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鲁凯2017-12-17 18:329,367

  杨柳树上的嫩芽召唤着春天。不久,新绿开始装点光秃的枝干,向阳的山坡上铺上了春色,淡绿的草色中已夹杂着缤纷的野花。冬寒在春风中消退,一季的萧瑟后大自然开始变得生机勃勃。

  已是大三下学期,慵懒的大学生为毕业忧虑起来,考研、考证、找实习,大家纷纷忙碌起来。对自胜来说,考研已正式提上日程。每天的生活都是周而复始,常常下午到教室一坐,抬头时窗外已是漆黑一片。这样的日子里,生活是充实的,简单快乐的,学习本身能带给人欢乐。

  徐绽了,她本来根本不想考研,但在给自胜的短信中说她高中学长能给她帮忙,当时根本没考虑说了这话会怎么样,后来她一琢磨,既然话说出来了不去坐的话,自胜考研复习这段时间里还会心存希望,会让他分心。于是为坐实短信的说法,徐绽开始去图书馆自习,并且放出了风声。那些对考研犹豫不决的同学纷纷都跟她打听情况,在这样七七八八的交谈中,她对研究生的相关政策了解了许多。虽然家里经济不宽裕,但考得好的话能拿奖学金,这样就不会给家里增加负担,而且研究生确实能找个相对好的工作。大三的生活本来就彷徨迷茫,虚掷光阴不如找点事做。徐绽开始全身心地复习,考上了固然好,没考上就当消遣吧,只要自胜考上就行了。

  对现在的状态,有时候她也觉得好笑。当初自胜要她一块考研她回绝,而现在……生活是这样的让人不可预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这个状态自胜再不会有分心事,给他那么大的打击势必会激起他的好胜心,他会更加专心复习,他会考上的。只要能让他更进一步,她受的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每天沉浸在书里,时间过得飞快。

  偶尔看到徐绽背着书包往图书馆走,自胜想起短信里说的,他失声笑了出来,原本还将信将疑,现在全都证实了。

  看书看累了休息的时候,他仍然时常想到徐绽,像是做了场梦,这个梦又醒得太早,她离自己远了。一开始有很强的怨恨,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反省下他应该平心静气地看待她,从她的角度来说,徐绽做的选择似乎也不能苛责。

  同在一个校园,免不了有碰面的时候。自胜虽表现得视而不见,但两眼的余光全落在她身上,或许这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时光永远不待人,不知不觉日历翻到六月份了。

  一天,自胜晚自习后回到寝室,寝室里闹哄哄地挤满了人。听他们说了一阵,原来陈帅揽上了新生意,在推销他的六级考前答案。

  “刚我跟你们说得都差不多了,考前十五分钟发答案,答案不准不要钱,考后结账。你们谁想要报个名,交个定金。”

  寝室里交头接耳议论开来。

  “这答案靠不靠谱?”

  “价钱还有少吗?”

  “咱们三个人买一份,考前答案发给你后你马上发给我们。”

  “我跟你们说,答案肯定是靠谱的,不靠谱不收钱。价钱了也就这个价钱。另外刚听你们说能不能几个人就买一份答案,这个我跟你们说吧,我表哥的团队做题速度没那么快,有一部分答案考前能发来,有一部分答案是考中发,这个考中发的答案得用我们的隐形耳机,效果还不错。买隐形耳机才能有一份完整的答案。这价钱不贵啊,六级证还值不了这点钱?”

  寝室里闹得乌烟瘴气,好不容易终于散了。

  “几个人买你答案了?”

  “整个学校有四五十个吧。”

  “那你小赚一笔,答案真可靠?”

  “当然,我表哥做这个几年,没失手过。”

  “还真能考前泄题?不可思议!”

  “你要不要,考前发你一份。哦,忘了,你大二时就高分过了。”

  “你们那考前答案准确率有多高?”

