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心事
觉有情2017-09-21 22:594,683

  回到办公司,颜姝已经把刚刚那通电话抛到了九霄云外,她这不易捉摸的性子,不但伤了旁人,何尝又不是伤了她自己呢?她很容易把人幻想的非常崇高,然后很快又会发现了他的卑劣之处,一次一次,乐此不疲。这就好比,一个喜欢玩火的人,明早知道最后有可能会被灼伤,还是贪恋着那一点火光,侥幸的认为,自己应该是不一样的,或者这火光较旁的火光是不一样的?

  不过她此时却没有在想什么哲学问题了,而是琢磨着一桩现实的事情。只见她在办公桌上旋转着圆珠笔,一副沉思的模样。莫斯卡一面熟练的把茶给她端上桌子,一面循例上前凑趣道:“Boss,在想什么呢,莫不是在想四少哪个更好一些?”

  颜姝正好也想找一个人说一些俏皮话,缓解一下压力,因此颇为配合的笑道:“你觉得哪个更好一点?如果是你,你选择哪一个?”

  莫斯卡抬了抬自己的镜框,一脸为难的细数道:“晔少太神秘了,感觉危险系数太高了,梵少太花心了,感觉把控不住,瑾少倒是比较平易近人,如果非要选我还是选瑾少吧。”

  “隽少怎么落下了?你瞧不上他?”

  莫斯卡见颜姝笑的一脸戏谑,连忙摆手道:“隽少就是一个冰人,看看就好了,若真的一起生活,估计天天就是那几句对话。”

  “哦?那几句话?看不出来你还挑的挺细致,都快赶上给自己挑大衣了。”

  莫斯卡见颜姝开怀一些了,心里渐定,说话也更随性了一些。一边给颜姝摁着肩膀,一边嘻嘻笑道:“Boss给我年终奖包的厚一些,我大衣还可以多买几件。”

  颜姝伸手按住了莫斯卡的手,她实在不习惯非专业的手在她身上揉来揉去,莫斯卡识趣地缩回了手,见颜姝并未坏了兴致,便接着笑道:“谁若是与隽少做了夫妻,来来回回不过三个字,吃了吗?还好吧?好了吗?睡了吧?想了吗?想你了?那来吧?来了吗?”

  颜姝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心想:“秦子隽若是知道有人这么编排他,还能只说三个字吗?他若不说三个字,又会说些什么呢?那样一个恍若在高山冰雪中隐居的人物,他若是问一个女人来了吗!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颜姝笑的更畅快了些,直觉那一定是一个有趣的画面。莫斯卡也捂住了嘴巴,显然也觉得那画面有些滑稽,见颜姝似乎很喜欢编排秦子隽,莫斯卡索性豁了出去,反正这话是绝对不会传到第三个人的耳朵里去的,这一点她还是相信颜姝的。

  收住笑意后,便接着道:“Boss,你有没有仔细瞧过隽少?他仿佛不会笑一样,我看梵少和瑾少都乐开花了,他依旧是冷冰冰的,不是假装做样子,而是真的冷冰冰。他的眼里仿佛蕴着寒冰,周身就像披着陈雪,若是他站在雪里,估计雪也要被他冻伤了。”

  颜姝吃了一点茶末子,好不容易拢住了笑意,闻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由得指着莫斯卡,笑怪道:“哪里就有这么夸张了,我瞧他的心肠倒是极热的,昨儿,我还看到他陪着秦小姐逛街呢。四少里头,也就梵少会陪女人逛街了吧?”

  莫斯卡颇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即一脸神秘的低语道:“都说他与秦小姐有些情愫,看来传言未必是假,Boss,你还是不要掺合进去了吧。”

  议论是自由的,一人一张嘴,源头一开,一点微风也能变成台风,凭你再大能耐的人也是收不住了,对于这种传闻,听过笑笑也就罢了。她若爱了他,又怎么会在乎这一点流言?可是她不爱他,自然也就不存在掺合进去一说了。

  她曾经以为,爱情可以让空虚的人生变得更丰满,然而,现在才发现,制造更多空虚的,恰恰是爱情。可还是有一拨拨的人,前扑后继的陷进去,把自己仅剩的一点温度奉献出去,三五年后,这些人也就同她一样,一颗心就只剩下一片冰凉了吧。

  “我们可以拿别人消遣,但不要探别人的隐私,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这边,还要把一点事情理顺一下。”

  莫斯卡乖的像一只小猫似的点头道:“好的,Boss。有事随时吩咐我。”

  待办公司安静下来后,颜姝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接着琢磨起了刘卿卿,暗想:“我与她毫无交集也并无利益关系,亦非情敌,这么针对还真是令人担忧。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

  想到此,颜姝拨通了颜父助理的电话。

  “蓝叔,去查一查刘卿卿这个人,越详细越好。”

  “小姐,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颜姝知道蓝叔这人一向如此,丝毫不肯逾越半分,忍不住逗他道:“林逸峰在你旁边吗?”

