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意乱
觉有情2017-09-13 00:2611,055

  夜幕低垂,霓虹肆意的闪烁,颜姝到达酒会现场时,里面的气氛已经相当活跃了,

  清雅华丽的大厅里众多俊男美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笑语,或私语,或捧腹大笑,倒真是一派和乐融融,很是赏心悦目。

  颜姝本想静悄悄的混进人群中,无奈天不遂人愿,被人从后面撞了个正着,却原来是一个娱乐圈新人,第一次作为女伴来这种地方,一时心急,崴到了脚。这事本也情有可原,若是没有撞上颜姝,也就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偏偏就时运不济,与颜姝狭路相逢了,女人像从高楼坠地一般,直直的向颜姝扑了上去。

  颜姝被女人推着向前滑行了两步,大有要与大地亲吻的意思,就在这时一双手稳稳的扶住了颜姝的肩膀,一股好闻的男士香水味随之也在颜姝周身淡淡的弥漫开了来。

  身后的男人看清扶着颜姝的男人后,颇有些急切的道歉了起来。颜姝毕竟没有真的被扑倒,也不好意思就这事揪着不放,看了一眼跪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的罪魁祸首,颜姝知道她也不是故意的,因此只是淡淡的开口道:“我没事,倒是你女伴,仿佛吓到了。”

  男人看也不看地上的女伴一眼,只是一脸讨好地看着颜姝笑道:“颜小姐没事,我就放心了,那就不打扰您和晔少聊天了。”

  颜姝对男人的行径心里不屑,因此只是极为冷淡的回应道:“嗯。”

  男人心里不忿,面上却看不出丝毫,只是略为尴尬的拉起地上的女人向人群中走去了。

  颜姝也不意外,想那男人定是把自己当成晔少的女伴了,所以才这般毕恭毕敬。

  晔少全名上官晔,如果这里的人都是豪门,那么上官家就是豪门中的豪门,上官晔自然也是这群少爷的少爷了。此人有一半u国皇室血统,血缘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整个欧洲皇室,皮相好的无可挑剔不说,特别那双眼眸,恰如三斤寒水玉炼成的一颗炯炯夜明珠,比那上好的宝石还要绚丽夺目几分。

  “颜小姐,何故一直盯着我的眼睛?”

  颜姝见被抓包了,也不忸怩,干脆大大方方的开口道:“自然是因为晔少的眼睛好看,才忍不住多瞧了两眼。”未免上官晔打破砂锅问到底,颜姝岔开话题接着开口道:“刚刚谢谢,晔少也一个人?”

  上官晔也不强人所难,见颜姝问起了自己的女伴,打量颜姝左右也没有男伴,不由得含笑开口道:“正是,若颜小姐不介意,我很荣幸。”

  颜姝微微一愣,这个上官晔很少待在国内,称得上低调又神秘,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不说,还邀请自己做他女伴。想到上官晔的一则传闻,颜姝登时调皮心起,忍不住开口打趣道:“晔少莫非也会邀请女伴?”

  上官晔眼眸微动,这问题可谓尖锐之极,也无礼之极,若不是颜姝笑的一脸轻松,他都要认为对方这是在向自己挑衅了。据他所知,这位颜小姐可是冰山美人,对谁都是淡淡的,今天能这么熟络,想来也是对自己颇有好感。这么想着,上官晔方才淡然一笑,随即看着颜姝开口道:“有颜小姐这般的美人儿作伴,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颜姝自觉传闻不可信,也没多想,却不知道上官晔的心里已经转了好几个心思。

  对于自己的容貌,颜姝绝对是有信心的,闻言也不谦虚,只是瞅着上官晔的手掌笑道:“晔少可否松开我?”

