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谈
池灵筠2017-11-03 17:091,149

  傅惜之从辞红庵赶回来,心里有些着急。因为三公主要和宋震用晚膳,宋震又留了傅惜之陪同。后又陪着宋震一起回伽蓝寺,于是比预期晚了许多。他回厢房之前去了厨房要了些糕点带给浮云。脚步轻快走上长廊,却止步在门前,他发现窗户开着,里面漆黑一片。

  “浮云?”傅惜之推开门,进去唤了两声,没有回应。

  他猜想或许浮云又睡着了,便把灯点亮挨个角落找了一遍,仍然没有。而且那只黄莺鸟也不见了。只是那桌子上还留着半碗粥,半个馒头,杯子里头的水喝了一半。

  傅惜之有点慌,不知怎么办才好。一会觉得浮云是贪玩跑出去了,一会觉得可能是被庙里的僧人发现了,亦或者她自己想回辞红庵了。不管怎样,他的计划不应该出现差错。

  他耐心在房里等了半个时辰,这时夜已深了,外面蟋蟀的声音高低起伏,不胜其烦。他坐不住了,便起身出了门。

  宋震正襟危坐在案前读折子,全神贯注,玄衣金冠,衬得整个人十分肃穆。

  灯火跳了一下,奄奄一息。他随意抬手用尾指的指甲拨了一下灯花,动作极快,丝毫未被火苗灼烫。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轻轻的,却有点着急。

  “何人?”

  “在下傅惜之。”一把温润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进罢。”

  傅惜之便推门进来了,反手将门关上。

  宋震微微蹙眉:“傅公子……我不是说过尽量避免私交……”

  “爵爷,在下冒昧打扰,实在是有急事。”

  “什么事?”

  “前日我向你报告的事。”

  “我不是给你出了下策么?将她带回去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傅惜之抿了抿嘴唇,说:“她不见了。”

  宋震抬头,定定望着傅惜之:“你再说一遍。”

  “厢房里没有,四周也没找到。”

  “除了你,没人知道她在这。”

  “按理说是这样。除非是她自己贪玩出去了……”

  宋震徐徐吐了口气:“若真是自己跑了也没办法,或许我们与她无缘。”

  “那该怎么办?”

  “尽人事,听天命。今晚尽力找一找,若找不到也就算了,明日启程,回京还有许多事要做。”宋震无所谓地笑了笑,“你放心,三公主有我作保,一定是你们傅家的。你回去告诉太傅,近年来我给他的书信都要烧干净。”

  “是。”傅惜之应道,欲言又止地看着宋震。

  宋震见他如此,便问:“你有疑惑?”

  傅惜之道:“在下不明,望爵爷指教。爵爷是太傅的学生,有时见上一面,通通书信也属人之常情,为何要如此避讳?”

  “陛下忌惮后宫与朝臣往来过密,何况太傅的学生遍布蜀国,上至六部,下至州府,真真是桃李满天下——这样的人,虽然无实权在手,却是陛下的心头之患。”

  “我祖父任人唯贤,陛下是知道的。”

  宋震微笑,压低声音说:“知道与相信,是两回事。好了,你快回去,别让人看见了。”

  傅惜之便告退了,出了门,耳边还一直想着那句话:知道与相信,是两回事。

继续阅读:妥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