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婢2017-09-16 11:452,734

  田泽和学生们讲解了下下一步的实验该怎么做后,便在人群里搜寻沈君,转了一圈都没看到他,同时单东也不见了。

  他拦住了一个端着红酒的侍者,“请问你见到我的妻子了吗?”

  侍者摇了摇头,他大概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事,应付在场的客人就已经够疲惫的了,他继续端着酒盘穿过重重的人群。

  这时田泽的一个仰慕者走了过来,“您好,田泽教授,您是在找您的妻子吗,我看到他和另一位男士往别墅的方向的离开了。”

  田泽上下打量了下对方,很年轻不会超过25,应该是某个学校的研究生,穿着比较拘谨但是脸庞还算清秀,“谢谢你,你是哪个学校的研究生呢”田泽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对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叫方芳,是您的学生,上过您一节课,您可能不记得我了那还是上个学期我旁听了您的课程,对我来说那节课非常之精彩,从此我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今晚是我的导师带我来的。”

  田泽嘉许的点了点头,“难得你有兴趣,以后多来听听我的课。”

  “一定。”对方伸手扶了下眼镜框,眼镜下的眼睛闪动着激动的光芒。“今晚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田泽心中挂念着妻子,草草了解谈话后摆手作别,将目光投向别墅的二楼,此刻从二楼紧闭的玻璃窗里透出昏黄的灯光,如一束火焰在幽冥中浮动着,平时为了通风窗户都是白天打开睡前关上的。

  田泽向别墅走去,小道的四周种满了花草一直延伸到别墅的墙角,花草的阴影倾泻在半壁灰墙上,在小道的尽头两边花草的掩映下,田泽拾上了台阶推开了暗红的铁门。

  从一楼至二楼的阶梯很长,这倒费了他一点心思,他在心中盘算着是不是可以在一楼另辟一个房间,阶段上铺着红色带暗纹的地毯,他扶着楼梯慢悠悠的踱到了二楼楼梯口。

  已经这么晚了,他和妻子在自己房间做什么,他有些着急的往房间里走去。

  出于他的教养他并没有直接推开房门而是在外敲了几下,室内传来一片寂静,他继续敲击着房门这次显得有些急促,在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房间门终于打开了。

  妻子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你和单先生在我房间里做什么。”他将门全然推了进来,摆出一种傲然的架势来平视着单东。

  “是我让单先生来给我收藏的著作签个名,你知道的,我是他的书迷。”

  单东以抱歉的眼神示意他,似乎对这突兀的场景有些歉意,在他移开目光的岔开,单东的嘴角勾起一个笑容,似乎没有什么异样,他看向床床以他早上离开时的模样那般摆放着,当他再回过头时,单东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有些无辜和对这种气氛的不解。

  妻子将单东送了出去,他有些累了,于是跌坐在床上,将外套解下心里渐渐恢复了平静,对刚刚的事情他不想去想,单东,这个男人绝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探究他的心理恐怕都能让他作出一篇论文来,他的思绪又转回他的研究上,他想的入迷直到沈君进来喊他去洗澡,准备睡觉,楼下的客人她已经都送走了。

  单东跟沈君道了别,他的心中并没有一丝对年老教授的愧疚感,相反他感到一阵惬意的满足感,身心都沉浸在一种久违的平静中,他走过一道沉重的铁门,外面是一条寂静的马路只有风发出呼呼的啸声,他被这凉风一吹,一路裹着风走到了路边停靠着的轿车上,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刚刚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他回忆着房间里的一切忽然有什么东西快速闪过,是一个红色的床头柜,对了,他知道这异样的由来了。

  一个会将书随手摆放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在床头柜上放点其他东西呢,比如护唇膏或者皮筋之类的,单单只有自己的书,另外,田泽教授因为年纪较高是不爱饮酒的,房间的橱柜里怎么会有酒呢,应该满满的放了研究的书才对,总而言之田泽的东西过于少了就像是故意摆给他看一样。

  洗完澡后田泽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不久他就睡着了,但他睡的不稳,时不时的左右翻动一样,他迷糊中觉得今天的枕头很不舒服仿佛有什么东西咯着他,他半夜做了个噩梦梦到沈君和单东,由于喝了过多的酒梦做到一半就醒来了,他觉得有些尿急爬起来上了个厕所。

  当他再度躺下的时候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更强烈了,他把书伸进枕头下想看看发生了什么,突然他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他掏出来借着月光一看,他的嘴唇哆嗦了一下,样子也老了很多,因为凉薄的睡衣他打了个喷嚏在床沿坐了很久,很久后他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单东回到家中,看了眼空落落的手腕,看来明天要重新买个手表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临时起意是想要什么结果,他将衣服一件件褪下,打开蓬头任水流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他喜欢这样呆在温水下,或许自己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寂寞吧,所以才会小孩子胡闹一样将手表塞在了田泽那端的枕头之下,他会发现吗,他有些恶作剧的笑了一下。

  虽然单东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电脑前写作,但运动是他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所以略为瘦削的身体却有着恰到好处的肌肉,沈君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情不自禁的在这有力的肌肉上逗留,这都是刚刚发生的事。

  洗完后单东裸着走了出来,在钢琴前弹了会水边的阿狄丽娜,他边弹边因深夜的凉意而瑟缩了一下,他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一曲终了他又弹起无名的小调,弹了一会他便不由自主的哼唱着“黄昏月,枇杷果实摇”。他很快沉浸在这曲调里,周身都起了一种热,他如痴如醉的投入着来回弹奏着这突如其来的不知名的小曲,这感觉是那么熟悉,在很早以前就深深的烙印进了他的灵魂。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他正襟危坐于书桌前的一团昏黄中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续写他的新作,他的书中也该添加一个女主人了,她必须有一头长长的黑发,瞳孔的颜色要深邃最好带一点茶色更能激起他的怜爱,她的身材要丰满。不不不,他又把这段删了突然他感到头脑一阵剧痛,他双手抱头努力想甩开这种感觉,壁上的挂钟滴答滴答,他命令自己深呼吸,进入一阵冥想后他渐渐平复了下来将关于电脑中女人的部分尽数删掉。

  你是我的,没有人可以拥有你,就算是我也不行。

  笔下的男主人公继续猎捕着过路的儿童,他将他们引到偏僻的小路然后用迷药迷倒,最后将他们拖到自己的车里带回自己家,在将男孩虐待一段时间后他会杀了他们,把尸体丢弃到湖里,或者埋在山里的一个浅坑中。

  他一共犯下了十五次罪行。当男人被警察逮捕的时候他对着所有媒体说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我是为了拯救他们,他们将因为我而进入天堂。”

  单东从酸麻的手臂中醒来,刺眼的太阳光将他从梦中唤醒,他揉了揉因为枕了一夜而僵硬紧绷的手臂,这感觉很不好受像一群蚂蚁在里面啃食着,他的手已经不是他的手。

  但他很快就适应了他看了眼手机上的备忘录,上面写着要买一款新手表。另外今天下午要去自己的秘密基地,他有新的灵感。同时他还看到了一条来自凌晨一点多的短信,谁这么晚会给他发信息呢?

  “这个周末一起喝咖啡吗?”落款显示沈君,单东好心情的去客厅泡了杯咖啡,站在沙发边凝视了楼下如织的行人和车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心似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心似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