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晨海
觉有情2017-09-16 23:4013,534

  隔日。

  颜氏集团地下停车场

  颜姝在自己的固定车位上把车停好后,刚走下车,就被突如其来的闪光灯晃的睁不开眼,这种没有预约的被拍,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眼里不由得闪过了一抹不悦,正要打电话叫保全部的人过来处理情况,却被人一把抓住了右手,颜姝一惊,下意识的就要化掌为拳打过去。

  那人却仿佛很急忙的样子,只是打量着从哪里突围,根本没有看过颜姝一眼,颜姝见他对自己毫无防备,握着拳头的手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拳头松开了,左右没有急事,她也想看看这个带着黑口罩的不速之客,到底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随着男子一路跑,颜姝一路无语望天,在自己的地盘,自己为什么要跑,还这么急切,仿佛做贼一样的感觉。男子却不理颜姝内心的想法,只是一路挑着僻静些的地方跑去,脚步渐渐有加快的趋势。

  两人激跑了一阵后,来到了某小区内,小区临江,已经比较偏离S市中心了。

  “别跑了,这里应该安全了。”

  男子像听不懂似的,并不答话,继续跑了大约十来分钟后,才在一条隐秘的大树下停了下来,颜姝虽恼男子带自己瞎跑了这么久,不过好久没这么跑过了,此时看着朝阳东升,内心亦觉的一阵畅快。

  随意瞟了一眼四周,只见家家户户都种着月季花,红白粉相间,此时开的正灿烂。

  赏了几眼花后,颜姝惊觉自己的手竟还被那人握着,少不得有些好奇的看向了男子,这时节恰恰男子也转过了头来,两人四目相对,男子由于被一点力量制服,率先移开了视线。

  颜姝不明所以的笑道:“看你刚刚挺胆大的,现在却又知道害怕了。”说完,不禁拿眼前人与萧洛则比较了起来。眼前这人面目虽不差萧洛则,气质上到底逊色了,只是那样的气质又未免太冷清了些,总觉得不是世俗中人。

  颜姝想到这里忍不住哑然失笑,这两人如何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这么一面想着,一面见那男子还握着自己的手掌,知他不是成心冒犯,也不与他计较,只是提醒道:“这位先生,麻烦把我的手松开!”

  男子像突然才从梦中醒来一般,一脸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随之用英文询问道:“你说什么?”

  颜姝指了指两人紧紧交叉握在的手,男子见状,闪电般似的抽开了手,随即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很抱歉,对不起。”

  颜姝有些诧异,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即又觉得不可能那么巧,但隐隐又觉得自己仿佛在哪里看过这个男子,她平时不大看电视,因此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想了半天,也只是憋出了一句话,一句略有搭讪嫌疑的话。

  “我看你熟悉的很,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你。”

  李谦陌见颜姝并不认识自己,心下一松,总好过遇到一个花痴缠着自己前后左右问个不停的好。虽这么想着,亦不免有一丝细细的失望,因为女子对自己不认识,想来也是不关注自己的。

  二人各自思虑间,颜姝的电话响了起来,正好为这短暂的沉默划上了句号。

  见是助理的电话,颜姝微微一愣,一般没有什么事,她不至于打扰自己才是。在揣测中,颜姝接通了电话,只听见助理急道,“Boss,你在哪里,烟雨江南代言人李谦陌和他的团队走散了,现在他的助理和经纪人都快急死了。”

  颜姝一愣,突然回味了过来,能在那里出现,又长得这么俊美,必定是八九不离十了,以防万一,颜姝并没有直接下定论,只是开口试探道:“李谦陌?”

  但凡人听到自己的名字,总会下意识的做出反应,颜姝见李谦陌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讶,随即若有所思的勾唇道:“人跟我在一起,不要找了,我们忙完就过去。”

  莫斯卡那边噎住了,马上换了一副口吻道:“不急,Boss,您玩开心,记得注意身体就行。”

  颜姝看着一脸无辜的李谦陌,心想不知者不罪,只得强压怒气道:“停止你的想象力,我说的忙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我不是那种人。”

  莫斯卡一脸狗腿的笑道:“Boss,我知道,我懂,你不用解释,真的,同为女人,我真的理解……”

  受不了莫斯卡的脑洞,颜姝将电话摁掉了,然后深呼吸,努力挤出了几许笑容,想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淡然一点。李谦陌见颜姝仿佛被朝天椒辣到了嘴巴一样,忍不住笑着道:“你还好吗,需要喝水吗?”

  闻言,颜姝的笑容瞬间就垮了下来,见李谦陌一脸逍遥自在,活像来此处观光一样,眼珠一转,决定捉弄他一番,给自己出出气。李谦陌见颜姝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面前这女子会说出什么出人意料的话来。

  颜姝微勾了勾唇,一脸神秘的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颜氏副总裁,颜姝,既然都出来了,不如我们俩找个房间深入了解了解后再回去,你觉得呢?”

