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邪魔破空
道桑2017-11-21 09:572,862

  自从邪魔破空而来,已过千余载,西大陆首当其冲,成为邪魔奴役之地,东大陆也岌岌可危,一场巨大的阴谋席卷而来

  朝圣国--沈家庄

  一颗百米高的大树上,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面目清晰,特别是眼睛一转一转的显得很机灵的男孩正小心翼翼的朝树上爬,在树的上端有一个黑黑的鸟巢,这正是少年此行的目标

  一个鸟巢,据鸟巢的形状来看应该是一个烈火雀的巢穴,少年名叫沈君昊,他低头看了一眼脚底,冷风刮过,似随时都能把他拉下来一般,小腿一颤,紧紧地握住了树枝,此时他却看到一个黑点在树下移动

  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人,因为沈君昊趴在茂密的树梢之上,所以下面的人却是看不见他,沈君昊看着这个行踪诡秘的人

  这个人不知在干什么,跑到一棵树下待了好久,似乎在树下藏了什么东西,临了还在树上刻了一个痕迹

  这人藏好东西后便开始朝远处跑去,赵文涛因为在树上,站的高,所以很清晰的看着这个人跑到了百米之外

  突然这人的身形有些踉跄的后退起来,赵文涛不知何故,再次看时,一个白衣人却站在了这人面前,

  这白衣人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这黑衣人似乎不肯说的样子,突然拔出一把匕首朝白衣人杀去,沈君昊没有看到这白衣人是如何出手的,但是黑衣人却突然站住不动了,沈君昊疑惑,但是下一刻便毛骨悚然起来

  黑衣人的头颅似西瓜一般滚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脖子上冲起一米高的血柱,然后便轰然倒地

  沈君昊手脚冰凉,双手死死的抓住树枝,都开始麻木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他直觉心跳声似大鼓一般,生怕白衣人会注意到他

  不过还好,沈君昊离得远,这白衣人在黑衣人的衣服里搜索了一番后似没有收获,有些懊恼的挥袖离去

  白衣人实力太恐怖,沈君昊丝毫没有发现他是怎么动的手,黑衣人便没了头颅,那人肯定是实力超群的高人

  沈君昊害怕不已,以至于白衣人离开许久他还是保持一个姿势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生怕白衣人没有走远回来要了他的小命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后,几只小鹿在此地经过后,沈君昊才放下心来,他看了一眼触手可及的鸟巢,咬了咬牙继续攀登上去

  叽叽喳喳

  听到这个声音,沈君昊一喜,果然是烈火雀的鸟巢,他伸出头去看,就发现几只小鸟在窝里,小鸟浑身火红,只有嘴角有着一丝金色,已经成年了

  他伸手去捉,烈火雀的鸟巢突然嘈杂起来,看来沈君昊被发现了,几只烈火雀突然化作红色的影子飞出了鸟巢

  沈君昊大急,他可不能让它们全跑了,他看准一只猛然捉住了烈火雀的腿,那只烈火雀挣扎不已,但是沈君昊却粗暴的把它塞进怀里,然后便朝树下爬去

  当

  沈君昊跳下树来,转头就像离开这里,但是猛然想到了黑衣人此前的所作所为,灵机一动跑到黑衣人做记号的树下

  哪里有一个树洞,黑漆漆的,沈君昊趴下身子,伸出胳膊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果然有东西,似乎是一个袋子

  他用力一拉便拉出来一个布袋子,布袋子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不顾却精致的很,身上纹着金色的花纹,他打开布袋子,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他把手伸进去,竟然没有底,整整一个手臂都伸进去了,还是摸不到底

  他这才猛然想起,这似乎是一个乾坤袋,听闻乾坤袋都要滴血认主的,他跃跃欲试,但是却不知道把血滴到哪里

  仔细的观看后他发现布袋子上的金色花纹似乎形成了一个漩涡的样子,他试着把血滴进了漩涡之中

  布袋子突然活了一般,扎着布袋子的那跟金色的绳子突然似蛇一般扭动起来,紧接着便缠绕到了沈君昊的手腕之上化为一个纹身似的东西

  这可吓坏了没见过世面的沈君昊,不过震惊过后便发现自己的意识似乎能控制这个布袋子了,里面有一个金色的珠子,不知是什么,也不是金子做的,不知有什么用

  还有一个红色的玉牌,玉牌上刻着几个字——九极掌

  看到此处,沈君昊彻底明白了,这是一个武技,原灵大陆上武技等级分为:凡级,玄级,灵级,圣级,每级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品级,在赵文涛手里的九极掌正是凡级下品武技,练到极致威力可比凡级上品武技

