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看光了
空空2017-09-14 13:112,164

  连着几日奔波,一路担惊受怕,一直没怎么休息,一下了温热的汤池,朱云初紧绷的身子骤然一松,舒服得喟叹出声,缓缓阖上了如月眸子。

  皇家浴池就是不同凡响,特引了山后温泉,运了完整无暇的整块汉白玉打造偌大池底,池子四周各布一只硕大金色龙头,狰狞凶猛,磅礴大气,氤氲着朦胧热气的活水就从其中慢慢流下,吞云吐雾,一派仙境之景。

  朱云初轻薄绯红的唇角勾出一丝嘲弄,这就是皇家,惯会享受,难怪那么多人拼了性命也要爬上那把椅子。

  热气蒸腾,水温恰好,鱼汤白色温泉水洗凝华,浮着一层淡粉的不知名却出奇漂亮的花瓣,荡漾在胸口四周,愈显肌白剔透,那隐隐的深陷的粉嫩沟壑夹着几片花瓣,带着丝糜艳。

  朱云初呼吸清浅了起来,鼻端飘逸着淡淡的花香有些催眠,三千墨发如云,有些散在白皙削纤的肩头,大部分则在水里飘荡若幽绿海藻。

  静谧的流水声宣泄在耳边,像是一首曲子,熟悉的,亲切的,水波晃着晃着,朱云初就见到了五台山上的风光。

  背着药篓的老翁弯身挖着她叫不上名头的草药,低垂着眼皮,嘴里哼着不成曲的调儿。

  贪凉爱玩的她听着听着,一不小心就在草地上睡了过去,梦里云卷云舒,有娘亲的倩影,朝她温柔招手。

  “云初,云初,快过来!”

  “云初,云初,快醒醒!”

  朱云初被一只大手摇醒,睁开迷蒙的眼睛,就看到父亲正笑呵呵地看着她,“又贪玩,快起来回家睡了!”

  朱云初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极大的哀恸和悲切,紧紧抓住父亲宽大的袖口,嘴巴张了又张,始终吐不出那两个字——

  快跑!

  “云初,快跑!别让他们抓到!”父亲凄厉嘶哑的喊声在她的灵魂里震荡,“噗!”朱云初踉跄地往前面一扑,摔倒在地时即吐出一口热血,回头就见刀光一线,血影飞溅!

  “父亲!”她含血往回爬,眼睁睁看着父亲身首异地,痛入心扉!

  啊啊啊!

  想要撕心裂肺地喊叫,想要不顾一切地发泄,喉咙却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掐住——

  窒息!

  咕噜噜!

  乌色发顶沉进水里,暖白汤池急促地吐出一大串水泡,本该泡在池边的朱云初突然不见了身影。

  一身暗紫绣白色仙鹤长袍男子走近琼楼玉宇似的宫殿门前,听到一声痛苦的闷叫,刚抬起的脚步还未放下,便习惯性地凝耳细听。

  周遭一片寂静,并无任何异常,宁无桑稍一眯眼,问向候在门外的宫女,“公主呢?”

  “公主殿下正在沐浴。”

  “嘭!”话音刚落,宫门就被撞开,宁无桑身后随行部下右手立马放在腰间武器上,大人的行为分明在说:出事了。

  于是他们便理所当然地要跟进去。

  然而步子还未跨进那高大的门槛一步,里面就传来一声厉喝:“出去!”

  一队人懵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临出去前还好心地关上了门,心里一直晃悠着那句:公主殿下正在沐浴。

  公主殿下正在沐浴……大人岂不是要好事将近?

  尚了驸马,那可是泼天的富贵!

  宁无桑闯进去的身形跟着突然一顿,透过百鸟朝凤巨大屏风,一双清冷深邃、暗藏锋锐的眸瞪了半天,也没看到半个身影,而且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也不见里面有半声回应。

  不好!

  宁无桑再无犹豫,闯了进去,锐利目光四下一扫,立马动作果决地跳入水中。

  汤池很大很深,找到朱云初的时候,宁无桑只觉拽了个死人,一想到白日里还活蹦乱跳对他龇牙咧嘴的女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宁无桑心口剧烈一跳。

  朱云初赤裸裸地被男子毫不怜惜地拖到了池边。

  此时朱云初在宁无桑眼里和翻了肚白的死鱼差不多,哪来那么多花花心思,于是他皱着眉毫不避讳地倾身下去,一只大手捏住她下颌,一只手掰开了她的嘴巴,灼热的呼吸就送了进去。

  来回几下,朱云初便咳嗽着吐了水,吐那锦袍一身,幽幽醒来,水眸正迷蒙着,就见一高大身影骑跨在自己身上,一双有力的手臂撑在她肩膀两侧。

  俊逸非凡的脸朝她亲来!

  朱云初瞪大了眼,宁无桑抬起眼皮,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下一瞬,朱云初的手掌就朝男子胸前拍去,这一掌下去可是不轻,宁无桑皱着眉不明其意,狠狠捉住了那细嫩的手腕,滑腻的手感叫宁无桑心里升起一丝怪异,面上却毫无波动,“公主好了?”

  朱云初冷哼一声,“这下不好下手了?”一手忙横在胸前挡住春光,宁无桑眼前白花花一闪,注意到她动作,终于有所意识,脸色微恙,“下官刚刚救人心切。”

  “那你还骑着!”朱云初可谓咬牙切齿。

  宁无桑眸光微沉,当即转过脸背对着她,不动声色地起身,衣角窸窣,不经意触碰到她的肌肤,男子动作顿了顿,似有些怔愣。

  就在这个时候,朱云初眸光一闪,秀腿一抬,朝他膝间软肋狠狠踹去,踹不死你丫的也要淹死你个色胚!

  宁无桑相当警觉,身后风起他就觉察出来,几乎不用回头,就本能地抓住那腿狠狠往后一掀!

  朱云初痛呼一声,便被他将双腿撇了开,那一瞬间,宁无桑手掌僵了僵,好似看到一片秀丽风光,带着女儿家独有的娇嫩和魅惑,冲刺着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子的视线。

  宁无桑突然觉得,朱云初很美。

  朱云初心想,她要杀了他!

  “混蛋,拿命来!”

  拍开他的手,朱云初后腰一挺,双腿用力一振,趁他再次失神,一个鱼打挺便从地上跳了起来,娇俏的身形跟着一纵,毫不犹豫朝他扑去!

  如果是别的女儿家,碰到这种事情,要么失控地大喊大叫,要么惊恐地眼皮一翻晕过去,绝不会像朱云初这般,一心存了打击报复的意思。

继续阅读:第七章 二选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