  李谦陌先是一震,随后嘴角抽了抽,颜姝的韩语说的很好,所以李谦陌听的很清楚,这女人要潜他。这种事情在娱乐圈常见,李谦陌已经见怪不怪,只是眼前的女子,一副世外仙姝的派头,不像那种恣情享欲的人。她这么说,是真还是假了?或者只是在试探我?

  “颜小姐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颜姝见李谦陌那一脸严肃的神情,嘴角挂上了三分慵懒的笑意,暗道:“这李谦陌还真是可爱,若是不够可爱,烟雨江南也不会找他代言。”

  这么可爱的小东西不逗一逗,怎么对得起这隐蔽的角落,她一旦对某样东西来了兴趣,整个人自然就变得活泼热情了起来,必将目的达到,然后方安心的撂开不理。

  李谦陌一时也分不清真假了,只得无助的低下了头去,他本不至于如此拘谨,奈何在这女人面前,自然的就放不开手脚了。

  颜姝仿佛极欢喜他这模样,一面上前去触碰李谦陌的身体,一面略带魅惑的笑道:“是吗,那你考虑好去哪里了吗,还是就在这里?”

  李谦陌没料到颜姝说风就是雨,下意识的一步步往后退了去,颜姝见状,唇角的笑意越发神秘,更加坚定的朝着李谦陌走了过去。

  李谦陌一路退到了围墙边,直到退无可退后,这才涨红着脸道:“就在这里,是不是太随便了一些?”

  颜姝并不触碰到李谦陌的身体,只是在距离一毫米的地方描绘着他脸庞的轮廓,这种似有似无的引诱,果然使得李谦陌更为不自然,颜姝听着李谦陌急促的呼吸声,自己也仿佛受到了一点引诱,登时有些发痴,手不知道何时已经贴在了李谦陌的脸上。

  李谦陌微微绷着身子,心里涌过了一抹奇异的感觉,只是两人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凭着本性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可是又都并不想那么做,一下子倒僵持了下来。

  男人总是比女人直观一些,既然引发了情绪,若不得到释放,就会越来越压抑,李谦陌这一刻忘记了自己是谁,对方是谁,只知道自己是个男人,对方是个女人,他想与这个女人做一件男人与女人应当做的事情,做起来很快乐的事情。

  颜姝见李谦陌突然变得主动,也有些紧张了起来,别看她说起来像个专家一样,实则她还是一个小学生,全然还不懂男人与女人那种在一块的那种滋味,一切都只是想象,她渴望现实,又抗拒现实,正在心中矛盾的时候,一片树叶飘到了颜姝的脸上,她这一刻十分感谢这片树叶,否则接下来,她不晓得自己会做出什么傻事。

  “我想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更好一些。”

  李谦陌闻言一怔,随即想到外面就是人行道,确实不雅,便顺从的笑道:“都依你。”

  男子情欲已经有了七八分,此时难免乖顺了起来,颜姝忍不住揉着他的头发笑道:“真可爱,弄得我都真的想把你吃了。”话音刚落,只见一片亮唰唰的白光在眼前闪过,颜姝一面暗服这些记者的追踪能力,一面抓住李谦陌的手向另一边大门跑出去了。

  记者们这一次拍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也不再紧追不放,刚刚李谦陌抱着颜姝,颜姝揉他头发那一幕,足够他们大写特写了。

  记者a:“这回有大新闻了,颜氏集团千金壁咚国民老公李谦陌。”

  记者B:“可不是嘛,神仙名媛,见异思迁,昨天退婚今天就另有新欢。”

  记者c:“都别想了,这新闻不一定能发出去,回去问问主任吧。”

  众记者附和,豪门的丑闻,很少能曝光,不过能卖个大价钱也值得。

  对这一切,颜姝自然是不知道的,知道也未必在意,不过就是花点钱的事。钱能解决的问题,对颜姝来说,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因为难不倒她。

  她拉着李谦陌跑了一阵后,不经意间竟闯入了一片海滩上,昨天的事情太多,颜姝想着正好借此机会放松一下,并不急着回去。

  李谦陌抽出了自己的手掌,也打量起了这片海滩,看来是一个半吊子工程,已经废弃多时的模样,脚下的沙子很软,虽也有一些塑料袋,烟头,啤酒瓶,但这些仿佛并不影响身前女人此刻对这片海滩的热爱。

  “你想干什么,你不会想在这里做吧?”

