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驾到
池灵筠2017-09-18 23:351,347

  山里的雾气很大,太阳朦朦胧胧地挂在头顶上。

  封子祺这会子像个没头苍蝇似的满寺地找浮云,出了一背的冷汗。怪只怪他用早膳的时候多嘴,将他听浮云讲的那个故事说给了自己的父亲听,结果父亲老老实实告诉了母上大人,于是母上大人开始刨根问底,势必要找到那个讲故事的人。封子祺本想伽蓝寺也就这么大点地方,找个小和尚还不容易么,叫主持来问一问就清楚了?却猛地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那小和尚的名字,他拼尽了自己的形容词来描述小和尚的外貌,但主持仍然一脸懵圈。无奈之下,封子祺只好一间房一间房地找,一个一个地看。

  待他走到傅惜之房门口的时候,眉头紧紧皱成一团。昨日两人无非是对当今的政局议论了几句,那傅惜之口出狂言,说什么傅家五朝为官,为朝廷作出的贡献无人能及。封子祺便讥讽他们世代都是文官,要论行军打仗、保卫边疆,全都是封家的功劳。傅惜之却说穷兵黩武会虚耗国库什么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说他们封家好战,怂恿女皇陛下打仗么?这个傅惜之,不过仗着自己是丞相之孙,不过仗着自己有副好皮囊,不过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气而已!

  想到这,封子祺实在忍不下这口气,掉头就走,这时门吱吱一声开了。封子祺一回头,正巧对上傅惜之那张小白脸。傅惜之稍稍一愣,问道:“找我有事?”

  封子祺本想说没事,又惦记着母上大人还在等他回话,便粗声粗气问:“没什么大事,就问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和尚?”

  傅惜之迟疑了一下,点头道:“看见了,早晨从我门前路过。”

  封子祺忙问:“去哪里了?”

  傅惜之朝前方一指:“朝大门那边出去了。”

  封子祺懊恼地跺了一下脚。

  傅惜之问:“你找他做什么?”

  封子祺摆手说没什么, 然后也没道谢,转身走了。傅惜之还有要事在身,也没管他,叫上自己两个贴身侍卫准备出门去。

  封子祺只好硬着头皮去辞红庵向母上大人复命,一边不停地擦汗。封琴与女皇是隔了一层的表姊妹,真要论起来其实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显然封琴不这么认为,她固执地将自己当成女皇的亲姊妹,要为她分忧解难。

  辞红庵因女皇到来比往常更要清静一些。鸟鸣清脆,蝉声时有时无,荷叶上有好几种颜色的蜻蜓追逐戏耍。傅惜之同三公主在池塘边站着,三公主一手兜着鱼食,一手拈着几颗往水中洒。一群红鲤鱼张着嘴来抢食,溅起白白的水花。

  三公主年方十二,花容月貌自是不必多说,是当今四位公主中最出挑的,只不过身子孱弱,时常病着,一直住在行宫,很少和其他公主在一起玩耍,性子也孤僻。或许是长期服用百花丸补身子的缘故,身上散着一股绝妙的香气,令人称奇。瞧着鱼儿争相抢食,三公主柔柔地叹道:“你看看它们,张那么大的嘴,那么贪心……”傅惜之答道:“或许是饿极了。”三公主摇头:“不是的,它们生来就贪心,不论给它们多少吃的都不满足。有的人也一样,永远不知足。”傅惜之明白三公主时常伤春悲秋,对人生充满了各种悲观的看法,于是想办法开导她:“呃,那只是少数人,还有很多人十分勤勉,也懂得知足常乐。”三公主斜睨了傅惜之一眼,反问:“你觉得知足常乐好呢还是不知足常乐好呢?”傅惜之被问住了,生怕答错惹她生气,一时竟答不上来。

  远处,封琴的轿辇过来了,傅惜之不禁抬头张望。三公主闷闷地哼了一声,抱怨:“那个封大人,整天黏着母皇不放,不知道又来献什么殷勤。”

继续阅读:小尼姑搞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