魂也不是完整的,他们零零碎碎,就好像是中了毒的程序,只有乱码。

  也许正因为是这样,它们才没有散去,也没有去轮回。

  白辛然左手置于胸前,一盏心灯亮出,风尘大为惊讶,敢情这小子身兼佛道妖三家所长。佛道两家倒还好说,佛本是道,可那佛道和妖其实是对立而不兼容。

  人类极容易学佛学道,而妖因为自身体质限制,学佛学道将会是事倍功半。

  白辛然默念心境,心灯如同一轮明日,缓缓升到空中,照亮了整个宫殿。无数卍字咒旋转,白辛然发觉,他从来没有发挥过这么强大的佛法之力。

  光芒四射,白辛然沐浴着佛光,犹如不动明王。只可惜,佛法过后,那些亡魂没有丝毫的改变。

  心灯慢慢旋转回到白辛然的心中,他睁开双眼,摇了摇头,明明他已经释放了前所未有的佛力,却超度不了这些亡魂。

  风尘先前劝道:“不要再纠结这些了,我们好好想想怎么逃出去吧。”

  惊雷电鼠:“我记得,跳蚤也是和我们一起掉下来的。”

  青青草:“对,还有甲壳虫,我看到他也掉下来了。”

  白辛然也有点担心龙隐,他倒是不担心龙隐会受到什么伤害,担心的是他又使用那些招数。他看了看四周,东面和西面的石门已经被打开了,石门的另一边只是很简单的石屋,并不能出逃。

  然而北面和南面的大门,还没有打开,说不定出去的道路就在这两道门外。

  他将自己的猜想给大伙说了,众人表示没有问题,毕竟大伙都是活人,怎么可能一辈子生活在这地下宫殿里。

  白辛然只是一会儿,就找到了北面大门的开门方式。这不开门还好,开门后吓了众人一跳。

  石室和其他的石室差不多大小,但里面有一座山,黑呜呜的,再仔细一看,竟然还是活的。

  它在那里蠕动着,这简直就是一座肉山吧。

  风尘就知道会出幺蛾子,捂着脸说道:“这是混沌,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应该也是一缕残影。”

  可即便是残影,那也是上古四大凶兽的残影,杀伤力极大。

  一旁有一块小石头动了一下,青青草大叫:“妈呀,这还有一个小混沌呀。”

  那小肉山就地一滚,滚出了石室,施展开了,竟是一个人,众人定睛看去,原来是跳蚤。跳蚤拥有的是腹虫的妖魂碎片,腹虫是一种可以通过变色从而伪装自己的腹蛇。

  想不到跳蚤还留了这么一手,“哎呀我的妈哟,吓死我了,我一醒来,就看到这个肉山,还散发着恶臭。你们刚刚说是混沌,妈呀,原来混沌就是这样的呀。”

  白辛然将跳蚤拦在身后,虽然知道这只是残影,但也很难对付,混沌是出了名的肉盾,雷劈不烂,火烧不化。

  相传数年之前,曾有混沌为恶,天神怒之,欲除之,数法而不得,遂凿其七窍,一日一窍,七日后而死。

  风尘:“看来最后一道门的后面,应该是穷奇。”

  话音刚落,南边的门被打开,甲壳虫引得最后一只凶兽跑了出来。

  众人斜视风尘,简直是个乌鸦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核战纪之妖魔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核战纪之妖魔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