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鲁凯2019-01-13 22:124,872

  十一月,高原的季节加速奔到了冬天。清晨,严霜覆地,风霜刺骨。除却晌午短暂的晴热,一到傍晚太阳西沉,又迎来寒夜的前奏,整个高原笼罩在寒气逼人的夜幕中。这个时候,夜空皎洁的月光是冰冷的。走在户外,常常冻得牙齿都打哆嗦。

  天气尽管寒冷,但在校园里,在偏僻的角落,在夜幕的遮掩下,在灯光照不到的暗处总有男女相拥取暖,喁喁情话。再冷的天气也抵挡不了火热的青春。

  自从那顿饭后,自胜、徐绽的联系频繁起来。自胜没想到他会这么费尽心思向徐绽献殷勤。清晨,他总是早早起床候在徐绽寝室楼下,以便巧遇她,顺便请她吃早饭。除了那次调查问卷,为了掌握徐绽更多的信息,他又找人复印了徐绽的课表,凡是能跟徐绽搭上关系的人都是笑脸相迎,话题间总是隐隐约约会谈到徐绽。见不到她的时候老情不自禁地给她发短信,他能想到的有趣笑话差不多都发完了。

  对这样的偶遇,徐绽总是莞尔一笑,然后从寝室的队伍中朝他走来。在他们转身走后,自胜常常听到背后她们室友夸张的大笑声。

  巧遇的次数多了,两人很快熟悉起来,并肩走在校园里,总引得人注目。

  闲散的大学生活,恋爱不是必需品,却是一副很好的佐料,有了这个生活会丰富得多,有滋味得多。

  这一天,周五。吃过晚饭回寝室,寝室里空荡荡的,百无聊赖,怎么打发这寂寞的时间?

  自胜掏出手机,翻了遍号码,联系人有几百个却不知道联系谁。他又翻开短信收件箱,不由自主地看起了徐绽的短信。

  每次跟她发短信,她总是有意想不到的回复,常常看得忍俊不禁,似乎从短信的字里行间看得到她眉飞色舞的调皮表情。本来是想逗她一乐,但徐绽的回复总是加倍地回赠了他,想起来心里甜丝丝的。

  现在她在干吗?在教室自习?在网吧上网?自胜心痒痒地急切想见到她。

  短信发过去后徐绽马上回复过来,她在寝室。

  自胜暗喜,但又紧张起来,他还没有在晚上把徐绽约出来过,这样贸然地提出这要求,她会答应吗?会不会太着急?如果她肯出来,去哪?又说些什么?外面天寒地冻的!

  也不知是暖气太热还是什么原因,自胜额头上冒出了汗珠。本来只是跟陈帅打了个赌,没料到自那顿饭以后真的开始投入了感情,他再也不能用戏谑、轻浮的态度对待她。这些细微的变化,他有些恼,但更多的是带来了快乐跟期盼。

  去哪?说什么话?把她约出来再说!

  自胜壮着胆把短信发了过去:我想见你。

  从一开始的毫无顾忌到现在的字斟句酌,他明白徐绽再也不只是他跟陈帅打的一个赌,他再也不能把她不当一回事,轻视她了。

  短信马上回复过来,徐绽迂回地问他有什么事,在自胜胡诌的借口下徐绽答应了!

  开心得想吼出来!没想到徐绽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晚上出来跟他相会。他赶紧整了整衣领,又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飞奔出了寝室。

  这个时候月亮升起来了,月光从树杈的间隙照过来,洒下层银白色的光辉。星星透出云层,在这清朗的夜空显得额外地明亮。周末校园里显得空旷,偶尔的人影也是步履匆匆。自胜顶着风飞快跑到了徐绽寝室楼下。没等他喘过气来,徐绽已经站在他面前。

  “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徐绽哈着气说。

  “叫你出来想……就想见见你。”自胜支吾着。

  “那你已经见到我了,没事的话我就上去了。”徐绽哈哈笑着开玩笑作势转身要走。

  自胜急了,他赶忙说道:“有事,有事,我有话跟你说。”

  徐绽回过头对他调皮一笑,道:“就知道你有事。”

  自胜打量着徐绽,夜色下她的美带着朦胧,这越加撩动自胜的心弦。

  “这件衣服挺合身的,好像你白天不是穿的这件?”自胜说着。

  “嗯。上周末在阿依莲新买的,这是第一次穿,怎么样,好看不好看?”徐绽边说边抿嘴笑着。

  两人顺着大道走着,半天没说上话。寒风呼啸着袭来,冻得人发抖。徐绽边走边看着自胜,自胜紧张得不知说什么好。

  “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风这么大,叫我出来喝西北的西北风吗?”这句在别人说来会是嘲讽的话以徐绽的口气跟腔调说出来,分明是开玩笑,自胜的思维一下子活跃起来。

