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伤情
觉有情2017-09-26 01:223,164

  话音刚落,只见石头也从颜姝的手中飞了出去,石头去势甚猛,就像一颗流星划过了白色酒鬼的视线,他正纳闷这流星怎么会落到自己的脸上来,只听到铛的一声,恰如刀剑碰撞在了一起,霎时,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从他的牙根深处传了出来。他想咒骂,想哀嚎,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方才明白自己是被那个仙子一样的女人给侮弄了。

  颜姝看着像一条臭虫一样拱在地上打滚的白色酒鬼,心里一阵厌恶,再无心与他浪费时间,便告酒鬼道:“胭脂窟里多少红粉骷髅?你惹事之前,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命够不够硬。今天且饶了你性命,若在撞到我手里,可不一定还有今天这么好的运气了。”

  那酒鬼作声不得,只是呜呜的点着头,他这一下显然也是把酒醒的差不多了,望见那一男一女站在月中,满身清辉,神情相得,高贵艳丽,恍若一对神侣下凡尘,心知这哪里是自己可以得罪的人?

  司云梵看白色酒鬼那副如丧考妣的德行,猜测他门牙大概掉落的差不多了,不禁对颜姝笑道:“姝果然英姿飒爽,眼力非凡,竟然不偏不倚的投中了,这样如果心情都还不好,没天理了吧,来给我亲一下吧,好不好?”

  颜姝撇了司云梵一眼,对他的恭维不置可否,一面往大路边走去,一面道:“刚刚有发生什么吗?梵少好巧,又碰到了!”

  司云梵嘴角抽了一下,但见大路上人声鼎沸,与深巷的幽静浑若两个世界,男男女女勾肩搭背,对面的酒店生意显然正好。颜姝却不是看到这个,她的注意力被对面的一个角落吸引了,只见在一家可迪店旁边,一盏被水雾裹住的灯泡,悬在一个简陋的塑料棚上面,照亮了一盘盘白花花的馄饨,几张歪斜的桌椅,和三五个吃宵夜的男女。

  司云梵用手轻轻的捅了一下颜姝的胳膊,向她道:“想吃?我去给你打包,还是一块儿过去吃?”

  颜姝拉开了车门,一面上车,一面摇头笑道:“我不想吃,只是觉得那画面很有意境,颇有几分武侠世界中江湖的感觉。”

  夏仍很早,夜却已经很深了,颜姝放了一首很怀旧的情歌,司云梵一面跟着低唱,一面打量着颜姝,见她神色淡然,只是眼眶里有抹不去的惆怅。又见路边两旁的路灯,像一个吸着大烟的柔媚女人,它乜着眼,仿佛在低嘲,“这江湖能放过谁呢?”

  此时虽没有晚风吹箫,月下煮酒,但身旁有如玉红颜,司云梵想到这里,心里一动,不由得故作深沉道:“你若眷恋这江湖,我便陪你遨游这江湖,你若稀罕这天下,我便荡平烽烟送你一个盛世,你若眷顾这苍生,我便化身日月为你守护这苍生,你若想留住这四季,你不来,我不敢老去。”

  颜姝坐在那里,司云梵靠的很近,在这一刹间,她好像是立在了一口美丽的深井边缘上面,有一点心悸,又有一丝神秘的涟漪不经意的划开了去。

  “大少爷,我开车呢,你别挡我视线。”

  司云梵嘴角上扬,正过了身子,心情颇好的随着老情歌打着节拍,颜姝见他一副旧时公子哥儿的派头,仿佛真把自己当成了他的车夫,不禁莞尔道:“总有一天我们的生活会成为后人的历史,不知道在你司云梵的这一页,有没有颜姝给你当过车夫这样的记录?”

  车过跨湖大桥,湖在桥下像一面巨大的玻璃镜子一般,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照映着这世事无常,沧桑变化。两人似乎皆由此联想到了刚刚深巷那番无果的争论,为这一点无奈,俱沉默了下来。

  车子一路畅通过了跨湖大桥,在三岔路口,拐弯驶进了花园路,花园路宽阔平整,车辆却意外罕少,只见道路两排植着苍劲的松柏,枝繁叶茂,月光在这里被裂成了一条条的碎布,随风摇晃着,闲适之极。

  司云梵见颜姝的面容幽幽明明,唯有那一双黑瞳始终清亮,就像一条没有沾染任何尘埃的小溪一般,让他忍不住想要俯身下去用嘴吸啜一口。

  颜姝见他原本翘着的二郎腿松开了,身体懒懒的躺在了椅背上,似陷入了某一种奇异的沉思中,像是在思虑人生喜乐,又像是掉入某一段回忆里去了,微微一笑,并不叫醒他。

  一刻钟后,司家别墅门口,一脸银白色的跑车停了下来,门卫不认得这车,却见是豪车,不敢开门,亦不敢慢待,因此打开了窗户一角,向着外面道:“来人是谁?可有联系过少爷和小姐?”

