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鸟
池灵筠2017-10-07 09:312,334

  四公主花尾燕是最小的公主,也是最为骄纵的一个。在皇宫里横行霸道惯了,想什么就做什么,身边时刻跟着七八个宫女。一个打伞一个打扇,一个备着茶点,一个备着水果,还有随时等候差遣的。这会子跟着去打鸟,这一大帮子人在林子里窜来窜去却把鸟儿都惊走了。

  好一会没打着鸟,四公主有些烦躁:“喂,封子祺,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到现在一只鸟都没打到?”

  封子祺愁眉苦脸对四公主说:“这人太多了,鸟都被吓跑了。”

  “这些鸟也太没用了吧,我宫里的鸟都不怕人的。”

  封子祺解释道:“四公主,这里的鸟儿是野生的,与宫里的不同,它们特别灵敏,听见一点儿风吹草动就飞走了。”

  四公主不高兴撅起嘴:“那怎么办?我们还要打画眉回去给三姐呢!”

  封子祺抓耳挠腮,想了会说:“要么……我去找我爹来帮忙,他很会做陷阱,那个比用弹弓更好。”

  四公主立马又来了精神:“陷阱啊?是什么样的?快找李将军来,我要见识一下!”

  接近傍晚了,夕阳的余晖笼罩在群山之巅。

  封子祺带着四公主和七八个宫女出现在封琴的厢房之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封琴连忙迎出来:“公主驾到怎么也不通传一声?这孩子真是不懂礼数!四公主千万莫怪。”

  封子祺说明来意后,封琴二话不说将李敏叔给唤了出来。李敏叔一听是要做小孩儿的玩意儿有点不乐意,毕竟他正在研读兵法呢,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来陪孩子。但是夫人有令他不得不从,何况也不想让宝贝儿子丢了面子。

  李敏叔用简单的箩筐和木枝、长绳做好了陷阱,撒了些谷子在箩筐下方,然后一帮人凝神屏气躲在屋子里等着。

  夜幕降临,天边只剩一丝丝的光。一只喜鹊大概是饿极了,毫无防备滴溜溜地闯了进来。李敏叔利索地拉了绳子,箩筐就把喜鹊罩住了。喜鹊扑楞着翅膀在里面乱飞,可是已经迟了。

  四公主高兴疯了,一边冲出去一边喊:“抓到了抓到了!”

  一帮宫女也哗啦啦跟了出去。

  李敏叔将喜鹊抓出来,然后大家又发现了一个难题。

  “没笼子啊!”封子祺脱口而出,“这样抓回去也没用,三公主又会哭的!”

  四公主撇撇嘴:“她就爱哭,动不动就哭。”

  李敏叔反问:“偌大个辞红庵没有笼子?”

  封子祺答道:“他们又不养家禽,哪里来的笼子。”

  李敏叔低头看了眼箩筐:“那就找个盖子把箩筐盖起来就是了。”

  四公主顿时欢呼起来:“对了!就是这样!天哪封子祺,你怎么这么蠢?”

  封子祺无语,涨红了脸。

  四公主却没当回事,拽着封子祺的衣袖:“我们继续去捉鸟吧,陷阱学会了吗?快点,快点,不然就太晚了。”

  封琴一直远远地看着他们,等到几个孩子跑出去了,她才缓步从屏风后走出来,走到李敏叔身边。

  “夫人,你瞧这喜鹊多精神。”

  “你瞧什么喜鹊啊?瞧见四公主了么?”

  “瞧见了啊。”

  “瞧见什么了?”

  “呃……”

  “真是愚钝。”封琴鼻子里哼了哼,转身说,“四公主与我儿相识不久,可是十分投缘。两人差个三四岁,年龄也相合。”

  “你的意思是?”

  “四位公主当中,除了大公主,数四公主最得女皇欢心了。从今开始,我们都上点心,努力撮合子祺和四公主。”

  “这个事我不在行……”

  “不在行也得做,这关乎到我们家族的命脉。若子祺当上了驸马,将来再承袭兵权,我们封家在朝中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夜深人静时,四下里只有零星的蝉鸣声。夏天才刚刚开始,还没燥热起来,晚风带着些许凉意。

  浮云住在一间草棚里,给小黄莺找了个临时的窝。这小庵堂实在也太小,只容得下几个人,除了主持之外都挤在一个房间里。浮云前来投宿也腾不出地方来,只好将她安置在草棚,这是姑子们白天躲荫的地方,平日里下了课就在这处做点缝补的活,因此有些垫子和席子可以就用。

  浮云做了个噩梦,然后睡不着了,一直瞪着眼睛。她梦见那只猫头鹰来报仇了,带了大大小小上百只猫头鹰来围攻她,啄她的光头,啄得她头破血流,简直太可怕了。这应该是报应吧,害的她良心不安。

  月亮渐渐地缺了一块,浮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缺了一块,那么不舒服。

  浮云几乎是一夜未眠,早上呵欠连天,也没有胃口,怏怏的坐在庵堂外面听着别人做早课。她要在这里避风头直到女皇陛下回宫去,还有好几天呢,不知道傅惜之会不会因此受罚,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师父和师姐……

  忽然,后面传来笃笃的敲门声。姑子们都在做早课,没听见,浮云便溜到了后面的小木门朝外看。门缝外头,傅惜之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腰间扎着两寸宽的青色腰带,显得腰细腿长。浮云见了他便忘形,从门缝溜了出去。

  “傅施主。”浮云先是恭敬地鞠躬,然后贪婪地盯着傅惜之看。

  傅惜之眼里含笑:“浮云。”

  “你怎么来了?三公主那边怎样了?”

  “昨天夜里,封子祺给三公主抓了好几只鸟来,暂时哄住了公主。”

  “啊?那些鸟……关在哪里?”

  “一个箩筐里。”

  “可怜的鸟儿……”

  “好歹是哄住了,没有责罚我。女皇陛下也没有追究。”

  “看来陛下也是通情达理的,并没有全依着三公主呀。”

  傅惜之忽然压低声音了,“陛下的心思很深,千万不要去猜。”

  浮云点点头,觉得傅惜之是个善良的美少年。“那我就可以回去了?”

  “不行,毕竟你是骗了三公主的,这罪责可不轻。”

  “可是……我不想住在这里,我好想回去啊。”浮云皱紧了眉头。虽然她是个小尼姑,可自小在皇家庵堂长大,又跟着主持,哪里真吃过什么苦头。

  傅惜之微微一笑,说:“那随我走吧,我给你安排住处,让你躲避一阵子。”

  “啊?”浮云瞪大了眼睛,“施主为什么待我这么好?”

  “投缘吧。”傅惜之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浮云眯着眼笑起来,傅惜之觉得她这样子好像一只可爱的小猫,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

继续阅读:躲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