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约会
道桑2017-09-27 12:523,822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两个身戴斗篷的人走在繁华的集市上,正是回到莱阳城的东方落月和沈君昊

  莱阳城不愧是繁华之地,这里到处是沈君昊没见过的东西,只见一个到处是奇珍异兽,有的似蛇,有的似鸟,还有各种形状怪异的花卉

  随着热闹的人流,他们来到了一处豪华的府邸,这里是东方家族的领地,沈君昊并没有随着东方落月进去

  “月儿,既然你到家了,我就不送你了”沈君昊说

  “你要去哪里”东方落月说,眼中有着一丝不舍,这几天二人形影不离早已生出几分情谊,这一下要分开便心里有些难舍

  沈君昊嘿嘿一笑:“月儿,我不会走远的,我打算在这莱阳城找个地方先住着,等找到地方我会来找你的”

  闻言,东方落月眼中有着笑意,然后点点头说:“嗯”

  二人不舍的交谈,浑然不知已被他人一字不漏的听到,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推开东方家的大门走了出来

  此人脸色铁青,脸上暴怒之色根本掩饰不住,此人正是东方杰,东方杰什么都没说直冲沈君昊冲来,一脚踢中沈君昊的胸口

  哇

  沈君昊感觉被一头野牛撞到一般,浑身一痛,更是喷出一口鲜血,飞出三米之外,他抬头便看到了踢他之人,正是东方家的东方杰

  对于沈君昊,东方杰已经忍无可忍,一脚踢中并不解恨,就要再补一拳

  嘭

  却被东方落月给架开查了,她也没有想到东方杰为什么会突然出手,而且下手如此之重,她怒视着东方杰:“你干什么”

  东方杰也没有说话欲要再次出手,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拍在他的脸上,把他拍蒙了

  “月儿,你……”

  东方落月没有理他而是前去扶起了受伤严重的沈君昊,眼睛红红:“你没事吧”

  哇

  沈君昊一边摇头一边吐血,这东方杰的实力最少达到了锻体七境的实力,若不是沈君昊也有着锻体三境的实力,恐怕就要被他一掌打死了

  一旁东方杰欲要再次出手,镪,东方落月却拔出一把剑,剑指东方杰:“你不要太过分了”

  东方杰挨了东方落月一个耳光理智全无,眼神冰寒的看着东方落月

  “月儿,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东方杰提醒道,似有深意

  东方落月闻言脸色明显一变:“不用你管,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不过是朋友,这也不可以吗”

  沈君昊闻言不解道:“月儿你们在说什么”

  东方杰冷笑一声便要说话却被东方落月打断了:“你走吧,这里不关你的事了”

  东方杰闻言冷哼一声甩甩袖子走了,走之前还留下一句话:“小子我劝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沈君昊浑身剧痛无比,只能忍着怒火

  东方落月扶起沈君昊说:“昊儿,你怎么样了,跟我去府里休息一下吧”

  沈君昊挥挥手:“不用了,看来东方家并不欢迎我”但是东方落月却是一脸担忧,沈君昊见状心里感动,便摸了摸她的手轻声说:“我真的没事,好了,我走了,等我伤好了会来找你的”

  “嗯,但是东方家院落很大,你如何知道我在哪里”东方落月说道

  “额,这到是个问题”半响后沈君昊灵机一动:“不如我们约定一个暗号,你听到这个声音便出来找我便是”

  东方落月嗯嗯点头

  沈君昊笑了一下便和东方落月分别了,找到一家客栈,他住了进去,运转不知名的功法修炼恢复起来

  这套无名功法虽然不知道来历但是却非常不凡,只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浑身的伤几乎都被抚平了些,不止如此,他感觉这几天修炼九极掌的速度都快了几分

  沈君昊来到了一家铁匠铺里,他打算做个铁匠学徒,而这家打铁铺正在招学徒,他抬腿走了进去

  只见店铺里有一个大火炉,大火炉的底下有一个大风扇,风扇连着一个滚轮,滚轮里有一只肥大的老鼠正卖力的奔跑着,吹着火炉嗡嗡作响

  在一个打铁台上,有一个老者挥舞着大锤乒乓作响,火星四溅,在老者的头顶上方有一只脖子没毛的鸟,像鹅却长着鸡头,火红色的鸡冠

  老者虽然年迈但是浑身肌肉黝黑穹劲,正在卖力的打着一块铁剑,老者伸手拉了头顶的鸟的脖子,那鸟突然口喷火焰,喷在铁剑之上

  老者这才抬头看了沈君昊一眼说:“你有什么事啊”

  “我是来当学徒的”沈君昊说

  “学徒?就你这小身板,可以么”老者嘴里还含着一个烟斗,噗噗冒烟

  沈君昊闻言便道:“试试就知道了”

  老者把手里的大锤交给沈君昊:“能挥动十下便收下你”

  沈君昊手臂一沉,不过锻体三境的实力也不是假的,挥舞着大锤便砸了十下,老者满意的点点头

  “好,收下你了”铁匠老头说道

  与此同时,在东方家的大堂之中,一个中年人正焦急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此人正是东方家的家主也就是东方杰的父亲

  一个东方家的长老说:“家主,发生什么事情了”

  东方雄说:“九转金丹的丹方昨天在盛天拍卖行被席家拍走了,席家和我东方家在这莱阳城同为四大家族之一,这几年本就争斗不止,若是让席家得到了九转金丹的丹方,我东方家可就危险了”

