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
池灵筠2017-11-06 12:512,152

  夜风寂寥,从窗户栅栏里透进来。浮云躲在茅草堆里取暖,手里紧紧攥着她那顶藏了银子的帽子。此时她是十分低落的,一来自己被囚禁失去了自由,二来她对回京这件事很迷茫。原本她的愿望很简单啊,想攒钱吃个肉包子而已,现在钱都花不出去了……简直是越想越悲伤。

  可是那个封子祺为什么要抓她?还在怀疑她跟傅惜之密谋?抓她回去交给三公主惩罚?还是想打听明空师姐的身世?不管是哪个理由,只因为这个人是封子祺,她就没由来的厌恶。但是她又不敢声张,封子祺临走时警告了她,如果她敢求救,那他就会把她两次破戒的事说出来,让静华师太名誉扫地。

  浮云是静华师太的关门弟子,而且师太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可以给师太丢脸呢?怎么可以害师太呢?所以只好忍气吞声……真是越想越生气。

  想着想着,她的眼皮耷拉下来怎么也睁不开了……

  “睡的跟猪一样。”封子祺看着车厢里呼呼大睡的浮云,坐在一边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幸亏他机智,在饭菜里下了蒙汗药,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浮云裹了几层经幡当做床褥带上了马车。

  颠簸了一路浮云也没醒,睡着的样子憨憨的,小脸蛋白里透红,让人想掐一把。封子祺俯下身仔细看了看她,嘀咕着:“这么一看,真有点像。除了眼睛……”

  突然之间,马车顿了一下停住了,封子祺没坐稳往前扑倒,“哎哟”一声整个人趴在浮云身上。浮云嗯哼了两声,皱起了眉头。外面有人问:“公子没事吧?”封子祺赶紧坐起来,“没事没事。”

  “前面塌方了,车队要在原地休息一夜。”

  “什么?一夜?”封子祺紧张地转了转眼珠子,在路上走了一整日,接近傍晚。本以为日夜兼程的话,可以在明日清早抵达京城,这样耽误一夜,浮云醒了可怎么好?

  封子祺正着急,外面传来封琴的声音:“公子头上受了伤,吹不得风,让他在车里休息罢。”这才让他松了口气。

  不知是不是刚刚被扑了一下,浮云缓慢地苏醒过来了。这是一个过程,她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然后深吸了口气,整个身子舒展开来,接着翻滚了一下,变成了趴着的姿势,再抬手摸摸头,咦?帽子呢?!她一咕噜爬起来,惊恐地瞪着眼睛望着四周,大喊一声:“帽子呢?我的帽子呢?”

  封子祺扑过去捂住她的嘴,她又受了惊吓,挣扎不已。

  这马车就开始摇晃起来,外面的随从注意到了异常,连忙问:“公子可好?”

  只听得封子祺大声回道:“我没事!”

  随从狐疑地站在旁边看着,另外一些随从也被吸引了过来,一圈人盯着这辆马车。

  封琴见状喝道:“都在这干什么?管事的人呢?都天黑了还不去生火!”

  李敏叔领会了封琴的眼色,呼喝着众人扎营干活。

  于是人都散了,但还是有好奇的目光打量过来。封琴趁人不注意赶紧上车去查看,只见封子祺和光头的浮云扭成一团。封子祺死死捂住浮云的嘴,浮云就去拍打封子祺头上的伤口,封子祺疼得龇牙咧嘴又不能喊出声,别提又多窝火了。

  见封琴来了,封子祺下意识地松了手。浮云累瘫了,大口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封琴压着声音训斥道,“都说要秘密行事,你还闹出这么大动静。”

  封子祺特别委屈:“我也不知道,喂了挺多的啊……”

  “那就接着喂!”

  封子祺恍然大悟,猛地点头。

  封琴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就下去了。

  浮云懵懂地问封子祺:“喂什么?你又想逼我破戒啊?”

  封子祺一把掐住浮云的脖子,“你差点害死我!别吭声行吗?要不然我就得把你打晕!”

  浮云吐着舌头,肚子发出一连串的咕咕叫声。

  “饿了?”封子祺问了之后觉得自己好蠢,她一整天没吃东西,肯定饿得不行了。浮云憋着嘴问:“我的帽子呢?”

  封子祺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一破帽子吗?老惦记它干嘛呀?”

  “我……没头发,就很冷啊。”浮云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封子祺不耐烦地从角落里找出了浮云的帽子,打算还给她的时候,忽然觉得这帽子有点沉甸甸的。他摸了一下,帽子里有小石头似的东西。浮云见状要去夺过来,封子祺反应极快立马举高了。

  “哟,难怪那么在意帽子,里面藏东西了啊?”封子祺挑起眉毛,一副审犯人的样子,“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通敌密信?”

  浮云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可以看看,反正对于你来说,这什么也不算。”

  封子祺便拆开一条口子掏出来一看,居然是一钱碎银子。他觉得很好笑,“嘁,这点钱还要藏在帽子里?”

  浮云却很心疼:“那是我攒了几年的银子,你还给我吧。”

  “你要银子干嘛?”

  浮云才不要把肉包子这个愿望告诉封子祺呢,胡说道:“我想下山的时候买糖葫芦吃。”

  封子祺不理解:“你没吃过糖葫芦?”

  浮云摇摇头。

  封子祺得意地笑了:“那还不简单,你只要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

  浮云觉得他笑起来也像是在奸笑,还不知道有什么陷阱呢。于是一口回绝:“我不要欠你的。”

  “小尼姑,你根本不知道世上有多少好吃的东西。糖葫芦算什么呢?我带你去吃蟹黄酥,叉烧包,兔头鸭头红烧狮子头,鱼翅海参任你选。”

  浮云第一次听说这些东西,可能是肚子饿了,眼前居然出现了满桌佳肴的画面。

  “只要你按我说的做,不吵不闹,我可包你吃个够!”

  “可你若要我去做坏事呢?”

  “我保证,绝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

  浮云眨巴着眼睛,心想,反正逃不掉了,别做无谓的挣扎,听天由命吧。

继续阅读:突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