  李谦陌见这里空无一人,四周杂草丛生一人多高,无名的野花也比别处茂盛,绵延着像眼前的大海一样无边无际,带着一丝肆无忌惮的野性。他听过很多人对这方面都有特殊的爱好,这个地方野战倒真是适宜地很,不禁有些害羞,又有些兴奋了起来。

  颜姝见这里竟然没有一颗树,那平时渺小的花草倒成了这里的主人,这些花虽然一望无际,却没有香味,颜姝的体香恰时给这些花草带来了一抹点缀,显得它们也高贵了一些起来。

  李谦陌嗅着这股纯天然的幽香,惊慌失措的退后了一步,心口也变的灼热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吸入了女人太多香味的缘故,总感觉女人跟先前不大一样了。

  日光照耀着海面,烧红了半边天,那海天交汇处也是一片神秘的深红色,为浓雾所包裹。太阳正在溶解这种浓雾,不过似乎成效不大,平地起风游人把冬衣裹的更紧的样子。

  日头出自东方,颜姝偏向西方走去,见李谦陌始终隔着自己一米多远的距离,眼里不禁闪过了一缕笑意,如果她没有听错,他刚刚似乎在征询自己要不要在这里做?做什么呢?颜姝想这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

  陌生的沙滩,陌生的海域,让她有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不远处的一只小艇,正好帮了她的忙,虽然看上去已经锈迹斑斑,不过只要能用就行,这么想着,颜姝的脚步快了一些。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这小艇经不起折腾,我们会翻到海里去的。”

  李谦陌见颜姝跳着跃进了小艇,不禁有些着急了起来,海上的危险不亚于沙漠,在海上死掉的人并不比沙漠少,眼见颜姝要驱这只看上去不大牢固的小艇出海,他焉能不急?

  颜姝蹲在小艇上,四处检查了一番,发现并没有裂口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一面靠着双浆坐了下来,一面望着李谦陌笑道:“你说错了,即使翻到海里去了,也只是我,不是我们。”

  李谦陌大吃一惊,夏季行雨多,看那天边的浓雾就晓得接下来可能会有一阵急雨,这女人莫不是不怕死吗。

  “你这样不行的,你硬要去就带上我。”

  颜姝见李谦陌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随即戏谑道:“你现在不怕我会把你怎么了?”

  李谦陌面色微窘,略微有些不自在的偏过了头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颜姝见他还抓着自己的小艇不松手,顿时有些不悦了起来。男人这东西就是这样,总觉得自己比女人强大,女人但凡做一点有趣味的事,他们就说不行,你这样不可以的,仿佛躲在他们的怀抱里方是最安全的,可是男人的怀抱又是最多情的,总有兼顾不到的时候,颜姝早已经不希望得到谁的怀抱庇护了。

  “你快松开,你若是担心我出了意外连累到你,你现在就离开。”

  李谦陌抓着小艇跳了上去,也不管颜姝会拿他怎么样了,他也已经做好怎么样的准备了。颜姝没想到李谦陌犯起痴来也这般固执,仿佛男人在她面前都会发痴犯傻,颜姝心中思索着,苦恼着,从小到大,她几乎去哪里都有男人偷看,然后尾随。

  校园里散步,商场里逛街,但凡她所行至处,皆有人或站,或坐,那些痴呆的男人千篇一律的表情,期盼她能给他们一个眼神,她对于自己的这份美丽,已经有些厌倦了,因这份美丽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处,只是惹得一堆男人做了许多可笑或者可怜的事情。

  曾经因为她的拒绝而自杀的也大有人在,颜姝所以看不起男子,一点美丽就使得他们连生命都不在意了,生养的父母也不顾了,这些人称得上是男子汉吗。

  她一直在等那个对她不屑一顾的人出现,她想他应是特别的,所以她放不下顾续,多半是因为他的那点子与常人不同的品格,这听起来可笑,但也许就是如此,这世上还有一个男人不为了她犯傻发痴,还背叛了她,她因为他的这一点骄傲,曾为他着迷,不过到底是过去了,就在昨夜顾续说出真相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彻底的看错他了。

  “你要待在这里,你就待着吧,总之不准再跟着我。”

  颜姝跳下了小艇,她注意到了另一处有一艘看上去更妥当的白色的小艇,在礁石中,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李谦陌也发现了,知道颜姝这是下定决心要去海上浏览一番了,两相一计较,只得退步道:“那里还要走半个小时了,你既然要去你就去吧,我也不拦你,不跟着你了。”

  颜姝也才走几步,闻言回转了身子,一面脱下高跟鞋,一面微仰头笑道:“这样才可爱,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S市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城市之一,我从小到大玩水玩习惯了。”

  李谦陌见颜姝的长发裹住了她的大半个脸,白色的长裙随风摇曳,此时那双眸子亮亮的,真是全无一丝一毫的紧张,只有满目的欣喜若狂。颜姝见李谦陌识趣,也不计较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了,这个男人与自己差不多,看的多听得多,实际经验却几乎没有,女人的一点温柔和诱惑,就能使他晕头转向了。