  “我与他不在一间办公司,不过我马上联系他,让他下去见您。”

  颜姝可不想见到林逸峰,当下连忙拒绝道:“随口问问,那就这样,我等您的消息,再见。”

  颜姝刚挂掉电话,自以为放下了一桩心事,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见林逸峰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仍旧往常那般,没有敲门,颜姝也依旧如往常一样朝他训道:“林逸峰,你学不会敲门吗?”见他又要折返回去装模作样的敲门,颜姝无奈扶额道:“林逸峰,滚过来吧!”

  林逸峰摸了摸自己滚圆的肚皮,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小总我还是走过去吧,滚过去我怕惊着您,毕竟我现在这体型,着实有些超重了。”

  颜姝现在没心思和他斗嘴,因此只是不咸不淡的道:“有事说事,没事别找事。”

  林逸峰在颜姝对面坐下后,见颜姝在翻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也不肯瞧着自己,心里略微有些泛酸,不过他早已经习惯了颜姝的疏离,这些年来,他二人这样的相处,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

  “小总?”

  “嗯?”

  小总。”

  嗯?”

  小总!”

  嗯!”

  林逸峰见终于肯抬头看自己了,面上带了几分笑容,颇有几分精巧的讨好。颜姝一脸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随即靠在椅背上,微微旋转着身体,道:“你到底想要干吗?”

  林逸峰打量了一圈四周,确定并没有外人在场后,方才勾唇笑道:“小总,你猜我想干吗?”

  每次看到林逸峰,颜姝都会感概岁月这把杀猪刀对他太残忍了,没有给他皱纹,却给了他一身肥肉,偏偏这人自己不以为耻,还洋洋得意自己有这一身肥肉。一个人自暴自弃的时候,即使上帝对他伸出一只手都是无意义的,因为他不会对上帝伸出自己的手。

  从林逸峰身上,她能窥到岁月是如何把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就仿佛一个童话故事里的王子,现今硬被变成了一个生活剧里的甲乙丙丁,颜姝注视着林逸峰肉嘟嘟的手,再想想以前那双纤长有力的手掌,不由得撇开了视线。

  “我知道你接下来马上就要走了,因为我不会再和你说话。”

  林逸峰见颜姝把脸彻底埋入文件堆里去了,眼里闪过了一丝黯然,心想:“这小丫头还是没有把顾续放下吧,她看到我就会想起以前,而现在她最讨厌的,恐怕就是以前了,而我还活在以前,她也就一并把我厌了。”

  时间就像一条被雾罩住的大河,而人站在大河的两岸,即不敢下水,任你在河岸奔跑的飞快,亦是不济事的。很多时候我们约定与一个人不见不散,不是不想遵守承诺,而是你没有办法,你不能,有时候,你不想走也得走。

  “小总,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以前你最爱这句话了,我。”他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接下来他不知道该说她以前多情善感了一些好,还是该说她现在冷漠无情了些好。总是这两样都不是他的意思,而她也不止这样两种品格,他原本想与她正常的叙叙旧,但现在又发现什么都不必在说了,因为一切早已无处说起。

  颜姝不动声色的喵了林逸峰一眼,见他这就起身要走了,心中闪过了好几个念头,仿佛与他一时有很多话要讲,但那些话说出来也不过徒增伤感,便默了。他不会知道,她不是无言,只是所有的话都被她在喉咙里扼杀了。

  林逸峰走后,颜姝用力伏住了思绪,将其引导在了正途上。

  心里稍稍轻松了一刻,别的闲事又浮上了心里,颜姝一面掏出手机,一面看了看悬在空中的蓝窗,心想:“黄昏骑马,倒是一件妙事,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正好。”

  她这思虑间,上官晔那头已经接下了电话,声音里泄着几分温柔,像极了春天的太阳,颜姝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心口有几分痒痒的,声音不免也软了下来。

