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鲁凯2018-12-13 15:375,698

  高原的夏天,艳阳高照,凉风习习,天蓝得像水洗过一般。时而飘荡的云朵变幻着,构成绚丽斑斓、多姿多彩的天幕。全国各地都笼罩在酷暑的蒸笼中,而这里却偷得了难得的一片清凉。

  已是八月,小学期早已过去,校园里显得空朗,夹道的梨树上的梨子又大了一圈。虽是春去秋未来,但大半个年头已经过去了。自胜走在校园里,前所未有的怅然若失!

  父亲那些话言犹在耳,徐绽又是若即若离,阳光尽管灿烂,但也扫不尽心里的阴霾,自胜不免对着碧澄的天空叹息。

  怎么办?家里一落千丈,一切都将指望他。父亲那些恼羞成怒的话甚至是羞辱,你还不争口气证明给他看。徐绽了,对她朝思暮想却又疑心她朝三暮四,想放下舍不得,想和好又纠结,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能够转身离开或许已是释然。几天来,他都缠绕在这种思绪里。

  自胜照旧会给她发短信,徐绽强忍着要视而不见,实在忍不住看完后马上删掉,她以为这样强制性地忽视会淡忘他,但都只是徒然。时间长了再也压抑不住,都过去这么久了,她也想跟他好好谈谈。

  徐绽假期没有回去,兼职也快结束了,他们把时间约在周六的晚上。

  当徐绽站在他面前,所有的怀疑瞬间蒸发,但又不能表现的欢欣鼓舞,他还是面色平静,徐绽倒是相对的表现轻松。

  “咋这么早就返校,不在家多玩几天?”徐绽先说话了。

  “没那个心情。”

  “心情去哪了?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两人边谈边慢步走着,自胜有好几次要靠近点,徐绽都刻意拉开了距离,这样几次之后才意识到两人间终究横亘着什么。

  对自胜来说,看到徐绽,也许就像向日葵看到了太阳,他缺不了她,他想绕着她转,可惜总会出现阴雨天。她在眼前总是让人心悦,但只要背转身,过去听到的流言蜚语总不提防地冒出来,有时候会压下去,有时候又任其生长,像是海浪来来回回,却不停息。

  “都大三了,你有什么打算?”

  “没啥打算,顺利毕业找工作呗。你呢?”

  “本科毕业又能找什么好工作。”

  “那你的意思?”徐绽疑惑看着他。

  “我爸都看不起我,老跟我说他同事的孩子怎么怎么有出息,我打算考研。”

  考研?像是远方传来的一个声音。大一时憧憬过研究生,但后来回家看着父母劳累的身影这个想法就退去了,她只盼着早点毕业,早点自立,好减轻父母的负担。

  “考研?读研又得再读几年,我没想过,没想过要考研。本科学历找工作够了。我志向没那么远大,安安稳稳过个小日子就好,那些小夫妻不也过得挺滋润。父母年纪大了,供不起我了,我只想早点走上社会赚钱好孝敬他们。”

  徐绽脚步跟随着自胜的节奏,没能迎合他,希望他能理解她。

  高原的朗月明晃晃的,远望去山川大地像是披了层银色的光辉,时而响起的虫鸣越发显出夜的宁静。

  对于自胜来说,如果徐绽跟他一起考研,那么也许他们还可能走下去。刚刚觉得有和好的可能,但她又不赞成考研,一阵欣喜,一阵失落。徐绽到底对他是什么态度?理智上他知道这不是一回事,但情绪上的波动是他难掌控的。

  “你跟你高中学长怎么样了?”

  “哪个高中学长?”

  “上次来看你的那个张达。”

  “不知道,很久没联系。”

  自胜轻蔑一笑。

  “咋了?不相信?”

  “相信,你又不会说假话。”表情又肆无忌惮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自己不高兴,要在我身上找问题?”