  “准确率一般,但能过。你要考研,不用那么用功,考研也有考前答案,我就等着考研时再赚一笔。”

  “算了吧,还是自己努力得来的靠得住。”

  “算我没说。”

  暑假实习结束后已快九月。找工作的同学开始制作简历,参加校园招聘会。考研的学生已进入最关键的冲刺时期。徐绽、自胜每天在图书馆、教室复习,时间每过一天他们就离成功、离和好近一天。

  十月,开始报考。自胜赶早报了学校,他不想惦记着一个事情没有做完。

  在自胜报名后,徐绽通过同学打听到他报考的学校,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同一所学校。这样等到同时考上时先前编出来的理由就不攻自破,到时所有的心结就没有了,自胜会理解她会更喜欢她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清晨的温度一天比一天低。户外风霜肆虐,早起需要勇气。考研时间一天天临近,这个时候在图书馆、自习室没开门前,总有许多学生在风霜刺骨的户外高声背诵着。

  自习室黑板上的倒计时数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考试日期终于来了。备考时还是春光明媚的三月,现在是寒风朔骨的严冬。出发时觉得远方遥不可及,但跬步积累下来,今天也到达了目的地。

  考上研究生,总算可以给父亲争光,让父亲在同事面前有面子,自己也终于可以出口气了。自胜信心满满,志在必得。考场位子提前一个月收到的准考证上早已安排好,在北院。前几天跟同学闲聊,有个同学跟徐绽在南院同一个考场。

  西北的地方时差北京不止两小时,虽是八点半开考,但西北八点几乎看不到曙色。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学生们赶赴考场。

  第一场是政治。政治考试保底容易,要高分相当难,正像是相关部门的晋升,能上一个台阶的基本寥寥无几。试卷发下来,自胜沉着应考。选择题做完才花了四十分钟,于是他左顾右盼看了一会旁人的表情。

  监考老师沉闷地过了四十分钟,见自胜左顾右盼,这正像平静的湖面跃出来的鱼,监考老师找到了注意点,自胜对望老师几眼,埋头写起了简答题。

  两个多小时的简答题,时间看起来很充裕,可真写起来后才发现并非如此。答题纸的空间过于慷慨,自胜把条条框框写完后下面还剩一大块空白,像是大人穿了件尺寸不够的衣服,不得体。这样一来他又花了很多时间自我创新,等写完最后一道题时离考试结束只有十分钟。

  第一场考下来还算平稳。中午吃过饭回寝室,张章、李季白知道他下午考试中午要休息,都知趣地出了寝室做别的事去了。下午考英语,这是自胜的强项,他信心满满,躺床铺上安然地睡着了。

  “还不起来?”接着床铺摇晃着,自胜马上醒了。张章回来了。

  “还有十五分钟开考,快点。”

  穿衣、洗脸、收拾文具,这些准备好后已是临考前十分钟。自胜走出寝室楼,手机振动起来。

  “请问你是谁?”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号码。

  “我。”是陈帅的声音。

  “我要考试了,有事晚上说。”

  “等会,等会,有事。你旁边有人吗?电话没免提吧?”

  “没人。”

  “那好。告诉你,我有英语的答案,大作文题目是保护森林、保护生态环境这个主题,你赶紧找几篇范文看看,我就把答案发给你。”

  “开什么玩笑,要开考了!”

  “没跟你开玩笑,进场后你看作文题目就知道了。我答案发给你,你不要给别人。”

  “你确定是真的?”

  “当然真的,我表哥看到试卷了。等下发给你后,你把答案抄纸条上带进去。”

  陈帅不像在开玩笑,这种玩笑他也开不起。

  考前答案该不该信?自胜平静的心搅乱了。

  马上,一连串打乱了的ABCD发了过来。

  答案是不是真的?可信不可信?思想激烈的斗争起来。作弊,有没有必要冒这个险?作弊的后果很严重的,成绩取消、计入诚信档案、三年内不得报考,如果作弊被抓这一年的复习就白费了,再想考研得三年后。但是今天上午的监考并不是太严,有考生东张西望监考员也没做什么,以前常听别人作弊成功的事,现在机会摆在面前,有捷径可走,自己为何要傻傻的放弃,说出去都会被人笑话。作弊的人多着,被发现的总是极少数,我不至于运气这么差。英语虽是优势科目,那也打不了满分,现在有答案在手,如果抄上答案,成绩会更进一步。研究生考试分数可是锱铢必较,说不定就因为作弊多考几分排名提前多少位。自己又不是什么道德模范,何必苛求。反正先抄上选择题答案,进考场后看作文题目对不对得上再说吧。他又赶紧看了几篇相关的范文。

