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怎么又是你
空空2017-09-13 11:142,278

  宁无桑看着眼前这位被属下揪住衣领提溜回来的女人,幽黑的眼神闪了闪,随即低头拱手朝她行礼:“见过公主殿下,前几日着实让公主受惊了,皇上让微臣接公主殿下回京。”

  “什么?什么公主,我不认识你!”朱云初听到“皇上”“公主”几个字一下子提高了警惕,矢口否认道。

  “公主殿下不必如此惊慌,微臣是来带公主回宫的,会全程保护公主殿下您的安全。”宁无桑朝她回话,声音清淡,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脸,寒凉的眸子对她都是赤裸裸的打探。

  朱云初哪里肯听话,挣脱着就要跑,

  宁无桑耐心瓦解,肃然的眸子朝她一扫,杀气腾腾的气势直接镇住她:“公主殿下最好听话一点,免得逼迫微臣用别的手段让公主听话。”

  “你!”朱云初气结,她冲着宁无桑吼道:“那你先让你的人把我放下来!”

  任谁也不会喜欢被人提着后衣领限制自由。

  宁无桑眼神扫了一下提着她衣领的侍卫,那侍卫立马将她放开。

  回归自由的朱云初揉揉脖子看着宁无桑,后者已经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让她前行。

  这么多人,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

  “你先带我去吃饭!”朱云初眼珠转了转。

  宁无桑看了她一眼,刚好她的肚子适时候的叫了起来,在肃静的场面下,显得极为清晰。

  朱云初抱着肚子看着他,理直气壮:“饿了。”

  公主殿下饿了可是大事。

  宁无桑带她去吃饭,看着面前个子不大却胃口极大的公主殿下风卷残云的吃了一桌子菜,冰凉的眸子再次闪了闪。

  “我去一趟茅厕!”朱云初“啪”的放下筷子,对他说道。

  “好。”宁无桑点头,面上平静无波。

  朱云初去了一趟茅厕,悄然避开所有人的眼线,将怀里的玉佩埋在一棵百年大树的树根底下,消灭痕迹她最在行,等一切弄好,丝毫看不出来这里埋过东西。

  朱棣杀她父亲是为了玉佩,那么显然这玉佩极为重要,只要玉佩不被他拿去,或者他一天不知道下落,她就一天死不了。

  所以这东西,她绝对不能带在身上。

  朱云初从茅厕出来,宁无桑就已经备好了马车。

  “公主此刻可以和微臣一起回宫了吧!”宁无桑淡淡出声,带着不可抗拒的威力。

  朱云初点头:“可以啊!”随后便和他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朝京城方向走去。

  有了马匹,进京自然飞快,很快就走到了京城里面的官道上。

  外面热闹非凡,朱云初忍不住掀了帘子好奇的往外看。

  宁无桑伸手遮挡住她的帘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公主还是不露面孔的好。”

  “你……”朱云初要反驳他,她正看的起兴呢!在五台山活了十几年,哪里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

  然而他们的这个举动好巧不巧就被窗外骑着高头大马的红衣女子看见。她是尚书府千金李燕然,自幼爱慕宁无桑,性子骄纵火爆,最见不得别的女人和宁无桑勾搭在一起,更别谈今日居然看见一个女人公然坐在宁无桑的马车上——

  李燕然立马怒火中烧,她使劲一抽马匹,就朝马车的正前方冲过去!

  马夫躲闪不急,连忙喊了“吁——”车子因为惯性使劲的颠簸一下,朱云初就那么毫无预兆摔出车门!

  宁无桑连忙出去查看她是否有恙——

  “会不会驾车啊!”朱云初揉着胳膊咒骂道。

  “小姐恕罪,是前面有人挡了咱们马车……”车夫诚惶诚恐的说道。

  李燕然看见车里的女人自己摔出来,正要笑,结果下一秒就看见宁无桑的出来对着那女子嘘寒问暖,怒火“噌噌”的又烧起来:“宁无桑,这个女人是谁?”她拿着鞭子憋红了脸,怒气冲冲的朝宁无桑质问道。

  “没事吧?”宁无桑将朱云初扶起来,看了一眼李燕然,眉毛都不动一下的淡淡回复道:“原来是李小姐,你挡了本官的路了。”

  “你……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李燕然看他对自己爱搭不理,压下怒火,不死心的问道。

  朱云初挑眉,呦呵?有戏!

  “这就不是李小姐该知道的事情了,还望李小姐赶紧让开,下官还有要事要办。”宁无桑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

  “要事?你和这个女人的要事吗?”李燕然涨红了脸:“我见她就长了一张狐媚的脸,定是她迷惑了你,让我教训她!”

  说着就一鞭子抽了上去,朱云初心惊,连忙躲闪,谁料第一鞭子躲过去,第二鞭子还是甩在了她的背上,顿时激起一阵火辣辣的疼!

  “啊!你这个女人——”朱云初疼出眼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此时宁无桑已经拉住了那条鞭子,他眼神冰冷的将马上的李燕然拽下来摔在地上,然后马不停蹄的去检查受伤的朱云初。

  “啊,嘶——疼!”他的手刚靠近伤口,朱云初就忍受不了的叫出声来:“你哪里招惹的祸害,祸害到我头上来了!”

  “公主恕罪……”宁无桑手一顿,眼神暗了下去。

  皇帝交给他的事情已经办砸一件,建文帝被杀,这位遗落的公主若是再出什么事情,就算皇帝不惩罚他,他也不会原谅自己。

  “宁无桑,你居然护着这个女人!”李燕然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受伤和不可置信。

  “护着我怎么了?难不成护着你!”朱云初被打,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刺激她。

  “你,你这个贱女人……”李燕然听她开口,立马怒目而视,一鞭子就要扫过去。

  宁无桑伸手稳稳擒住鞭子,一个拖拽就将李燕然带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全身散架了一般的疼。

  “嚣张跋扈,无理取闹!今日只是小小的教训,李小姐以后绕着本官走吧!”宁无桑冰冷的眼神像是要冰封城池,看的李燕然心中一紧。

  “你,你居然为个女人这样对我?”李燕然疼的在地上一下子爬不起来,眼泪随着他的话忍不住流下来。

  “宁某告辞了。”宁无桑将朱云初抱上车,吩咐马夫驾车离开。

  独留李燕然一个人看着大部队瞪圆了眼睛,她嘶哑着哭音朝马车喊:“你这个贱女人,本小姐不会放过你的!”

继续阅读:第五章 是何用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