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鲁凯2017-12-21 17:085,760

  从来没有感觉寒假是如此的漫长。南方的冬天时常细雨连绵,寒气混着潮气冷到让人发颤。偶尔的晴日虽一扫阴晦,但冬日的白光没有多少热度,像是炉火燃尽后的灰烬,只剩最后一点余热。

  自胜整天窝在卧室里,发呆、叹气、自责、怨天尤人……整天盯着闹钟的指针转圈,细数着时间的流逝。有时他会想,为什么指针都能在一个框架里循序地转圈,而他的生活却是这样的支离破碎。每天在黑夜中大睁着眼,回想过去,思考未来,每晚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起来往往都快中午,父母以为他考完研过于疲倦,得好好休息,也就没有管他。

  学校的处理结果出来后,他平静地接受了一切。他不需要人怜悯,不需要人安慰,更没本钱去在意别人嘲讽的目光。事已至此,一切都得自己承担!他关了手机,切断了跟外界的联系,期末考试结束后默默地回了家。

  为何会摔这么大一个跟头,原因何在?

  怪教育部门查得太严?怪陈帅考前为何要给他发答案,还是怪自己背弃了原则,经不住诱惑?

  严厉地自省让他认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教育部门调查是为本职工作负责,陈帅考前发答案是出于一份好心,有谁会无偿的把考前答案发你,他把你当哥们了。要怪只能怪自己操守、品行不过关,因一时贪念把一年多的努力葬送了!

  生活你不能走歪门邪道!生活你不能投机取巧!生活你更不能抱侥幸心理!生活有它的规矩与原则,你敢践踏红线,等待你的将是生活的严厉惩罚!如果生活暂时宽恕了你,你也应该引以为戒,适时收手,长久下去总会翻船的!

  所幸,生活虽然在关节点上绊了他一下,但也不是世界末日。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能吸取这次教训,或许以后的路会走得更顺。年轻人的路还长着,总不能摔了一跤就不再继续向前!

  自胜在严厉地省视中看清了自己。

  因为一时贪念,研究生没戏,毕业证、学位证晚拿一年,该怎么跟父母交代?

  那天考完后信心满满,出考场后给父亲报的信是一定考上,父亲少见地夸了他几句。现在在家里,父亲面孔变得温和,大概他认为儿子有出息宽心了吧。家里寄予如此厚望,他们要是知道作弊处理的结果怎么办?父母不再年轻,再不能让他们失望。自胜决定瞒着父母,等他在社会上立下足来,那时他们会理解的。

  自胜开始振作起来。他开始干家务,跟父母拉家常甚至还下厨做了几餐饭。风暴中挺过来,阴云在逐渐散去,只要改过自新,终究会有风和日丽的晴日。

  在得知自胜的处理结果后,宛如晴天霹雳,徐绽惊得措手不及。先前以为就算是作弊顶多取消成绩,现在连毕业证、学位证也得迟拿一年,想不到后果这样严重!

  完了,一切都完了!世界失去了色彩,眼前只剩一片灰白。期许中研究生朝夕相处的生活已经破灭,没来得及欣喜已是万丈深渊。自胜怎么样了?这么大的打击他受得了吗?

  徐绽打自胜的号码关机后赶忙拨陈帅号码,好在陈帅号码接通了。

  “知道自胜在哪吗?他手机怎么关机了?”

  “跟我在一起了。”

  徐绽的心稍稍安稳下来。

  “你跟他说我想见他。”

  陈帅听到这句话把电话换成了免提。

  他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他说我想见他。”

  自胜摇着手,陈帅一边做着要他同意的表情,最后看无济于事他说道:“我跟他有事,他先得去帮我办个事,不好意思啊。”

  徐绽听得出来自胜不想见她,他害怕面对她,怕她对他失望,更怕他的脆弱展现在她面前。

  “你真是想多了,我只是想安慰安慰你,不想你那么难过,更不希望你就此消沉。”徐绽在心里嘀咕着。

  第二天,整天考试。考完当天还得复习下一天的考试科目,打他电话是关机,徐绽就没有再打,考完了再找他吧。

  第三天下午,期末考试考完,徐绽刚走出考场不久,接到了陈帅的电话。

  “考完了吧,你现在在哪?”

