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驾到
池灵筠2017-09-28 22:411,542

  明空这一去一回,耗费了两个时辰,如今已经过了子时,她带着两个弟子匆匆赶来,要将浮云带去另一个地方避风头。这时两个孩子已经酣睡了,明空不好拿封子祺怎么办,只好让弟子将浮云背走。

  被人背起来的时候,浮云还嘟囔了一声“好香啊”,让明空吓一跳。仔细一看,她不晓得在做什么梦呢,口水都流出来了。明空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模样,叹了口气,既觉得可怜,又觉得惋惜。

  次日,封子祺醒来看见面前坐着三个尼姑,吓得使劲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他又左右看了看,浮云不见了,他觉得那个大尼姑的表情十分严肃,该不会是昨天开荤被逮了吧?封子祺有点心虚,小声问:“你们……找我有事?”

  明空将昨天师傅告诉她的话一字一句照着说:“封施主,你听说的故事并不是真的,那个小尼姑从小就疯癫,十句话有八句是自己胡编乱造的,封施主不要当真,也请不要外传,免得平添麻烦。”

  “那小尼姑哪里去了?”

  “她闯了祸,自然要受罚。”

  封子祺也不敢反驳什么,毕竟这是皇家的地方。可浮云看上去一点也不疯癫,还有那个故事,如果真的没什么,何必大张旗鼓来警告他呢?

  封子祺由明空送回伽蓝寺,那李敏叔等了一夜等急了,见儿子回来差点就哭了出来,被封琴骂了句“没出息”。李敏叔在战场上可是铮铮铁骨的将军,令敌人闻风丧胆,但在家却是另一副样子,尤其是对着宝贝儿子。

  明空解释说自己在山谷里闭关,封子祺不巧误入用来防野兽的陷阱,将他救下来时他已经昏了,便让他在那住了一晚。

  送走明空后,李敏叔拉着封子祺检查了一遍,问:“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树林里去?”

  “我……”封子祺暂时还不想把浮云的事说出来,“我只是散散心,谁知道迷路了。”

  封琴拉长脸了说:“知道自己容易迷路还乱跑,害的我们瞎操心。”

  封子祺赶忙认错:“母上大人,我知错了。”

  “我们是客,更要守规矩,不能随心所欲。”

  “好了好了,他又不是故意的。”李敏叔赶紧帮儿子开脱,“肯定饿坏了吧?来跟我去吃点东西。”

  封琴冷眼看着他们,嘀咕:“武夫鲁莽。”这四个字是当年护国公给李敏叔的评价,可封琴年少时就是贪慕李敏叔身上的豪气,况且封家手握兵权,不就需要这样的后继之人吗?如今嘛,她却深深理解了父亲说的这四个字。

  竹帘下一片荫凉,茶几上摆着几碗甜品。

  傅惜之正在陪三公主下棋。黑白棋子各占半壁江山,似乎是不分胜负。可三公主却异常敏感捕捉到了傅惜之的心不在焉,忽地掷下手心里的棋子,说:“不下了。”

  傅惜之不急不慢问:“怎么了?公主?”

  三公主眼睛望着别处说:“既然无心下棋,又何必勉强?”

  傅惜之明白自己惹恼了公主,便说:“是在下的错,请公主责罚。”

  “我能怎么责罚你?”

  “悉听尊便。”

  “我说什么你都照做?”

  “是。”

  三公主那双温柔的眉毛忽然挑了起来:“那你把封子祺给我找来,我要他陪我下棋。”

  傅惜之怔了怔,明白这不是三公主在使小性子,而是她真的想找封子祺玩。或许是一个人在行宫住久了,过于孤单,所以想结识多些朋友吧。毕竟像他这样闷的人,最多只能陪公主写字画画,弹琴下棋,并不能哄她开心。

  傅惜之奉命去找封子祺,到他门前徘徊了许久,才举手敲门。封子祺懒洋洋来开了门,披头散发,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看样子我扰人清梦了?”傅惜之打趣道。

  封子祺还想着前日的不欢而散,一脸不高兴:“找我干嘛?”

  “你我自小相识,又有同窗情谊,何必为了些俗事闹不愉快?”

  “哎,我可没闹,别把我说的那么小气。”

  “那就跟我去一趟。三公主传召你。”

  这让封子祺出乎意料,“三公主?”

  傅惜之点头:“对,三公主,昨日你见过的。”

  封子祺从傅惜之这里也问不出什么,只好稀里糊涂跟着去了。

继续阅读:青梅竹马的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