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鲁凯2019-01-15 12:134,588

  陈帅帮自胜要到电话号码后再也没有联系成谣。开始的几天成谣以为陈帅是在给她准备什么惊喜,她也就没联系他。舍友们见她几天都待在寝室没有出去约会,打趣她道:“怎么,约你的人多了不好挑吗?天天窝寝室,多无聊。”

  成谣表示确实有很多人约她,但她不是随便的人。对他们不理不睬想试试他们的诚意,考验考验他们,看他们哪个最没骨头,对我最服服贴帖。那天那个陈帅想拉我的手,被我拒绝了。这几天叫他好好反省反省。舍友们对她的魅力跟行事作风均表钦佩。

  跟舍友说这话时意气风发,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陈帅照旧没有联系,这时她才感到哪里出了问题。其实她口中的那些追求者都是子虚乌有,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为了增加她在女生中的优越感。她的手机震动,电话铃响起多是调闹钟时间到了,但就这个成了她口中电话都接不过来的凭借。难得有个男生对她有热情,但怎么不到两周就不理她?是不是上次没迎合他,让他信心受挫了?这样想的时候总是宽慰地一笑,想着她得放下架子,好好安抚安抚陈帅受伤的心。

  短信发过去陈帅看都没看就删了,电话打过去无人接听。

  原本一个眼神都能让陈帅立马会意,现在怎么一下子摔了下来,是怎么了?陈帅一下子变得这么冷淡,她哪里做得不对了吗?这个时候成谣再没有骄傲的资本,她开始心慌起来。

  一再地约陈帅见面没有回应,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天晚上学生会开会才见到了他。开完会,她把陈帅拦在了路上。

  “这些天你很忙吗?”

  “还好,也不忙。”陈帅是爱理不理的态度。

  成谣克制着,语气尽量平和。

  “怎么突然不理我了?我哪里做得不对吗?”

  “没有。”

  本来以为自己这点热情会得到陈帅加倍地回馈,但陈帅冷冰冰的态度显然是回绝了她。她琢磨着前两周跟陈帅在一起的点滴,心有未甘。

  “是不是我太自我了?对不起。”

  “没。”陈帅没耐心多说一个字。

  “其实我们能好好发展发展的。”

  “免了吧。”

  前些天陈帅在她面前还是诚惶诚恐,今天态度一下子变成这样,成谣猛然记起陈帅给她最后一个笑脸是她告诉他徐绽的电话号码时,难道她被愚弄了,给徐绽做了嫁衣。陈帅之前之所以接近她,完全是为了徐绽的电话号码?心里的怒火猛烈燃烧起来。

  “我对你没利用价值就不理不睬是吧?”已是怨气冲冲。

  陈帅不置可否,一想起前两周在她面前的窝囊,他也是心有火气。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分上,陈帅克制着不想跟她发生争吵,他只想着怎么能尽快撇开她。

  “我回去还有事。”陈帅绕开拦在前面的成谣,往寝室走去。

  “陈帅,你就撇下我走了吗?你这样对我,这样戏弄我的感情,你怎么这么残忍!你!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语气斩钉截铁。

  一个不在意甚至还有点轻蔑的女生说的话怎么会放心上,陈帅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寝室走着。

  他竟然毫无留步的意思,成谣急了。两周来在他面前的骄傲跟跋扈,只是学电视剧里面那些女主角,想让他多疼她,多宠她,多让着她,也怪太把自己当回事没照顾到他的情绪。这一番自省,她追上去拦住了陈帅。

  “我有话跟你说。”

  陈帅是一脸的不耐烦。

  “你别不耐烦,我就跟你说几句话。”语气完全没有前两周的神气。

  “那你说吧。”

  “之前如果我有不好,对不起。我想我可以改过来的,你不要再对我冷若冰霜好吗?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好好处下去的。”

  “算了吧,你这种女人,脱光了也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这么多天的低三下四,今天终于吐了一口气。

  陈帅这话说出来,等于是断了成谣所有念想。本来以为她不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现在看这形势,再拖拖拉拉只是浪费精力,自己断没有时间跟她耗。

  她镇定着情绪说道:“原来你完全是利用我,利用我认识徐绽,要到她号码后我没利用价值了就可以抛弃是吧!我告诉你,要我给他人做嫁衣不可能!”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寝室跑去,风似乎吹落了眼角的泪水。

