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倪禾君2017-10-04 22:131,131

  兵营许多人侧目注视着韩若雪,这里满是男人,更甚有些光着膀子,忽然间来了一位不施烟粉却卓尔不凡,清新脱俗的美人,着实成为了焦点。

  忽然间一匹骏马冲了出来,离近了看到他身穿水墨色的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眼里只有她一人,他翻身下马,周围一片哗然。

  “你来了,”他带着难掩的兴奋。

  “裴将军,近来可好,能否借一步说话?”

  “上马!”

  他扶着她,缓缓上马,自己一个翻身跳跃坐在了她的身后,转身边飞驰了起来,她的发丝轻抚过他的脸庞,那香气使得他忍不住多闻了几下,是淡淡的木兰香。

  到了一处山野之地,裴季寒扶着韩若雪下马,二人站在一棵老槐树下,韩若雪从袖子里拿出叶绮含准备的玉佩,递给裴季寒。

  “这是?”

  “绮含交给李云泽的。”

  裴季寒点点头,放入怀中。

  “阿雪,我上次太冒失了······”

  “这个玉佩,是我们成为花魁时,叶娘请人专门打造的,一面有我们的字,一面有我们的花。这怕是绮含最珍视,也是最可陪李云泽之物了。”

  裴季寒还未说完,韩若雪便上前打断,听完这段话,裴季寒眼眸泛光。

  “阿雪,你的可愿意赠与我?”

  “将军那日,既已听懂我的意思,又何必这么问呢,我替绮含多谢将军了。”

  裴季寒顿时眼眸黯然,心里有酸楚之意,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极为精致的盒子。

  “这个我准备了很久。”

  韩若雪还未开口便被裴季寒接上。

  “你不能不要,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我知道你的脾气,不昂贵,只是心意,信我,你会喜欢的,哈哈,这点面子总要给我吧!”

  韩若雪恭恭敬敬行了谢礼,裴季寒强撑了一个笑容。

  “前面有条小河,里面的鱼极为鲜美,我去抓两条,回来烤着吃可好?”

  “不必如此,我还赶着回去,劳烦将军送我了。”

  “阿雪现在连和我说话都如此生份,莫不是已经不愿搭理我了,也对,阿雪脾气向来最为谦和,温婉,那天我怕真的伤了你,罢了罢了,我送你回去。”

  “多谢将军。”

  裴季寒胡乱的踢了几下石块,还是带着韩若雪回了兵营,但是,往前了一个巷子,才下马。

  “他们应该就在附近吧,我送你过去。”

  “不用麻烦将军,我自己回就可以了,就此别过,祝愿将军旗开得胜,早日凯旋。”

  裴季寒木讷的点点头,自嘲一笑。

  “好,阿雪,今次一别,怕是再见就不知何日了,我不奢望你等我,但是,若有人欺负你,待我回来必将他碎尸万段,我,我想问你一句话,若没有那天,那些话,你是否真的想过与我共此一生。”

  韩若雪神色未变,极为平静。

  “罢了罢了,你路上当心,我回去了。”

  韩若雪看着裴季寒驾马离去的背影,转过身,极小的声音。

  “想过又如何,怕是这次之后,再难相见了~”

  说罢,眼里闪过一丝悲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