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旖旎从风2017-10-24 11:004,967

  “谁来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看着对面两人,一人在笔记本上埋头苦干,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另一个正在忙着刷手机、做报表,似乎也没有想要搭理人的意思,只有自己一人在那里干瞪眼。

  孟行头也不抬的回道:

  “局已定下。”

  “啊?”

  可苒停下笔,回答:

  “红花鲤的梦已圆,现在就只剩灰鲤的梦了。”

  “我知道,然后呢?你们不好奇灰鲤的那个意外之灾是什么么?”

  “你着急什么,今天已经星期三了,不出意外,明后天你就会知道了。”

  陈殊同一屁股坐到孟行身边,一手搂在孟行的肩膀,拍了两拍道:

  “兄弟,工作这么累,要不要和哥出去逛逛?这几天成天呆在屋里,憋得慌啊!反正不是明天,就是后天,灰鲤最后梦现的时间,也不用再盯着。出去逛逛透透气也不错,你说对不?!”

  “我现在忙得很,不要闹,你想要干什么就直说。”

  “切!”

  看着那两人那般德性,陈殊同极为不屑的站起来,拍拍屁股正要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

  终于,孟行不得已停下手里的工作抬头问道:

  “出去啊!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在忙,就我一个人干瞪眼的,呆在这里有啥意思。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逛逛,省得到时你们又嫌我碍事。”

  孟行叹了口气,无奈的盖上笔记本电脑,跟着站了起来。

  “啊?你…你你也要去?你不工作了?”

  “工作几时都有,去外边逛下,也不错。”

  “你是认为我会在外边惹是生非才要跟去的吧?!”

  “那你去还是不去?”

  “去去,当然要去!”

  交代了下可苒,孟行就带着陈殊同离开了酒店。

  等到了目的地,孟行忍不住呵呵笑出声。

  “呵呵,就这?你想来的就是这个地方?”

  “干嘛?谁说我就不能来这啊?!”

  孟行停好车。

  “你总是处心积虑的不想让别人把你当孩子看。”

  孟行摇着头看向陈殊同:

  “你想我不把你当小孩看待,还真难。”

  “什么屁话。这和成不成熟根本就是两码事好不好。”

  “啊——啊——”

  远处传来一声声兴奋的尖叫。原来,陈殊同想要来的地方竟然就是个大型游乐场。远处,巨大的云霄飞车在空中呼啸而过。看得陈殊同兴奋异常,心里痒痒的。反之,孟行倒是一脸兴趣乏乏。

  “我在外边等你,你自己玩吧!”

  “别扫兴好不好,人都来了。”

  “哈!两个大男人去玩这种东西,我可没兴趣。要去自己去。”

  在游乐设施外围,孟行找了张椅子正要坐下。

  “神经病啊,人都来了,哪有在外边坐等的,丢不丢人啊!”

  说完就直接拖着孟行去买了云霄飞车的票。非双休,游乐场里人不多。不过两个大男生在那玩得不亦乐乎,还是引来不少人的注意。特别是孟行,戴着帽子,围着条宽大的围巾,也无法遮挡他高挑的身材,健美的身姿。 两人虽然低调,穿着却极为得体的服装,想不引人注目,难。周围不少人都在猜测两人是不是模特。

  陈殊同可不管这些,最后拉着孟行坐上了摩天轮。

  “你在想什么?”

  “在想小时候你那次半夜三更的,带我偷偷跑进游乐场。还带我爬上了摩天轮的顶上看夜景。”

  “哈哈哈,那次你可都快吓尿了。”

  陈殊同撇了下嘴,不服道:

  “那时候我还小啊,第一次爬这么高的地方,哪个不怕啊?!”

  孟行笑了笑,没有回答,看着窗外正慢慢远离的地面。

  “那你在看什么?”

  “在看失去的生命……”

  “这种时候不要这么伤感行不行?”

  陈殊同眉头微微一皱,抱怨道:

  “难得出来疯一回。你老是想渔人的事,很沉重的啊。”

  突然,陈殊同灵光一闪。

  “哦!哦哦哦!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为什么老喜欢听巴赫的受难曲了。因为它让你联想到死沼,对不对?!”

  “……”

  “我就说嘛,这么沉重的曲子,你又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灾大难的,怎么会喜欢听这种曲子。那都是因为渔人的使命,死沼和生池,生命的轮回,等等这些让你的心里感觉很沉重。对不对?”