  他接口道:“这里的西北风,那是正宗本地特产,原汁原味。”

  徐绽格格地笑着说:“你叫我出来干吗,冷死了。”

  “有话想跟你说。”

  “说什么?风太大,找个地方避风吧。那边,人少,又黑乎乎的,走,我们去那边。”

  人少!又黑乎乎的!这正是自己想要的。这话从徐绽口中说出来,有着无穷的韵味,自胜差点大笑出来。她看穿了他的心思?自胜完全没有料到徐绽会直接这样说。这是他经验之外的,好比第一次见到西北的风光,自胜大感兴奋!

  夜色中的校园有点冷寂。灯光树影交错着,白天喧哗的校园此刻安静下来。他们踏着树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朝徐绽指的地方走去。

  自胜表面上平平静静,内心却在翻江倒海,接下去说什么话好?敢不敢直抒胸臆?

  “终于没有风了。”徐绽站到墙角,手捂着脸哈着气。

  “有什么就说呗,好冷啊。”她边说边跺了几下脚。

  四周静悄悄的,躲避了光线的角落里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这样的环境下跟心仪的女生站得这么近,免不了让人呼吸急促。

  “你今天上了什么课?”自胜不知怎么会蹦出这么一句话。

  “你叫我出来就为问我这个问题?下次我带上课表,直接给你看,嘿嘿。”

  “那你别说,我来猜,看猜得准不准。”

  自胜想着徐绽的课表,又做出很难猜准的表情道:“上午英语,下午法律基础,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莫非我上课你跟踪了?我的情况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对了,怎么好像开学不久有人搞了什么课题在图书馆做问卷调查,那个人是不是你?”

  自胜立马矢口否认:“什么问卷,肯定不是我。”

  “哦,怎么想起来像你?我这记性,来大学第一次做的问卷调查竟然是关于恋爱的。”

  徐绽说起问卷调查这件事,自胜强忍着没笑出来。

  抱着打发时间漫不经心地打了这个赌,一开始举重若轻,谈笑无忌,现在却多了几分拘谨。自胜缓了缓气,尽量表现得自然。

  “奇怪了,刚认识你时你不是这个样子,不是挺能说的,怎么现在倒变了。”

  事情的发展出乎自胜的意料。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徐绽漂亮,可以打发闲散的时间。如果追上手,不但赢了赌,带着她在校园里转也是长面子的。他高中时有过些恋爱经验,不会轻易付出感情。

  现在,徐绽站在他面前,他却有些紧张,手掌心都出汗了。

  人的一生会有几次在异性面前怦怦心跳?在以后的岁月里,能够回想怀念的又有谁?

  自胜发现再也不能用玩世不恭的态度面对她。

  “徐绽,我想认真问你个问题。”自胜神情严肃。

  “你说,之前说话没认真啊?”

  “听说你有男朋友,是这样吗?你直接告诉哦。”

  “这个,你太直接了吧,咱们有这么熟?”徐绽抿嘴看着他笑。

  “你告诉我有吗?”自胜声音打颤了。

  “谁跟你说我有男朋友的?”

  “听说开学时你晚上打电话打得很晚,我猜的。”

  “没了,晚上熄灯就睡了。”

  “真的啊?”

  “真的。”

  听到这两个字,自胜多天的担心跟疑虑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月亮越来越高,星星越来越繁密。偶尔刮起的寒风呼呼作响。自习室、图书馆灯光通亮。他们躲在这避风的角落里似乎忘记了逼人的寒气。

  两个人相互看着,一阵沉默。

  “我们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不是有话说吗,你说。”徐绽像是期许着自胜说点什么。

  徐绽说话跟之前接触过的女生完全不一样,她的坦荡、随和、有话直说还带着趣味,给自胜开辟了一片新天地。想起来是从跟她的交谈中得来的愉悦越来越多,不知不觉就开始对她愈加重视了。

  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溜了回去。这话说出来她会如何反应?自胜从未有过的紧张,生怕说错什么会冒犯她。

  “我喜欢你。”斟酌良久,这话跟关不住的猛兽一样闯了出来。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徐绽,在说话的时候,手捏到了徐绽的指尖。

  紧张、忐忑,怕她生气,怕她拒绝,怕她断然把手抽回去……

  这句话说出来后会是一个起点还是就此打止?在人生中会占据什么地位?今后回首往事,会有一席之地吗?