  爱情,对成谣来说,刚刚有所憧憬,可是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已结束。如果陈帅对她最初的动机能含有感情,或许还能有一份回想。但事实上她的价值只是别人认识徐绽的中介,自己固然表现得娇贵,但相比陈帅接近她的卑鄙动机,强烈的报复情绪蔓延开来。徐绽!好一个徐绽!拿我去点缀他们的生活,这两个人我绝不会轻易放过!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早起的学生经过布告栏被上面的告示吸引了。一联排的大宣纸上用毛笔写着:

  陈帅,08级工管学院,自认长得帅,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极为好色轻浮,常常在女生间招摇撞骗。望全校女生引以为戒,提高警惕,千万不要被此人的花言巧语蒙骗。切记切记。

  布告栏前的学生看后露着笑脸指指点点走开了。

  天色越来越亮,校园喧扰起来,聚在布告栏前的学生越来越多,想不到校园里竟然还会有这样一幕,同学们都有说有笑,不可思议又很有意思,女同学更是议论开了。

  “想不到我们学校竟然有这样的败类!”

  “贴布告的这人怕是上了陈帅的当吧,这女孩子真是可怜。”

  “这种骗子多着了,女生们得擦亮眼睛。”

  众人叽叽喳喳地发表着意见。

  口耳相传,布告栏事件马上在学校里人尽皆知。陈帅当天上午没课,等张章回到寝室告诉他消息时已接近中午。

  他立马跑到布告栏前,大宣纸上的字让他目瞪口呆!这是谁写的?谁贴到布告栏的?自己跟人无冤无仇为何要毁人名声!谁这么无耻做这种事?哎,四年大学生活还怎么过!大学里追女生谈恋爱的机会就这样断送了!

  旁边的人纷纷说笑打趣着,陈帅无地自容。他想上去把宣纸撕下来,但这一撕无疑向旁人印证他就是纸上所说的那个人。看布告的同学都笑意盈盈地交流着表情,陈帅也只能装作怡然自得并附和着众人摇头叹息:“哎,我们学校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学生们吃过午饭回寝室了。趁着布告栏前没人,陈帅慌忙把宣纸扯了下来,他感觉撕的不是张宣纸,而是一道咒符!

  到底得罪了谁?这布告到底是谁贴的?一下让他在全校得了这个名声,今后怎么办?推算来推算去,大概只有成谣,也怪昨天说话太狠,陈帅怏怏不乐地回了寝室。

  “大名人,回来了啊。”自胜翻着书说着。

  “妈妈的,不晓得谁这么缺德,把我的名声给毁了。”

  “名声算个什么。”

  “名声不算什么,这四年在学校找女朋友是不可能了。”

  “你得罪了什么人?至于这样来搞臭你?”

  “哎,大概是成谣,跟她要到徐绽的号码后就没理过她。”

  这样一说,跟自胜扯上了关系,他安慰道:“那你就等一年,等下一届的新生来了再追。”

  陈帅坚持要驳倒自胜,以杜绝自己的希望,“下一届的女生听人一说,那也没戏。”

  “那你找外校的总可以。”

  “哎,看来也只有这条路了!”陈帅哀叹着。

  成谣贴了布告后像是若无其事,中午回到寝室室友正谈论这个奇观。

  “布告栏的告示你看了吗?”

  “看了。”

  “上面说的那个陈帅是不是追你的那个?”

  “嗯。我早就怀疑那小子花心,所以这些天他怎么约我我都待寝室不出去,想不到还真被我猜中了。”

  “那布告会是谁贴的?”

  “应该是被他骗了的女生吧。”

  “不会是我们班的吧?”

  “不大可能,不大可能,应该是别的学院的。”

  “不会是你贴的吧?哈哈,说着好玩。”姚莉莉说道。

  成谣怫然道:“这能说着玩吗!”

