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设宴迎接
空空2017-09-20 10:232,210

  “听宁大人说,你今日身体不适,现下可好些了?”皇后关切的问到。

  朱云初闻言一愣,自己何时身体不适了,她望向宁无桑,对方却一直在躲避着自己的眼神。

  朱云初只得干笑着答到:“让皇后娘娘忧心了,现下已经大好了。”

  皇后点点头:“如此甚好。”

  皇后朝着皇帝使了个眼色,皇帝心下了然,柔声问到:“侄儿,皇后想让你来鎏庆宫中,同几位公主做个伴,你意下如何啊?”

  朱云初闻言一愣,让自己来鎏庆宫中?她下意识的又看向宁无桑,发现对方也是一脸震惊,显然对这件事是不知晓的。

  朱云初在心中思量,皇帝这是几个意思?让自己同那几位公主朝夕相处,好方便问她关于那快玉佩之事是嘛?

  朱云初下意识的便要拒绝,殿内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父皇母后这是在说什么呢,让儿臣也听听。”

  朱云初循声望去,就看见一个盛装打扮的少女,朝着这边走来,那少女长得极为乖巧可爱。

  “宁哥哥。”少女冲着宁无桑眨了眨眼睛,宁无桑觉得颇为头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眼前这少女,不是安成公主还能是谁。

  “父皇。”少女撒着娇走到皇帝身边,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朱云初,好奇的出声道:“这个姐姐是谁啊,安成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皇帝对着她招了招手,说到:“安成快来见过你云初姐姐。”

  朱云初心下了然了,这少女是皇后所生的公主,于是对着她行了个礼,这些天小念没少教她宫中的礼仪,至少出门的时候,不会再闹笑话了。

  安成满怀深意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姐姐。

  皇后见她不言语,出声道:“安成,母妃让你云初姐姐来同你一起住好不好?你们也好做个伴。”

  皇后眼里的喜爱之意不言而喻,安成登时脸色一变。

  “母妃?你怎的让一个外人来鎏庆宫呢。”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皇后脸色一沉。

  朱云初正不想答应皇后的要求,现下正和她意,朱云初赶忙抓住时机,开口道:“皇后娘娘,您的一片苦心,云初记在心中了,只是宫中不喜欢云初,云初也没有办法。”

  朱云初说着,换上了一副怯生生的表情,五台山上香火旺盛,她早已练就了一副察言观色的好本事。

  安成愤愤不平的看她一眼。

  皇后急了,赶忙开口道:“云初,你别理她,她被我们惯坏了。”

  安成见自己的母亲居然在外人面前这么说自己,登时心下气结,看朱云初也就越发不顺眼了。

  “皇后娘娘,云初身体不适,还是先行离开了。”朱云初低声开口。

  “云初…”皇后还想说什么,却被安成打断:“母妃,她要走,让她走便是了。”

  朱云初闻言,忙不迭的离开了。

  “安成!”皇后厉声开口,安成脸上却并没有惧色,反倒满不在乎的撇撇嘴。

  皇后看向皇上,皇上一改平日里对于安成的溺爱,怒气冲冲的说到:“安成,你可知道自己错了没有?”

  “儿臣不知。”安成仍嘴硬。

  “好,看来我同你母妃是太纵容你了,来人呐!”皇帝高声唤道,很快有嬷嬷走上前来,皇帝指着站在原地的安成,出声道:“把这个不孝女,关进柴房,明日都不用送吃的。”

  皇后只待在一旁,并不阻拦。

  安成不可置信般睁大了眼睛,出声问到:“为了那个女人,你们居然要将我关到柴房?”

  “她不是那个女人,她是你的姐姐!”皇帝厉声道,那嬷嬷自幼看着安成长大,唯恐她会犯下更大的错,惹得皇帝不痛快,赶忙上前,将她拉走了。

  看着安成被拉走,皇帝叹了口气,自己确实太溺爱这个孩子了,只因她同自己年轻时的脾性最像。

  “皇上,咱们是不是太过宠爱安成了,你看她现下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皇后担忧的出声道。

  皇帝赶忙出声安慰:“总归安成还小,咱们好好教养便是。”

  皇后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帝后相拥在一起,皇后想起方才朱云初看着安成与皇帝的眼神,似乎很是羡慕,心下对于朱云初不由得又多了一丝怜惜,对皇上说到:“皇上,依臣妾看,云初进宫,还没有多少人认识她,既然要在这宫中住下来,得让孩子们都认识她不是。”

  皇帝闻言,方才如梦初醒:“倒是朕大意了。”

  将朱云初接来自己这鎏庆宫之事,还是暂且放一放,得几个孩子伴出感情了,安成自然不会再反感云初住进来,现下,让她们多亲近才是大事。

  “那以皇后看,该如何做呢?”皇帝出声问到。

  皇后答到:“依臣妾之见,不如,替云初办一个晚宴,届时,咱们在晚宴上介绍她给孩子们认识。”

  “皇后这主意甚好,我看,这事,就交由皇后办吧。”

  皇帝对于徐皇后一贯比较信任,她的父亲徐达将军,乃是开国元老,徐皇后作为他的长女,自是虎父无犬子。

  皇后笑着答应了。

  柴房,安成被送来这里之后,心下怨气难平,她没想到,父皇和母后居然真的为了一个外人将自己送来这里。

  嬷嬷递进来一块馒头,出声道:“公主,这是老奴从厨房拿出来的,你快吃上一些。”

  皇帝下了命令,不让厨房给安成准备膳食,嬷嬷还是想尽办法才拿来这个馒头。

  只是安成非但没有领情,反倒一把将嬷嬷手上的馒头扔到了地上,厌恶的出声:“本公主怎么会吃这种贱民吃的东西。”

  安成从小锦衣玉食,这等粗糙的食物,她自是不放在眼里。

  嬷嬷见她这样,只得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安成蜷缩着身子,柴房连一盏灯火都没有,她想念自己柔软的雕花大床。

  因着还未用晚膳便被皇帝关到了柴房,自己还将嬷嬷好意送来的馒头扔掉了,安成现下腹中空空,肚子不受控制的叫了起来。

  长这么大,安成哪里知道挨饿是什么滋味。

  安成捂着肚子。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赶制新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