  “回寝室的路上。”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会不会是自胜要他打的。

  “那你在寝室楼下等我,我把票给你。”

  徐绽没反应过来,陈帅已经挂断了电话。她刚到楼下不久,陈帅就快步走来了。

  “给,这是自胜昨天给你买的车票。”

  徐绽一脸惊诧,她接过来问道:“什么时候买的,他人了?”

  “昨天中午买的,拿几本学生证,半价票随便买。”

  “自胜他人了?”

  “回去了。”

  回去了?这么快!徐绽以为听错了。

  “你们昨天就考完了?”

  “嗯,昨天下午考完的。”

  “那他啥时候动的身?”

  “今天中午。”

  他都没跟我说一声就回去了,怎么可以这样,徐绽难过了。

  陈帅见她不语,接着说道:“他的心情你也理解下,包容包容。你快回去整理东西吧,你是明天的票,在宝鸡转车。”

  西宁到宝鸡,宝鸡到阿克苏,K字打头的列车慢悠悠地足够让人欣赏窗外的风景。荒山、荒漠、戈壁滩,满目的荒凉,从小生活在大西北,徐绽习惯了这样的冬色。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听自胜说南方四季常青,在她想来这有点不可思议。南方,她将要去南方读研究生,原来憧憬着携手漫步校园跟《传统下的独白》里那篇红玫瑰里写的一样:“我们同看日出,看月华,看眨眼的繁星,看苍茫的云海;我们同听鸟语,听虫鸣,听晚风的呼啸,听阿瑞尔的歌声……”现在看来这个希望摸不到了。生活怎么这么难遂人愿!

  手机已是漫游,徐绽没有再拨自胜的号码。

  思念是如此浓密,想必他也会想着自己的。

  每到一站,徐绽都会给自胜发短信。信息时长时短,有她瞬间的感悟,有她言之不尽的思念。自胜没回信息,徐绽也不介意,她只是想让他感觉到她的存在,到哪了,在想着她就够了。

  当想念一个人时,时间会过得特别慢。寒假熬完,即将迎来新的一春。天气在回暖,大自然也开始点缀这春的季节。

  又回到校园了。

  找工作,写论文,即将走向社会,还来不及留恋校园就被各种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

  三月初,徐绽考研成绩出来了,高出划线三十多分,算中等成绩,录取是没多少问题。

  查到成绩后她没有跟自胜说,本来是个高兴的事,但一想起自胜错失的一切,忍不住泪水涟涟。

  复试,写论文,拿毕业证,过一个暑假再等着开学,徐绽的蓝图已经绘好,生活的美好都在等待她。

  自胜回到校园,熟悉中感受着陌生。徐绽、工作、论文像三元多次方程组,方程摆在面前,却不知答案在哪里。

  一年多准备考研简历都没有准备,去年下半年招聘旺季已经过去,何况毕业证还得迟拿一年,以大学生身份去找工作,即使单位要你,但去单位报到时要你出示毕业证怎么办?看来校园招聘会是参加不了。上了四年大学还找不上工作,总不能毕业后还问父母要钱吧?

  走投无路又山穷水尽,总不要落魄到这地步。这些天来自胜都是紧锁眉头,他在浓雾中没有方向。

  在他一筹莫展时,父亲时常会打电话来问他研究生录取没有。一开始他还搪塞着说还没有复试,后来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跟父亲说考上了,将来怎么圆这个谎?

  于是有一次父亲打电话过来时,自胜战战兢兢地说发挥失误没考上,说完大气也不敢出,但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电话那边长久的没有反应,好久父亲才说道:“我都准备给你办酒的,哎,你赶紧找工作。”

  明知有人对你寄予厚望,而你却偏偏让人一再失望,甚至让人认为当初看错了你。这对于期许你的人,恐怕没有比这更大的伤害。父亲黯然地挂断电话,想象得来对他是多么大的打击,你怎么就不能争口气!

