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鲁凯2018-12-21 23:006,441

  五一倏忽而至。大二的学生,离毕业还远,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体会大学的自由与轻松。

  一大早,自胜、徐绽一起吃过早饭后,徐绽出了校门坐车赶往市里的婚纱店,自胜则在学校广场等着旅行大巴。如果把时间的误差扩大到半个小时,旅行大巴还算是准时的。报团时说好的八点出发,但大巴车到学校已是八点半。不过从等候的学生们的表情来看,大家不但没有恼怒反而都还挺高兴,没等到九点已是庆幸,有时候降低期望倒能带来更多快乐!自胜在人群中挤上了大巴车。

  大巴车开离市区,在城乡接合部一阵颠簸后拐上了高速公路。城市的繁华抛到了后面,窗外远处高山下的平地间或有着劳作的身影。车快速向前,窗外一直都是连绵的远山。

  刚上车时都议论纷纷,兴致勃勃,这个时候大多安静下来了。自胜一个人也无趣,看尽了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他倚着靠背闭目微酣。这趟旅行少了徐绽大打折扣!

  不知过去了多久,车里广播伴着乐声响起来了。

  “各位旅客,前面是倒淌河。倒淌河东起日月山,西止青海湖,一脉清凌凌的水,静静地、悄悄地、温柔地流淌着。一路蜿蜒四十多公里,不见滔滔,不闻哗哗,像雨中的一束彩虹,像夜空中流动的星河,清冽淡泊,透明晶莹,一条从东往西的河流……”

  不等播送完,车停了下来。

  导游举着喇叭大声喊道:“这里是倒淌河,有三十分钟。你们看好表,三十分钟后没上车的话车就开走了,你们自己负责。”

  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大家千万不要走得太远,就在这附近看看吧。”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自胜起身一看,原来是成谣,她什么时候当导游了?

  下车来,成谣正好离车门不远,自胜打了个招呼。

  “巧啊,你跟徐绽出来旅游了?”

  “没,我一个人。”

  “哦,怎么是一个人?”

  “她有事没来。”

  “一个人可不好玩。”成谣边说边像还在思考着什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导游?”

  “上个学期考了导游证,放假来当帮手赚赚外快。”

  自胜表示钦佩。

  “你去看倒淌河吧,不要急,我给你占位子,半小时回来就好。”

  众人都结伴往倒淌河走去,自胜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出来旅行还让人不自在。

  倒淌河映入眼帘,河水像从群山中闯荡而出,顺着河床急速地奔流而去。自胜随着游客们走到河边,俯身试探着河水,水冰凉冰凉的。其他人站河边都是有说有笑,自胜一个人了然无趣,踟蹰了几分钟就往回走了。

  “怎么没多玩会?时间还早着。”成谣站车门口说着。

  “没意思,本来跟徐绽约好一起来的,结果她临时有事。”

  成谣略作思索说道:“前几天好像听她说有同学可能要过来玩?”

  “没有吧,她都没跟我说起。”

  “我也不清楚,听别人说的。她没跟你说吗?奇怪了。”

  “如果她同学来看她,她肯定会跟我说的,她是做兼职去了。”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听错了。这几周熄灯后,常听到她在走廊打电话打得很晚,你们谈了两年感情还这么甜蜜,真让人羡慕。哦,你上车坐吧,时间也不长了。”

  自胜当作没有听见成谣的话,上去坐了个靠窗的位子。只是他也纳闷,上个学期以来熄灯后很少跟徐绽打电话,成谣口中的徐绽是跟谁聊电话那么晚?

  窗外的景色几乎一成不变,人烟荒芜,地面上有了稀疏的浅绿。在日月山短暂地逗留后下午一点到了青海湖。

  走下车,天地瞬间变得广阔,天空额外的高远,雪白的云朵在蓝天下悠悠地飘着。远望去,湖水湛蓝,一直延升到看不尽的天边。无尽的美意给人无限的遐思,自胜仰望着蓝天,琢磨着要是徐绽来了该多好。他一个人没有多大的兴致,到湖边走了段距离后就坐草地上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候后大家又上了大巴车,开往这趟旅行的最后一站金银滩。早上早早起来,大部分的时间又在坐车,这时大多数人都已有了倦意,最后一站也没抱太多期望。意兴阑珊,晚上八点多回到了学校。

  下车后拨徐绽电话,好半天电话才接通。一天没见她,怪想的。

  “你在干吗?”

