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奴役
觉有情2017-10-09 19:461,756

  颜宅大门口,两辆跑车相对停了下来,两人皆有些意外,司云梵一身紫色半长镂空毛衣,搭配紫色衬衫,再加上他紫色的头发,整个人就像一堆燃烧着的紫色火焰。秦子隽少见司云梵这么安静,这安静的底下仿佛又藏着很多激流,想到颜母的态度,他不想司云梵去碰壁,就说:“一道走吧。”

  司云梵一只手扶着鬓角,一只手抚着方向盘,端的是一派淡然闲适。声音也是说不出的慵懒随意,“隽,今天阳光不错,很温柔,冰块似乎也有要融化的征兆了,是吧。”

  秦子隽头稍偏低,下巴刚刚能磨蹭到自己外套的衣领,睨了司云梵好一会后,方才神色如常的道:“你不该来。”

  “哦?咱们这样单独来,不正好?她不至于太热闹,也不至于嫌冷清!”

  “颜家母女都不愿你来。”

  司云梵微微垂眸,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情,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严肃,“隽,不要爱上她。”

  “你现在更应该关心是谁算计了你!”

  “报道的东西都是扑风捉影,我又不是为了别人的看法而活,没那功夫去查!”

  “你不敢去查!”

  司云梵望着秦子隽,忽然道:“若是糊涂些能让自己快乐一些,何不糊涂一些?”

  秦子隽正过身子,打量了司云梵一下,“你并不快乐!”绝对肯定的语气,引得司云梵沉默了下来。秦子隽见状又道:“留下,跟上,随你。”

  待一紫一黑两抹身影消失在天际后,一辆褐色越野车在大门处露出了头来,仅一瞬,便往相反的方向以闪电般的速度消失了去。

  日头黄浓浓的晒着高速公路,路上各种车辆,好在没有造成拥堵。

  大江流下去,绕山聚流,约五十公里便汇入大海,人若过桃花坞,需得沿这条公路到达渡口,再乘船走二十分钟左右海路。江流如圆镜,公路如镜台,故远远望去,即或有小小差异,也是极美的。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颜姝见是朝露,便直接按下了免提。

  “你好,我是颜姝。”

  电话那端传来了朝露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心情很愉悦。

  “颜姐姐,我还是不要做演员啦,有人说以后会好好照顾我的,我想多多时间陪着他。”

  颜姝皱了皱眉头,想想还是不放心,遂道:“一个女人没有事业,难免有些寄人篱下,你可要想好。”

  “颜姐姐,我想的很清楚了,我不后悔。”

  “那好,我在开车,再见。”

  都说女人会在爱情上把男人迷的神魂颠倒,使男人失去名利的打算,化作脓包一坨,可是同时女人也会在爱情上被男人征服,再也无从发展,无从挣扎。说简单一点,女人能使男人爱她,把男人变得糊糊涂涂,可是她爱了男人时,她自己也会变得糊糊涂涂。

  虽然朝露的决定在颜姝的眼里已近于堕落,不过人各有志,她并不爱强人所难,这事也就算告一个段落了。

  另一头,朝露挂掉电话后,见身旁的郝泰辩正在假寐,以为是两人昨晚上折腾的太过了,心想:“我还是别和他说话,让他多休息一会也是好的。”便数着他长长的睫毛打发时间。

  窗帘拉的很紧,房内像下雨天昏蒙蒙的早晨,只有电视机无声的放着白光,无休无止的播放着不堪入目的画面。“跟你的颜姐姐说清楚了?”郝泰辩说着侧身将朝露压在了身下,俊秀的脸上带着一抹奇异的神色,似引逗,又似在出神。

  朝露主动拥住了郝泰辩的脖子,记起了以前的舍友对郝泰辩的称赞,不由得笑了,她觉得很幸福,一种真正值得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幸福。她想把舍友说的痴话讲出来,因此告道:“不提颜姐姐了吧,她那样的人儿跟我们不是一路人。我现在却想说一些别的姐姐妹妹,你想听吗?”

  郝泰辩咬了一口朝露的嘴唇,把头停在她的胸脯上,神色幽幽的问道:“颜姝说什么难听的话了?说完自觉无意义,又道:“不提她了,还是说说你那些女同学吧,她们都说了我些什么?”

  朝露伸出手指点了点郝泰辩的胸膛,“你让我起来,我去放点光进来,太暗了。”说着就要起身,郝泰辩不仅不放,反而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手也不安分了起来。

  且告她道:“跟我在一起就要依着我的习惯,我不喜欢光,记住了吗?”

  “我会记住的,你不要生我气,好吗?”

  “嗯,这么快就湿了,真是一只小母狗。”

  朝露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似有些不想承认,直感到体内一阵空虚,才不得不耸动着胸脯哀喘道:“我是,我是,快给我吧!”

  “你是什么?”

  在一阵酥麻中,朝露毫无抵抗力的求饶道:“我是母狗,是你的母狗……”

  接下来二人又是一番怎样的折腾,这里就不表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