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外阔仇觅“兄弟”卧房内彩容激孝合
孤傲水手2017-09-13 16:402,569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后院监狱隐约传来了一阵骚乱声,当李阔仇急匆匆的赶到监狱门口时,映入他眼帘的场景使他终生难忘,一位满身屎粪的胖子,被一群瘦鬼围在中间百般凌辱,他戴着看上去足有百斤重的镣铐,密集的胡须和头发上偶尔会看到几只咀虫在来回的爬动,他时而在地上来回翻滚,时而又被那群痩鬼拉起来一顿暴打,就在她被第五次拉起来的时候,他看见了站在一边的李阔仇,他强撑着身子爬到了李阔仇脚下,用十分微弱的声音开口说道:我叫李孝合,曾经在老蒋的手下当过几天军事参谋,如果你今天能把我从这群恶魔的手中解救出去,我愿意在我的能力之内为你做任何事情,听完李孝合的话后李阔仇的内心一阵暗喜,在把李孝合扶到一棵松树下后,李阔仇转身来到了那群瘦鬼面前,开口问道:哪个是你们的头儿,让他出来,我要跟他说话,话音刚落,人群中钻出来了一个剃着板头的家伙,只见他怒目圆睁的来到了李阔仇面前,用他那健硕的身体顶了一下李阔仇后开口说道:老子名叫钱中舒是这群狱犯的头儿,这家伙不懂规矩,我和弟兄们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你若识相的话就滚开,如若不然我连你一起打,说完他瞥了李阔仇一眼后径直走到了李孝合面前,就在他要举拳头打李孝合时,李阔仇从后面把他的手扭了过来,开口道:小子诶,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沂蒙山抗日英雄李阔仇,这位李孝合是我多年未见的表哥,本来我今天想找他叙叙旧,不成想却看到你们这麽折磨他,看来我是应该好好让你们懂懂规矩了,说完他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枪,一枪把钱中舒打死在了当场,随后他来到了那群瘦鬼面前开口说道:记住,这是我的地盘,你们现在是俘虏,即便我这个哥哥怎么不懂规矩,也轮不到你们这群狗杂种在他面前耀虎扬威,你们若是想活着出去就让我把他带走,如若不然我就让手下的士兵把你们统统处决,说完在所有人恐惧的目光中他扶起了李孝合朝卧房方向走去。

  刚走出监狱大门,李阔仇就看见早已等候在监狱门外的湛彩容,泥泞的土路混杂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显得格外的湿滑,就在李阔仇高声喊道媳妇儿你怎么在这儿时,忽然脚下一滑扑倒在了湛彩容的脚下,望着自己面前满身屎粪的“陌生人”以及正在给自己“扣行大礼”的李阔仇,湛彩容哈哈大笑,她一边喊着“爱卿平身”一边用“御手”拉起了地上的李阔仇,几句打趣的话之后。湛彩容开口问道:这位刚刚被你解救出来的人是谁啊,当李阔仇趴在她的耳边告诉她这个人是李孝合时,湛彩容的眼中立刻冒起了绿光,她一边向李阔仇使眼色,一边故作惊讶地上前扶起了李孝合开口说道:孝合兄弟,你看看我是谁?听完湛彩容的话,李孝合顿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翻仔细端量后李孝合微笑着开口道:瞅着很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了。李孝合话音刚落,只见湛彩容把左手搭在了李孝合的肩上开口说道:孝合兄弟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记得5年前你化名张保庆到宪兵司令部做卧底,我那时候是日本特高科高级情报员,有一次在执行一次暗杀行动的时候你暴露了身份,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送出了宪兵司令部。说完湛彩容一边回头看了看李阔仇一边假装生气的高声喊道:像这种忘恩负义的狗杂种我们救他干嘛,还不如让那群瘦鬼把他打死算了,“大哥”,走,我们那还有许多事情没处理呢,说完湛彩容转过身来拉着李阔仇准备回卧房,就在他们刚要迈腿的时候,只听李孝合在身后喊道:你是湛彩容吧,一别五年没想到今天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你,这五年你过得挺好啊,听完李孝合的问话,湛彩容的内心既高兴又激动,她转过身来拉住了李孝合的手开口说道:孝合兄弟,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没错我就是湛彩容,五年没见了,希望兄弟你能赏个光到姐姐的破瓦寒窑去坐坐,咱姐弟俩也好叙叙旧,说完湛彩容和李阔仇驾着李孝合飞速的奔回了卧房。

  一进卧房大门,湛彩容一边找来了几个士兵给李孝合冲了冲身子,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她前不久为李阔仇做的衣服,让士兵们给李孝合换上,不仅如此,湛彩容还特批了一间屋子给李孝合,让她的贴身医生二十四小时照看着李孝合的起居生活,就这样大概过去了半个月时间,有一天李阔仇夫妇正在卧房闲聊,李孝合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见到李阔仇夫妇,李孝合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眼含热泪的开口说道;彩容妹子谢谢你和阔仇兄弟这些天对我的悉心照料,我这个人虽然没有念过什么书,但是知恩图报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小弟我的地方,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李孝合话音刚落,只见湛彩容一脸愁容的把李孝合扶到了一张椅子上,坐定之后,湛彩容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哎,不瞒孝合兄弟说,我们本来是有事情需要兄弟你的帮助,但是这几天我们思来想去,这几年你在国军深得老蒋和张师长的信任,好不容易才取得了一些成绩,如果因为我们的事情而毁了兄弟你的前程,使你们兄弟之间反目成仇了,那我们岂不是太对不起兄弟你了,所以,既然兄弟你的伤已经养好了,那么就请兄弟你让我派个人把你送回国军驻地你看怎么样。这李孝合是个报复心极强的人。自从那天被他以前的战友百般折磨之后,他就时刻想着要报仇雪恨,当他听说湛彩容为了不让他和国军的人结仇,而打消了求他帮忙的念头时,一股愤怒之情顿时涌上了心头,只见他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支雪茄烟,一边抽着烟一边开口说道:彩容妹子,国军的人既然在监狱里如此的折磨我,就证明他们已经不把我看作他们的人了,我帮助你一方面是为了报你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我也想让他们知道我李孝合不是好欺负的,有什么事你就尽管吩咐吧,一见李孝合铁了心的要帮助他们,湛彩容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在确认了门外没有其他人后,湛彩容就把他们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李孝合,思考片刻后,李孝合开口说道:这个计划好是好,但是如果想顺利完成的话还缺少一件老蒋的专用老鹰印章,据我对他的观察,他每天都会把这个印章揣在他当天所穿外套的衣兜内,每天晚上临睡前,他会把我叫到他的卧室内,把外套交给我保存,我这个人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能耐,记东西这方面我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如果你们相信我,我愿意帮助你们刻一个和老蒋一模一样的印章。说完他就让湛彩容给他找了一套刻印工具,大约20分钟后一个看似真实的老鹰印章新鲜出炉了,望着李孝合手中的印章,湛彩容不禁对李孝合刮目相看,随后在李孝合的帮助下,湛彩容又模仿老蒋的笔迹写了一封命令书,一切准备就绪后,李孝合趁着月色带着“命令书”朝他以前的上司张启功的营所奔去。

继续阅读:张启功噩梦显蹊跷,李孝合改策惹大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沂蒙山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