  自胜把答案抄到纸条上时想起六级考试时陈帅也卖过答案,那次买答案的人六级基本都过了。看来今天这答案极有可能是真的,先带进考场反正也不亏。有这种好事,这次英语考试至少上八十五,自胜洋洋得意起来,研究生考试肯定是高中了。考前答案,这么好的事,竟然给他碰上,陈帅真是够意思,考完了一定请他大吃大喝,这个时候记得他,可见他是把自己当朋友的。

  要不要给其他同学?陈帅刚跟他说不要给别人,也是,最好不要给别人,给别人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而且要是别人知道了,到时考了高分也容易让人窃窃私语,断然不能给别人。不过,自胜马上想到了徐绽。徐绽,对,徐绽,应该把答案给徐绽的。想到徐绽,一阵难受,但来不及细想下去。

  时间紧迫,自胜拨了徐绽的号码,提示音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他又赶紧跑到小卖部用公共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起时,徐绽已进了考场。监考员站讲台上威严地看着考生的一举一动。她刚掏出手机,只听监考老师说道:“快开考了,带了手机的同学把手机关机放讲台上来,考中只要发现随身带有手机都以作弊处理。”

  刚自胜的号码闪了一下,现在这个座机号是谁打过来的?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考完后再回过去吧,徐绽摁了电话关了手机放到了讲台上。

  电话没接,看来她已经在考场。

  自胜又打跟徐绽同一考场的同学的号码,提示音也是已经关机。看来电话是联系不上了,他赶紧把答案又抄了一份。

  徐绽在南院考试,他在北院,一个来回要十几分钟。更何况即使他到了南院,电话打不通的话怎么找她?一个个教室找?

  来不及多想,自胜骑上单车疾驰而去,刚进入南院,广播里响起一阵口哨声。快要发试卷了!得赶紧,发试卷后就不能出教室了。

  自胜全力蹬着单车,到南院考场停下来快步往考场跑去,天寒地冻中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跑过塑料带拉出的警戒线,在考场入口处慢了下来。七八个坐着的保安站了起来。自胜走到门口欲进去,只听保安道:“出示准考证才能进场。”

  自胜从文件夹里拿出准考证给保安示意。

  保安接过准考证一番打量,刚欲递还给他时后面凑过来的高个子保安道:“他这准考证考场是在北院。”

  拿准考证的保安仔细一看道:“同学,你走错考场了,你在北院。上午没考吗?这都能走错。快开考了,赶紧。”

  “我进去拿个笔,上自习时落在教室里。”

  “不行,得有准考证才能进。”保安口气威严起来。

  “我真只进去拿下笔。”自胜央求。

  “别耽误时间了,同学。小卖部买支笔就可以。没准考证肯定是进不了的。你赶紧去南院,开考十五分钟后就不能入场了。”

  最后这句话提醒着自胜,他揣着口袋里的小纸条,哎,陈帅要是早几分钟发过来就好了,徐绽要是接了电话要她从考场出来等着那答案也能给她。不对,怎么忘了发短信?真笨!这时自胜才想起来电话虽被拉黑,但短信是能收到的。只怪一年多没给徐绽发过短信,他都已经没有这个习惯!来不及了,事已至此,再也没有办法!

  满带着惋惜转身跑出警戒线,蹬上单车往南院飞驰而去。

  气喘吁吁,大冬天出了一身汗,进考场已开考十多分钟。

  自胜把手机交讲台上后坐定下来,顾不及揩一下额头上的汗,他赶紧翻到试卷最后一页。最后一页的作文题是几幅雨天中一片遭砍伐的树林,泥土被大雨冲刷着裹挟而去,旁边一对父子对着满目疮痍的地貌唉声感慨的图画。

  真是难以置信!奇迹竟然发生在眼前!跟陈帅说的作文完全契合,自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把作文题目一字不漏地看一遍,完全没错!太好了!答案看来是对的!想不到运气这么好,自胜心里哈哈笑了起来,老天爷真是眷顾他。

  总不能刚开考就直接抄答案,自胜按捺着兴奋故作平静地看起了试卷。笔在试卷上点点划划,心思却全在监考老师身上。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监考老师没有松懈的迹象。