  父亲的无言比厉声呵斥更让自胜难受,大概父亲认为他无可救药,再不对他抱有信心了吧。还有什么比至亲对自己不再抱有希望更大的打击?

  在自胜痛悔自我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徐绽时常联系着他。不久他得到了徐绽被录取的消息,欣喜中带着苦涩。

  徐绽接二连三发短信要见他,要请他吃饭,自胜视而不见。在他听到作弊处理结果后,他对他们的关系做了评判:青春年少已经过去,摆在眼前的是现实的考量。他们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过了校园这个交叉点,只会越拉越远。她是研究生,而你了,一个毕业证都没拿上的混混。即使她有意于你,你好意思拖累她!

  现在还在校园,没见过大的世面,将来有一天,她身边都是比你强的人,那时候你在她面前是什么位置?不但自己难受,恐怕也会令她不舒服的,总不能因为你而让她失去应有的光彩。

  如果将来是将就、不自在的生活,不如早点放下。感情有时候不是执着而是成全,成全对方该有的一切。

  徐绽多次叫他吃饭,这当然是真挚的。但继续交往下去,只会增加今后的痛苦。男子汉拿得起放得下,那就趁早放下吧。这对徐绽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次自胜心智成熟了许多。为了把这段关系断掉,他没有发那些侮辱人的话,他把徐绽约到他们第一次吃饭的饭馆。徐绽欣然赴约,她以为自胜终于接纳她了。

  有始有终,当初第一次约她是在这个饭馆,故事由此开始,为表示纪念,自胜选定了这家饭馆,并且预定了第一次坐的位子。

  见他带着笑容,徐绽轻松了许多。虽然在她心里,那个疙瘩并没有消除,但能不说就不说吧。

  入座,徐绽翻着菜单说道:“我叫你出来吃饭,你理都不理。你一叫我,我马上到了。真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是不是太没架子了。”

  自胜想笑,但忍住了。

  “你想吃什么,怎么都不说话。”

  徐绽点完菜后,自胜拿过来看了看后加了个新疆大盘鸡。

  “你又点了大盘鸡啊,我喜欢。”徐绽手捧着脸目光含笑。

  自胜被徐绽感染着,但他强抑着没有接太多的话。

  徐绽见他冷冷地像有心事,也就安静下来,把玩着未拆封的筷子。

  也许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会想起这一刻,是甜蜜温馨,是难过苦涩,大概都是让人铭记的。

  自胜心事重重,徐绽在相会的欣喜里,一边阴雨绵绵,一边艳阳高照。

  他们要了啤酒,还是一杯杯地平着喝。渐渐地,外面的灯火辉煌起来,他们有点意兴阑珊。感从中来,徐绽想问问自胜怎么看待他们俩的关系。她刚准备开口,自胜打了个嗝说道:“我有话对你说,徐绽。”

  “你说。”他终于有话说了。

  “我看我们真的到此结束了。”自胜把酒杯倒满,一口喝了下去。

  怎么就结束了?考完研当晚不是一切都说清楚了。没搞错吧,这也能开玩笑。但自胜的神情告诉她不是在开玩笑!

  世界变得凝静,只有“到此结束”四字在耳边响彻。徐绽生动的脸庞一下变得苍白。

  “怎么了,怎么莫名其妙地说这话?你谈新女朋友了?”

  徐绽神色黯然。

  是骗她说交了新女朋友来得彻底,还是应该道出真实的想法?还该不该瞒她?怎么想就怎么说吧。

  “我现在哪有那个资本,我只是觉得我们不适合。你能找比我厉害得多的人。你看,马上就要毕业,各奔东西,将来谁还能顾得上谁。所以不如现在讲清楚,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这四个字像骤然响起的雷声让徐绽心惊!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怎么啦?这些天天天给你短信,天天盼着见你,好了,今天见个面你跟我说这个。你要跟我说这个不必大费周折请吃饭。带着个笑脸,又让人难过!别开玩笑了!就知道拿我开心!”