  上官晔微微一怔,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忘记放开颜姝,他还以为只有那个女人能令他失态呢。这么想着,心里又有很多新的念头冒了出来,依言松开颜姝后,上官晔若有所思的笑道:“颜小姐还没有回答我肯不肯呢。”

  颜姝轻轻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后,见上官晔不是不是一时戏言,方才笑语盈盈的开口道:“既然搭档了,就认识一下吧,我叫颜姝,颜是颜姝的颜,姝是颜姝的姝。”

  上官晔莞尔,灰蓝的眸子里染了一抹暖意,随之眉舒目展的开口道:“我叫上官晔,还有,颜小姐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像和平的乳鸽。”

  颜姝对自己的表现也微微有几分意外,这种莫名的自来熟,只能归咎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所以失控了?听到上官晔把自己比喻成乳鸽,颜姝佯装生气的样子笑道:

  “我生气也可爱,天天很可爱,还有象征和平的是鸽子好吧!你为什么要说是乳鸽!”

  上官晔眼中笑意更添了一分,看着颜姝白润丰腴的身躯,若有提示的勾唇笑道:“我期待你在我面前天天可爱,我的和平小乳鸽。”

  颜姝面上一红,觉得这话不大妥当,想要纠正一下,就见四周的人,都饶有兴致得看着自己和上官晔,一幅洗耳恭听的模样,颜姝只得暂时搁下了这个话题,既然是高馨的主场,还是先去找主人要紧。在聊下去,颜姝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揍人的冲动了,咳了一下后,颜姝一本正经的开口道:“晔少,我先去看看高小姐,咱们回头见,”

  上官晔淡淡巡视了一圈四周后,见众人收回了耳目,这才看着颜姝微笑着开口道:“不用回头见,因为你要找的人,已经来了。”

  颜姝挑眉一笑,顺着上官晔的视线看去,果然见一抹聘聘婷婷的身影领着几对俊男美女,像明星出场似的,在万众瞩目中从楼梯上走下来了。颜姝微微凝了凝神,她与高馨认识多年,不过一直都没法交心,说是老朋友,其实也就是比泛泛之交强那么一点点。

  见高馨朝着自己走过来了,颜姝扬唇一笑,恰到好处的弧度,不亲亦不疏。

  “颜小姐,还认识梵,瑾,隽?”

  颜姝淡淡的点了点头,见几人也随着高馨朝自己走过来了,随即似想到了什么,面上也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这几个人自己应该算认识吧?

  司云梵一身摇滚王子的打扮,虽有些夸张,但耐不住人家盛世美颜,怎么整都好看。不过颜姝此时没心思欣赏司云梵那张俊脸,只见这家伙携着离离,直接越过颜姝看着上官晔笑道:“晔,叫我们好等,怎么才来。”

  颜姝见自己被无视了,也不气恼,现学现卖的学着司云梵的样子,走向了其他人。

  首先是高馨,颜姝一边接过侍者递过来的红酒,一边勾唇笑道:“大美女,好久不见,欢迎回国。”高馨拢了拢自己耳边的碎发,优雅的笑了笑,随即看着颜姝和上官晔二人打趣道:“还以为晔少有事耽搁了,原来是佳人有约。”

  颜姝见高馨以上官晔为先,眼里闪过了一抹冷意,一个个的都当自己是软柿子好拿捏不成?不过颜姝也不是分不清场合的人,宴会上这么多人看着,就算打落牙齿也得往肚里吞。不就是被人忽视了吗,干吗要生气,干吗要拿别人的愚蠢伤害自己?

  颜姝心理暗示自己一番后,很快平静了下来,随即含笑看着席少瑾和秦子隽开口道:“瑾少,隽少,又见面了。”说完后见席少瑾的女伴对自己敌意很浓,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随即想到他二人的暧昧关系,想来又是一个把自己当成假想情敌的女人了。

  提到这个颜姝就头疼,几乎所有女人都不愿意跟她走太近,仿佛她脑门上贴着狐狸精三个字似的,不就容貌出众了些,身材火辣了些吗?但这些不是她的本意啊,她若是有做狐狸精的潜质,还至于孤零零的来参加晚宴?对于女性莫名的敌对,疏远,排挤,颜姝已经习惯了,不过她从来都没有替自己解释过什么,因为根本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解释?