  选择题等会抄上就好,自胜翻到最后把进考场前看的范文誊了上去,这可是模板作文,分数肯定低不了。

  大小作文写完后,自胜装模作样在题目上勾着选项,只要监考员有十几秒的放松,足够他把答案抄上去。

  也不知是监考过严还是自胜胆子小,纸条攥在手心里就是不敢拿出来,他总认为监考老师在盯着他,纸条都被手心的汗浸湿了。时间一点点过去,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快到五点。

  考试结束时间五点半,不能再等了。

  在监考员某个转身后,自胜把裤兜里的答案拿出来压到试卷下面赶紧写起来。每次写五个,写完后再把试卷挪开看纸条。监考员来回经过,自胜吓得胆战心惊,作弊原来是这么个惊险的滋味!好在监考员看他作文写得顺溜认定他成绩好没有注意他,自胜总算把所有选择题抄到了试卷上。抄好后他又把个别题目思考一遍,所抄答案跟自己做出入不大。

  终考铃响起后,作弊肯定不会被抓住了,意气风发地出了考场。从来没有哪场考试像今天这么得意,这个时候他已忘了看纸条时的忐忑慌张,满心想着英语会是八十几分还是有机会上九十?真得好好请陈帅吃一顿。研究生肯定高分入榜。只可惜徐绽没接上电话,她要接了电话肯定也是高分。怎么会忘了发短信?也怪自己!

  虽然徐绽是冲着高中学长考研,并为此跟他分手,但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希望徐绽能考更多的分拿奖学金,毕竟两人现在这状况他有责任,而他心里更是没有放下过她。

  回寝室的路上,自胜拨了陈帅的电话。

  “抄上了,考完请你大吃大喝。”

  “这必需的啊。我早跟你说了考研不要那么努力复习,当时你还不信我,现在知道了吧?”

  “嗯。明天的数学有答案吗?”

  “应该是有的,关系我们都打点好了。看考前三十分钟。不过数学答案只有选择题跟填空题,大题发不过去。”

  “那明天记得发给我。”

  辛苦努力了大半年,最后却轻易地抄上答案,早知如此当初何必那么认真,何必为考研跟徐绽闹矛盾,真是划不来。原来脚踏实地根本不如投机取巧!以前看不起这种人,但现在自己有了机会又不回绝,原来走捷径才是人生的正道!

  英语抄上答案,自胜有些飘飘然。明天的数学要有选择题、填空题答案,那就只要专心做六道大题,时间大大的有。自胜洋溢着亢奋,他想找个人倾吐,但这种事能找谁谈,他想到了徐绽,但徐绽不考数学,她明天是法律科目的专业课一跟专业课二,根本不好联系她。

  第二天一大早,好几个同学喊自胜一块去考场,自胜都推脱了。他独自去图书馆附近等陈帅的电话。考前三十多分钟,陈帅的电话过来了。

  这么快,比昨天还早,提前半小时就有答案,自胜沾沾自喜。

  “你把答案发来,数学那几个选择题填空题,我都不用抄纸条,默记都可以。”

  “靠,今天拿试卷出了点问题,据说昨天英语走漏了风声,你赶紧去考场,数学没答案。”

  挂断电话,自胜有点失望。但来不及多想,他匆匆往考场走去。没有答案,他也不怕,本身已经努力复习,考试是没问题的,不过要是有答案那总可以少算几道题。规规矩矩可以做到的事,当有机会走旁门左道时还是不会拒绝,人啊!

  选择题、填空题做得得心应手,几道大题做完后还剩十几分钟。自胜松了口气,赶忙检查核对答题纸。题目说易不易,说难不难,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英语、数学都考得得意,研究生根本不在话下。

  下午的专业课考完,为之奋斗的考研终于结束了。

  准备考研,就像身上负了副重担,日复一日地负重前行,经过长久地跋涉,终于到达了终点。跟同学聚完餐后,自胜所有的心思又聚焦到了徐绽。

  想又如何,她都要考上高中学长学校的研究生了,想也是白想。去年徐绽对他不理不睬引发他极大的愤怒,但现在想起徐绽更多的是感念与温馨。做不成男女朋友就要完完全全地分道扬镳,恶脸相向,这实在也不必要,毕竟一起有过美好的时光。自胜想跟她说说话,但还是抹不开面子,更怕她断然拒绝,何必自讨没趣。

