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美少年
池灵筠2017-10-01 13:412,092

  封子祺迷迷糊糊看见一个人影在眼前晃荡,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扶着额定睛一看,那小和尚嘴上贴着一张黄纸,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可是,依稀觉得哪里不对。他再打量了一下小和尚,终于察觉了,那身上的衣袍明明的尼姑的打扮!

  “喂!你是个小尼姑啊?”封子祺脱口而出,“难怪我在伽蓝寺找不到你!你根本不是和尚!那你快说,为什么要冒充小和尚?”

  浮云指着自己嘴上的黄纸,一个劲地摇头摆手。

  “什么?”封子祺皱着眉,一把揭去她嘴上的黄纸。

  浮云又夺回来贴上。

  “你在干嘛?”封子祺有些生气了。

  浮云摇着头比划着,可封子祺完全看不懂。他心急地冲浮云嚷嚷:“我不管你搞什么名堂,跟我回去复命!”

  浮云指了指窗外,封子祺回头一看,那漆黑的夜晚里依然散布着起此彼伏的野兽的声音,让人心有余悸。他明白他一个人是肯定回不去的,可是这个奇怪的小尼姑到底在这山谷里干嘛?封子祺一边想,肚子里咕咕地叫起来。浮云眯着眼笑了,小跑出去,回来的时候拿了两个红薯。

  “就给我吃这个?”封子祺满脸嫌弃,“没别的了?”

  浮云无辜地眨眨眼,不一会又拿过来一碟小菜,是腌黄瓜。

  封子祺饥肠辘辘只好先吃红薯就着腌黄瓜,不一会就打起了嗝。但是还不解馋,总觉得少吃了点什么,问浮云:“有肉吗?”

  浮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封子祺唉声叹气起来:“我们练武之人,吃这点东西还不够塞牙缝。”

  这时,有铃铛声响起,叮叮当当的。封子祺抬头一看,窗户上面悬着一串铃铛。浮云飞快地跑了出去,封子祺也紧跟出去。

  浮云走进一片灌木丛,弯腰寻找,在一只捕兽夹上发现了一只灰兔子。封子祺这才知道,这周围都遍布陷阱,只要逮到了猎物,铃铛就会响。

  浮云小心翼翼打开捕兽夹,封子祺顿时把兔子拎了起来,哈哈大笑:“上天待我不薄。”

  浮云一惊,忙把兔子抢过来抱在怀里。

  封子祺不屑道:“那兔子受了重伤,活不久了,还不如来给我祭五脏庙。”

  浮云不肯,转身就跑了,封子祺见四下黑咕隆咚,心里也有几分怕,追着浮云:“哎,你慢点啊,别跑啊……”

  他越是喊,浮云跑的越快,她可不能让小兔子落到奸人手里。这是她熟悉的地盘,身量娇小灵活,在树林里飞快穿梭。

  封子祺跑着跑着就没底气了,这黑漆漆的夜里万一跑丢了怎么办?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回到了屋子里去,这样稳妥一些。

  浮云见封子祺没追上来,气喘吁吁地坐在一棵树下,她怀里的小兔子也像是受了惊吓缩成一团。

  这时月亮刚好从云层中探出脸来,满世界铺满了银灰色的光。

  一阵簌簌的响声由远及近,浮云侧耳听了听,那声音又没了。忽然有个黑影压了过来,浮云吓得“哇”地大叫一声,嘴上那张黄纸也掉了。

  “别怕,是我。”那黑影开口说话了。

  浮云站起来,趁着月色仔细一看,是他,那个美少年。

  傅惜之是暗中跟着封子祺来的。他知道封子祺走错了路,几次三番装野兽弄出点动静想提醒他往回走,偏偏那个封子祺不信邪,非要往前走,就两眼一抹黑走到了这人迹罕至的山谷里。也算是误打误撞吧,他要找的人居然就在这里。

  浮云显得很高兴,绕着顾惜之转了两圈:“施主,你怎么来的?”

  傅惜之说:“想看看这山里的风景,不知不觉走来了。”

  “但是天黑以后,山里有野兽出没,施主还是别乱走了。”

  “说的是。”傅惜之打量着浮云,她的五官,她的气质,寻找着蛛丝马迹。

  浮云被美少年这样看着也头一次觉得不好意思,憨憨地笑着。

  傅惜之发现了浮云怀里的兔子,那受伤的后腿还在渗血。他指了指兔子问:“它怎么受伤的?”

  “哦,是不小心踩到捕兽夹了。”浮云怜惜地摸着小兔子,“那些捕兽夹是用来防狼和野猪的。谁知道这小家伙没躲过去。”

  “我们给它包扎一下吧?”

  “好啊!”浮云觉得美少年真是心地善良,一点也不像那个奸人。

  傅惜之掏出一条汗巾来,撕成条状。浮云随手摘了点草药,嚼碎来敷在伤口上。

  傅惜之问:“这是什么草药?可以医治外伤?”

  浮云答道:“这是田七啊,你连这个都不认识。”

  傅惜之略微感到窘迫,还从未有人嘲笑过他的学识。他低头替兔子悉心包扎伤口,一边忖度着该如何从浮云那里打听到他想要的东西。

  “施主贵姓?”

  “小姓傅。”

  浮云眯眼看着他腰间的玉佩,心想:果然很富呢……

  “傅施主,多谢你的善心。”

  “举手之劳而已。”傅惜之说话文绉绉的,浮云觉得他的声音真是温和动听。

  傅惜之问浮云住在何处,要送她回去,浮云想着回去又要撞见那个奸人,就不情愿了,嘴里推辞道:“我住的很近,不用送了。但是我想给小兔子做个窝,好让它养伤。”

  “哦?怎么做?”

  “找些柔软的茅草或者狗尾巴草就行了。”

  傅惜之点头:“好,我帮你找。”

  浮云抱着小兔子跟着傅惜之在月色中行走,低头寻找合适的草。时不时有轻微的花香被风送过来,深吸口气,好不惬意。浮云竟然觉得开心,却又说不上来有什么开心的事。大概是因着这个傅施主的关系吧。和长得好看的人呆在一起原来会开心呀。浮云柔嫩的小脸上绽放出一种痴痴的笑意,就跟她在幻想肉包子时候的笑意是一样的。

继续阅读:破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