  “颜小姐,想什么这么出神了?”

  颜姝眨了眨眼睛,对自己有些无语,感觉自己越活越不如从前了,真怀念以前那些恣意妄为,一往直前的时光。

  颜姝这回倒没发呆了,心里虽还在胡思乱想,但嘴边的话也没落下,见秦子隽已经离去了,只留席少瑾还在等自己回话。不由得挑了挑眉,传言秦子隽就是这幅万年冰块的德行,颜姝也不去与他计较,正要和席少瑾虚应几句,就听到上官晔对着高馨笑道:“小乳鸽确实当得上是绝代佳人,不过高小姐也是一样令人着迷。”

  颜姝听着小乳鸽三个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上前纠正错误上官晔的称呼错误,外号这种事,一次放任,终生随身,在还是星星之火的时候,坚决要掐灭。

  “我与晔少不过刚刚才认识,请自重。”

  冰雪神女,现在这模样倒是像了,想到颜姝刚刚待自己的不同,上官晔不仅不生气,反而笑的更加明朗了。

  “梵刚才说你们等我,等我有事吗?”

  颜姝见上官晔逃避问题,气的一阵牙龈痒,一次不行,再强调一次!

  “晔少,请以后称呼我颜姝或者颜小姐,请配合!谢谢!”

  上官晔一脸兴味的开口道:“好好好,我绝对配合你,不用谢。”

  颜姝扶额,上官晔的绅士风度去哪里呢?

  “希望你说到做到,还有我没想真谢你!”

  众人见上官晔这么好说话,活像天上出了两个太阳似的,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明天太阳不会真的出来两个吧?

  颜姝见上官晔应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小乳鸽有多引人遐想!

  司云梵见上官晔对颜姝较常人有些不同,忙不迭的看着颜姝讥笑道:“晔,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傻大姐,你跟她啰嗦个什么劲。”

  颜姝看着司云梵那张俊脸,真想脱下高跟鞋招呼过去,想到自己是名媛,要优雅,要高贵,所以要忍忍忍!深吸了一口气后,颜姝方才抬头看向了司云梵,也不急着说话,就那样冷清清的盯着他,希望他能知难而退,跟自己道个歉,这事也就算完了。

  司云梵见颜姝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眼里闪过了一抹戏谑,随即深深的看着颜姝笑叹道:“颜小姐,我知道你对我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但是你不说我怎么能肯定你的心意呢,所以大胆的说出来吧,本少爷现在心情好,说不定一下想不开就答应你了呢。”

  颜姝嘴角一抽,没见过想象力这么丰富的男人,随即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我确实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说到这里颜姝故意停了下来,未料到司云梵竟开始凝神思索了起来,颜姝见状心下一怔,他不会当真了吧!

  这么一想,在没有心思逗司云梵了,正要开口澄清,就听到司云梵抢在自己之前开口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本少爷,本少爷打发慈悲勉强要了你吧。”颜姝见司云梵一脸挑挑拣拣勉勉强强的表情,心里吐了一口血,真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你帅我也不丑!谁怕谁?

  想到此,颜姝忍不住冷哼道:“我改变主意了,突然又不喜欢你了,抱歉!”

  司云梵呼吸一滞,这还有好几个人看着呢,这个死女人怎么都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

  “你说喜欢就喜欢,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你以为你是谁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颜姝见上官晔要替自己援声,微微摇头拒绝了他,颜姝又不傻,别前头赶跑了狼,后头又进来了虎,司云梵这种公子哥,不是吹牛,她还真的一点都不惧!

  “我就是这样,上一秒喜欢,下一秒又不喜欢了,我现在不仅不喜欢你,还有点讨厌你了,听得懂人话就识趣一点吧!”

