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猪肘子
钱鱼2019-06-22 15:273,496

  可这些有什么用,错误已经犯下,哪怕现在踢死自己,时间也不会倒流,也不会有后悔药吃。

  “唉!”姜黎儿泄气的叹了一声,早知道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就该多问问孙老二,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的被动。

  姜黎儿抬起头,“孙老二,你说的因果线是啥意思啊?还有,你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吧?”

  孙老二的脸庞隐藏在烟雾缭绕的后方,让姜黎儿的视线有些模糊,就像是他现在看不清楚孙老二的身份一样,要不是孙老二一直保护着他,他或许会对孙老二充满害怕的情绪。

  “佛教讲究因果,今世吃苦,往生极乐;道家同样讲究因果,所以才会有红尘历练,遁世修行。”孙老二的声音有些沧桑,“虽然这些东西大多都被神话,可是我们修道者,仍然是离不开因果的。”

  “给你举个例子,一般含冤而死的人都会化为厉鬼,回来复仇,可是你不想想,为什么那些回来复仇的鬼魂会那么精准的找到害死自己的人?而这些鬼魂又为什么没有去害一些跟他们不相关的人?”

  听到孙老二的问话,姜黎儿皱眉想了一会儿,“诶,还别说,还真是这个道理,无论是小说里还是电视里,变成厉鬼的人一般回来只找凶手索命,而对于其他人却从来没有残杀的举动。”

  难不成鬼比人还讲道理?

  孙老二“呵呵”笑了一声,“你想想,一个人发起疯来都能伤害无辜的人,可鬼却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真正的原因就是因果线。”

  “不是鬼善良,而是因为人生在世上,便会承担一份因果,跟他交集过的人或者见过的人都会产生因果,只不过这些因果线庞大复杂如同蜘蛛网,而每条因果线都十分独立,有强有弱,虽说独立,却也纠缠在一起,才能出现这么多是是非非,才能得出有人便有江湖的结论。”

  “哦,那‘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这句话也是同样在讲述因果咯?”姜黎儿并不笨。

  “对,所以人在冤死的时候,由于不是寿终正寝,生死簿上没有记录,黑白无常神差便不能准确来牵走他们去阴曹地府,他们的鬼魂便能在这段时间游荡在阳世,身上背负的因果线还没有散去,通过因果线便能顺藤摸瓜找到害死他们的人,哪怕他们躲藏到哪,也没用!”孙老二目中露出回忆的神色,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姜黎儿站起身来,拿了孙老二的一根烟点燃问道:“黑白无常?这世间真的有黑白无常么?他们不是鬼差么?”

  “另外,因果线还没有散去,岂不是这些鬼魂找到杀死他们的凶手后还可以害一些其他的人?”

  孙老二一副看着弱智的眼光,“有些事你可以选择不信,但是别瞎说话,要谨记祸从口出,另外,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都是神差,而不是鬼差,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但却实实在在的有鬼,所以一般大家都尊称他们为神差,懂么?就连钱鱼老神仙不过是道上大家对于他老人家的尊称罢了。”

  “因果线有重有轻,这世界上最大的两件事便是生与死,所以生你的父母与你的因果线几乎最为粘合,可以说都融合成一条因果线了,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有至亲出问题,你会第一时间感应到的道理。“

  ”另外一条最重的因果便是死亡了,寿终正寝的话便会散去大部分因果,如果是冤死,则杀害你的人因果与你最重,其他人的因果都会立刻散掉,让你背负杀害你的人因果是要你到了阴曹地府好像阎王爷告状,阎王爷自然会给他们记上一笔,可如果你成为鬼魂的时候吓死了他们,那你也逃脱不了十八层地狱的惩罚。”

  孙老二一口气说了很多话,让姜黎儿一时半会消化不过来,随后孙老二嘟囔了一句去食堂吃饭,便开门走了。

  姜黎儿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平息自己内心的波澜,原来,这个世界平静无波的表面下居然如此的光怪陆离,简直是闻所未闻,不可思议!

