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倪禾君2017-10-15 17:131,111

  韩若雪忽然松了一口气。未来满是荆棘。不过自己总算没有辜负祝思雨的托付。想到这里释然的一笑。抬头发现,天空湛蓝。

  “若雪,你怎么出来了?”

  韩若雪看着景逸墨。带着几个宫女,各个手里端着盘子。用金色雕花的碗盖遮挡。

  “出来透透气”

  “也好,要不你在院长里吃吧,叶姑娘的还没好,一会好了就端来了”

  韩若雪点点头。景逸墨微笑着让婢女都摆在青石桌上。眼里极尽温柔。韩若雪与他相望。眼中似若冰霜。踏一步。绕过他。坐在他的背面。景逸墨有些尴尬的食指碰了碰鼻尖。

  “你们都退下吧”

  说罢,婢女就都退了下去。偌大的庭院只剩两人。韩若雪只是拿起筷子。面对一桌的美食。没有一点食欲。只是行尸走肉般咀嚼吞下。景逸墨坐到了她的身边。

  “哎?你怎么不吃菜啊?我给你夹,好不好?”景逸墨见她没反应,便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夹入韩若雪碗里,韩若雪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

  “这个是凤尾鱼翅,这个是御膳豆黄。这个你一定要尝尝八宝野鸭味道很好的”

  “多谢世子,我吃好了”说罢便将筷子放平在碗上。

  景逸墨抬眼看着眼前的人。“我不清楚,你为何要嫁给我?其实你根本不想与我成亲”

  韩若雪一脸冷漠抬起头。“没错,所以你想怎么对我”

  景逸墨一声冷笑。“告诉我,为什么?”

  韩若雪的脸上渲染出一抹悲凉。一闪而过。被景逸墨捕捉到了“想必不用自我介绍了吧,我想世子对我的事,想要知道必然是了如指掌。如果我不作妥协,你觉得此事如何了?”

  “魏子越自然可以解决,据我所知,你还有裴季寒,今日还有武川皓,虽说和我父亲不和,但若一起怕是没什么问题”

  “之后呢?我们更是寸步难行”

  “你很伟大啊,我听说了,你和裴季寒的事,想了想这样的姑娘。我若是娶了。也不亏,既然这样,这出戏,我陪你演,不过今日我撕下面具,与你相谈,往后,你只能与我携手共赴”景逸墨说罢,轻捏着韩若雪的下巴。嘴角勾勒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

  韩若雪强撑着一丝微笑。景逸墨慢慢贴近,贪婪的的闻了闻她的气息。在韩若雪的唇,轻轻一吻。然后。放开了韩若雪。眼里尽是戏虐。

  “我可以走了吗?”韩若雪明显不想与他纠缠

  “当然”

  韩若雪起身大步进屋,景逸墨微笑着抿了一下嘴唇。像是回味着什么。

  韩若雪进屋了以后,粗暴的擦拭着,直到唇有些红肿。她忽然很想念裴季寒。心里满是苦涩。若是那个人在。想必早就打的景逸墨跪地求饶了吧。想到这里笑容不自觉的又爬了上来。韩若雪看着躺在床上的叶绮含,心里暗暗发誓。

  “对了,我们很快便会离开,我知道你们每个人走必须有仪式,我定在后天,我明天送你回去”

  景逸墨的声音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是书达理的人。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