  “喏,手机给你,万一借你吉言船翻了,你打电话给我的助理,她会与你谈好合同事宜的。”本来就是助理负责的事情,因为一时嘴快揽了过来,颜姝相信莫斯卡是可以处理的很好的。

  李谦陌接过手机,屏幕上是一尊佛像,不由得有些诧异,这样恣意妄为的人,竟然弄了一个这样庄穆的屏保,实在是出人意料。

  “手机我替你保管着,你既然带我来了,自然也是你带我回去。”

  小艇开始缓缓向海面上倒退着移动起来了,颜姝见李谦陌一定是要等自己才会回去的样子,嫣然一笑道:“好的,那你寻一处草荫睡一觉去吧,没有两个小时我是回不来的。”

  李谦陌为这笑容所怔,微微失了失神,并没有去寻荫睡觉,只是蹲在海边目送颜姝远去。西边是太阳归去的地方,阳光还没有照射到,此时绛红色的海面,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李谦陌下意识升起了一抹不好的感觉,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去取那艘白色的小艇去了。

  颜姝不快不慢的划着小艇,只见前面一点还有一个海湾,也有一片沙滩,只是更加荒凉,像是不曾被开发过的样子。未曾处理过的海域充满着未知的危险,颜姝寻思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一下。

  只见那端海湾上空盘旋着几只海鸥,海鸥的上方是奇幻万千的红云,没想到平常的云朵因为有了颜色,竟然也变的这么瑰丽多姿了起来,颜姝伸手挡着额头,只见红云镶嵌在明蓝的天空,特多形貌,难以一一比拟,当下一心赏云,竟连船也忘记划动了。

  李谦陌远远见颜姝在海面上一动不动,心里越发着急,若是靠岸了即使行雨来了,大不了躲它一阵就是了,若还在海上,就没有那么轻巧了,运气好船被掀翻,还能泅着游上岸,运气不好直接撞上岩壁,登时船毁人亡也不无可能。

  李谦陌这时有些后悔替颜姝保管手机了,否则还能提醒她一下,一边解着白色小艇的绳索,一边暗暗祈祷颜姝能听到自己的心声,早点反应过来。

  很快,浓雾变成了一团黑雾,乌云夹着狂风逼来了,海面亦因之怒吼了起来,像一只受伤了的野兽。颜姝被雷鸣电闪唤回了神思,只见岩壁上那翻滚的浪花,像有一只巨人的手在无形搅动着似的,气势渗人。在观小艇四周亦是一层层连绵起伏的波浪,有越来越汹涌的阵势。

  颜姝见此不敢在耽搁,连忙向着陌生的海滩划了过去,待靠近了,心下不由得一阵无奈,只见这一带岸边水流急喘不说,此时正连续升起着两米来高的大浪,自己的船若靠近,想也不用想,定是葬身浪底的下场。

  船被巨浪倾覆了,未知何时那岸边的巨浪已经绵延开了一米以外,颜姝被卷入波浪中后,随着波浪翻了两个弯,她心想:“这滋味竟比冲浪也不差。”这么一想,不仅不怕,反而还开心的和波浪玩耍了起来。

  头上是弹珠一般大的骤雨,身边是疾速翻滚的大海,她一边玩着,一边也知道必须得要马上靠岸了,虽然现在自己的能力足够支撑,等待一阵体力不济了,会不会发生不幸那可就难说了。

  颜姝观察着可以上岸的地方,只见一处岩壁处,有几米来宽的礁石,礁石上方是一片小沙滩,自己由此泅去大概五百米左右,颜姝活动了一下四肢,觉得自己应该没有问题,便也不再犹豫,不缓不急的朝那处背风的崖壁泅去了。

  隔着白花花的浪花,只见一艘白色的小艇在急雨中摇摇欲坠,颜姝心下一震,疑心自己看错了,忍不住跃出水面细看了一眼,等瞧清楚了确实是李谦陌来救自己后,心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刚刚玩耍了一阵消耗了一部分体力,如今又泅了大概两百来米,呼吸已经是急促了起来,颜姝紧紧的咬着自己的舌尖,丝毫再不敢松懈了,这种时候若是失去力气,想要拢岸无疑就变成痴人说梦了。

  颜姝随着波浪奋力泅着大概一百米后,渐渐头晕了起来,本应向前,忽又转向了后边,本应向东边,忽有转向了南边,这是力竭的征兆,颜姝闭上眼睛,想起了以前训练时,与蟒蛇缠斗的情形,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战胜恐惧,一个人只有战胜了恐惧才有机会激发出自己的潜能,她不能就这样沉入海底,她不能就这样死去。

  深呼吸一口气后,颜姝睁开了眼睛,瞳子已经恢复了清明,人有时候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刚刚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就仿佛真的马上要死了一般的疲倦,此时,一旦有了信心,却也觉得还没有那么严重。

  颜姝眯眼打量着前方的礁石,大概还有两百米,自觉现在的状态上岸足以剩余了,一面轻快的泅着,一面朝着李谦陌大喊道:“不要管我,去东边沙滩汇合。”

  李谦陌听不清颜姝在说些什么,只见白花花的浪花里有一个白花花的人影,像一条美人鱼似的徐徐前进着,见颜姝泅了这么久,还不见忙乱,李谦陌暗暗心惊,这真的是颜小姐吗,怎么这么强悍?

