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倪禾君2017-10-03 21:551,284

  裴季寒的眼里怒火中烧,瞪着魏子越,魏子越低头一笑。

  “你的地位确实不适合,我就不一样了,我可以先赎了去,在府里随便换个名字。几个月便赠与你。谁也不知道了。”

  裴季寒幡然恍悟,激动的点点头。

  “不可,季寒,我们都在京城,我这幅皮相怕是见过的人数不胜数,尤其是豪门子弟,能瞒住多少呢?”

  “阿雪!你当我真在乎人言?!是,我们只是知己,你也并不曾对我动心,可是我并不在乎啊!我只希望,你能在我可以保护的地方不行吗!你非要在这里出卖自己吗!”

  韩若雪忽然满心悲呛,千丝万缕涌上心头,紧紧攥着拳头,死咬着下唇。

  “裴将军,我自幼被卖到这里,颠沛流离的生活,和这里比简直天上地下,我不愿耽误你的前程,在这里孤独终老便可,你和世子,请回吧,若雪这里一寸贱地,实在不适合二位待。”

  韩若雪说完,便扭过头,不再看他们。裴季寒还想说什么,被魏子越拦下,带走了。韩若雪倒吸一口凉气,希望能够压制自己内心的难过,却不想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滴在手臂上,顺着手臂滑落到被褥,她缓缓松开了紧抓被褥的手。

  一夜无眠。清晨李云泽便到了易梦楼,没想到的是,叶绮含见到他的第一件事就将银票递还了他。

  “含儿,为何这般。”

  李云泽不解。

  “你的钱不干净,绮含不敢要。”

  “此话从何说来?

  “李郎,我就问你一句,你究竟与唐伯元是何关系。”

  “并无关系!”

  李云泽脱口而出。

  “好,你既说了,我便信你,你去问问你的旧友,这笔钱出自何处!”

  李云泽更有些云里雾里,“这个钱不管是谁的,我都可以还,这跟我和你无关!”

  叶绮含冷笑一声,“问李郎,奸佞当道,何以太平。”

  “天下太平,怎是一人之力。”

  “枉你饱读诗书, 何以担当!算是我瞎了眼!”

  叶绮含从发髻取下七宝珠钗,当即摔碎,李云泽怔了怔,眼眸深沉如一潭静谧湖水。

  “含儿的意思,为夫明白了,我这就去解决。”

  说罢拂袖离开了,叶绮含瞬时笑逐颜开,不过想来,这次也算是得罪了唐伯元,怕是以后,以他的性格,必将心生怨恨,就算如此,也还是选择这样做。

  李云泽再次回到易梦楼已是两日之后,脸色极为不好,多有些疲倦之意。

  “李郎~”叶绮含轻声呼唤。

  “含儿,我怕是没法赎你了,我是不是很窝囊。”

  叶绮含轻笑,“怎么会呢,你看看这是谁。”

  门中珠帘被掀开,走出一个挺拔的男子,乌木般黑色的瞳孔,高挺的鼻子,李云泽怎会不识,那便是裴季寒。

  “小猴子给我说了你的情况,恰好前方战事吃紧,你和我一起去,回来风风光光娶她就好。”

  李云泽有些迟疑,看着叶绮含。

  “李郎怕是我老了,不娶了?”

  李云泽急忙捂住叶绮含的唇,四目相接处,眼里充满柔情。

  “我一去怕是几年,含儿,我怎么放心下。”

  “我等你,李郎,多久我都等。”

  裴季寒有些看不过去,耸了耸肩。

  “小猴子,记得告诉他,明日来军营报到,我们过不了多久便要出发了。”

  说完便抬脚要走,又有些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木兰花阁,又低下了头, 有些惋惜之意,最终还是拂袖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