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是何用意
空空2017-10-17 09:401,802

  皇宫。

  朱棣看着朱云初亭亭玉立的站在大殿中央,想着那位已经死去的叔叔,心中百感交集。

  “来,孙女,让朕好好看看。”他向朱云初招手,脸上是少见的慈爱。

  朱云初愣了一下,缓缓朝他走去:“民女参见皇上。”

  “什么民女,你是我的孙女,身上流着尊贵的皇室血脉,你是公主!”朱棣反感道。

  “民女自幼草长于山野,担不起公主之称。”朱云初咬紧了牙关,她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眼前的男子杀了自己的父亲,所以不敢轻易暴露情绪。

  “你是我大明的名正言顺的公主,朕这就给你封号,以后就住在这皇宫里,谁也欺负不了你!”朱棣看着她威严的下令说道。

  “谢皇上,民女感激不尽,可民女在荒野待惯了,怕是会坏了宫里的规矩。”朱云初低眉顺眼的说道。

  “谁敢说你坏了规矩?你是公主,就该住在皇宫里。在这里,朕护着你不好么……”朱棣先是放大了声音,转而又温柔慈爱的看着她。

  “……不知皇上找小女何事?”朱云初探不出虚实,心中吊着十分难受。

  “如今我那侄儿被歹徒所害仙去了,你一个女孩子孤苦无依,朕接你回来住,免得受流离之苦。”朱棣还是那副慈爱的表情。

  “我父亲是被歹徒所害?”朱云初不可置信的问道。

  “对啊,朕派去的人晚了一步,不然我那侄儿就不会死于非命了啊……”朱棣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皇上说的可是真的?”朱云初睁大眼。

  “金口玉言,朕骗你这个做什么?你放心,朕一定会找出杀害我那侄儿的真凶,届时将他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朱棣气势汹汹的挥袖许诺道。

  “……”朱云初的嗓子一下子哽住,难不成,杀害她父亲的真不是朱棣?那又会是谁?

  朱棣摸着她的脑袋,叹气道:“你我虽未见过,可血脉想通,朕一定会好好抚养你的。”

  “谢皇上……”朱云初深知这是个火坑,可如今也反抗不了,只能答应下来。

  一夜之间。

  天下人知道皇宫里多出了个建文帝的遗子——文昌公主。

  陈理在驿站看着探子拿回来的消息,一怒之下将信纸撕的粉碎。

  “朱棣……若是他得了那块玉,本王定要他吐出来!”

  “主上,那块玉,估计还并未到朱棣手里,否则以他的性子,怎么会封建文帝的女儿为公主呢?想必那女人将东西藏起来了,他这是缓兵之计呢!”

  “追!势必将那个公主给我抓来!”陈理混沌的眸子幽光闪闪。

  “是!”刺客立马走了出去。

  朱云初自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若是杀她父亲的人是朱棣,她这样孤身一人,捏死她比捏死蚂蚁还简单。

  若是另有其人,她在明敌在暗,实在防不胜防。

  所以左思右想,她去求了朱棣,让他把宁无桑送给自己当私人护卫。

  “云初怎么想要护卫了?”朱棣将奏折放到一边,抬头微笑着看着她。

  “这偌大的宫殿,云初一个人住实在害怕,夜夜噩梦,总觉得有人会来害我,实在睡不踏实。”朱云初心中还是略微紧张的。

  她这一举动实在冒险,若是皇帝真想要玉佩,搞不好从她这个举动中就能看出情况来。

  “哦?那谁会来害你呢?”朱棣眼睛在她身上转了一圈,问道。

  “云初也不知道,只是心里害怕,有个侍卫的话,我就会放心一些。”朱云初装作懵懂无知的样子,撒娇道。

  如果她有了侍卫,就算还是躲不过朱棣的伤害,至少外面的刺客不会轻易伤害到她不是?能抵挡一半伤害先抵挡一半吧!

  “不是有宫女陪着你吗?”朱棣接着问道。

  “她们比我还柔弱,那能有什么用啊!”朱云初接着撒娇,一边将那些宫女嫌弃了一个遍。

  “那你为何就要宁无桑?”朱棣看她,带着打探的意味。

  “因为我就认识他一个人啊!”朱云初瞪大眼睛,正经严肃道。

  最终,经过她的死缠烂打,朱棣终于同意将宁无桑派给她当贴身侍卫。

  宁无桑接到这个皇上的命令的时,心中好似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就好像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朱云初并不会就此放过他一样,他只是想不到这个女子会用什么的方式来对他,没想到,她居然找皇上把他要到了身边做护卫。

  旁边站岗的侍卫等送圣旨的太监走之后,立马说道:“大人,这文昌公主也太霸道了吧!您在这边是御前四品,她一句话你就成贴身侍卫了,简直……”

  “闭嘴!”宁无桑冷眸扫过去,声音清淡:“皇上的意思是你能忤逆的吗?”

  “是……是……”那小侍卫深知自己失言,连忙闭上了嘴巴。

  职务需要交接,等宁无桑拿着圣旨去朱云初的公主殿报道的时候,朱云初已经就寝了。

  作为贴身侍卫的职责,自然是守在闺房外。

继续阅读:第六章 被看光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