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仙魔之战
年更玅2019-01-12 21:233,704

  琼楼带着肃阳和壬歌的尸体,回到了飞鸢谷,看着狼藉的飞鸢谷,她感到天空都灰得发闷。

  她把壬歌安置在他们平日里练功的雪洞里,化用了织羽一成的灵力包裹住了壬歌,只要有修习之人每日为他浇灌灵力,那么他的尸身便不会腐败。

  青影已经醒转了,面对连日来的变化,她身上的灵动都消失不见,此刻竟像是一张纸片一样。

  “师哥都死了,姐姐你做这些又有什么用?”

  她的语气冰冷,脸上却淌着两行热泪。

  “传闻凤凰能起死回生,我先护住他的身体,如果他当真重生,那你便可以第一个看到他了。”

  琼楼安置好这些,又去看顾肃阳。

  她撩起他额前的白发,反复地摩挲着。

  心中正有许多话要讲,却察觉谷中多了一人。

  “陆琼楼,你给我滚出来。你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给我出来。”

  琼楼透过门缝看去,只见是一个酷似沐雨真人的黑衣老头。

  她眼光一转,便拉着肃阳的手对他说到:“外面那个人,我很害怕,你出去告诉,让他以后别来找我了好么?”

  肃阳木讷地点头,走出门去。

  “师伯有礼。”

  沐阳真人见来人是肃阳,更是气急。

  “你同那个魔族女人混在一起做什么?就是他,你师父才会丧命于此,你还跟她厮混在一起,不觉得丢人么?!”

  沐阳真人痛心疾首,但肃阳却并不理睬,仍旧讷讷地回话。

  “师伯别再来了,也不要再骂她了,她是我最心爱的人,从此后,我们便家在这里,不希望别人打扰了。”

  沐阳更是生气,想要上前同肃阳对峙。

  “凤凰已死,请各位珍惜剩下的时日吧。”

  肃阳说完这句话,便一挥手,飞鸢谷的雾障便聚拢过来,把沐阳真人隔在外间。

  琼楼见肃阳这样表现,十分欢喜,便日日同肃阳腻在一起,只是肃阳每日依旧讷讷的,沐阳真人也每日,从不缺席的来隔门痛骂琼楼。

  这日琼楼真在雪洞为壬歌浇灌灵力,却不听得沐阳真人在外间吵闹的声音。

  青影怪道:“师伯今日竟不过来了。”

  琼楼嗤笑道:“他那么大年纪,每日里还来骂我,这种无用的事,也亏他坚持那么久?”

  “那姐姐呢?”

  听着青影这句问题,琼楼不知何解,便出言相问。

  “你用织羽迷惑肃阳哥哥,是不是无用的事呢?一旦他恢复了自己的神识,知道你这样摆弄他,还故意要让他错过初三的神魔大战,你到时候怎么面对他呢?”

  琼楼收了灵力,并不回答,独自出了雪洞。

  心神不宁的回到大厅,却看见一个身形消瘦,满头珠钗的女人站在厅中。

  琼楼冷笑一声,“您又是哪路神仙,莫非也是沐阳那个老不羞的请来骂我的么?”

  来人见她到来,施施然行了一礼。

  “我只是一个儿女即将遭难的母亲,来请你帮个忙。”

  见她的派头,琼楼现已明白来人是何身份,却十分烦闷。

  “从不见知道儿女要遭难,母亲还盛装打扮的。您要我帮的忙,早在我未入魔道之前,我已尽力帮助了,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愿意做,您还是请回吧。”

  天后却不顺着说话,只是四下当量了一下。

  “你是把飞鸢谷当做一个温暖的家来布置的,世间所有的百姓也是这样布置着自己的家……”

  不等她说完,琼楼又开始赶客。

  “您说的那些事,是您该去操心记挂的,不要一味只把这些责任,指望到别人身上,您还是请吧。”

  天后感到无力,只得先当道回府。

  琼楼走到肃阳身边,对着肃阳说道:“天下苍生,与我们又有什么干系呢?我们只要相依相偎在一起便够了。”

  肃阳木头一般点头应道:“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想到刚才青影说的话,琼楼拿出织羽,施法探究起肃阳的真实意愿。

  原来他一直很挣扎,他想要去天宫和那个女人一起面对天界灾祸,也想要留在飞鸢谷,留在我的身边。

  琼楼辗转反侧了一夜,终于成不了眠。

  第二天,那个女人又来了。

  “今日我来,只请你同我去一个地方。”

  琼楼想着青影同自己说的话,想着肃阳的挣扎,也开始怀疑自己这样把肃阳困在飞鸢谷到底是对是错,于是便跟着天后出了谷。

  “你看这座城,有何不同?”

  天后停下来,指着那座充满行尸走肉的城镇。

  “你这是何意?”

  天后笑了一笑,“我们做很多结界,这座西乡城,才不至于行尸外流。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仙魔开战,如果魔族得胜,天下无数的城镇都将变成这样。”

  琼楼愣着不说话。

  天后拉住了她的手,“就像你的肃阳城,是你母亲设了无数结界,才得以像世外桃源一样。我请你帮忙,不是为了一己之私,不单是为了唤醒我的丈夫,我是怕,天下都变成这样。”

  片刻之后,天后便带着沐阳真人离开了。

  “娘娘,您觉得那个丫头会帮我们么?”