  两人视线交汇,司云梵看着颜姝漠然冰冷的眼睛,心里一阵烦躁,忍不住怒气冲冲的开口道:“我就不识趣,你来咬我啊,的确有几分姿色,够我玩一个晚上了。

  “梵,你不要这么说颜小姐,颜小姐对不起,我代替梵跟你说声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你原谅梵吧。”

  颜姝正要回讽,就被这个轻轻柔柔地声音打断了思绪,只见那是一个小白花一般娇柔的女人,最妙的是那双眼睛,水雾蒙蒙,仿佛霏霏细雨中的烟雨江南。的确是个美人,还是跟自己有过争执的美人,不就是那个网红离离吗?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吗?她还真是自信,自己凭什么听她的?

  想到此,颜姝直勾勾的傲视着离离冷笑道:“这里有你出头的份儿吗,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说我还能考虑一下原谅他,你说了我还就偏不,对,我就是不讲道理,我就是不近人情,我就是仗势欺人,你不服?让司云梵帮你呀!”

  颜姝本没打算这么说,奈何离离那一幅视她为毒蛇猛兽的样子刺激到了她的神经。这种表情她在另一个女人脸上看到过很多次,那个抢了她未婚夫的女人,此时此刻,颜姝几乎把离离和向晓岚当成了同一个人,她心里的恨意几乎要将她淹没!

  离离见颜姝突然变得这么暴躁可怖,怯怯的抖了一下,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得硬着头皮收尾道:“颜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不需要梵帮我什么,我就觉得在高小姐的宴会上,大家要是闹出什么不愉快,令主人难做而已。”

  颜姝瞅了一眼在人群中应付的高馨,见她一幅无事人的模样,心里暗暗冷笑,这个女人巴不得我把全场人都得罪光了才好了,她好看笑话不是吗!不过今天晚上她愿意当一回笑话,谁让她此时很难受呢,她难受惹着她的人都别想好过。

  “哟,好大的口气,没有司云梵帮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来这种地方的资格都没有吧?口口声声不要帮忙,实际上呢?其实灰姑娘故事只是一个童话而已,不是吗?现实中的灰姑娘,她不是没有脾气,她不是真的那么柔弱!她只是穷!所以她不得不伪装自己,博得王子的同情和怜悯!我说错了吗?亲爱的灰姑娘?”

  上官晔若有所思的看着颜姝,想了想终究没有插话进去,毕竟才初次见面,太热切反而会适得其反。

  席少瑾看了一眼刘卿卿,见她眼含怒意,明显是对颜姝颇多不满,为了不使刘卿卿生气,想了想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关键时刻在掺合进去不迟。

  秦子隽在大厅的休息区一角,垂眸抿着香槟,仿佛在凝神看这边,又仿佛已经睡着了。

  再说司云梵见颜姝气势汹汹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活像一个歹毒的恶妇似的,尖酸刻薄,在看离离娇弱可怜,孤苦伶仃的样子,登时动了三分真火,在颜姝一脸复杂的表情中,冷着脸开口道:“颜姝,你够了啊,有几个臭钱就这么了不起么,要比钱多是吧?怎么比我奉陪!”

  颜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闻言一脸嘲弄的开口道:“刚刚不还嫌钱臭吗,回头又要与别人攀比它,司云梵,你说你是不是贱,而且是贱到骨头里的那种贱人!”

  司云梵虽然外表阴柔,却有一个一点就着的暴脾气,颜姝这么当众挑衅他,众人都是一脸期待的表情,自古看热闹的都不怕事大。

  席少瑾想开口打个圆场,却被司云梵一个眼神瞪回去了。

  司云梵看着颜姝,挑逗似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随即一脸玩味的开口道:“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让你尝尝我有多贱,嗯?看你前凸后翘的,放心,我也不白上你,给你一个市场天价,十个亿,够了吗?”