  陈殊同直接坐到孟行的身边,一只手臂用力的搂着孟行的肩。

  “所以你才选择心理学,所以你才想解开这些乱七八糟的结。没事,从今以后,哥在你身边,哥和你一起分担这份重担。”

  孟行看着信誓旦旦的陈殊同,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得了吧,你管好你自己别添乱就行了,其他的你不用管。”

  “你不信任哥的能力?”

  “不是不信任,只是,还不是时候。等你再成熟些吧!”

  “切,瞧不起人啊。”

  孟行站起身,看着窗外渺小的游人。

  “你看到那个旋转木马旁,穿着灰黑色条纹衫的老人了么?”

  陈殊同好奇的在孟行身边探了个头

  “干嘛?”

  “他就要沉入湖底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

  “看着吧……”

  两个人在距离地面100多米的高空中,静静的等待着。突然,坐着长椅上的老人佝偻下了身子。慢慢得滚下了长椅,躺到了地面。这时四周的人发现了异状,纷纷聚集了过来。十分钟后,救护车赶了过来,将人送去了医院。还在高空上的陈殊同,内心复杂。

  “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

  陈殊同不可思议的看向孟行

  “你可以感觉得到生命的消失么?”

  “大部分可以。”

  “……”

  孟行回应了陈殊同的疑问,说道:

  “当你几时可以感觉得到一个生命的消失的时候,才是可以与我平肩并立的时候。你还有得学,路长着呢!”

  说完,也不在理会一旁的陈殊同,自顾自的坐下,拿出斜挎包里的笔记本,又开始工作起来。唯留下陈殊同,愣愣地看着救护车消失的方向出神。

  一大早,手机一个劲的震动不停,男人拿起电话一看。没有记录的号码,却又熟悉无比。男人赶紧起身下床,却惊动了身边的妻子。

  “怎么了,谁啊?这么大早的打电话过来。”

  “没事,公司里的,今天要出差,估计是领导有什么急事吧!你接着睡,我去厅里接。”

  刚到客厅,电话就停了。男人刚想回拨,电话震动声又再次响起。男人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到底想怎样?”

  至从那天提出结束这段不正当的关系以来,那名二十来岁的女子就不停的给他打电话、发短信。把男人都快给逼疯了。

  “亲爱的,今天我们不是约好了陪你去出差的么?我已经到机场了,快点过来,等你哦!”

  “我已经说过,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都已经结束了,为什么你还不明白?”

  “我会等你,快点过来……”

  说完,电话那头就挂断了。

  男人气得把手机狠狠地摔在沙发上,一看挂钟,才早上7点不到。被这么一搅和,睡也没心情睡了。男人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这就是报应啊!男人无力的痛恨着自己。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既然欠下的,迟早要还。

  早上,难得一次,亲自送女儿上学。女儿不依不舍的问道:

  “爸爸几时回来啊?”

  “爸爸星期天下午就能回来了,到时爸爸去外公外婆家接你和妈妈一起回家,好么?”

  “好!爸爸要说话算数!”

  “嗯,绝对算数。来,我们拉勾勾。”

  “好耶~”

  看着女儿一蹦一跳的进了学校,男人不舍的开着车回了家。妻子在家等着他,并且已经帮他准备好了出差用的行李。

  “那我走了,你下午接宝贝就一起去爸妈那吧,后天下午我回来,就去接你们。”

  “嗯,我们娘俩你大可放心。倒是你,路上小心啊!”

  “没事,这不是第一次去了,就三天两夜,短着呢!”

  “嗯,小心点。”

  抱着妻子,在她的额头上烙下深深地一吻,两人一起下了楼。妻子目送着丈夫开车离开了小区大门。

  在路上,手机又再次响起。男人看了一眼号码,接都不想接,任由它一遍遍的响下去。正开上高架桥的男人,实在被铃声烦得不行。接通了电话,就开口冲着手机那头大吼起来。

  “你究竟想干嘛?!”

  电话那头传来幽怨的声音

  “亲爱的,人家等你好久了,你怎么还不来啊?为了这次出差,我们可准备了一个多月了。人家快等不急了嘛!”

