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给我打
空空2017-09-16 08:392,223

  李燕然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两个宫女狠狠压住,呼地一声风起,巴掌就甩到了脸上,痛得她眼前一阵冒金星,控制不住地尖叫求饶了起来。

  巴掌声还在继续,朱云初看了一会热闹便有些意兴阑珊,这女人自讨苦吃非要送上门,她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更何况……

  “要是打不醒她,她迟早有天会死在这张嘴上!”朱云初低声说。

  宁无桑眸光一动,看着她的背影进了宫殿,神色愈发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果不其然,那天一百巴掌打得李燕然浑身发软,脸肿如猪,浑浑噩噩回到家,就找她的父亲尚书李大人诉苦告状。

  李大人虽然心疼,却也无可奈何,这公主虽然不是皇家嫡系,回来这些天却一时风头无两,陛下摆明了要捧她,他这女儿还不知死活地惹她。

  想到这里,李大人就是一阵庆幸,好一番警告,见李燕然不为所动,怒得直接将她禁了足。

  李燕然这里自然受了好一番苦楚,朱云初也同样不好过。

  每夜都从噩梦中惊醒。

  血淋淋的画面,至亲惨死的景象,无数从黑暗中伸过来掐住她脖颈的大手……

  恐惧深入骨髓。

  她不能死,承载着他们的希望,她要好好活着,这样才有机会替他们报仇!

  一声声细碎惊恐的低呼此起彼伏,朱云初额上沁出一层冷汗,滑进鬓发,脑袋痛苦地左右摇摆,困在了梦魇当中,如何也摆脱不了。

  忽地,她睁开了眼睛,眸黑如夜,盛满痛苦,“父亲!”她紧紧攥住身下被褥,眼泪哗然而下,她该怎么做,她该怎么做才能替父亲报仇!

  朱云初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紧抱着膝头,无助地将脸埋在两膝之间,泪水就这样滴落下去,溅湿了衣服。

  就让她好好哭一会,发泄一次。

  真的不想再忍了,心痛到麻木,恐惧到极点,白日里元气充足的朱云初也有自己的脆弱,她只是在伪装掩饰,将自己的懦弱遮掩。

  她不过一个未经世事的年轻女子,身负血海深仇,前路茫茫,她也会累。

  朱云初不知道,守在宫外的人是何等的警惕,凡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传入了他的耳中,甚至于她在床上翻个身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于是她细弱无助的哭声都清晰地落入了他的耳中。

  偷偷哭了不知道多久,脸上都有些皱巴巴的,朱云初拿帕子将脸擦干净,狠狠捏在掌心,星眸亮得惊人。

  她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朱云初起身,趁着守夜的宫女不备,无声无息取了一套干净利落的衣服换上,简单收拾了一下,她要出宫。

  皇宫内御林军重重把守,防卫紧密,兴许藏在暗地里的奸人不敢轻易动手,所以这些日子才会没有动静。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既然敌人在暗,她就以身相诱,逼他们现身!

  想了想,便在袖中放了早先特地准备好的暗器和毒药,一股脑全都摆好位置,方便取用,届时就算遇到了危险,也能抵挡一二。

  朱云初动作很快,没有惊动任何人,穿着黑色紧身长裙的身形一闪,就悄声推开了房门。

  然后对上了夜色下守在她门前的男子。

  他的面色沉静,眸光深邃清冷,比洒了一地的月光还要清晖优雅。

  却深藏着危险和未知情绪。

  宁无桑,她差点忘了,有他在,她还怎么出去!

  朱云初开始装疯卖傻,身子一软,往旁边门框上斜斜一靠,纤手莹莹,轻轻撩了撩额前一缕鬓发,笑得别提有多风骚,“宁大人呐,这更深露重的,怎么还没回去休息。”

  “保护公主要紧。”宁无桑面对此等美色,丝毫不变脸色,语气平稳,答得滴水不漏。

  朱云初笑着咬牙切齿,“这些天辛苦宁大人了,我看我身边也没什么事,今晚就放你个假,准你好好休息一下,明早你再过来吧。”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要出宫,还不知道会怎么阻止,宁无桑虽然能保护她,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个麻烦。

  更何况,谁知道他有没有别的心思。

  宁无桑不为所动,“下官无碍,保护公主要紧。”

  朱云初突然发现宁无桑简直就是个硬疙瘩,踢上去会疼半天的那种。

  再这样说下去,她迟早要被他逼疯。

  在宁无桑面前,朱云初向来没什么好耐心,但她也知道,宁无桑这样几乎没有什么弱点的人,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一个男子,一个女人,她能想到的也就那一两个办法。

  “今夜似有些闷热。”朱云初不经意撩开了衣襟,露出大片雪白肌肤,手上跟着就出现了一条绣帕,“哎,宁大人,我见你满头大汗,我帮你擦擦吧!”

  宁无桑习武之人,本就耐热,怎会出汗,听她瞎扯,宁无桑没有反驳,总觉得她要出什么幺蛾子,心下警惕了起来。

  再见她胸襟大开,玉颈肌肤散着流光,生生刺着他的眼睛。

  朱云初瞧见他反应,连忙殷勤地凑了上去,宁无桑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躲开她的手,一阵香风飘过鼻端,微醺撩人。

  朱云初帕子挥了个空,有些讪讪,继而试探性地做出邀请,“要不宁大人进里面歇歇?”

  “公主殿下早点休息吧。”宁无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面色紧了紧,大手扶在两扇镂空精雕门页上就要合上。

  高大颀长的身形突然晃了晃。

  朱云初笑容更加明艳,一手搭在他肩上,压低声音轻声问:“宁大人这是怎么了?我说你过度劳累,你怎的就是不信呢,快跟我过来好好歇歇吧。”

  宁无桑眼前又是一花,眼前朱云初灿烂的笑容就开始出现重影,全身忽然失去了力气,身体重重朝前一扑——

  这要是摔下去,动静肯定不小,惊动了别人她还出个鬼宫,朱云初拼了老命,连忙扶住意识涣散、失去行动力的宁无桑。

  宁无桑一动不动,任由她为所欲为,残存的一点意识已经明白,他上了她的当。

  这女人!

  刚才的锦帕有古怪!

  这会竟是连质问都问不出来。

继续阅读:第十章 不破则不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