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破则不立
空空2017-09-16 08:402,145

  朱云初心里好不得意,虽然这男子沉得要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忍不住心头的快活,这下她总算报了当初他抓她的仇。

  三两下急忙将他扶到内室,甩到公主的大床上。

  谁知两人衣襟不知何时结在了一起,宁无桑刚这么一躺下,朱云初就被拽着一倒,控制不住地朝他压去!

  脚下一绊!

  两具身体重重挤在了一起,交叠在一起的部位总有些不和谐。

  朱云初面色忽青忽红,被这种情况震惊得眼眶都湿润了!

  宁无桑个王八蛋,整张脸都埋在了她胸口,刚刚那狠狠一撞,疼得她想骂娘!

  她打了个滚赶忙离开他的身体,宁无桑也被她的波涛汹涌压得喘不过气来,重见天日之时重重呼吸了一下,望着她的目色悠悠扬扬,意味深长。

  朱云初臊红了脸,她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怎么跟这宁无桑在一起,她三天两头就撞上这样的糗事!

  她真想杀了他一了百了。

  算了,还是正事要紧,眼见时辰不早了,她连忙伸手解开两人缠在一起的布料。眼睛闪了闪,兴许这小动作就是宁无桑做的。

  他早已警觉,幸亏她多留一手,将散功药洒在帕子上,以为她真的会使用美人计勾引他?

  便宜不死他的,朱云初才不干。

  况且据这些天观察,这个男子分明就是个不近女色的榆木疙瘩,冰山似的冷得要死,又一脸忠心耿耿的正经模样。

  李燕然不就是一例,长得那么活色生香的一个大美女,对他芳心暗许,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他都不为所动,还无情地给了人家姑娘一百巴掌,生生给打成了猪头。

  指望他有什么春花秋月的怜香惜玉之心,还不如指望明日天上下红雨。

  朱云初知道自己很美,但有的人就是欣赏不来,她从不自诩厉害,相当有自知之明。

  所以综上,既然知道美人计无用,她就不白费力气了,刚刚那一下不过是障眼法,省的被他一下子看穿她的意图。

  朱云初又忍不住得意起来,饶你宁无桑滴水不漏,还不是要中我的计!

  想到这里,她就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多了丝信心。

  下了床拿被子将一动不动的宁无桑盖好,佯装她躺在里面,放下烟青色薄透纱帘,朱云初轻轻一笑。

  还未转身,手腕上就覆上了一只大手,紧紧抓着她。

  他好看的双眼瞪着她,似乎在说:别走!

  朱云初有些惊讶,“还能动?看来我下的药还不够分量!”

  说完忙从胸前取了帕子出来,在宁无桑危险的视线下,突然有些害怕,可还是颤抖地将洒了药的帕子撂在他脸上,“宁大人,我不会害你的,也不会乱来的,你放心,天明之前我就会回来,乖乖的,哈~”

  又捂了帕子,结果他的手半天没有松开,透过几重障碍,他似乎看到她有些焦躁的神情,宁无桑运力于丹田,好不容易存了一口气,“危险,不要离开我身边!”

  朱云初怎么会乖乖听话,事实上,有时候她还有些固执,认定要去做的事,一股脑就会往前冲去。

  此刻她想得也简单,不破不立。

  与其整日迷茫,不如主动出击。

  宁无桑瞪她也没用,就算事后被他抽,朱云初也初心不改。

  她的眸光更加坚定起来,指间一闪,出现了一根银针,竟是一点犹豫也没有,就往他的手上用力扎去!

  终于松开了。

  摆平了宁无桑这个麻烦,朱云初长舒一口气,扬长而去,身影迅疾,很快就没了声息。

  宁无桑闭了闭寒眸,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栽在一个弱女子手上。

  美人计没用吗……

  甩去心头复杂情绪,还是恢复功力追上她要紧。

  今晚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女人不是一般的聪明狡诈,心狠手辣。

  一时半会,倒也不怕她出事。

  朱云初想做什么,宁无桑不是猜不出来,却怕慢上那一时半会,她真出了事。

  不好交差。

  想到这里就是一急,突然就岔了气——

  “噗!”滞涩于胸,吐了一口血。

  夜色中,朱云初纤瘦的身影疾走。

  朱氏皇宫她是初来乍到,但她这些天也没闲着,一有空就带着宫女四处乱逛,状似漫不经心,游园散心,实际上暗地里观察着布局和路线。

  朱云初记性和方向感都很好,五台山上多年生活教会了她很多求生知识,这下出个宫,比应付宁无桑要简单多了。

  半夜有倒恭桶的奴才出宫,也有采买新鲜食材的宫女进出。

  他们走的都是他们的宫门,出门前还要亮一亮腰间的挂牌。

  朱云初看得明白,躲在暗角随手劈了经过的一个宫女,扯了她的衣服快手快脚地换上,起身低头系着腰牌。

  “落香,快点!”走在前面的大宫女催促。

  “来了。”朱云初压低声音回了一声,步伐匆匆,眼见着就要走出宫门。

  “站住!”身后突然传来尖细的声音,独属于某种人的,一股子娘娘腔味。

  朱云初心头一紧。

  “落香,过来,杂家跟你说两句话。”

  朱云初一动不动,浑身僵直,前面快要走出去的大宫女见此,连忙走过来推了朱云初一把,“落香,桂公公叫你呢,快去,今夜你就别出去了,好好伺候桂公公去。”

  别出去了?好好伺候?桂公公?

  什么玩意儿!

  朱云初倏地抬头,月光下表情愤懑不已,没想到随手拉了个宫女,还是和老太监做对食的,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你!”看清她面容的大宫女浑身一震,指着她不可思议,“你不是落香,你是谁?”

  就是这时!

  朱云初猛地朝她一推,将她推到靠近的桂公公怀里,身形一转,就朝敞开的宫门外跑去。

  桂公公不是一般的精明人,意识到什么,白面脸一紧,手上一挥,“来人啦,刺客,快追!”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偶遇大皇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