  “晔少,我们现在骑马去可以吗,我看到天边那一抹镶红边的白云,我感到它在召唤我。”

  上官晔也附和着笑道:“我听到我眼前的小草在抱怨:这是哪家的美丽女子,恐她来了,主人是看也不会看我们一眼了,不过看主人这么开心的份上,我们就许了她的请求吧。”

  颜姝莞尔一笑道:“那就多些小草了,你在哪里,我直接过去找你。”

  “好,我在马场,你循着定位过来就是了,看到很大的一片杜鹃花海后,就直接进来,我在里面等你。”

  颜姝兴致越加盎然了起来,心里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连连点头应道:“晔少过的才是生活啊,我们都是在生存罢了。”

  “瞧你说的这傻话,只要你愿意,我的都是你的。不用为难,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会等,等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在这之前,你快乐就好。”

  爱情恍若是一场华丽的豪宴,她见识过一次满杯狼藉后,就再难以被表面的华丽触动了,她现在虽有感动,但也只有感动了。

  “晔少,你还真是跟梵少一个语气,算了,现在不说了,面聊吧。”

  两人说到这里告了别后,颜姝欢呼雀跃的跑进了自己的衣帽间,她的衣帽间海纳百川,什么气质的衣服皆有,她穿着任何颜色材料质地的衣服,皆十分好看,劣的并不显俗气,好的也不显如何奢华。

  这是她的长处,也与她的百变的性格相符合,她最终挑了一套最简单的,是一件天蓝色及膝复古裙裤,上面罩了一件白衬衫,搭一双酒红色的平跟皮鞋,端的是活力四射,娇媚无匹。

  莫斯卡见颜姝这幅模样,不由得带了几分讶色,知道她这是又要出门了,却是不知道去见谁,不由得上前道:“Boss,你这嫩的就像金瓶里初初绽放的一朵白玫瑰,却是不知道要去会谁?”

  颜姝扫了莫斯卡一眼,一面进电梯,一面笑道:“我建议你,若失业了大概考虑去写文章!”莫斯卡缩了缩脖子,瞅着颜姝,一脸狗腿的笑道:“Boss,您慢走,Boss,您玩的开心,Boss,我什么都没说,我这就闪人!”

  …………

  银白色的跑车驶出了停车场,她一面握着方向盘,一面看着天边那一缕缕秀发似的红云,那红云夹在旷阔的白云中,是渺小的,隐秘的,暧昧的,却也是引人瞩目的。可见大与小,强与弱,丑与美,是没有绝对依据的。

  这红云虽不及白云大,却比白云美,头发没有牙齿硬,可人死后,头发却是最后腐烂的,女人体力上并没有男人强,可征服男人的恰恰是女人。在美的女人也有一个爱不到的男人,在丑的女人也一定会有一个男人爱她。

  这一刻,她不禁又想到了自己顾续与向晓岚,不过到底是厌倦了的东西,很快她又想到了别处。

  她记起了某篇小说上,写着这么一个女人,女人拒绝了所有向她献媚投诚的男子,躲到了一片陌生的海滩后,却坦然爱上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刚从学堂里的学生。那男学生却不领情,骄傲的女子越加无法自拔,一直随着男子,做他友人也甘愿。

  那样模糊的友谊一直持续了数年,直到男子在养伤期间,体会到女人的温柔,细心,体贴后,才发现自己其实也早已经爱上了那女子。

  若故事在这里结尾算是完美了,毕竟各有依托了。可女子竟在得到的时候放手了,她仿佛得到了男子的爱,便也就不留恋男子的爱了。她看男子的骄傲,在她温柔亲切的友谊里融化后,便如流星一般带着男子的思念消失了。

  这女子的行为以前是她所不能理解的,现在却隐隐有些明白了,若果真有一天,遇到那么一个纯洁的男学生,她必不会如故事里的女人那般爱上他,那样最后也就不会抛弃他。

  疯狂的爱情,热烈的爱情,火焰燃烧了自己也把另一个也烧死,这爱情是年青人的爱情,一年半载仿佛就是一生一世了,可余生那么长,她觉得这样的经历对双方来说都太过残忍了。

  或许是她的心已经衰老了吧,为本能驱使而作出的荒唐事,再也不会发生了。现在的她,心是冰冷的,麻木的,爱不爱的,她早就不在意了,也无所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