  司云梵见颜姝不说话,一脸嫌恶的样子,心中更怒,面上倒恰恰相反,竟然露出了几分醉人心弦的媚意。直把众人看的提心吊胆,这多像聊斋志异里那些精怪女鬼欲要吸食男人精魄前的样子,事出反常必有妖啊,众人纷纷为颜姝捏了一把冷汗。

  颜姝见司云梵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微微倾了倾身子,随即一脸甜蜜的开口道:“洞房前不都是要喝交杯酒吗,我现在去拿,你要等我喔。”说完这话,颜姝也不看司云梵是什么表情,径直穿过众人从餐台上拿起了两杯红酒,随即勾唇一笑,在众人变幻莫测的视线中,深情款款的向司云梵走了过去。

  就在大部分人都表示看不懂的时候,有那么几个人心下已经有些猜测了,只是不敢相信颜姝会这么大胆,登时几人对事态发展,也开始变得全神贯注了起来。

  司云梵看着千娇百媚的颜姝,心下微微一荡,随即颇有些玩味的开口道:“看来颜小姐觉得春风一度太短,是想要被我这个贱人睡一辈子呢!”颜姝一边慢慢走向司云梵,一边一脸羞涩的开口道:“是啊,一晚上怎么能满足了?毕竟梵少的一次时间那么短,是吧!”

  众人苦苦憋笑,若不是顾忌着司云梵的怒火,此时大厅恐怕已经笑闹成一团了。

  上官晔也忍不住莞尔一笑,这个女人又一次刷新他的认知了,不过很真实很可爱不是吗?一旁的席少瑾也很不厚道的笑了,难得见司云梵被逼的节节后退,他决定坚决不出声,继续安心看戏。

  秦子隽仿若未闻一般,静静地侧身坐在沙发上,唯有淡淡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司云梵见颜姝越走越近,眼里闪过了一抹炙热,颜姝见状,心里冷笑,看样子这两杯酒正合适给司云梵降降火。打定主意后,颜姝面上笑的更迷人了,就像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突然绽放了一般,直把司云梵瞧的一愣一愣的,都快摸不着方向了。

  “梵少,你是不是很热?让我帮你降火,好不好?”

  颜姝见司云梵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后,心里不禁觉得有些乏味,男人都是一个德行,顶级高富帅又怎么样?两杯红酒就当给他一个教训了,若不是看在其余三少的份上,她不死揍司云梵一顿,她都敢发誓自己不姓颜!

  哗啦一声,紧接着又哗啦一声,颜姝手里的两杯红酒一滴不剩的从司云梵的额头上淋了下去,司云梵来不及反应过来,白净的皮肤立时就消失不见了,这时若给他一把大刀,大概都可以扮关公了。

  全场的人心里都沸腾了,只是没人敢喧哗,有那敢喧哗的,此时偏偏不想打断二人,这出戏这么热闹,实属百年难见,一生大概也就上演这么一次,他们还是多看一阵的好。

  冰镇过的红酒带有一股泠冽的清香,直撞进了司云梵的嗅觉,他伸出舌头接了几滴尝了尝后,一脸暧昧的笑道:“合衾酒我喝了,接下来颜小姐该与我洞房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颜小姐的蜜汁比红酒如何呢。”

  这话说的赤露,颜姝没想到司云梵还不知道吸取教训,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见司云梵一脸我要定你了的表情,颜姝正要朝他脸上一巴掌挥过去,就听高馨替自己解围道:“梵少,相信颜小姐只是一时手滑失了分寸,你一个大男人气度大一点吧,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好吗?”