  “我现在再次跟你说清楚,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手机那头的女人,开始哭泣

  “我们这么相爱,为什么你不要我了……”

  男人听到对面的抽泣声,心中还是软了下来。要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毕竟两人在一起也有一年半了。但那些都是自己的一时糊涂。想到这里,男人的口气也软了下来。好声劝道:

  “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但是现在还不迟。你还很年轻,你可以找到更好的生活,可以碰上一个真心爱你、待你的人。”

  手机那头突如其来的尖叫,冲破了心里的底线:

  “不——我不要,我只要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小梅,你要冷静,难道你就不为你自己的将来想想么?不要这么固执,你执意要在我这棵树上吊死又有何用?!”

  “死又怎样?就算我死了也要和你在一起,我生做不了你家的人,死也要做你家的鬼!”

  这回男人有点慌了,连忙道:

  “小梅,你不要冲动!你不要乱来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怕了?”

  手机那头传来阴冷的笑声。

  “我不但要死,还会拉上你,如何拉不上你,我也会带上你的宝贝女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疯了吗?”

  “我疯,我要是疯了,也是被你逼疯的!”

  心头乱如麻,却没注意前方的变道,再躲闪不及的情况下,男人的车直闯上护栏,飞出了桥,坠落至桥下。瞬间的爆炸声响彻整个天际,整座桥为之一颤。

  还在拿着手机的女人,突然的信号切断,手机因一时的失神,掉落在地。女人捂着心口,这种突如其来的痛是什么?

  同一时间,厨房里,正在做午饭的女人,一时使力不对。脱柄的刀头弹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将左手的手腕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女人连忙用手按压住伤口,可是,手腕的痛为何此时,却跑到了心口?

  孟行和陈殊同正在房间里各自打包着行李。在这个城市里快住了一个月,各种吃的,玩的,都体验过了。好不容易刚刚熟悉的城市,现在却要离开。任务完成,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陈殊同心里明白。提着行李箱,来到了大厅,孟行和可苒已经等在那里。

  “东西捡完了么?”

  “嗯。”

  可苒捋了下刘海,说道:

  “我已经办好了退房手续。现在可以走了么?”

  “走吧!”

  孟行率先提起行李箱,走出了套房,进到了电梯间。电梯内,陈殊同忍不住对着孟行,开口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灰鲤的缔梦人会死?”

  “一开始就知道。”

  “……从我钓得灰鲤的那一刻起么?”

  “对,只不过不确定会不会有意外而已。”

  “也是因为你的能力?”

  “不是……”

  “那是什么?”

  ‘叮——’的一声,到了地下停车场。三人一起走出了电梯。可苒看着陈殊同说道:

  “小同啊,这个世界,有生就会有灭。当一个新生命的形成,就会有一个灵魂要沉入湖底。”

  陈殊同看向可苒,

  “你一开始也知道是这样的结局?”

  “猜的!我们也希望会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只是事与愿违。”

  那辆黑色的迈巴赫,终于驶出了酒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城市。

  在机场外,陈殊同帮可苒从后背箱里提出了她的行李。

  “就到这里吧,我自己进去就好,你们路上小心。”

  看着娇小的身影走进候机室,孟行再次发动了轿车,缓缓驶离了飞机场。

  一路上,两人无话。陈殊同往着车窗外的风景,沉默不语。

  “生命就像一朵花,在每天的早上,迎着朝阳盛开,傍晚,又会随着日落闭合。稍作休息,好明日更好的盛开。日复一日,直到花期过去,花朵凋零。”

  看了眼陈殊同,他好似未在听,可是,映在窗上的影子却出卖了他。他在认真的听,在认真的细思着个中缘由。

  “花既如此,生命亦然。那个生命之花,你还戴着么?”

  陈殊同触动了下,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下胸口。

  “慢慢体会它的含义吧……”

  陈殊同将那块水晶牌掏出来,在手中细细的抚摸……

  几个月后,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开着车来都学校的马路对面,刚停好,就见一个小女孩正在慢慢的过马路。来到了车前,小姑娘开心的喊道:

  “妈妈!”

  “唉!宝贝,快上车!”

  坐上了副驾驶座上,小姑娘伸出一只小手,捂在妈妈的肚子上,小声说道:

  “姐姐放学了,小宝宝今天有乖乖的,没有踢妈妈么?”

  女人看着这一幕,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却又多了份遗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鱼渔人人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鱼渔人人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