  考试结束,徐绽一年多的隐忍终于结束,这一天总算到了。

  为了让自胜考个好成绩,她被自胜看成了势利,看成了薄情寡义,现在可以正名了。受过这么多委屈换来两人都考上研究生,还是同一所学校,等到原因道明,今后的日子还会一块走下去的。

  徐绽急切地要找自胜把一切都说明白。

  联系他?她抹不开面子。想来想去,这都是一道坎。

  对了,昨天下午考前他有打电话过来,那个时候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大概是拨错了吧。不过反正是他的手机拨了她的电话,现在打过去也不失面子。徐绽找到论据后鼓起勇气拨了过去。

  当徐绽的号码显示在屏幕上,自胜以为是看错了。害怕徐绽马上挂断,他慌忙接通了电话。

  “喂。”自胜声音都发颤了,听筒里是徐绽的呼吸声。

  听到自胜的声音,徐绽心底泛起一阵热流。像是严寒已尽,坚冰将要解冻,春日的艳阳就要升起。

  “喂。你昨天打我电话了?”

  “嗯。”自胜紧张地不知说什么好。

  “那你打电话有事吗?”

  “有事,不,也没事。”

  “那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没事。”

  一阵长久的沉默,听到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真的没事吗?真的没事那我挂电话了。”

  “不,等会。其实也有事的。”自胜急迫地说着。

  “有什么事,你说。”总算还能说下去,徐绽松了口气。

  “我想见你,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原来他还在意她,徐绽放下心来。

  “有事,真的有事。”口气已经带着恳求。

  “那你说,我听着。”

  “得当面跟你说。”

  “外面很冷了。”

  “放心,就一会儿时间。”

  在自胜的一再要求下,徐绽带着笑脸但听起来又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

  西北的寒夜星月冷清地辉映着。寒风刮到人脸上像粗砂布磨砺般痛。等自胜小跑到徐绽寝室楼下,她早已等着他。

  走近,走近,距离在不断拉小,他们相望着彼此,像是阔别已久。徐绽的面孔已清晰可见,勉强叫她下来,很担心她会不高兴,但显然她面色柔和。她终究没有给他摆样子,自胜已经满意了。

  天冷得人打哆嗦。在这样的寒夜里,也只有男女间的热情才能让人置身在这广袤的冰窖里。徐绽脸已冻得通红。

  “好冷,这里风好大,找个地方避风吧。那边,人少,又黑乎乎的,走,我们去那边。”

  自胜听着这句话感觉好熟悉,他们一前一后走到了徐绽所指的角落。

  “你有什么事,先说吧。”

  徐绽的急促让自胜很没信心。

  对徐绽来说,她想把一切都告诉他,但在话题没打开之前,她又觉得冒昧,这样像是她迫不及待地要贴上去似的。

  “你考得怎么样?”

  “一般,正常发挥。”

  “哦,对了,昨天英语开考前你打了我电话?”

  “嗯。”终于找到了话题切入点。

  “昨天我有英语考前答案,正确答案,当时想着打电话叫你出来拿答案,我都给你抄了一份。”

  “有答案,你真会开玩笑。”

  “真的,千真万确。不然打你电话干吗。当时时间紧,我只好直接拨你号码。”

  “有这种事?”

  “嗯,是的。作文题目都对上了,当时我也吃了一惊。”

  “你英语还用买答案?”徐绽满是疑惑的表情。

  “不,我可没买答案,陈帅考前发给我的。收到后我马上抄了两份在纸条上,想给你一份。可你电话没接,还马上关机了。”

  “抄答案,你不害怕?这对别人也不公平吧。”

  听到自胜第一时间要把答案给她,虽然作弊是违纪的事,但怎么说了,这说明他在乎她,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她。道德、情感纠缠在一起时该怎么评判?

  “不公平?我没想,自己做跟抄答案大概会相差十来分吧,也不多。可惜,答案来得晚了点,你手机也关了机,不然……”自胜口气中尽是惋惜。

  “作弊你不害怕?监考老师没发现?”