  寝室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各忙各的去了。

  对大一新生来说,最迫不及待的都是忙着谈恋爱。电话,短信,公共课坐一块,课后有意无意地尾随搭讪,徐绽、自胜渐渐熟悉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 上课时他就在看《Gone With the Wind》跟《A Farewell to Arms》,以此来琢磨徐绽喜欢什么样的书及她的性情,空闲时间全在想着怎么跟她发短信。徐绽不知这人是谁,几天都没有回复。没见到短信,自胜又从白天盼到晚上,手机不敢离身,生怕短信来了回复晚了。后来琢磨徐绽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于是又发短信说有天自己跟她吹了口哨,徐绽恍然记起像是有这个人。三言两语的闲聊中,自胜知道了徐绽学法律,她也选修了那门公共课。

  以后的选修课自胜早早就到教学楼门口翘首盼望着徐绽。每一次徐绽过来了,他总是想方设法跟到她后面。徐绽坐哪,他就坐她后座。有时没有座位,那也要坐在尽可能离她近的地方。下课后又盯着徐绽的一举一动,一有机会就上去攀谈。这样的次数多了,徐绽对他有了基本的印象。自胜更是推断出徐绽没有男朋友,论据是她上课从来都是认认真真,没见她发过什么短信,想必恋爱中的人手机应该是忙个不停。

  为了早点拿下徐绽,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自胜想起什么笑话就发给她,然后拿着手机盼着她的反应。很多时候什么都等不到,偶尔徐绽会回复两个字“哈哈”加几个夸张的表情,这个简单的回复比以往任何成就带来的欢乐都要大,自胜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对她这么着迷,徐绽一点小小的回应竟然引起他这么大的波澜。每天沉浸在对徐绽的想念中,世界上似乎没有比追到这个女孩更重要的事。

  周三晚上,自胜考虑着明天的选修课。酝酿了好久鼓起勇气给徐绽发短信叫她帮忙占座,说怕坐后面看不清楚幻灯片,不好抄笔记。徐绽收到短信后犹豫着答应下来。收到回复后他心里漾开了花,这是个好苗头,整个晚上都在思考着明天的语言跟举止怎样才得体,梦里都是笑着。

  第二天早早赶到了隔壁教室,看徐绽进教室一会后他走出教学楼绕着跑了一圈,气喘吁吁的样子进了教室。进教室门徐绽跟他招手,自胜欣喜中走过去,心潮澎湃!

  徐绽不着脂粉,白里透红的脸蛋散着青春的光泽,目光清澈灵动,含笑看着自胜。

  “以后你自己早点来。”

  自胜点头应答。

  该说什么话?先前想好的话像太阳升起后的雾气飘散了。明明琢磨了一个晚上,上了考场却交不出答案。自胜拉开书包,拿出书后翻开想跟徐绽说点什么,以前在女生面前如鱼得水,现在面对徐绽,再没有最初课间搭讪的随意。斟酌着说点什么放松放松,上课铃适时响起。徐绽翻开书,拿出笔记本一本正经地听起了课,自胜在旁边听得心猿意马,两眼的余光全落在她身上。

  这堂课过得又快又过得很慢。就这样接近了徐绽,像是飘在梦里,生怕醒得太早仓促地结束了这个美梦。课堂上讲的什么也没听清楚,满腹心思全在她身上。怎么样才能更多地跟她接触?怎么样才能给她留下好的印象?自胜一举一动、一个微弱的表情几乎都是经过番细思熟虑,他还没为哪个女生这样动过心思。

  下课后,两人随便拉着话。自胜像是随口说道:“徐绽,你帮我占了座位,我该怎么谢谢你了?我看就让我请你吃饭吧。”

  “不至于吧,这有什么谢的。要不下次你早点来给我占座位?”

  “好,好,好,可以啊。”自胜求之不得。

  “哈哈,那我今后可以睡会懒觉了。”徐绽跟个小姑娘似的得意地笑着,大合自胜口味。

  “下课后请你吃饭,我知道你最喜欢新疆大盘鸡。”

  “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新疆大盘鸡?”

  “秘密。我还知道你家在阿克苏,但籍贯是山西吕梁。”

  “你怎么知道的?”

  “我神通广大,关于你的事我知道得多着。”

  “你真会开玩笑,这些都谁告诉你的?”

  “秘密,下课后一起去吃饭。”

  自胜、徐绽的故事会怎样发展?往后的岁月他们又将怎样回忆这相邻而坐的时光?人跟人的相识多是机缘巧合,这看似不可捉摸的随机概率是不是暗含着命运的必然?生活是条奔腾的河流,穿山越岭才能到达广阔的海洋。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