  徐绽说她不考研的那刻,自胜下定了决心,他不想再为她消耗时间与精力。除了感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等他去努力。你总不能把未来全寄托在一个女生身上。那种又爱又恨,牵肠挂肚又疑虑丛生的滋味尝够了!他没有时间跟精力再耗在这上面,与其纠缠不清,不如快刀斩乱麻。

  “我看我们真的到此打止,我不再耽误你的时间,你也只管去找你的高中学长。对了,不是还有帅气的张大普吗。”

  “你啥意思?”

  “字面意思,以后咱们最好也不要再联络。”

  说完,转身大步向寝室走去。转身的那刻他又有几丝愉悦,为他潇洒地把过去撇得干干净净,彻底地摆脱了她。

  徐绽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怎么了?自胜不以为然的态度让她一头雾水,像一场恶作剧,像刚吃了冰糖紧接着喝了碗中药,甘甜来不及回味就被苦涩漫过去了。自他回去后,她就在日思夜想地盼望他,今天刚刚见到他时还有点忍俊不禁,而现在她却独自站在这熟悉的夜色里。校园的草木依旧,人心却是远离了。

  徐绽想追上去说个明白,她快走了几步,然而又停了下来。自己憋了一肚子委屈,今天是他任性,口无遮拦,怎么倒像是我做错了什么。再不能纵容,三番两次闹情绪,受够了!这次得让他吸取点教训,由他去!这次看谁先联系谁!

  于是,难受被气愤取代。在分析出他是无事生非后,徐绽更加理直气壮。让他闹吧,看他能坚持多久。明天还得上班,她也没这么多心思。

  一天,两天,三天……时间在不经意间过去,生活像一池平静的湖水,没有多少波澜。

  没有收到徐绽的短信,如释重负又有悔意,看来这次终于把关系撇清楚了!偶尔他会想起所谓的高中学长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而为了考研断然结束这段感情对徐绽不公,是他对不起她。

  前几天都在平静中过去,他甚至相信一切就此了结。他们将走向不同的方向,前方各有各的风景,生活在匆匆向前,没有时间去留恋,去回头。

  但是短暂地轻松过后,他期待的互不联系真是绝无音信时又跟之前一样开始折磨他。徐绽怎么样了?他想听她的声音,他想看到她。在这样的情绪下,为考研这个理由分手看来不值得。自胜不知所措,徐绽真的不理他了?她认真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整天为她纠结。很多时候想发个短信,打个电话,但又觉得现在这局面是自己造成的,现在联系像什么样子,出尔反尔,还有没有男子汉的尊严!纠结是必然的,但也是暂时的,随着日子的过去,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吧。你要有所作为,就得有所取舍。为了一个女生耽搁前途划不来。何况她如果真的跟你好,而你一事无成怎么给她好的生活,也许她本不属于你,她只是闯进你生活的一个过客,这样还不如早点放手。

  为早点走出自造的难受,自胜把生活变得忙碌起来。打球、爬山……各种各样的活动都少不了他,这样的热闹场合一切真的都能抛到脑后,但是热闹过后他还是忍不住地想念她。喜欢上她只是一瞬间,要完全忘记她可能吗?

  想给她电话、短信,又不能给她电话、短信。手机电池卸下又装上,装上又卸下,常常在这样的重复中入眠。他想念她,自胜忍不住了!

  在徐绽方面,开始几天的轻松过后她也担忧起来。一天天的过去这个想法愈加强烈。之前那么久没说过一句话,这次见面说了三言两语又陷入了僵局,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这么久不联系,能生多大的气?徐绽有些害怕。但所有的过失都是他,凭什么要她主动,这样惯下去将来那还得了!虽然难受,但这次是打定了主意要让他好好吸取教训。

  时间过去,想念并没有淡去,反倒越来越炽热起来。想要她不再联系自己,当她真不联系时又心急火燎地盼望。情绪上反复揪心,看起来的无所谓让人精疲力尽。

  联系她会怎么样,大概会重归于好吧。但是她不考研,接下来的日子跟多数的校园情侣一样无止境地浪费时间,直至毕业,这样他的前程就毁了。

  继续僵持下去于事无补,如果哪天徐绽联系他,他这么不争气的,徐绽稍微表示出点温柔一切又会恢复到以前,更何况自身本来就没把握放得下她。与其踟蹰不前,不如斩断所有退路。

