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是什么马
池灵筠2017-11-09 21:001,102

  女皇头疼得厉害,即便吞服了药丸也无法缓解,自顾不暇。宋震听完封琴的禀告,思忖半晌。他必须要伴随女皇左右,不能脱身。三公主的情况又必须要静养,不能跟随队伍回京,可此地刚刚发生了地震,怕有难民骚扰公主。实在也是难办。

  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是派一队人马留下来护送三公主去最近的庵堂里休养。三公主身边伺候的人倒都还好,但都是女流之辈……宋震再三深思后对封琴说道:“有劳封大人传我命令,由林将军护送三公主返回白天经过的次林庵休养,傅惜之作陪,立即启程。”

  封琴宣布这消息时,浮云正躲在马车里不敢往外看,失落极了。她还以为会同傅惜之一起上路回到京城去,那总能找到机会见面的。谁知道三公主这一病,拖着傅惜之不能走。

  浮云嘟着嘴闷闷不乐的样子被封子祺看在眼里。

  “喂,你干嘛了?”封子祺纳闷地问她。

  “你说,为什么三公主一定要傅施主陪?”

  “不是三公主要吧,这是王爵的意思。”

  “那为什么王爵派傅施主去陪,不派你去?”

  封子祺挠了挠头:“这个嘛,你这么小,是不明白的。”

  “我不小了,你告诉我呀。”

  “嗨,因为傅惜之要当驸马呀!”

  “驸马是什么马?能骑吗?”

  “我都说了你不明白!”封子祺翻了个白眼,鄙视浮云,“你在佛门长大,什么都不知道,等到了京城,让你大开眼界,你慢慢就知道了人情世故。”

  浮云还是不开心。封子祺突然问:“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傅施主吗?他是个好人啊。”

  封子祺不忿道:“他心眼坏透了,上次故意把我丢在林子里害我迷路,我都没找他算账。”

  浮云反驳道:“自己笨还怪别人。”

  “你!”封子祺气得直瞪眼,“懒得理你,睡觉!”

  女皇虚弱得奄奄一息,这次的头疾来的分外剧烈,一波接着一波,一波越过一波,要生生将她折磨致死。过了两个时辰才完全停下,嘴唇都没了血色。

  宋震喂她喝了碗姜茶,才恢复了一点气色。

  见外头天色亮了,女皇气若游丝问道:“晚燕怎样了?”

  “我都安排好了,陛下不必忧虑。”

  “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发了?”

  “是,路修好了,该出发了。”

  女皇颔首点头,又问:“那个小书童找到没有?”

  “问了一遍,像是没有带书童的。”

  “哦?”女皇戚然笑了笑,“我方才做梦梦见了他,都闹不清是真是假了,你说该不会是我在做梦吧?”

  “陛下受惊过度,或许是记错了。是哪个侍卫救了您也说不定。”

  “是么?”女皇半眯着眼睛,想起月色下那个面如玉盘小书童,他那镇定自若的样子,真是不像普通的孩子。莫不是真的在做梦?

  罢了,暂且不去想,回宫之后,还有一大摊子的国事要处理。那个小书童,就当是谁派来救她的罢。

继续阅读:银子的诱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