  徐绽换上识破自胜把戏的得意表情,自胜一下子被说懵了。

  徐绽可爱的怒容撩得人忍不住地要呵护她,撩得人几乎忍俊不禁,如果真笑出来,那只会以闹剧收场。既然注定了要分开,早点讲清楚早点解脱。

  自胜板着脸正色地说道:“没开玩笑,现实摆在面前,你我走在不同的路上。我一事无成还留下了污点,根本配不上你。这些天来,在我低潮的时候,你还总联系我,心理上给了我很多宽慰,总算还有人没把我抛弃。我劣迹斑斑,给你也不少压力。这段时间以来,你的短信对我来说说不上是情感上的安慰,而是某种道义上的支持。一个落魄的人,有人投去关切的一眼,他除了感谢,还敢奢望什么。这个时候,人跟人之间最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其实你比我承受的更多,这都不是你应该承受的。在我失意时你说不出口,但今天我说了,是我提的,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等待你的是美好的日子,徐绽,你的生活阳光普照,总有一天你会徐徐绽放的。”

  说着说着鼻腔里酸酸的。

  徐绽手支着脸颊,一脸漠然。

  “也许你认为我说得不对,在胡乱揣测你的心思。现在你还在学校,等走上社会,到时候想起我这样没有前途的人占据你的青春时光,你会后悔、自责的。这话说得无情,生活的本质是要学会取舍,取舍本来就不轻松。”

  “跟你同行,咱们也走了段路程,现在是我跟不上你的节奏,如果有所惋惜,那也只能怪我。在你前行的道路上,我可不能当你的绊脚石。我们已经到站,远方绚丽的风景在等着你。”

  想得很多,说出来又只有寥寥几句。短短的几句话结束几年的感情,到此打止了!

  好久徐绽轻声地说道:“你怎么想得这么多!”

  在徐绽的思维里,她从来没有想那么远。她对他的感情没有变过,但自胜说的也有道理,现在他们的差距是显著的。

  只是今后她会因为自胜出现在她的青春时光而羞愧?如果今后她有这个想法,那时候我还是徐绽吗?冷漠、势利、见风使舵、趋炎附势!

  今后成熟的你会鄙视年少时的纯真?生活啊,到底什么是生活!

  饭馆里空荡起来,服务员等着客人离去收拾东西。

  “不早了,回吧。”

  出租车开到校门口被保安拦下来,新规定晚上校外车辆不许进,他们只能走回寝室。

  不比往常,今夜的天空积了厚云。星月藏在云层里,看不到一点光亮。学校的路灯或明或暗,照出不太明亮的光。

  “我送你到寝室,不早了。”

  徐绽没有应声,每一步都走得额外缓慢,她在细细体会跟自胜走在一起的感觉,这种机会也许以后不多了。

  春日的校园,温度升了起来。对守过了严冬的校园情侣,这怡人的天气是幽会的好时光。黑暗的角落里时常隐隐约约坐着两个人。

  自胜跟在徐绽后面,像是第一次晚上约她出来,想走进,又不敢走太近,忐忑中随着她亦步亦趋。

  “你走在后面干吗?”徐绽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

  “你今天说的都当真?”

  “嗯。”

  “那我们还联系不?”

  “我有个请求?”

  “你说。”

  “以后我要是忍不住联系你,你千万不要理我,我会自己慢慢消化掉的。”

  “哦?”

  到寝室楼后,徐绽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了进去。

  不是第一次望着她不回头的背影,难受又理所当然,这不都是你期许的吗?

  分手似乎也验证了边际效用递减。他们不是第一次尝这个滋味,情绪虽难控制,但其中已经多了很多理智。

  这次不是误会跟猜忌,他们真的就到此结束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