  “可是丹方已经被席家得到,我们总不能明抢吧”长老说

  “本来是如此,但是听说席家的丹方被人抢了,而且那人逃往了扶摇山,现在恐怕有很多人都去寻找了,我们东方家也应该派人前去”家主说

  “家主那抢夺之人实力如何”长老问道

  “听说实力不高也就锻体境修为,派三长老和四长老去就足够了”家主说完,一个大叔便走了过来说:“那好,我这就带几个人去”

  沈君昊铁匠铺已经呆了几天,打铁的技术越发熟练,而且他发现运转无名功法的速度也加快起来,看来打铁是个不错的方法

  每日闲暇之时沈君昊便修炼九极掌,此刻他已经能发出两重内劲,九极掌再进一步

  夜里,沈君昊便偷偷溜出去找东方落月,深夜,东方家,一处院落之中

  此刻一个极美的影子正在院子里练剑,时而剑气纵横,时而翘首以盼,不知在想些什么

  呱呱呱

  此刻一阵癞蛤蟆的叫声传来,东方落月拖着香腮的手放了下来,精神一震,迈着步子朝门外走去

  “月儿,这里,这里”沈君昊趴在墙上对走来的月儿说

  东方落月四处看了一眼便提着裙子要爬墙,沈君昊拉住她的手轻轻一提,东方落月便进入他的怀抱,不过因为冲力太大,沈君昊一下失衡仰天摔了下去

  哎呦

  沈君昊痛呼一声,身上东方落月笑着拉起了沈君昊:“笨蛋”

  沈君昊嘿嘿傻笑拉着东方落月的手便朝街上走去,此刻莱阳城的大街正是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沈君昊拉着东方落月来看猴戏,只见三个白眉毛的猴子脖子上拴着绳子,而另一边一个老者便指挥着猴子上蹿下跳,一会转圈,一会倒立

  那老者说:“今个,露手绝活,大伙可要看好了”

  只见那老者说了一声“起”,三只白眉毛的猴子便仰天吐出一团火,火团冲天而起,然后便化为四个大字——财源滚滚

  大伙哈哈一笑拍手称绝,沈君昊还有众人便扔出几个硬币捧场,那老者连声道谢

  东方落月也拍手称绝,这白猴吐火不奇怪,但是能控制火,形成几个大字绝对称得上绝活了

  接着二人来到了河边,河边有很多人在放莲花灯,这是人们祈愿的一种方式,说把愿望寄托在上面,这莲花灯便会承载着你的愿望寄给天边的神明,只要心够诚神明会替你实现愿望

  沈君昊便许了个愿,然后看着莲花灯远去,他此时的愿望自然是能够永远和东方落月在一起了

  看着东方落月放下莲花灯,沈君昊很好奇便问:“月儿你许的什么愿望”

  东方落月笑着说:“这个可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沈君昊脸色一垮,他道:“不说算了,你想听听我的么,我可以告诉你”

  东方落月眼神暧昧的看了沈君昊一眼:“谁要知道你许了什么愿,反正和我无关”说完便不理会沈君昊转头便走

  沈君昊一愣,然后便追上东方落月着急道:“你怎么知道和你无关?就是跟你有关”

  闻言,东方落月脚步更加快了些,由于夜里的关系,不然沈君昊一定能看到东方落月的耳朵红了

  二人在街上吃喝玩乐一顿后便回到了东方家,站在墙外,沈君昊说:“月儿,明日我再来找你”

  “不要,明天我要出去”东方落月说

  “出去?去哪里”沈君昊问

  “要去扶摇山一趟”东方落月说

  “扶摇山,我也去”沈君昊说

  “不要,东方杰可是不想见到你”东方落月说

  “哼,我才不想见他”沈君昊嘴上如此说,不过心里却打算自己去,不和东方家一起不就行了,路是大家的,难道他东方杰还不让走了不成

  “我,怎么上去啊”东方落月穿着裙子而且这墙有三米高

  沈君昊闻言便说:“来,你站在我肩膀上”

  东方落月便红着脸站到了沈君昊的肩膀上,警告的说:“你不许乱看啊”

  “知道了,绝对不看”沈君昊这般说着心里却想着等你爬上去再看,觉摸着东方落月应该爬上去了,沈君昊便嘿嘿笑着抬头,结果没看到风景,却看到东方落月直勾勾的看着他,而且脸色越来越不好

  咕噜

  沈君昊咽了口口水,东方落月便要挣扎着下来,结果沈君昊瞬间失去了平衡,东方落月尖叫了一声

  啊

  接着沈君昊便感觉到一抹柔软贴上了他的嘴,他倒是没有心思享受,脑中空白一片

  小嘴亲着沈君昊的东方落月也一动不动,过了半响,东方落月这才似鲤鱼打挺一般起身,小脸红似苹果,一双玉手紧握在一起都要发白了

  “笨蛋,都怪你”东方落月想到沈君昊想要偷看便恨的咬牙切齿

  “我……”沈君昊有苦难言

  “还不送我上去”东方落月说

  哦,沈君昊哦了一声便把东方落月送了上去,只是没敢再偷看一眼,若是惹的东方落月生气了就不好了

  “笨蛋,你回去吧”墙后传来东方落月的声音,沈君昊一喜,看来月儿还没有生气,便应了一声回去了

  而东方落月则站在此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初吻没了?一阵失神,虽有失措却没有伤心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