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弄
池灵筠2017-10-17 11:341,700

  灯盏昏暗,摇曳着火光。

  浮云是闻着一阵青菜的香气醒过来的,发现这时已经天黑了。

  傅惜之手拿棋子,面含笑意看着她:“饿了么?”

  浮云一咕噜爬起来,嘴巴里开始流口水了,然后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那只猫头鹰的味道!吃过肉以后,果然像是犯了罪,时不时就需要忏悔一下。

  傅惜之叫浮云过来吃东西,浮云低着头过去扒拉两口,又吃不下了。见傅惜之在下棋,便好奇问他:“你这是在跟谁下?”

  “跟我自己。”

  “啊?自己跟自己怎么下?”

  “这是我日常消遣的方式。”

  浮云不由钦佩地看着傅惜之:“我看不懂棋盘,也看不懂那本书。”

  傅惜之笑道:“你还年幼,再过两年就能看懂了。”

  这时浮云又看见傅惜之手边摆着一个精致的茶盅,便问:“你喝什么茶?”

  “云雾茶。要尝尝吗?”

  浮云摆摆手:“我夜里不能喝茶,不然睡不着的。”

  “也是,你还这么小。”

  老是说她小,浮云嘟嘴:“我已经八岁了。”

  傅惜之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就出神了,想着她当年被送过来才两岁,不喑世事,不知自己的余生或许都要虚耗在无边的经海之中了。

  浮云以为傅惜之在看自己,脸红得不得了,赶紧转过去:“我去看看小黄莺怎么样了。”

  下午睡到太久了,夜里反而睡不着。浮云竖起耳朵听着厢房里的动静,小黄莺和傅惜之都已经睡熟了,四下里万籁俱寂。

  窗外的树上忽然传来“嘭”的一声,声音不大却很有力度。浮云在黑暗中摸索着下了床,溜到门边往外看,只见一个人影蹿进了树林。月光将他的影子映在地上,十分瘦长,还能从影子里分辨出他的左手拿着一只‘丫’字形的弹弓。

  是封子祺,他又在打鸟。浮云很是愤怒,这样下去林子里的鸟儿都要遭殃了。

  浮云眼珠子一转,悄悄打开门出去了。

  封子祺没有带随从,独自一人享受猎人的乐趣。晚上,许多鸟儿都栖息了,但还有一些在活动的,对封子祺来说,晚上反而更容易专注。

  浮云的脚步轻的像猫一样,远远地尾随。见他举起弹弓,拉开弓弦,她情急之下朝枯枝跺了一脚,发出清脆的“喀嚓”声。封子祺一惊,手一松,石子打歪了,树上的鸟扑棱着翅膀逃走了。

  “谁?!”封子祺回头看向浮云的方向。

  浮云及时躲在了树后面,大气不敢出。封子祺疑惑地朝这边走过来,浮云情急之下假装猫叫“喵”了两声。她学猫叫惟妙惟肖,让封子祺信以为真了。封子祺嘴里骂了一句:“该死的猫。”然后又接着去寻找猎物。

  浮云紧张地左顾右盼,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她捡了一兜的石子,然后沿着一棵歪脖子树爬了上去,顺着一条横着的粗壮树枝爬到了旁边另一棵大树上。这样她就能俯瞰整个林子了。

  很快她就在地面上搜寻到了封子祺的身影,见他仿佛又有了目标,刚举起弹弓,她就朝他扔了颗石子,然后迅速地躲起来。那石子砸下去虽然动静不大,但还是吓到了封子祺,他警觉地抬头看,云层渐渐遮住了月亮,仿佛有种不祥的感觉。

  封子祺嘴里嘟喃了一句:“我才不信邪。”接着举起弹弓“嘭嘭”打了两下,喊道:“谁啊?有种出来!”

  已经休憩的鸟儿都被惊醒了,忽然之间哗啦啦成群结队地飞走了。

  浮云觉得他简直狂妄自大,便又扔了一颗石子,岂料那石子不偏不倚打在了封子祺的脑门上,只听得“哎哟”一声。

  封子祺一摸脑门,出血了。他怒气冲冲地抬头寻找作弄他的人,却无端的想起一句话——“举头三尺有神明”。是不是他这几天冒犯了哪路神仙啊?一向胆子很肥的封子祺这时候怂了,想起那个小尼姑说的话,这到底是佛门,还是收敛一些好了,便一溜烟地跑走了。

  浮云露出胜利者的笑容,等封子祺走远了,她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不过袍子被刮了一下,破了一道口子。她回到厢房,蹑手蹑脚想要上床的时候,却冷不丁听见傅惜之问她:“你去哪了?”

  浮云吓一跳,朝窗边望去,傅惜之正坐在黑暗里望着她。

  “我去……茅房了……”

  “噢。”傅惜之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不告而别。”

  “怎么会呢?”浮云嘿嘿地憨笑着,“若不是施主好心收留我,我哪有别的地方可去。”

  “那就好,早些睡吧。”傅惜之说完,又躺下了。

  黑暗中,浮云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总觉得他的语气有些不一样,他是怎么了呢?

继续阅读:遭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