  颜姝快泅到岸边时,终于气力到了极限了,大浪摇撼着她的身体,这一处有船倒好上岸,仅用双手攀爬实在是滑溜溜的使不上力,颜姝喘息着,有一种爆粗口的冲动,难道要死在终点上?

  “颜小姐,你还好吗?”

  听着李谦陌的声音,颜姝蓦然回过了头来,不是让他去东边的沙滩了吗,他怎么来这里呢?再看他并不是撑船而来,颜姝不由得扶额道:“谁叫你弃船泅过来了?”

  李谦陌踩水立在颜姝身后,见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少不得有几分担忧。颜姝也看着李谦陌,此时行雨早已经过去了,天空湛蓝的令人惊叹,半空中正挂着一条明晃晃的彩虹,颜姝为这美景惊叹,一时也忘了发作李谦陌。

  李谦陌见面前的女人这时候了还有心思赏景,仿佛生死在她眼里不值一提的样子,心下略怔,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颜小姐,我们还是先上岸吧,你觉得呢。”

  颜姝收回了远眺的视线,朝着李谦陌坦然一笑道:“我没力气了。”

  李谦陌看着颜姝饱满的胸脯,隐隐约约的能看见白白的皮肤,羞怯似的低下了头,轻咳了一声后,方才抬头道:“容我冒犯了。”

  说完便抱起了颜姝的腰,换了一个方向泅去,也不远,二十来米的距离,那里是一个小峡谷,上岸不难,小白艇也在那里,想来李谦陌已经料到这边人不好上岸了,划船过来又怕被巨浪掀翻,故而才亲自下水来救自己了。

  这么想着,颜姝盯着李谦陌宽阔健实的胸膛,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想她下水前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不需要躲在男人的怀里,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食言了。

  “你干嘛冒险来救我,我刚刚对你并没有什么好语气,我甚至最开始还想着要欺负你。”

  李谦陌看着颜姝微微一笑后,很诚实的回答道:“你并没有真的欺负我,你只是喜欢玩闹罢了,看你跟海浪在一起,我就知道我非救你不可了。”

  颜姝不大适应这种交谈的语气,因此换了一个话题道:“谢谢,我想太阳这么大,上岸了晾一会就可以回去了。”

  李谦陌看着突然兴致缺缺的颜姝,只觉得捉摸不透,暗想,这女人难怪喜欢大海,她自己也是如同这大海一样,美丽迷人却又神秘善变。就是不知道将来喜欢上她的男人,有没有她今日这般的好运气,也能在关键时刻遇到一个好心人搭救了。

  “颜小姐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大不一样,我没有见过有钱人家的小姐这么不惜命的。”

  “噢,你的意思就是我比一般女人有钱,就这个不一样是吧。

  李谦陌一噎,他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可颜姝说的虽不是他的意思,却也有道理,因此不赞成也不否认,只是沉默了下来。

  颜姝晓得李谦陌的意思,不过她不愿意让人家知道自己的成长经历,因此只说破了表面意思,李谦陌果然无言了。

  两人沉默间,李谦陌已经抱着颜姝走上了沙滩,阳光暖暖的洒在两人身上,刚刚的一切恍若一场梦,若不是衣服还湿着的话。

  李谦陌身上的水滴到了颜姝的身上,又从颜姝的身上滴到了脚下的沙子里,沙子湿润的圆圈越扩越散,颜姝恢复了些气力后,便一面离开李谦陌的怀抱,一面看着刚刚的泅过的海面笑道:“你就这么站着不累吗,为什么不坐下来?”