  离离也紧跟着高馨开口圆场道:“司少,你的衣服湿了,我陪你去换一套吧。”

  司云梵拂开离离给自己擦脸的手绢,看着高馨冷笑道:“你的面子还没有这么大,这个女人今天晚上是别想逃了。”表明态度,司云梵上前靠近了颜姝一步,那眼神,就好像一头饿狼在掂量自己嘴里猎物的斤两。

  高馨微微一笑,话已经说过了,她也管不了司云梵的事,在说能管事的人都还没有发话,她充什么出头鸟,这么一想也就索性闭口不语了。

  众人心头一震,梵少对高馨小姐这么不客气太不正常了,搁平时就算计较,那也是秋后算账了,哪有客人当面这么拂主人面子的?在看颜姝只见她一脸淡然,成竹在胸的样子,众人对接下来二人的发展越发期待了。

  离离印象中的司云梵一直都是善良仗义的模样,他人好看,嘴巴喜欢说些无伤大雅的荤话,哪里像今天这么不依不饶?虽不是针对她,离离依旧觉得遭受不住,好在席少瑾上前半步扶住了她的肩膀,这才稳住了阵脚。

  刘卿卿见状暗暗使劲掐了席少瑾一把,看着小白兔一样的离离,心里涌上了几许厌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迟早要她好看。席少瑾回捏了刘卿卿一把,颇有几分不悦的瞟了刘卿卿一眼,似警告,又似提醒。

  秦子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幅垂眸沉思的模样,仿佛对周遭发生的一切丝毫都不关心。

  上官晔倒是老样子,用手扶着下巴,仿佛在等一个时机,一个适当的时机。

  颜姝不着痕迹的打量一圈众人后,心里隐隐有了计较,s市四少,并不像传闻中那般亲密无间,大家都是生意人,即使有几分真心,也是夹着撇不清的利益。如果不是四少联合整治颜家,她何惧之有?

  “梵少要在这大厅里当众表演,我可没兴趣奉陪,你身后不是有一位嚒?”

  司云梵一脸温柔的看着颜姝笑道:“我只要你,你要是害羞,咱们换个地方,比如我车里?”

  颜姝一个侧身,稳稳躲过了司云梵伸过来的手臂,上官晔见司云梵竟然真的动手,眼里闪过了一抹异色,随即不咸不淡的上前两步把颜姝挡在了身后。颜姝凝了凝神,迟疑了一瞬,还是从上官晔身后默默走了出来。如果非要跟一个人纠缠上,颜姝宁愿那人是司云梵,最起码自己与他半斤八两,若是上官晔,颜姝自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

  “晔少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颜姝一向不喜欢躲在男人身后,装扮楚楚可怜。”

  上官晔闻言眼里闪过了一抹惊讶,随之一脸揶揄的笑着开口道:“颜小姐果然比小乳鸽可爱多了,我很期待颜小姐心甘情愿躲在我身后的那一天。”

  颜姝轻拂着自己的肩膀,眼里划过了一丝落寞,随即扯唇轻笑道:“那就提前祝晔少有心想事成的那一天了。

  上官晔浅浅一笑,随即直视着颜姝,半真半假的开口打趣道:“颜小姐放心,我对于感兴趣的东西,一向很有耐心,我愿意等。”

  颜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便把视线投向了司云梵,这场闹剧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她想该到结束的时候了。司云梵也看着颜姝,脸上却没有半分罢手的意思,仿佛一定要颜姝陪睡才肯揭过去一样。

  离离见上官晔是打定主意要维护颜姝了,心知在争执下去也落不到什么好处,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算了。抬头望向司云梵,离离一脸心痛的开口道:“梵,你别生气了,事是因我而起,总归是我命苦,与颜小姐无关,就这样算了吧。”

  颜姝闻声,挑眉不屑的笑了笑,半个身子都躲在席少瑾怀里的女人,竟然理直气壮地对着司云梵说出这样煽情的话,还真是讽刺呵。

  司云梵看着一脸讽刺的颜姝,有些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颜姝见状眼皮跳了跳,此时不闪,更待何时!

  司云梵没想到上一秒还雄赳赳的颜姝,下一秒就开溜了,想要提脚追出去,却被上官晔一把拉住了,眼见是追不上了,司云梵只得愤愤的望着颜姝的背影吼道:“死女人,我记住你了!咱们来日方长!”