  “当然怕。虽然从没想过要作弊,但答案到了手上,我也拒绝不了这个诱惑。”

  “那你能考更高分了。”

  看来自胜一定会考上,自己发挥地也还可以,原来还有点担心能不能同时考上,现在一切无忧,那么,这一年多受过的委屈可以道出来了。

  “你报的哪个学校?”

  “厦门大学。”

  “这么巧,我也报的厦门大学!”

  什么!是听错了吧!徐绽竟然跟他报的是同一所学校,惊讶之时又马上想到这只是自作多情,他强忍着酸涩平静地说道:“原来你高中学长也在厦门大学,也真是巧,早知道我就报其他学校了。”

  一年多的隐忍、委屈终于到了头。在她若无其事的外表下,一切都由她独自扛着。没人倾吐,没人安慰,每天都得独自消化。时常还会有人对她议论纷纷,她只好躲在自己竖起来的围墙里,隔绝同学的疑惑甚至臧否。在同学眼中,大概徐绽真是因为高中学长能帮她考上研究生而跟自胜分手的人吧。

  现在一切都将揭开,真相大白后她再也不用面对这些无形的压力。徐绽尽可能克制着情绪,但眼角还是泛出了泪花。

  怎么了?自胜惊得不知所措。他慌忙掏出纸巾递给了徐绽。

  “什么高中学长帮我考研都是骗你的。”

  接着,徐绽把过去一年来所有事情的缘由,根根梢梢全说了出来。她怎样的想跟他和好,后来自胜父亲跟她的谈话,为了不影响自胜考研编出来的研究生高中学长……一开始还是平静地述说,最后都泣不成声了。一年多的压力化为泪水释放出来,她为信守了对自胜父亲的承诺欣慰,为今天两人取得的成绩欢心。磨难总算过去了。

  自胜情绪上坐着过山车,从低谷一下子到了高峰。变化如此急骤,他一时反应不过来,是不是在做梦?他得好好掂量掂量,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徐绽如此贴近地站在他面前,她的语气、神情都是真诚的。她不会开这样的玩笑,更没必要骗他。自胜回想着过去发生的一切,过去徐绽晴天霹雳的变化,当时他不解甚至还有不少怨恨,现在看来都是他小家子气误解了徐绽。

  感动!不知说什么好,鼻腔里火辣辣的。

  想不到徐绽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有个美好的前程,为此她不惜编出研究生高中学长激将自己,如果没有她演出来的这么绝情,他定不会下这么大的决心考研。要是她不跟他撇清关系,考研复习时那基本上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自己的自制力是清楚的。

  徐绽承担了一切,之前一直蔑视她,从心底里瞧不起她,甚至认为她人品有问题,不料她是这么宽厚,为他付出了如此之多。

  说什么好?说什么都是说不尽的感激跟愧疚,不如默默感受,把这份记忆长捐心底。

  四目相对,耳畔只有呼呼的风声。终究得说点什么,自胜开口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徐绽,你对我太好了。”

  “你理解我就好,当时我还担心对你打击过重,你会一蹶不振,还好我只是高估了自己。”

  徐绽忍不住说句玩笑话,一本正经的气氛一下化解了。

  自胜被逗笑了,徐绽永远是这么的赏心悦目。

  高空的朗月散着皎洁的月光,繁星簇拥着满月,星星闪闪,在西北的寒夜里显得额外光洁。月光洒在地面,草地上有了层淡淡的白霜。

  “想不到读研究生还能在同一个学校,真是想不到。”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了。今后我们可以在厦门同看日出,看月华,看眨眼的繁星,看苍茫的云海……多好啊,想想都幸福。”徐绽微闭上眼想象着明年一起在厦门的情景,嘴角露出了笑容,这一年多的委屈终于有了收获。

  他们生疏了太久,今天差不多了。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说,但今后的日子长着了。今天把明天的饭吃了,明天吃什么。

  “不早了,好冷,我回去了。”

  自胜依依不舍地把徐绽送回了寝室。

  寒风吹在身上是如此惬意,天地间都像能感觉到他的愉悦似的。太不可思议了!太让人惊讶了!这情节都能写成小说。

  考上研究生无虞,跟徐绽又重归于好,自胜回寝室躺到床铺上后回想今夜的话语,久久不能入眠……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