  话虽这么说着,颜姝自己却也是没有坐下去,湿答答的白色长裙沾上一屁股沙子,她虽不在意,但总归不太优雅。李谦陌像是知道颜姝所想似的,一边拧着自己的白色衬衫,一边忍不住笑着道:“你若是累了去小艇休息一会,我在这里守着你,你休息好了来叫我,咱们再回去。”

  颜姝见李谦陌拧着衣摆脱水,心中暗暗好笑,这男人刚刚抱着自己的时候从容自若,现在脱衣服又不敢了,不由得打趣道:“把衣服脱了在拧吧,那样干的快点,你放心,我现在没那力气折腾。”

  李谦陌穿了一间黑色的七分裤,上面一件翻领的白衬衫,衬衫衣领两侧绣了两朵小小的白玫瑰,他四肢的比例完美,就这么简单的搭配也显得极为不俗。颜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谦陌救了自己的缘故,她现在看他怎么看怎么顺眼。

  见李谦陌并不脱衣服,颜姝也不勉强,只对他招手道:“你过来,咱们说会儿话,衣服也就自然晒干了。”

  李谦陌因为避嫌离颜姝已有一米多远,踌躇了一下后,还是依言走过去了。颜姝见他一面朝自己走来,一面蹲身捡了几块石子。眼珠一转,水上漂,她小时候也玩过,不由得也弯腰捡了一块看上去中用一点的石子,想着待会不声明,暗暗与他比一场,输了自然当没发生过,若赢了倒可以炫耀一番,反正自己不吃亏。

  李谦陌却不知道颜姝的这番小心思,只偏斜着身子,一边奋力的抛着石子,一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道:“本想随便拉个人到时候好与我指路,没想到会那么巧,我演了那么多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现在倒是也不得不信有缘分这回事了。”

  颜姝瞅着李谦陌的石子去的很远很远,在她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才沉了下去,心里泄了一口气,果然事先的想法是对的,若是说出口了,现在可不就是必输无疑了。她这么想着,一点未曾觉得她的想法有多么稚气。她若说出来了,或许还能得李谦陌告知,有所惊醒也不一定。可是这注定她是不会说出口的了。

  “戏演多了,是不是自己都不肯相信现实里还有真爱了。”

  李谦陌维持着抛石子的动作,偏头看着颜姝,若有所思的笑道:“戏里戏外有什么区别吗,每个人都在演戏,不是吗。”

  颜姝也学着李谦陌把手中唯一的一枚石子向海面掷了出去,不过成绩并不理想,登时就沉入海底了,不待李谦陌点评好坏,颜姝便先自嘲了起来。

  “很多年没玩过了,过了那个年纪,很多事自然的都不会了。”

  随即想到李谦陌还在等自己的回答,颜姝不想使他失望,于是又接着笑道:“你说的对,你说,我若是演戏,适合演什么角色?”

  李谦陌手里的石子已经抛光,他拍了拍自己的手掌,一面目送着最后一粒石子滚进海底,一面悠悠的开口道:“红颜祸水。”

  颜姝挑了挑眉,她知道自己有做祸水的资本,但是没有那个志向,因此并不难堪,只是拧着自己的裙摆笑道:“瞧瞧你这样子,仿佛我真是祸水似的。”

  李谦陌看着颜姝浅笑安然的面庞,喉咙微微一堵,这女子的美丽轻而易举的就能撩人心扉,多少好看的脸庞他也见过,可是就算她们统统加起来融为一体,也不及眼前这女子的十分之一,他有些想不明白,天地间怎么能生出这么一个了不得的女人?

  “恐怕到时候由不得你自己了。”李谦陌这话说的极轻,似乎并不预备颜姝回答,见颜姝果真没有听到,忍不住用余光打量起了颜姝,只见她正弯着腰拧着自己的裙子,大部分已经干了,仅高耸的胸脯处还紧紧贴着,想来是那个地方里面的内衣不易干,在看肩背与手臂的皮肤比白裙还要洁白三分,李谦陌看到这里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视线,总觉得自己此时龌龊的很。

  “你怎么不说话了呢,你当真觉得我是红颜祸水?

  李谦陌禁不住颜姝一再追问,忍不住又弯腰拾起了一粒石子向海面抛了出去,仿佛要把一些不该有的念头一并抛出去。

  “我不知道,我只是说如果演戏的话,你是。”

  他说完这话后,看着噗噗噗一路向前去的石子,心里的那点燥热却并没有就此离他远去。对于心底的这点不由自主,他觉得就像伤疤上结了疤那种意味,又痒又麻,偏偏抓不得,撕不得,总之是令他烦恼的很。

  他心中跟自己较着劲儿,忍不住再度开口道:“颜小姐,你好了没有?好了咱们就回去吧。”

  颜姝扯了扯自己的白裙,见已经干的十之八九了,也没有兴趣在停留了。她就是这样,兴趣来的快,去的更快,来的时候稍等一会儿都不行,兴趣消了,你让她多停留一会儿,她也是不愿意的了。

  两人上了船后,李谦陌一边划船,一边打量着颜姝,只见对面的女人打开手机翻了一阵后,整个人的状态又不一样了,这一刻倒是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了。

  “你又在想些什么?难得还有值当你这么思寻的事情。”

  颜姝看了一些琐碎的公事,正下意识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此时她眉目一片深沉,教人看不清喜怒。

  闻言抬眸道:“我寻思的事情很多,譬如,我想撂开颜姝的身份,又怕穷,我想放舟五湖,又嫌寂寞,我想找一个男人,又怕他啰嗦,偶尔我想自己做一顿饭,又懒得麻烦别人替我刷锅,我现在想欺负你,又怕你发火。”

  李谦陌耐心的听颜姝讲完了后,顿时哭笑不得道:“也就你大小姐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一般人都想着怎么赚钱养家,买房买车之类的问题。”

  颜姝不知道这些问题是个什么感受,但是她认为人应当不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人之所以比别的动物高贵,不正是人的那点思想吗?若论肉体,最后都是泥土一堆,谁还分谁化作的泥土更滋润万物吗?