  “躺着了。”

  “几点回来的?”

  “快七点吧,下午人少了就回了。青海湖好玩吗?”

  “一个人有什么玩的。今天累不累,是不是站了一天?”

  “嗯。穿高跟鞋站一天,累死了。我都不会卸妆,还好有王晴帮我。”

  “我想见你。”

  “这会吗?”

  “嗯。”

  “不啦,太累了。”

  “我到你寝室楼下等你,就在附近坐会。”

  “改天吧,听话,我真的连下楼的力气也没了。”

  徐绽这样冷淡,自胜一阵失落。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

  本来还想着怎样跟徐绽讲今天见到的风光,为此下车前还好好想了一遍。他也想当面问问徐绽兼职怎么样,辛苦不辛苦,可是徐绽冷淡地回应了他,看来她真是累了。挂断电话,怅然地回了寝室。

  第二天接近十点才起床,室友全出游了,寝室里空荡荡的。期待中盼来的假期过了一天就索然寡味,都怪徐绽临时更改了计划,她要是早点说的话自己现在跟同学们在外面玩了,接下来这六天只能在校园里耗着了。

  下午发短信给徐绽问她几点回,等她吃晚饭,短信发过去后一个小时才回:你吃吧,今天回来得晚。自胜怏怏地独自吃了晚饭。

  就这样一连三天,电话打过去接不上,短信总要隔很久才有回复,跟以前比起来似乎还越来越短,她工作这么忙,自胜突然有这样的想法:毕业后一定要让徐绽过阔太太的悠闲日子,不要让她为了赚钱而疏远他。想到这,生活又多了一份努力的动力。

  三号晚上,自胜等到九点多才等到她,徐绽一脸的倦容看得他心痛。

  “搞这么晚,累了吧?”

  “嗯,今天加班了。”

  本来想跟她多处一会,但徐绽劳累了一天,两人就一路说着到了她寝室楼下。

  自胜拉着徐绽的手,“看这兼职把你累的,今后我一定要多赚钱,再也不要让你因为要去赚钱而没有时间跟我在一起。”

  “嗯,好啊,我等着。”语气中带着喜悦,但没有以往的生机。

  “好了,你回寝室早点休息。”

  自胜目送着徐绽进了寝室大门。

  回到寝室,室友刚旅游回来,都在床铺上躺着。一人无趣,洗漱好后打开了电脑。

  登上Q。Q ,匆匆浏览了弹出来的新闻窗口后点开了空间。心情,日志,照片,同学们假期的状态一览无余,可是徐绽一连三天都没有更新了。自胜找到她的图像,点进了她的空间。

  空间还是十多天前的样子。点到留言栏,十多天没来看,新留言多了好几页,这足证徐绽人缘之好。自胜逐条看着,等翻到第三页,同一个人连续多天给她留着言。自胜看下来,留言多是些名人写的情诗。这个人是谁?他突然起了嫉妒,是谁这么肆无忌惮地发这些情诗?逐条细看起来,心里的醋坛子早打翻了。

  这些情诗文字优美,又意味深长,唯一给自胜安慰的是相比其他留言,徐绽并没有回复。接着往下看下去,刚刚的安慰立马粉碎了。

  四月二十八号有一条留言:我临时决定来看你,一号到。留言下徐绽回复着一个笑脸,妒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给她留言的人是谁?他们又是什么关系?竟然在空间这样毫无顾忌地表达着什么!这个人难道不知道他自胜的存在吗?难道徐绽一直都没跟她以前的熟人说起过自己?自胜点开了留言这个人的空间。

  网页打开,熟悉的音乐旋律响起,这是徐绽喜欢的歌。自胜迫不及待地点到留言板翻看起来。

  留言总共有七八十条,近段时间都没有徐绽的留言。但再看下去,上大学前徐绽在留言中有过几次互动,看来这个人比他还先认识她。

  点开相册,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有张高中毕业照,照片上标示的校名跟徐绽是同一所高中,但是高了两级。这个人是她高中学长?

  接下来日志、个人档、音乐,只要能够看到的信息自胜通通看了一遍。综合看来,这个人对徐绽似乎早有意,而且条件也不差,自胜第一次有了危机感!不过琢磨下来,徐绽现在不是跟自己在一起吗,以胜利者的姿态一想,心情马上平伏多了。

  到熄灯的时候了,他关了电脑,拿着手机上了床铺。

  手机看着新闻,又想着徐绽,忽然发现大一后很久没有在晚上打她电话,此刻真想听听她的声音。不过明天她要去做兼职,应该睡了吧,现在打过去会不会吵醒她?犹豫再三,自胜还是忍不住地拨了徐绽的号码。

  满心的期待又略含着歉意,徐绽要是睡着了被吵醒该说几句什么样的玩笑话逗逗她?