  九极掌有九重气劲,气劲自下而上,脚下发力,小腿,大腿,腰部,脊椎,手臂,小臂,手掌,气劲一层层叠加,练至最后八重气劲归一,发出最后一击,是为九极

  原灵大陆上武者分为,锻体境,通脉境,灵脉境,乾坤境,两仪境,灵珠境,天珠境,灵胎境,神胎境,圣灵境;每个境界都分九品,每升一品,灵压都比上一品高出一倍

  收起乾坤袋,将它藏在衣服内层,看起来根本看不到这里有东西,满意的朝山下跑去,头顶上传来不知名的灵兽的叫声在空荡的山林间回响

  山下是一个小村庄,村子里的房子似一个个南瓜一般,这是用树木和藤蔓做的房子,沈家庄的房子都是用种的小树苗经过村民特别酿制的促生药水天然生长出来的,这种树苗叫做空心树,经过促生药水促生后便长大,村民再将其刨开,这样就做成了房子

  沈君昊就见过村里人做房子,那年李老汉的儿子娶媳妇便要做新房子,李老汉去城里特地买了促生药水后便给新人做了一个新房子

  促生药水是十分昂贵的东西,因为其配料很难寻,所以价格特别高,只一小瓶,便花完了李老汉半辈子的积蓄

  只见李老汉把一瓶绿色的液体倒在了空心树的树苗上,那树苗便开始疯长,短短几分钟便长成有四十米粗高百米的大胖树

  疯长的空心树撑破了地面,大块的石头被挤出来,大地崩裂开来,再经过一些加工后,一座新房便盖好了

  沈君昊看着山下村落便要回家,这时却突然冲出来几个孩子,赵文涛看见领头的一个家伙顿时生出不好的感觉

  这个孩子名叫魏虎,是沈家庄的老大,经常欺负沈君昊,原因很简单,沈君昊不服他,每次见面都少不了要出手

  这个魏虎带了这么多人,沈君昊意识到不妙,转身就跑,魏虎哪里肯让他逃了,十几个孩子追着沈君昊,将沈君昊围住了

  魏虎一马当先便冲过来,冲着沈君昊便是一拳,沈君昊打架也颇为老道,抬起脚就是一脚踢在了魏虎的肚子上,魏虎吃痛不已

  不过赵文涛也被魏虎的冲劲给震得后退,脚下不稳,便摔倒在地,其他孩子猛然扑了上来,便是一顿拳打脚踢,魏虎踢的最用力

  几分钟后,沈君昊便卧在地上,灰头土脸,魏虎在他怀里搜了搜,便拿走了烈火雀,看来这几个家伙早就知道自己干嘛去了,不过却没有发现在衣服里的乾坤袋

  魏虎踢了沈君昊一脚:“看你服不服”然后威风凛凛的走了

  沈君昊呲牙咧嘴的站起来,浑身都痛,嘴里念叨着:“等我练会了九极掌再来收拾你”

  说完便朝村子走去

  一颗高大的空心树面前,沈君昊走了进去,空心树上开着窗户,此刻已经天黑,窗户里散发着蒙蒙亮光

  屋子一层里,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散发着蒙蒙亮光,这是荧光石只要滴上一些石肤虫的体液便能亮上一整夜

  沈君昊的父亲沈毅并没有在一层,沈君昊便走上屋子的二层,沈毅正在看书,沈君昊想要溜上去,抬腿便要朝第三层走去,沈毅说:“又和人打架了”

  沈君昊说:“嗯”

  沈毅扔给沈君昊一个玉瓶:“这个拿去敷上”

  沈君昊笑着走上了第三层,自己的房间里,沈君昊拿着石肤虫的液体滴在了荧光石之上,荧光石发出蒙蒙光亮

  浑身痛的难受,沈君昊便躺在由树藤编成的床上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