  “那你了,你也这么想?”

  李谦陌望着平静的海面,仿佛刚刚的惊涛骇浪不是它发出来的一般,不由得拿大海和颜姝比较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与颜姝靠的太近了,导致看不清她,他看着大海,反而把颜姝还看的清楚一些了。

  “你仿佛很瞧不起这样想的人?你如果试过吃不饱穿不暖,没钱吃肉,没钱坐车的日子,你就会觉得你之前那点寻思有多么可笑了。”

  颜姝望着李谦陌,李谦陌却不看她,只是望着大海。海风吹的更闷热了些,原先的绛红色海域已在阳光中被一片金光包裹,仿佛更遥远了一些。海中的小山渐渐越来越清晰,像一座座野坟,颜姝心下一怔,想着总有一日自己也是要埋在青山碧水间里去的,那么给这具身体住最好的房子,吃最美味的食物,穿最名贵的衣服,最后又能留得住什么了?

  可笑吗?她笑不出来,那不是人性最光辉的地方吗?为什么所有人只注重这具身体了?即使亲眼看到这具身体迟早是要死的,也还是执着不放这具身体,人的执念有时候真无理,她的这番理论她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的,仿佛她天生就会这样想,这是她早就学会的东西了。

  “人类最终靠着我这点可笑得救,这点可笑还有个名字,它叫理想。”

  李谦陌说不过颜姝,他自己也隐隐觉得人不能完全为了这具身体而活,也需要有些颜姝的那种可笑的想法,但是他不愿承认自己被这个大海一样的女人吸引了,更遑论承认自己爱上她了。

  “你这叫无病呻吟,我自知说不过你,你且住吧,我需要好好回味一下你说的话。”

  颜姝见他心乱如麻的样子,也没了谈兴,只垂眸想着李谦陌嘴里的那点可笑的事情。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她的想法就总是这般与众不同,她觉得她的故事总会有个答案的,所以等等时间吧。

  过了许久见还没有靠岸,颜姝不由得疑惑的抬起了头来,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船已经偏了原来路线两三丈,在看李谦陌,只见他越是急着把小艇划到正常路线去,越是适得其反,颜姝凝了凝神后道:“把双桨给我吧。”

  李谦陌不答,犹要自己扭转局势,颜姝见船越去越远,心下一急,直接劈手夺过了双桨,她此时有些火气,使上了五六分力,李谦陌没有想到颜姝会动手,毫无防备之下,一个趔趄,竟差点后翻到海里去了。

  李谦陌稳住身体后,紧紧握住了拳头,他心中涌起了一股被羞辱的念头,可是还手的事他决计做不来,因此只是微瞪着颜姝,希望她温柔的哄一下他,抚慰一下他那受伤的自尊心。

  颜姝见李谦陌还敢凶视她,登时颇为傲慢的冷笑道:“看什么看,若不是想着你刚刚帮了我一回,我早就一脚把你踹下去了。”

  李谦陌见颜姝这么蛮不讲理,心里的那点涟漪立时冻结了起来,也不去理她,只是冷冷哼了一声。

  太阳越来越大,颜姝见李谦陌不说话了,也不去理他了,只是那艘锈迹斑斑的小艇到底是自己划出去的,回头让人打捞上岸了方才算有始有终。也不知道这白色小艇是谁的,换了一个地方停泊,也不知道主人会不会怨怪,待会留一张纸条好了,对方若要赔偿,自己给他就是了。

  李谦陌却不知道颜姝是在想这无关紧要的事,见她神色幽幽,还以为她在怎么编排自己。房子,马路,马路两旁的桂花树,一一引入了李谦陌的眼底,眼见马上就要上岸了,李谦陌心下怅然,想要找颜姝说话,又拉不下脸,只是拿眼看她,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一点鼓励。

  事实是这根本是行不通的,颜姝哪里懂得李谦陌这弯弯绕绕的心思。她跳下船后,看了一眼周遭,蕾丝边一样的波浪,温柔极了,颜姝光着脚踩在上面,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弯腰捡了一个烟盒,海风拂着她的长发,她一边拢着鬓角的头发,一边抽出了烟盒里的那层锡纸,铺张开,对着大海挥了挥手,仿佛是在说再见。