  还没琢磨过来,听筒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是不是打错了,现在几点了还在通话中,谁会这么晚给她打电话?自胜核对着号码,没拨错,是徐绽的号码,那怎么会在通话中了?他再一次拨了过去。

  传来的声音依旧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奇怪,都这么晚了,她跟谁有这么多话说?她不是说今天累了吗?明天还去不去做兼职?一连串的问题涌来,等会再打过去吧。

  自胜挂了电话,对着时间看起了新闻,好不容易五分钟过去了。现在那电话应该挂了吧?

  号码拨过去,再次传来的声音打碎了满心的期待,她到底是跟谁有这么多话说?怎么我想跟她多待一会她就说累,要回去早点休息,她不会是要早点回去接电话吧!自胜猛然想起那天去青海湖成谣说的话“这些天她在走廊打电话打得好晚,真羡慕你们感情好”,疑虑夹杂着妒火让这个夜晚丝毫没有了睡意。

  看这电话到底能打到什么时候!

  自胜看着时间,每隔一分钟打过去。也不知道到底拨了多少次,在他都习惯了提示音是在通话中后突然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就在这一分钟不到的间隙里,徐绽关了电话。她这个电话总算打完了!等了这么久就想问问她跟谁有这么多聊的,今晚是得不到答案了!

  本以为徐绽跟自己无话不说,想不到她还隐藏着什么。自胜躺在床铺上,疑心大起。但理智又告诫他不要想得太多,只是打个电话而已,应该相信徐绽。思考来,思考去,不能因为她跟别人打个电话就这样揪心吧?是不是自己没对她用心,疏忽她了,有些话她只好找别的人说?疑虑跟反省织成一个结,怎么也解不开。

  第二天醒来,已快中午。

  吃过中饭,鉴于昨晚的自省,自胜琢磨着怎样给徐绽一点惊喜。有了,为表示对她的重视,今天下午去市里接她吧。

  自胜跟王晴打问了徐绽兼职的地点,挂电话时还特别叮嘱王晴不要告诉徐绽。

  几天来跟她在一块的时间才几十分钟,今天等她下班后可以一块吃饭,吃完饭还有时间的话,如果她不累还能陪她逛逛,这样想的时候,所有的疑虑都抛之脑后了。

  公交车在中心广场停下来。下车后往广场走,隔着很远,自胜在广场的人群里看到了穿着高跟鞋、婚纱的徐绽。她是这样的光彩夺目,你在人群中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她。徐绽洋溢着笑脸,热情地招徕着驻足询问的行人。自胜在尽可能近地看到徐绽而她又不至于会注意到他的距离坐了下来。这个漂亮女生是他女朋友,生活竟是这样美好。

  徐绽忙得不可开交,又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看得人心痛。

  兼职是五点钟下班,自胜在广场周围转悠着总算捱到了将近五点。

  当自胜出现在视野,徐绽是一脸的惊讶,她对自胜使着眼色叫他不要过来,自胜只好远站着等她。

  终于等到下班了。

  工作人员开始收拾展台,徐绽从后面走出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哈哈哈,前后差别这么大,自胜一脸坏笑地看着她。徐绽目光似乎有些躲闪,自胜大步走了过去。

  他没走几步,有人已经走到了徐绽面前,并说着什么。

  自胜快步走近只听到那人用徐绽跟家里打电话的腔调说道:“徐绽,吃晚饭去,今天还是去昨天你喜欢的那家。”

  自胜惊讶地看着徐绽,她的目光躲闪了。

  这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过来道:“徐绽,你今天表现不错,我爸说明天给你结工资。”

  “谢谢你,少东家。”

  穿西装的人又吩咐员工搬这搬那去了。

  “走吧,吃饭去。”那人拉了下她肩膀。

  这个人是谁,还跟她拉拉扯扯,他们昨天还一起吃饭了?

  “徐绽,咱回学校吃吧!”自胜高声说着。

  那人转过身来,一脸诧异,倨傲地看着自胜,两人目光对峙,激烈地交锋着。

  这人是谁?犯得着对他动气?