  颜姝跑出会场后,有些庆幸自己闪的快,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当众斗嘴,总是女人吃亏些,若不是刚刚想起了那对奸夫淫妇,她也不会那么失控。启动车子后,颜姝挑了个不堵车的方向,一溜烟的就不见人了。

  想到那对奸夫淫妇,颜姝只能怪自己遇人不淑,识人不明了,倘若一个人愿意自欺欺人,那么是没人可以叫醒她的。颜姝曾经就是那个愿意自欺欺人的傻子,那时候每个人都只看到看她潇洒,却没人愿意读她潇洒背后那些的愁苦,不过好在自己被时间叫醒了,一切都过去了是吧!

  颜姝暗暗安抚自己几句后,觉得心里已经平静下来了,不禁把视线投到了窗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姝姝?”

  听着这个熟悉的称呼,颜姝才发觉自己竟然将车开到了莫愁湖来,路灯下的少年,温润一如往昔,颜姝心下一酸,也不搭话,只是深深的看着顾续,像是要把顾续每一个微细的表情都看透似的。

  顾续见颜姝把车缓缓停下来了,面上一喜,他今天被父母连续轰炸了一天,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走走,没想到会遇到颜姝,登时脚步也轻快了几分。

  “姝姝,你听我解释,我们和好吧,我错了,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

  颜姝闻言微微侧眸,由着自己的手臂被顾续握着,也不挣扎,只是一脸嘲讽的开口道:“放手,别用你那肮脏的手碰我,这手把向晓岚全身上下都摸遍了吧!”

  顾续面上微微一涩,两颊随之升出了一缕红晕,他本就比一般男子生的赢弱,如今这样呆怔的模样,倒比离离还要惹人怜爱三分了。颜姝勾了勾唇,暗嘲自己曾经被这张脸骗的好苦,不过现在,她只觉得虚伪恶心。

  顾续见颜姝一脸恶心的表情,眼里的光芒也暗淡下去了,顿时满腹惆怅又涌上了心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终究抵不过时间无情的变迁,只是说到底,今天的局面,真的就全是自己一个人错的吗?

  “姝姝,我知道你不会要我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求你听完我最后想说的话,好吗?”

  颜姝见顾续可怜兮兮的样子,到底是狠不下心,微微点了点头,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几个人,他伤你负你欺你辱你,你气急时恨不得剐了他一身肉,可只要一旦他向你示弱低头,你的心还是会豁然变得柔软起来,都说女人身上有一股天然的母性,这股子天生的母性又何尝不是一种慈悲?

  两人就这样一人在车内,一人在车外,对视良久后,顾续才仰头苦笑道:“我们曾经是那么的般配,后来你父母的生意越做越大,你也越来越耀眼,你不知道差距渐渐浮现的时候,那段日子我多么自卑痛苦无助!”说到这里顾续停了下来,渴望颜姝能安慰他两句,可是等了许久,颜姝也没有。

  自嘲的摇了摇头后,顾续方才一脸落寞的接着开口道:“后来你把你的朋友向晓岚带进了我的生活,她总是鼓励我信任我支持我,她总是和我聊许多你的话题,就这样,我渐渐的与她越走越近,但起初我不想那样的,是她灌醉了我,姝姝,你以为我就不痛苦吗?”

  看着顾续满脸的泪水,颜姝所有的嘲讽通通都化作了一声轻轻的叹息,谁对不起谁都好,已经没有意义了。

  “媒体曝光的图片是我提供的,你们俩的关系我很早就知道了,早到我自己都快忘了有多长的时间了,现在,我宣布游戏正式结束了。”

  顾续怔了一霎,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颜姝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臂越收越紧,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现在更是添了三分。忍不住一掌劈开了顾续,随即看着摇摇欲坠的顾续冷笑道:“这就受不了了?你们在出租屋缠绵的那个晚上,我坐在楼梯口上也是像你这个德行,第二天早晨的阳光有多刺眼,你知道吗?你当然不知道了,你们两个像发情的臭蛤蟆似的,两天两夜都没有出门,是吧!”