  司云梵嘴角还残留着一抹绮笑,拢了拢自己的肩膀后,方看着窗外道:“司家还有两个少爷不成?”

  门卫一惊,连忙开了大门,颜姝却不在进了,轻拍着自己的手背,笑道:“你进去吧,这么晚了,我就不进去打扰了。”

  司云梵不想放颜姝就这么走了,便道:“这么晚了,就在这里歇了吧,我答应你,等天亮了,我会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咱们还像往常那般交谈。”

  颜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许司云梵再挽留,且推着他的臂膀道:“快走快走,我跟你不熟,别赖在我车里。”

  司云梵握住了颜姝的手掌,重重的捏了一下后,方才望着她戏道:“我不赖在你车里,要赖在你床上,赖在你心里,你许不许?”他知道颜姝必然要恼了,便松了她的手,侧身跳出了车里,颜姝见他没有跌倒,便气道:“你也知道跑,不然非得打你一拳,不说了,你赶紧进去吧。”

  月亮正悬中央,四处皆一片明亮,司云梵目送着颜姝的车子消失在天际后,才倒转身体进去,走到门卫窗口时,微顿住了脚步,向里面的人嘱道:“刚刚那个女人就是你们未来的少奶奶,下次她来,只管叫她少奶奶好了,记住了吗?”

  门卫是两个中年人,也是惯看人脸色的,见司云梵并没有生气不说,还颇有喜色,猜想大概就是因为那位少奶奶的缘故,闻言赶紧笑道:“少爷放心,少奶奶下回来,我们一定多叫几声少奶奶,给少爷涨脸。”

  司云梵拂了拂自己的鼻子,一面大步向前走,一面打开了别墅内的代步车,代步车并没有车顶,满天的星斗就在头上,他抬头看了一下,仿佛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似的,颇有些惊讶,像一个小男孩一般的神气,把头左右转动不已。

  他好像是第一次经验到这件事,忍不住伸出双手朝着天上抓了一下,随即凝神笑道:“少奶奶,司少奶奶,你们若能叫的她应了,给你们涨一年工资!”

  门卫见司云梵不像是开玩笑,二人对视一眼,虽不解其意,但也不敢多嘴相问,只得顺着他的话道:“少爷少奶奶长命百岁,百年好合,我们往后叫少奶奶的时日长着呢,少奶奶哪有不应我们的道理。”

  司云梵听到长命百岁,笑容凝了下来,却是想到了颜姝的生死一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长命百岁,休说活不到一百岁,即使活到一百岁又怎样?她说怕面对死亡,可这世界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年来,有哪个不死的?

  门卫见司云梵突然不发一语的就驱车离开了,眼里闪过了一抹无奈,皆心想,“真不明白这些有钱人的脑子成天都在想些什么?老爷夫人不待在家享受儿女欢乐,少爷跟小姐之间也是冷若冰霜,我们明明什么都没说错,却又仿佛是把少爷惹恼了……”

  两人摇着头,直到那一抹银白色影子融入回环曲折的大理石板路后,方才收回了视线。

  司云梵这头不快活,颜姝此时也是满腹苦闷。他二人倒也算是有苦同享了。

  颜姝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的短信,简短的两行字,她已经看了一分钟不止了。短信是秦阿九发过来的。他告她,“为了那点任意妄为的快乐,我为此守候了整个青春,就像候鸟迁徙一样,缘尽了,该散了,我曾经最爱的女人,再见,再不复见。”

  她盯着‘整个青春’四个字,这才惊觉自己认识秦阿九已经二十一年了,心想:“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当你发现它踪影的时候,却早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追它了。”她记起幼小时候,两人相好的情形,心里极其难过,恍然想起两人这些年一直都在分开,不过每一次分开都是突然的,并不明确告知,现在却是说的清清楚楚了,他真真切切的走出了她的生命里,这个人从此就跟死了一样,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她把手机放在手边,自言自语道:“生命就跟望山似的,站在这山看那山高,其实都是一样的,旧的走了,新的便来了,日久也又变成旧的了,故事还会继续的,我不死,故事就不会结束的……”

  又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呢,哭有什么用?谁又能安慰我呢?”原来她的眼眶此时已经湿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