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倪禾君2017-10-10 23:451,146

  韩若雪慢慢走到台阶处,坐了下来,后背倚靠着桦木柱子。她的眼瞳暗淡,微风抚过她的头发,显有一些凄楚。‍‍

  叶绮含回到房中,用力摔门。“轰”,周围婢女吓了一跳。

  空气一下变得极为安静,叶绮含紧闭双眼,背对着婢女说道。

  “端几壶酒来。”

  “是”

  叶绮含听着婢女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才缓缓睁开双眼,眼泪霎时滑落。门外传来一阵悠闲的敲门声,叶绮含抹了把眼泪。

  “谁?”

  “魏子越”

  叶绮含舒展了眉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上前开了门。身着水墨色的衣服,一双丹凤眼,脸上挂着一抹闲适的微笑,腰间还是佩戴那把翠玉镶缀的匕首。

  “世子来有何事?”

  “来看看你们,韩若雪不在,害我空跑一趟。”

  魏子越轻叹了一口气,听上去有些失望,委屈的撇了撇嘴。

  叶绮含抬眼望去,眼神交汇处。

  “世子,你如果要找若雪姐,可以去小竹坊。我今日身体不适,就不做陪了,还望世子理解。”

  说罢便要关门,魏子越一手拦住门,一步跨进了门槛。强势的按住叶绮含的肩膀,眼神冷峻,一下子似乎换了一个人,叶绮含一瞬间被魏子越的气势震慑住了。

  “你怎么了?”

  婢女正端着酒回来,看见这一幕,下意识的低下头,叶绮含恢复了理智。

  “世子,若是想喝酒,进来便是,把酒端进来就下去吧。”

  “是”

  婢女规规矩矩放在了桌子上,退了下去。魏子越松开了叶绮含,走进了房门,撩了撩衣袖,举起酒壶,将酒倒入小酒杯中,眼睛扫过叶绮含。

  “来给我说说吧,没准我帮得上。”

  叶绮含怔了怔。看着眼前人,怕也只能放手一博了,还能有谁呢,心意下定,便走上前,坐在了魏子越对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入喉咙,犹如火烧。一直烧进胃里,又翻了上来,呛上了喉咙。

  叶绮含挽着袖子遮面,轻声低咳了几下。

  “你慢点喝!”魏子越轻皱了眉头,看着叶绮含灌酒。

  “我听说了,唐伯元和定远侯相邀之事。”

  “呵!”叶绮含冷笑

  “那天,我也会去,你放心吧,本世子虽没有实权,但是想要纳一个妾室,那还是要给我几分薄面的。”

  魏子越笑着说道。

  “不,我要等李郎回来!”

  我保证,绝不碰你,他回来,我给你一纸休书,你们照样可以在一起。”

  魏子越有些着急的解释,叶绮含眼神坚定异常。

  “不,那样我名节受损,怕是配不上他了,我要等他回来!”

  魏子越将手里的酒抿了一口,不再开口,痛饮了几杯,便匆匆离去。

  叶绮含手里紧握着那只李云泽送的白玉簪,眉头紧皱。一直到夜晚,忽然,渐渐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心中坚定不移,双眸闪烁着星光。

  清晨,鸟语花香。

  琵琶声缓缓而来,修长而又优雅地双手拂过琴弦,抚起了层层涟漪的乐音,樱色犹如一汪清水,清清冷冷,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轻风,引人心中舒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