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受惊
池灵筠2017-11-09 13:141,252

  有了封子祺的叮嘱,浮云不敢乱跑,缩在马车上难以入睡,偷偷掀起一道帘子往外看。月色下,浩浩荡荡这么多马车,这么多人,傅惜之在哪里呢?等她跟封子祺回到京城,是不是有机会常常见到他了?

  “不好了,三公主晕倒了!”一个宫女大惊失色地跑了出来,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夜又泛起涟漪。

  三公主本来身子弱,突然受惊导致晕厥了。太医说在马车上闷得厉害,让人将三公主连人带被褥抬了出来放在平地上。

  二公主和四公主也都被扰醒了,探着脑袋往外看。

  浮云怕被发现,想躲,可是转念一想,三公主病了,傅惜之是不是会去看她,所以……她又掀开帘子偷看了。

  封子祺半醒着,迷迷糊糊地问:“外面怎么了?”

  “三公主好像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封子祺一骨碌爬起来,“是不是刚刚受了惊吓?”

  浮云心想,三公主一直在马车上,马车也没事,哪门子的惊吓?她就亲眼看着那道裂缝从远处劈开来直接到脚下也没受惊吓啊。三公主的胆子也太小了吧。

  封子祺交待浮云:“你在这躲着,我出去瞧瞧。”

  封子祺便下了车,碰上了他的母上大人,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封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走过来,清了清嗓子说:“陛下头疾发作,爵爷不得不陪伴左右,派我来照看三公主。太医可要给三公主瞧仔细了。还有,夜间风凉,就这样让三公主躺着怎么可以?传李将军去给支个帐篷。”

  李敏叔带兵修路去了,这边又传他支帐篷,惹不住抱怨了一句:“屁大点的事也要我去做。”但嘴上这样说,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回到营地去,带手下在附近支了个帐篷。封琴也没好脸色,只说:“路修好了没?地震刚刚结束,陛下应尽快离开此地。”

  “臣在尽力。”李敏叔抱拳行礼,然后匆匆离开。

  封子祺看着父亲的背影莫名觉得鼻酸,战场上骁勇无敌的将军,战场下却是大气不敢出的妻管严,想想自己的命运难道也是如此?或许比这还惨呢,母上大人只是个郡主,他的任务是要迎娶真正的公主,比母上大人还要难对付……封子祺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有那么一丝的悲凉。

  浮云才顾不上看封子祺的悲凉,她注意到几个人将三公主抬了进去。末尾的那个人穿一身月白色的衣袍,玉冠束发,面色白皙,神情淡然。浮云揉了揉眼睛,没错,是傅惜之!

  她开心得几乎要跳出马车了,可又不能乱跑,只好盯着傅惜之目不转睛。

  三个太医忙活了半天,其中一个出来禀告:“封大人,三公主是受惊过度了,目前以金针度穴,暂时苏醒过来,但是宜静不宜动,恐怕难以上路。”

  封琴皱了皱眉:“我们在此地耽误太久了,陛下方才下令说等路修好立即启程,怕有余震。”

  太医建议:“那要想个办法将三公主安置在某处,等身子完全好了再上路。”

  封琴可不擅长动脑子,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好说:“我去回禀陛下,看看陛下的意思。”

  傅惜之守在帐篷边,面色凝重。封子祺似乎也心事重重的样子,两人相对无言。

  浮云趴在窗边看傅惜之,就差流口水了。封子祺这时注意到了她的小脑袋,狠狠瞪她一眼,她立马就缩回去了。傅惜之顺着封子祺的目光望过去,只看见一片晃动的窗帘。

继续阅读:驸马是什么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