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赶制新衣
空空2017-09-21 11:382,187

  正当她饥饿难耐的时候,黑暗中有东西一闪而过,随即响起咯吱咯吱的叫声,是老鼠。

  安成最怕老鼠,此时立马跳了起来,趴在门边大叫起来:“来人啊,有老鼠,来人啊。”

  可是哪里有人应答,安成握紧了自己的手,心下暗暗起誓,朱云初!本公主一定不会放过你。

  正走在回去路上的朱云初突然狠狠的打了一个哈欠。

  身边的宁无桑立马紧张起来,将自己的外袍解下,披在了朱云初的身上。

  朱云初揉了揉鼻子,说到:“谢谢。”

  想来,定是谁在说她的坏话才是,正想着,宁无桑突然开口道:“不去鎏庆宫,你似乎很高兴?”

  “当然高兴了,谁知道他们安的是什么心思,何况那个公主如此蛮横,定然容不得我,我还是不要去自讨苦吃了吧。”朱云初脱口而出。

  “还算你有些自知之明。”宁无桑淡淡说到,那安成,可不是个蛮横的人物。

  夜色正好,暗处飘来阵阵花香,五台山的夜也是这样。

  想起五台山,朱云初心中又是一片悲凉,想来那山经历了那次扫荡,也不知现下恢复了没有。

  朱云初突然指着不远处那堆白色的花,开口道:“铃兰。”

  宁无桑无心看她手指的铃兰,目光只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她眉梢染笑,嘴角飞扬,脸上带着孩童般的兴奋,宁无桑看的痴了,他从未见过哪个女子,笑的像朱云初这般好看。

  “那花,在五台山上开的最好看。”朱云初感慨着,想来定是这深宫束缚了它,它若开在山野之间,定然更加好看。

  第二日,替朱云初举办宴会的事便传来了朱云初宫中,她登时便有些受宠若惊了,这宴会,居然是特意为自己办的。

  待那宣旨的内侍走后,朱云初问着一旁的宁无桑道:“你们皇帝以前对于进宫的公主,也是这样嘛?”

  “以前宫中从未来过公主。”宁无桑颇为无语的答到,这女人整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朱云初撇撇嘴,想来也是。

  只是这次宴会,不是只有自己一人,朱云初怎么也得好好准备才是。

  “小念,你们宫中的人参加这种宴会,都穿什么衣服啊?”朱云初没有参加过这种宴会,于是问着小念。

  “小念瞧着,那些公主都穿襦裙,公主也穿便是。”小念答到。

  朱云初点了点头,只是转念一想,自己似乎都是粗布麻衣,没有襦裙啊,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穿着自己原先的衣服去参加宴会吧。

  小念见朱云初面露为难,以为她是在苦恼自己该穿什么,掩嘴一笑,说到:“小念去给公主挑挑,该穿什么吧。”

  小念说着,伸手打开了朱云初的衣柜,不料里面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件衣物。

  “公主,难不成你的衣物不放在这里嘛?”小念极为震惊的说到,在屋内环顾了一圈,已然没有地方给朱云初放置衣物,那公主的衣服是放哪呢?

  见小念颇为震惊的盯着自己,朱云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出声道:“我此番赶路匆匆,衣物都丢在五台山上了。”

  当时腥风血雨,自己只顾着逃命,哪里会带什么衣物出来。

  小念瞧着那柜子里数量比自己还少的衣物,不由得心疼起来,出声道:“小姐,奴婢替你做一件。”

  朱云初闻言,眼前一亮:“小念,你还会做衣服啊?”

  她只在山上瞧见几个姑子赶制衣物,做的大都不讲究什么样式,花纹,只讲究穿的舒不舒服,现下小念居然会做衣物,朱云初自然是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小念点头,说做便做,当下便将自己的针线包等物价拿了出来,只是,到了动手时却犯了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自己没有绸缎,该如何替公主做衣服。

  朱云初不知小念的为难,出声问到:“怎么了?”

  “公主,没有绸缎。”小念有些为难的开口,总不能用自己的粗布给公主赶制衣物吧。

  朱云初灵机一动,想起之前沐浴时,宫女给自己送来的那件香妃色睡袍,赶紧将那衣服拿了出来,对小念说到:“拿这个吧。”

  小念看着那件睡袍,更加为难了,这颜色,宫中都拿它当睡袍,该怎么做成襦裙穿在身上呢。

  小念对朱云初说了自己的顾虑,主仆二人犯了难。

  半晌,朱云初突然发了狠,出声道:“大不了,我便穿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去。”

  小念赶忙出声制止,那晚宴之上,众人皆是华服,自家公主一席素衣成什么样子,不妥不妥。

  朱云初不由得有些不耐烦:“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如我不去什么劳什子宴会得了。”想来自己在山上的日子,想穿什么便穿什么,甚是舒坦,哪里像现在这般麻烦。

  加上朱云初自幼习武,穿的大都是便服,便更加随意了。

  小念瞧着朱云初不耐烦了,更加耐心的开口道:“公主,这宫中不比宫外不是,想来皇后娘娘怕你在这宫中不适应,所以才替你准备了这宴会,你怎么也不能拂皇后娘娘的面子啊。”

  朱云初一听,确是如此,只是自己也没有合适的衣服,这可如何是好呢。

  小念出声感叹道:“要是有绸缎,便好了。”

  绸缎?朱云初猛的想起一个人来,那冰块脸在宫中的势力那么大,想来弄一块绸缎,也不是什么难事,朱云初这样想着随即急冲冲的,往外跑去。

  小念看着她冲了出去,心下担忧不已,自己可是答应了宁大人,要看好公主殿下的。

  小念赶忙跟着朱云初身后,往外跑去,却看着朱云初直奔着宁无桑的厢房而去。

  彼时,宁无桑正欲换衣,脱下了自己的外袍,光着膀子坐在床上给自己的佩剑缠着棉布。

  朱云初毫无预兆的便冲了进来,就看见宁无桑坐在床边,露出坚实的躯体。

  朱云初陡然一声大叫:“宁无桑!你流氓!”

  在门外的小念听见,生生止住自己的步伐,转身朝着朱云初住的偏房走去,她什么也没有听见。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精心准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