  自胜又把听来的风言风语加上想象编成短信。在考虑措辞时,怎么难听怎么说。他要让徐绽看到这些短信后,即使以后他忍不住联系她,徐绽也再不会搭理他。短信编好后,鼓起勇气,闭上眼睛发了出去。徐绽看后会掉眼泪吗,自胜一阵心酸!

  当自胜的号码出现在显示屏上,徐绽会然一笑,他终于认输了,主动联系我了。满怀着欣喜打开短信,满怀的希望戛然而止。

  一字一句像尖针扎得人心痛!是不是发错了?没错,是他发的。他怎么可以这样中伤她,讲这么狠的话,不给她留一点尊严。她在他心里是这个样子,这么下贱,还自以为是地认为他喜欢自己,一切竟然都是假的,都只是逢场作戏!泪水滚滚而下……

  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他用这样的词形容她,这样看不起她,这样的薄情,重归于好的希冀撕得粉碎,一切都结束了,真的像他说的一样,就此打止!徐绽躺在床上,泣不成声。

  相识,相恋,相守还是相离,人生就像是一个函数在这公式里运转,但都不知最后的结局。时光匆匆,你还在感叹春天的离去,寒冬早已倏忽而至。

  欢笑在昨天,在前天,在上一个月,在上一年,一切都可追忆,但是再也回不去了。人生翻过了那一页,也就没有了回头路。

  几天来都窝在寝室,她要独自消化一切的伤痛。有时徐绽会想,自胜这样迫不及待地毁灭这段感情,他是什么滋味,他就能痛快?之前觉得他喜欢自己,想不到一翻脸就这么绝情。你在他心里算什么?什么也不是!

  生活不只是儿女情长,生活有着更广阔的内容,你不能从门缝里观赏这多彩的世界。

  时间总算止住了徐绽的泪水。她又开始上班,整天表现得若无其事,应对人事还要报以笑脸,这时候,她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强颜欢笑!情绪得到了控制,但要完全忘记他又怎么可能,脑子里总有挥之不去的身影。

  自胜对自己的估计是准确的。当他畅快地发了侮辱性的短信后,心想着今后终于可以专心做自己的事了。前几天都平静地过去,但这平静的日子只是在等待风暴。

  徐绽那边悄然无声,那些恶毒的短信也不做辩解,自胜又觉得是她轻视他,没把他当一回事。当他偶然看到徐绽下班回学校轻快的脚步,心里的不平衡甚至让他怒不可遏。我因她难过,但她却那么欢乐!自胜克制不住了!

  电话打过去,又是“您要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自胜恼羞成怒,一次次地打过去,次次都被“您要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这句提示音挂断。明知是徐绽把他拉入了黑名单,这样打下去是跟谁较劲!

  电话打不通,只能发短信。一条条发送成功的回执信息让他确信徐绽能看到短信,发来发去,千言万语都是在想挽回。

  收到短信,她看也不看就删了,边删泪水边扑簌簌地落下来。她恨他,恨他给她这么重的伤害。但当他稍微表示出对她的悔意,对她的关心,这些天来对她的想念,她又想靠近他。时间都不够人亲近,何必硬要争个高低。但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上次的阴影还没过去,他的口无遮拦又接连而至,上次太轻易原谅他了,结果他照旧肆无忌惮,把她当什么了!这一次她绝不能轻易过去。

  自胜的短信接连而至,他对自己又能有多少耐心?三番两次地伤害她,徐绽被伤得太深了。

  短信发过去得不到回复,一开始自胜认为徐绽在气头上理所当然。但一天天过去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像一块巨石,怎么撬都没有松动的痕迹,这真考验人的耐心。