  自胜走上去拉徐绽的手,徐绽却躲开了。她后退一步,轻声说道:“这是我大学同学,这是我高中时的学长。”

  大学同学!原来只是大学同学!她为何要遮掩?她这位高中学长有多重要,都不能在他面前坦白他俩的关系?自胜大为不满!

  “走,我请你们吃饭去。”徐绽换上了一副轻松的口气。

  自胜立马挂上笑脸道:“徐绽,你高中学长来了,我们好好款待。你说咱们请他去哪里吃好?”

  边说边试图拉着她的手,但她又避开了。

  高中学长看在眼里,上前一步把徐绽挡到身后道:“我跟徐绽从小就是校友,老相识。徐绽,还是我们请你这位同学吃,还是我们昨天吃的那家。”

  徐绽涨红了脸说道:“你们别争了,我就请你们吃新疆拌面。”

  “好,你知道我最喜欢吃拌面了。”自胜抢嘴说道。

  高中学长不以为然地瞟了他一眼。

  三份拌面,一份新疆大盘鸡,又点了几个小菜。

  “你们不要再有火药味了,你们都是我朋友,我也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这是自胜,这是我们村从小一起长大的张达。”

  席间徐绽多次试着把气氛搞得活跃起来,但两人均不领情。吃完面,天幕还没有黑下来,但城市的灯火亮起了。

  “徐绽,你昨天说的看电影,今天一大早我就把票买好了,我们看电影去。这位同学你就不去了吧,没买你的票了。”

  他们竟然还相约去看电影!自胜火冒三丈,但他还是尽量压制着。

  不等她回答,自胜说道:“徐绽,我们早点回学校,等会没车了。”

  “你们非得这样吗?我们去人民公园走走。张达,你第一次来,去公园看看花灯。自胜,你也一起去。”

  总算同时说到了两个名字。

  走马观花,花灯看得心猿意马。

  自胜开始是一脸沉闷地跟在后面,但看徐绽在前头跟张达有说有笑,他才恍然大悟怎么能这么傻。他赶忙笑脸迎上去,想方设法地东扯西扯。这样的心思只有刚刚追求她的时候才有。

  从公园走出来,已快九点。

  “我要回学校了。”

  “你不送我回酒店吗?我路不熟。”

  “那我们送一下他吧。”徐绽看着自胜。

  自胜对她这个表示很满意,徐绽征求他的意见,这表明她更看重自己,自胜立马是藐视一切的心态。

  “你一个人送我就好,我还有话跟你说。他就先回学校吧。”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她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徐绽面露难色。

  “徐绽,我这么远来看你,你就不能分点时间给我?”

  “你先回去,我送了张达马上回来。”

  “徐绽,到底是你大学同学重要还是我重要?你这样勉强,算了,我独个回了。”张达不开心了。

  不等徐绽反应过来,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张达坐进去,出租车马上开走了。

  自胜终于松了一口气,两人坐公交车回了学校。

  进了校门,自胜本来板着脸一语不发,但略作思考后换成笑脸。

  “明天还有最后一天兼职吧?”

  “嗯。”

  “累不累?”

  “站一天当然累。你今天怎么去市里了,还真巧就碰上了我。”

  “我去转转,你那么夺目,谁都会注意到你的。”

  两人边说着走到了寝室楼下。

  “明天还得早起,你早点休息。”

  “好的。”徐绽进了寝室楼。

  回来的路上,徐绽一直琢磨着自胜要是问起张达怎么跟他说,但他没有提起,看来他是相信自己的。

  自胜回到寝室,满心疑虑,再没有刚才强装出来的笑脸。他登上QQ,又把徐绽空间里所有的信息一点不漏地翻看起来。

  徐绽跟张达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间发生过什么?这个张达来看她是什么意思?这些问题翻江倒海般向他涌来。

  十一点半熄灯后,自胜试着拨徐绽的电话,又是在通话中!他们间怎么有这么多话说!他们的关系是有多亲密!她会不会一直跟张达纠缠不清而自己蒙在鼓里吧?肯定是这么回事,亏得自己还一心一意待她!自胜又想起张达的模样跟谈吐,相比之下自己似乎也没多大优势,对徐绽的不满及随之而来的危机感让这个夜晚不再平静。

  这是之前那个嘻嘻哈哈的徐绽吗?她背后到底有多少故事?她对自己又有几分真意?今后她说的话还能相信吗?这些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如暴雨后的热带植物,蓬勃生长起来。

  辗转难眠!夜,从来没有这么长!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