  自胜凝神屏气,怔怔地看着徐绽。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拉着大人的手似的恳求着。

  对徐绽来说,她有女孩子的心思。她也憧憬着感情,自胜刻意跟她接近她当然感觉到了什么。但现在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她也不知怎么表示。

  上高中时虽然有男同学关系不错,但那时根本没有那心思,这是男生第一次向她表白,第一次被男生拉着手指尖,身体里泛起股激流,脸已经火烫火烫的。她身体倚到墙上,被捏着的指尖试探着缩回,但被自胜捏得更紧了。

  隔着一步的距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都已涨得通红。

  “这,你说什么我没听见……这太突然了……我得想想。”徐绽避开自胜的目光,吞吞吐吐地说道。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自胜双手搭到徐绽的肩膀上,两人贴得更近了。咫尺的距离,感受得到对方的呼吸。

  他们默然不语,这个时候任何细微的反应都会引起对方莫大的想象。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一语不发地看着对方,空气中传递着情愫,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吗?

  不知过去了多久,自胜额头贴着了徐绽的额头,徐绽往后退,后脑勺碰到了墙壁上。

  “徐绽,我喜欢你。”自胜捏着她的手尖,眼里尽是恳切的目光。良久,徐绽似乎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一刻的喜悦不知如何来形容,徐绽轻声的一个嗯字,超过了他以往任何成绩所带来的愉悦。一个女生能让他有这么大的欣喜,生活看来没有比这更大的意义。

  月亮挂得越来越高,先前繁密的星空疏朗起来。图书馆、自习室开始关灯,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往寝室快步走着。

  “要回去了。寝室快关门了。”徐绽嘀咕着。

  “再等会,我送你回去。”

  自胜端详着徐绽,徐绽已是满脸潮红。

  徐绽被看得怪不好意思,想着说句玩笑话化解下这点尴尬。她略微想了下说道:“你要是看到我双胞胎妹妹,就不会再这么看我。”

  “真的?”

  “真的,她皮肤比我好。”

  “你还有双胞胎妹妹?”

  “你看你,现在就开始三心二意!”徐绽佯装生气。

  “没,你说起了,我就问问而已。”

  “那我告诉你吧,我没有妹妹,但有个哥哥,还有个弟弟,都是一米八多,又高又壮。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些话要是在跟我耍花枪,我就把他们喊过来……”说到这徐绽停住了。

  “喊过来干吗?”自胜脱口而出,但说出来后马上意味到了其中的深意,还蛮有趣,但他忍着没笑出来,而是换上一副木然的表情。

  “喊过来对你不客气。你放心,只要你不骗我,我不会叫他们过来的。我们回吧。”

  徐绽进寝室楼后,自胜在楼下张望了很久,直到临近寝室关门的时刻,他才飞奔回了寝室。

  进寝室楼后,徐绽回想今晚发生的一切,很突然,但又像在期盼之中。自此两个人的生活像两条单独的河流交汇到了一块,再也分不清你我。

  天气很冷,全身却暖洋洋的。推开寝室门,王晴在等着她。

  “你去哪了,这么晚回,约会去了?”

  正好同寝室另外两个女生去水房洗漱去了,徐绽点了头。

  王晴现出极度夸张的表情,说道:“跟我说,跟我说说,谁约你了?”

  “那个骑自行车吹口哨的。”

  “哦。”王晴是心领神会的表情,“这么晚回,他对你做什么了没?”

  “没什么啦。”

  “你都开始维护他了。”

  “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看看。下周上课你叫他一起来上,我给你把把关,看这小子成不成。跟你说我可是经验老到,很会看人。”

  熄灯后,躺在被窝里,自胜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晚上发生的一切不敢想象,但又真切地发生了。像做了个美梦,但这美梦是真真切切的。徐绽真的跟高中交往的小青完全不一样,跟她表白后她那么轻松,还能开玩笑,难道这是北方女孩的热情奔放?比扭扭捏捏有趣多了,真是有意思。自胜陶醉在夜晚的回忆中,空气似乎都是甜蜜的,他给徐绽发起了短信。

  徐绽躺床铺上,回想着今晚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跟眼神。自胜表白时的不知所措想起来滑稽,只是自己怎么那么轻易就答应了他,太没架子。

  短信一来一往,最平常简单的对话背后都带着无穷的情意,短信似乎驱散了倦意,这个夜晚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

继续阅读:第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