  有时候会恼怒,有时又认为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期盼、失望、自责、恼怒混在一块,滋味难辨。自胜变得消沉、颓废,原本的计划打乱,生活困在泥淖里,举步难行。

  时间像是给拖住了,慢悠悠的。每分每秒的感受都深刻于心,像是分条缕析地体验每一丝感受。自胜照常地每天给徐绽短信,但是频率下降许多,看来这次靠短信是挽不回的。

  临近开学,学生相继返校,校园里人多起来。不久,陈帅回来了。自胜把跟徐绽的情况跟陈帅说后,陈帅依旧热情地把事情揽在他身上。

  “没事,包在我身上,几天之后你们会和好的。”

  周六的傍晚,自胜接到了陈帅的电话。

  “快过来,东门外的湘菜馆吃饭。”

  多天来为徐绽神不守舍,自胜也期望能暂时从这个困局中解脱出来。挂了电话,他赶忙往东门走去。

  赶到湘菜馆,徐绽、王晴、陈帅坐最里面的桌子言谈欢笑着。原来她也在这里!自胜一下子变得进退维谷。他不好意思面对徐绽,更何况还得当着他人。

  “站那里干吗,过来坐。”

  徐绽扭过头,原本的一张笑脸一下子变得漠然。等自胜落座,她低头玩起了手机。

  席间陈帅制造了许多话题把他们联系起来,王晴也在一边帮腔。挡不过他们的撮合,也是碍于面子,当话头到了他们这里,他俩也能若无其事地配合。散席时已是星月满天。

  王晴、陈帅托词另有他事先走一步,把他们留在了身后。

  这时的校园显得清净、朦胧。光与暗影交错,造成夜的景色。

  两人互不搭理前后相跟着走着。这段时间的生疏,自胜心里有点忐忑,好几次话到了嘴边又没有说出来,眼看就要到寝室了。

  “有话对我说吗?”

  “有,有话跟你说。”自胜支吾着。

  “去那边坐一会吧。”徐绽指着草地里的长条凳。不知怎么的,就算心里再恨他,但一见到他心就软了。

  等坐下来,自胜把发短信的动机跟这些天的忏悔通通说了出来。徐绽克制着感情,默默地听完了一切。

  “那我们分开吧,耽误你的前途,这个罪名我担不起。”

  “不,不,不能分开,我们要在一起。所谓前途,如果少了你,再风光又有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没有你,见不到你,你不接我电话的时候我是多么难过!”

  “不要这么说,你只是一时激动。说实话,我也放不下你,我们还是冷静冷静,过段时间再说。你仔细考虑,我也好好掂量。等你平静下来,把问题想清楚了还这样说我才信。”

  自胜先前那些话把徐绽触动了,她想着这样说自胜是不是又会有心理上的负担,继续让他难过,让他不能释怀?

  停了会后她又说道:“因为你不高兴,张大普暑假叫我去兼职我都没去,暑假的兼职是重新找的。你再也不要疑心我了,我现在就把他电话号码删了,你知道我不记号码的,删了就不知道了。”徐绽把手机拿到自胜眼前把张大普的号码删掉了。

  “张达跟我是一个地方的熟人,这不能删,你要相信我,我跟他只是朋友。寝室快关了,我进去了,你也赶快回去吧。”徐绽进寝室后,自胜站草地上望着她寝室的灯光看了好久。

  这些天来,情绪上的风浪不曾停歇。为了考研把她放下值吗?为了她把考研放下划不划得来?到底孰轻孰重?如果他们能一起考研,这是最好的。徐绽说等情绪平静后再说,看来她心里还是有他的,到时能不能说服她了?

  重回温柔乡,好比久觅不见的珍宝又回到了手里,这些天的苦闷一扫而光。自胜又忘了父亲口中那些刺耳的话语,忘了父亲鞭策他追求的前途。他的心思全聚到了徐绽身上,徐绽的一个笑脸,是他生活里最耀眼的光彩。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