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偶遇大皇子
空空2017-09-17 09:442,167

  朱云初拼命向前跑去,身后那帮宫女一直穷追不舍。

  朱云初虽然自小在五台山上长大,但是体力到底是比不过这些做粗事的宫人,跑出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便有些气喘吁吁了。

  看着前面有一个巷子,朱云初赶忙钻了进去,追着她的那些宫人不知她跑来了这里,同她擦身而过,往前跑去。

  那个桂公公尤其焦急,嘴中气急败坏的大叫着:“别让那丫头跑了,今日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出来!”

  一行人不敢怠慢,用尽全力朝着前面跑去,朱云初心中唏嘘不已,这个桂公公,看来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呢。

  正当朱云初躲着的时候,突然有人拉了一把她的袖子。

  朱云初警惕的回头,身后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人。

  暮色四合,清冷的院子里满地落叶,看起来甚是可怖。

  朱云初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来,正打算离开,陡然一阵秋风刮过,吹动了地上的落叶,朱云初被吓了一跳,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妈妈啊,她莫不是来了什么不该来的地方吧,早就听父亲说这宫中有些地方甚是骇人,自己不该出来的。

  朱云初咽了口口水,就要往外跑去,突然身后蹿出来一个人影,朱云初吓得腿下一软,就跌倒在了地上,捂住自己的脸,惊恐的大叫起来:“我也是路过,无心冒犯,你我无冤无仇,你千万不要害我啊。”

  然而半晌都没有人应答,甚至隐隐有低笑声传来,朱云初小心翼翼的拿开自己的手,望着面前的人,哪里是什么鬼,而是一个白衣少年。

  少年见朱云初被吓得不轻,出声取消道:“吓成这样,真是个怂包。”

  朱云初来了气,站直身子,以手叉腰,对那少年吼道:“你让我在你身后吓吓你,看你还会不会这么开心。”

  少年撇撇嘴,不置可否。

  少年不再理会朱云初,而是拿着一个铁质的大剪刀,修剪着园中的花草。

  朱云初瞧着这地方似乎鲜少有人前来,显得都有些荒凉了,于是出声道:“你修剪这里的花草做什么,这地方,怕是很少有人来吧。”

  少年闻言,脸上似是划过恼怒,对着朱云初吼道:“你懂什么,一花一草皆有生命,你若用心待它,它自然会用心对待你。”

  朱云初被他吼的一愣,登时有些委屈,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凶过她呢。

  想到这几天经历的变故,父亲死了,连叔也死了,自己被宁无桑那个杀千刀的时候男人抓来了这宫中,孤立无援,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整日战战兢兢的,现下,就连一个修剪花草的下人都敢对自己指手画脚。

  朱云初越想越委屈,这些天的酸楚都涌上心头,最后,抱着自己的腿,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见朱云初哭了,那少年登时慌了,赶忙跑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开口道:“哎,你可别哭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不要你管!”朱云初冲他吼道,将脸埋到腿间,不愿让他看到自己此时的神色。

  那少年见她一直啼哭,索性坐到她身边,安慰起她来。

  “哎,你别哭了,我送盆花给你好不好?”少年出声道,但是朱云初仍是不为所动。

  少年也不气馁,仍然喋喋不休的同朱云初说着话。

  半晌,朱云初只觉得自己发泄的差不多了,抬起头,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嘟囔着:“你怎的话这么多?”

  少年有些不乐意:“我好心想要劝你,你不领情便就算了,怎的还嫌我烦了,你这人真是不识好歹。”

  眼看着两人之间又要来一顿唇枪舌战,突然,宫门外又传来声响,像是那桂公公的声音。

  “给我搜,一寸也不要放过,一定要把那个死丫头给我找出来!”桂公公的声音听起来气急败坏。

  朱云初吓坏了,脸上还有一滴泪水凝结,也忘了去擦,赶忙站了起来,连襦裙也顾不得去擦,在院中找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

  少年皱眉,问到:“他们是来找你的?”

  朱云初急得不行,就差跺脚了,慌乱之中对着少年问到:“你这里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啊?”

  “你跟我来。”少年沉声开口,带着朱云初来到一口大缸前。

  朱云初看着长满青苔的大缸,面上有些不可置信,指着缸,又指了指自己,问到:“你是要我躲在这里?”

  门外喧闹声越来越近,来不及了,朱云初一咬牙,钻到了水缸里面,少年似乎又在水缸上放置了一个物件,朱云初只觉得里面黑暗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却能依稀听见外面的声响。

  似乎是有一波人走了进来,顿了几秒之后,又浩浩荡荡的跪了下去,嘴里惊呼着:“大皇子。”

  朱云初听完心下一惊,那人,居然是个皇子嘛?那自己方才对他那般不敬,他若是去皇帝面前告上自己一状,自己可不就是人头不保了嘛。

  朱云初正诚惶诚恐着,突然,头顶的东西被拿开,少年一张面容俊朗的脸正对着朱云初,出声道:“人都已经走了,你还不起来嘛?”

  朱云初回过神,赶忙想要爬起来,不料脚下的青苔湿滑,朱云初突然一个踉跄,眼看着便要摔下去。

  少年赶紧拉住朱云初的手,将她拉了起来,低声道:“果然是个没脑子的。”

  “你…”朱云初出口便要反击,但想起他是个皇子,于是生生压下自己心中的怨言,脸上堆起一个笑意,开口道:“大皇子不要怪罪,我也是无意冒犯,你就忘了吧,啊,忘了吧。”这实在是不能怪她,只是眼前这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像个皇子啊。

  朱云初说完,转身逃也似的便要离开,却被身后的少年一把拉住,少年脸上带着调笑,出声道:“我方才替你解了围,你都不说声谢谢再走嘛?”

  朱云初干笑着:“谢谢啊,那我就先走了,您继续。”

  心中突然庆幸起来,索性他不认识自己,不然自己怕是要小命不保。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受了内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