  李谦陌原以为她是在说再见,后面发现又不是那样的,只见她又拾起了一块有颜色的石头在上面涂鸦去了。颜姝佝着头,见李谦陌朝自己走来了,不由得抬头笑道:“你别急着过来,你去给我捡一个干净的瓶子来,要有瓶盖的。”

  李谦陌见她笑的毫无芥蒂,心中微微一怔,虽不知道她怎么又肯对自己笑了,但是他看着这笑总归是开心的。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后总会变得敏感些,卑微些,但正是因为当事人的这份卑微,他决计不肯承认他爱着她,但行动上已经表明了他爱了她了。

  沙滩上的空瓶子很多,并不需要费什么力气,可是他不是嫌这个不够干净,就是嫌那个不够好看,他希望找到这片沙滩最漂亮最好的那个给她。李谦陌这点痴心,颜姝是全然不知道的,她对男人用的都是快乐与游戏的心情,引导他们陪自己取乐,若乐够了,或惹得自己不开心了,顺手也就丢开了,丢开了也就丢开了。

  见李谦陌还迟迟没有回来,颜姝不禁看向了锡纸上的几行字,只见上面飞龙走蛇,飘飘洒洒,正是临的张旭的狂草,希望那人能认清楚才好,颜姝想到此忍不住轻吟道:“见字如面,今借用阁下白艇一游,见识到了万端美景,为尝此番美意,愿来日酬谢阁下。船位变换,勿怪,颜姝留字。”

  电话号码工工整整的写清楚了,船主不识字,总识得号码了,她一向不喜欢占人便宜,这下心里倒是不必挂碍着了。

  李谦陌最终拾了一个如水晶一般的玻璃瓶,看玻璃瓶在阳光下折射出五色光芒的那一刻,心里不可抑制地涌上了一抹不可捉摸的甜蜜。就像终于把自己能给的最好的东西,给了自己最想托付的那人。

  颜姝见李谦陌满头大汗的样子,想说他几句,又见他眼睛亮的像流星划过的那一瞬间,终于没忍拂他的兴致。

  只是略有些无奈的笑道:“竟看不出你是这般讲究的人。”

  李谦陌一面把瓶子递给颜姝,一面略有些不自在的笑道:“想着你是大小姐,总归比一般人要讲究一些,所以才耽误了一会子时间。”

  颜姝也不与他辩论,只是往瓶内塞纸条,见李谦陌面有异色,颜姝不知他心底怎么想,也不愿相问,只是实话实说道:“用了别人的船,总要与主人打个招呼。”

  李谦陌便不在说话了,心里那点可怜的苦涩,这奇怪的感觉,他自己也不大了解。

  颜姝往前走已上了马路,回首见李谦陌还在原地恹恹的站着,不由得高声喝道:“李谦陌,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走我可走了!”

  的士大妈听颜姝说的韩文,略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颜姝以及身后的李谦陌,这一看,立时来了精神,可笑她不会说韩文,只是一直激动的重复着李谦陌的名字,颜姝见她喊的脸红脖子粗的,怕她出什么意外,只得哄骗道:“阿姨,他不是李谦陌,不瞒您说,他也喜欢那位大明星,所以就照着李谦陌的脸去整了。”

  大妈瞅着颜姝,天仙似的闺女,不像是会骗人的,见李谦陌越走越近,越近越看越像,不由得感叹道:“韩国的整容技术就是牛,简直一模一样啊,你俩什么关系啊,他在哪里整的?你这么好看也是整的吧?”

  李谦陌替颜姝拉开了车门,颜姝一面往里进,一面捂唇笑道:“他在哪里整的可不能告诉我,我与他萍水相逢而已。”

  李谦陌见颜姝一脸贼兮兮的笑容,知道大概是在损自己,就是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学好中文,否则以后她跟别人还不知道怎么贬损自己呢。

  “你跟那阿姨说些我什么,怎么笑得那么开心?”

  大妈从后视镜凝望着李谦陌,久久无法释怀自己遇到的竟然是个冒牌货。颜姝看了一眼大妈,见她一脸遗憾的样子,心中很是不理解这种偶像情结,就算是李谦陌又怎么样了?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凡人,喜欢作品就多看两遍,这样把人物角色和现实的演员搭在一起不是庸人自扰吗?

  “我跟阿姨说你不是李谦陌,阿姨说你整容整的很成功!”

  李谦陌嘴角抽了一下,不知道是阿姨眼神不大好,还是颜姝这张脸太有说服力了。

  “你开心就好。”

  颜姝一怔,抿着嘴吧,看了李谦陌几眼,未了终没有再说话。一路上两人都有一种感觉,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不值当说出口,若值当说出口的部分,仿佛又不需再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