  顾续微微瞪大了眼睛,显然做梦也没想到颜姝会在楼梯口盯了两天两夜,想到那画面,顾续不由得抓着自己的头发咆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进来,你不是很厉害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所以不屑出手阻止?”

  颜姝扯了扯嘴角,听着顾续说不在乎时,差点怒火攻心,深呼吸数次后,方才觉得心脏平坦了一些。

  “顾续,你当我傻子吗?你没那意思你去她的出租屋喝什么酒?孤男寡女,深更半夜较劲喝二锅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自己不清楚?不清楚你就敢喝?你就不怕肾被人割了?我对于臭蛤蟆交配没兴趣,自然不会进去碍自己的眼睛!”

  顾续微微闭眼,双手紧紧握成了拳,随后跟疯了一般把头从车窗向里伸了进去,颜姝一愣,动作比理智快,拳头已经朝着顾续挥了出去,看着顾续立时肿胀起来的额头,颜姝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竟然打了他?

  这一拳把顾续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勇气也打散了,看着颜姝娇艳饱满的红唇,顾续眼里闪过了一抹苦涩,他有一个貌若天仙的未婚妻,可是他竟然从来不曾亲过一下,亦不曾摸过一下,他以为长大了她就会给他,可是长大了,她却离他越来越遥远!

  “姝姝,我们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会有相对应的欲望,可是你了,除了十五岁以前咱们拉过几次手,你自己想想,你真的把我当成你的未婚夫了吗?还是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哥哥呢!”

  颜姝有些烦躁的拨了一下方向盘,她无法理解为什么男人一定要把性挂在嘴边,两个人相爱是多么是多么神圣的事情?一定需要那么庸俗的方式来沟通吗?在她看来那种肮脏的事情大可与不熟的人做,在自己爱人面前,她希望自己永远高贵纯洁,而不是一幅低级淫秽的模样,只是这些话以前以为不必说,现在却是不必要说了。

  “其实,最初,你提出要求我未必不能满足你,我之所以没有那样,是视你为知己,却原来这些全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我爱的那个续哥哥,终究只是我自己虚构出来的人影罢了!”

  顾续眼里闪过了一抹热切,瞧着颜姝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娇躯,忍不住急急的哀求道:“姝姝,我现在求你,你给我好不好?我跟向晓岚已经结束了,我们重新开始,只要你肯给我,我保证,这一辈子绝不会在碰第三个女人!”

  颜姝闻言被气乐了,司云梵逼着自己给他,上官晔也是颇多试探,竟连自己深爱过的男人现在也只贪求这具身体的欢愉了。

  男人啊男人,你们的脑子真的长在下半身吗?一个女人真的只有一幅美丽的身体可以值得爱吗?那么她多愁伤感的灵魂了?谁来抚慰?收起心里的惆怅后,颜姝面无表情的看着顾续开口道:“顾续,你让我作呕,精虫上脑了赶紧去找你的破精盆,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顾续眼里闪过了一抹诧然,什么时候颜姝变得这么刻薄了?可是此刻他不想考虑那么多,他满心满眼里只有颜姝那娇嫩的红唇,精巧的耳垂,蓬勃的胸脯,想着若是俯身上去,亲她一亲,摸她一摸,不知道该是何等的销魂滋味?顾续已经深谙男女一道,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不禁浮现连篇了起来。

  颜姝冷冷一笑,懒得再看顾续那一脸猥琐的傻笑,直接加速扬长而去了。在颜姝离去后,一辆停在斜对面公交车站的灰色法拉利也随后追了上去,透过后视镜看到顾续那一脸满足的样子,萧洛则微微勾了勾唇,意淫也得有个度,不是吗!

  顾续被迎风飘过来的啤酒罐打断了思绪,幸好只是掉落到了脚边,是谁这么缺德?顾续忍不住抬头去看,只见一抹灰色的影子如白马过隙一般,下一秒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满腔欲火无处发泄,顾续接下来会去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