  沐阳真人忍不住问。

  “她总会做下选择。”

  雪洞外的湖面上,又浮出了一团光团。白须老人会心一笑。

  “哟哟,这不是那个说再也不来的丫头么?这是什么大罗神仙才能请得动你呀?”

  老人走上前,只见琼楼满脸泪水,咧嘴对他笑着。

  “天后希望我帮助她,帮助她把那些仙族的修为都吸到肃阳身体里,好和吸了魔尊修为的洛东对战。我觉得要帮她。”

  老者心下凛然,嘻嘻笑着。

  “我看着你决定脱离魔道,心里高兴着呢,你哭个啥。”

  “我的修为不够,做不到。”

  琼楼不敢再看老者的脸,撇下头去。

  老头反而捧起她的头:“怕什么,我这里当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这个雪洞,有你娘亲织羽里三层的功力,你收了它,便自然够了。”

  琼楼开始抽泣起来:“可是……可是……”

  老头对着天空吹了一个哨子,两只雁儿便一左一右停在他的肩膀上。

  “可是什么呢?我在这个雪洞里,可寂寞得很呢,两只雁儿,也是寂寞得很呢,我也是时候去和你娘见面了,多好呀。”

  琼楼抽泣着:“我不想看着你死。可是这段时间里,姨妈、壬歌一个个的都死掉了,如果我不帮天后,还会有很多人都这样死去,这些事都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引起的,我必须,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老头拥她入怀,替她拭去泪水。

  “我这多少年的光阴,本来就是捡来的,哭什么呢,快动手吧。”

  琼楼任由眼泪汹涌,颤抖着手,把雪洞的灵力尽数收了起来。

  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些代价,无论你舍得,或是并不舍得。

  初二夜里,琼楼终于带着肃阳和琼楼来到天宫。

  众仙为她护法,她吸净天帝修为,系数转到肃阳身上,又从天后身上吸出许多修为,也尽数转到肃阳身上。

  事成之后,天后屏退众人,向琼楼道谢之后,将剩下的时间留给了琼楼和肃阳两人独处。

  “我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这些日子,我们在飞鸢谷的日子。”琼楼紧张无措地绞着六合神玉上的穗子。

  肃阳只是定定的望着她。

  “我都记得。”

  琼楼苦笑一声。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是不是,是不是……”

  肃阳不等她说完,拉她进怀里,吻上她的嘴。

  “那些日子,我过得很幸福。”

  琼楼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悲伤。

  只得坐直了身子,把六合神玉系上他的腰间。

  “你戴着这个玉佩,就跟我在你身边一样,它能保佑你平安。”

  如今,织羽的灵力已经耗尽,琼楼又变成了一个凡人,便和众人一一道别,只身准备返乡。

  她方走出山门,肃阳便拉住了她。

  “留下吧,等事情结束时,我送你回去。”

  琼楼强忍着泪水,拼命表现得十分洒脱。

  “我现在是一个凡人,你们开战时,不易分心护我。更何况,你和洛东,任何一个人受伤,我都不想看到。”

  肃阳便不再开口。

  琼楼又笑了,看着他漆黑的额发。

  “如今你已经白发往生黑发,意志不再受损,不知道你现在又是怎么想的呢?”

  肃阳定定看着她。

  “白发或是黑发,我欢喜你,从未变过。”

  琼楼走到山脚的时候,一坛子酒向她砸来。刚要砸上她的脸的时候,分毫不差地停在了半空。

  洛东爽朗的笑声传来,“你果然又变成了一个凡人。”

  琼楼取下那坛酒,便喝下一大口。

  洛东不让她说话,只只顾着喝完坛中酒。

  一摔酒坛,“那我们就此别过,我还有一场仗要打。”

  后记

  红李林的李子,又沉甸甸地挂在枝头。

  琼楼央告了父亲好久,才得了父亲的批准,和瞎子一起在这红李林里盖了一个屋子。

  张瞎子大叫起来:“哎呀丫头,大事不好啊,贫道掐指一算,今日这林子里怕是要遭贼了。”

  琼楼白他一眼,问他哪里有贼。

  张瞎子凭着耳力一指。

  琼楼想着这定是个不长眼,更不长耳朵的小毛贼。

  全城上下,无人不知,守城的女儿在这里,却还敢往这个林子里来偷盗,简直找死。

  她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清清嗓子,心中正想着毛贼转身的窘迫样子,暗自好笑。

  来人转身,确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嘴里塞满李子,见到琼楼,忙一口吐了出来。

  “琼楼,我来找你了。”

  琼楼楞在当场,竟是肃阳。

  原来,那场仗,洛东早做了必死的打算。他在山下等自己喝酒的时候,便埋下了许多灵力做火石,等魔兵行到山腰的时候,便被包围起来,一层又一层的被轰炸起来,那一战之后,魔族元气大伤,恐怕千年之内,都无法再成气候了。

  而洛东,硬撑着,来到了飞鸢谷,将凤凰胆还给了壬歌,自己变成了一颗需要孵化的蛋。

  青影在飞鸢谷照顾着他们,等待着他们再回到她的生命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云劫之伯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云劫之伯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