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棚中阔仇巧解仇,李府内海梅生嫌隙
孤傲水手2017-09-13 16:362,502

  木棚外呼啸的北风停了,一轮新月又一次出现在了天空上,望着熟睡的张大本事等人,李阔仇的内心既高兴又犯愁,他不知道该不该把张大本事等人带到日本司令部,他叹了一口气拿着桌子上的一瓶烧酒走出了木棚,就在他喝着手中的酒,望着天空上的新月时,湛彩容披着大衣从木棚中走了出来,他走到了李阔仇的身边开口问道:怎么,有心事啊,说给我听听怎么样,李阔仇看了看湛彩容说道,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了配合总部完成攻打司令部的任务的,虽然张大本事等人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人,但是,我怕把他们带回司令部后会引起日本人的怀疑,从而使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一听这话湛彩容笑着对李阔仇说道:我们不仅可以把他们带回司令部,而且还可以利用他们取得日本人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这次从日本司令部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板垣不可能对我们没有怀疑和戒备之心,所以我们这次要想消除板垣的疑虑,张大本事等人是我们最好的帮手,说完后湛彩容趴到李阔仇耳边窃窃私语一番后,就走进了木棚,望着湛彩容的背影,李阔仇长舒了一口气,他伸了一个懒腰,把手中喝了一半的烧酒用力丢向了远方,在听到酒瓶子落地声后,李阔仇哼着小曲儿走进了木棚。

  第二天清晨,李阔仇和湛彩容在一片嘈杂声中醒了过来,原来张大本事手下有两个小子,一个叫张雨墨,一个叫李开山,这两个人虽然是张大本事的得力干将,但是,两个人却非常恨张大本事,就在张大本事带领众兄弟加入沂蒙山抗战组织时,这两个人就私底下商量着如何整张大本事,根据两个人平日里对张大本事的观察,两个人发现张大本事通常会在清晨6点左右如厕,因此两个人就打算在张大本事如厕间隙把事先准备好的“尿油“倒在张大本事的床上,但没想到就在他们俩人正在行动时,恰巧被刚从厕所回来的张大本事看见了,于是就出现了李阔仇醒来时所看到的情景,眼看三个人越吵越凶就在张大本事抡起椅子要砸向张李二人时,李阔仇冲了上来拉住了张大本事的手,对张大本事说道:按照你们的规距,本来我不应该管你们的私事的,但是,既然你们已经加入了我们抗战组织的队伍,我今天就不能袖手旁观了,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具体有什么过节,不过,从今天的事情来看,这两位兄弟确实做得太过了,但是,我想张老兄,你能够成为沂蒙地区数一数二的人物,一定有非常宽广的胸怀,现如今日本人把沂蒙地区变成了人间地狱,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尽量团结越来越多的人,为沂蒙地区的抗战事业做贡献,但是如果今天张老兄您因为一点小事,就和这两个兄弟闹得不可开交和话,传出去不仅会使你的威名尽失,而且还会使那些想要为沂蒙地区抗战事业尽一份贡献的有识之士望而却步,您说对不对啊,当然了,如果您还是不肯原谅这两位兄弟的话,那我情愿替两位兄弟挨老兄您几下,您看如何,说完李阔仇跪倒在了张大本事面前,一见李阔仇跪倒在了自己面前,张大本事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他一边把李阔仇扶起来,一边笑着说道:李老弟您这是哪里话,你这不是笑话我张某吗,好吧,今天这事看在李老弟你的面子上,我可以原谅他们,不过,他们必须向我道歉,张李二人一听这话虽然内心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碍于李阔仇的面子,二人还是跪了下来向张大本事道了谦,随后张李二人闷闷的走出了木棚。

  一见张李二人走出了木棚,张大本事内心的怒火又一次燃了起来,就在他刚要发作时,李阔仇端了一碗酒走到了张大本事面前,他一边把酒递到了张大本事手中,一边叫湛彩容把张李二人叫了回来,等张李二人进了木棚后,李阔仇把张李二人带到了张大本事面前,同时把事先倒好的另外两碗酒递到了张李二人手中,开口说道:古语云,酒能解千愁(仇),所以今天我敬你们三个人一碗酒,不过在喝酒之前,我有一些话希望你们三个人听清楚,这三碗酒叫解仇酒,我希望你们在喝碗这三碗酒后,把今天早晨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全忘记,如果谁要是再揪着这件事不放,别怪我不顾兄弟情面,说完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手枪,朝房梁开了三枪后把枪摔在了地上,三人见李阔仇玩真的,战战兢兢的把酒喝到了肚子中,随后李阔仇把枪从地上捡了起来,走到了虎皮大椅面前对张大本事等人说道:张大哥,昨天晚上我考虑了一晚上,虽然你们已经成为了我们抗战组织中的一员,但是有些话还是有必要跟你们说清楚,其实我和你嫂子这次出来,是奉上级命令到日本司令部去执行任务的,而且这次任务非常危险,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如果你们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和我们一起去完成任务的话,咱们就一起到司令部,如果你们觉着太危险,那你们可以拿着我昨天晚上写好的一封信,到我们抗战组织大本营官庄报道,张大本事听完李阔仇的话后对李阔仇说道:阔仇老弟,我们弟兄之所以加入抗战组织,就是想要为沂蒙地区抗战做点事情,现如今有这麽一个好的机会,我们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参与其中,希望老弟您能给我们这次机会,李阔仇一听张大本事的话,内心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在所有东西都收拾完毕后,李阔仇带着张大本事等人唱着沂蒙地区的山歌朝司令部方向走去。

  就在李阔仇等人赶往司令部时,李府内一场危机正在酝酿之中,原来,自打李阔海夺了家产成为了李府管事人后,不仅每天变着法的折磨李府上下所有的人,而且还背着郝佳梅在外面另治了个宅院,为了不让郝佳梅对他有疑心,它不仅事事顺着郝佳梅,甚至把李府实际管家之权都交给了她,但是事情总是在巧合之中发生,就在李阔仇等人赶往司令部的同一天,郝佳梅外出办事,在回来的途中,正好看到了李阔海和那个女子从那所私宅中出来,虽然郝佳梅非常生气,但是,她还是决定等李阔海晚上回来之后好好的整整他,黄昏之际毫不知情的李阔海回到了家中,一进门就被郝佳梅一棒打倒在了地上,随后郝佳梅一边叫人把李阔海抬出李府丢到大街上,一边准备带着李府所有的财产离开李府,在离开之前郝佳梅绝情的点了一把火,在一片惨叫声中,郝佳梅哈哈大笑的带着李府的财产晃晃悠悠的朝东面走去。

  第二天一早李阔海醒了过来,当他看见自己躺在了街上,面前是一片残垣断壁时,傻眼了,他不知道郝佳梅是如何知道的,他也没有想到结发十余年的妻子,竟然会做出如此绝情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相反他认为郝佳梅给了他和他的那个情人团聚的机会,,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疯疯癫癫的朝他的那个私宅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沂蒙山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沂蒙山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