  姜黎儿抬头看了一下窗外,已经昏沉沉的了,立秋的天本身黑的也早,所以并不奇怪,今天一天可以说是受尽了磨难,从家里吃完陈乐乐带的早餐来到医院上班,先是与洛灵那个小丫头一言不合被暴揍了一顿,接着是孙老二一直开会到中午下班。

  回来后又让他去停尸间看下门锁,结果却被程媛媛在停尸间门口掐的昏死过去,一直拖到下午下班了,这一天过的,贼他娘的悲催倒霉。

  姜黎儿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劣质的烟圈像开水一样淌过他的胸膛,让他整个人都火辣辣的,他来回在小收发室里踱步,思索着自己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

  摸了摸自己右臂上狰狞蜈蚣般的伤口,姜黎儿心中一横,与其这样一直坐以待毙,担惊受怕,不如自己主动点,程媛媛已经出现了情况,可孙老二刚才却只字不提,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姜黎儿决定,自己猫着去医院食堂看一眼去。

  医院的食堂很正规,到了饭点大家几乎都是在这里吃饭,可姜黎儿属于临时工,不具备在食堂吃饭的资格,为此他找了很多次领导,领导反反复复就一句话,“不爱干,滚!”

  如果程媛媛出现在食堂,食堂那么多人,姜黎儿也不怕她,当众戳穿她刚才差点掐死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程媛媛一天总是跟张娟待在一起,心甘情愿的做一片绿叶。

  想到张娟,姜黎儿几乎条件反射的想起了早上的约定,心中免不了又是一漾,说不出的感受,反正是总算觉得今天悲催的一天里唯一的一点幸福了。

  姜黎儿又止不住的想,难不成今天这么多灾多难都是因为自己跟女神有进一步发展的考验?

  姜黎儿扔掉烟头,看了看自己右臂的伤口,据洛灵那个丫头说,自己这个伤口是她师父用糯米封住的,那一个个看起来像是蜈蚣双腿的东西,其实是横着放的糯米罢了,只不过现在的糯米已经化成肌肉融入到了姜黎儿的胳膊上。

  来到食堂,这里面人声鼎沸,嘈杂无比,人挨人,人挤人,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白衣天使。

  姜黎儿其貌不扬,也不担心被认出来,不让他吃饭还不让他来食堂了?他猫着腰,迅速的消失在茫茫的白色之中,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程媛媛和张娟的身影,

  难不成还没下来?

  姜黎儿也不敢守在门口,只能朝着食堂后面去,后面就是做菜做饭的地方,好在这个点是吃饭的点,厨师们都忙着给医生们打饭盛菜,也没人注意到他,还以为是进来倒泔水的小伙计呢。

  姜黎儿很快把自己藏了起来,又不让人找到,还能观察食堂门口,第一时间发现程媛媛和张娟。

  可等了又等,死活没有这两个人的身影,第一波来吃饭的医生都吃完开始洗碗了,姜黎儿顿时有些着急,免不了又在心里多想,或许两人今天不来食堂吃饭了?

  这也是常事,大家偶尔也会回家吃饭。

  不过姜黎儿都快饿死了,早上就吃了一顿早餐,还是四个人分,一直顶到现在滴水未进,烟倒是吸了不少,可就这么离去,姜黎儿又有些不甘心,他猫着腰站起来,往后面做菜的地方走去,寻思捣鼓点剩菜剩饭垫吧一下得了。

  可刚一进来,姜黎儿立马涎水都流出来了,一股子肉香的味道扑鼻而来,而且不是那种大锅肉,夹杂着很多烩菜的味道,是一种纯正的肉香,真真正正的肉。

  姜黎儿的肚子“咕噜噜”立刻响起了打雷般的声音,好在后厨没人,否则必定暴漏。

  姜黎儿忍了忍,他还是知道下数的,这种东西,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两年三年未必能好好吃上一次,多少次都是过年的时候陈乐乐从家里偷点肉出来给他吃,陈乐乐对姜黎儿的好,可以说让姜黎儿舍命相报他也无怨无悔。

  可脚步不知怎么地,就不受控制的顺着那道香味飘了过去,姜黎儿内心一想,“看看也不会少什么!”就大胆的走了过去,顺便拿了两个馒头在手里嚼着,胃里好受多了。

  可让姜黎儿万万没想到的是,后厨炉灶上居然放着一盘猪肘子!好大一个猪肘子,上面油光发亮,猪皮红彤彤的,显然是刚出锅不久,姜黎儿肚子的叫声更加恐怖了,像是肚子里有万鼓重锤一样,“咚咚”的响个不听。

  姜黎儿顿时就觉得手中的白馍如同嚼蜡,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如,沾点油吃?”姜黎儿的手又鬼使神差的伸向那一盘热气腾腾的猪肘子。

  可就在姜黎儿即将沾到盘子里的油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像是水桶翻倒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更像是勺子和锅碰撞到一起发生的声音,反正是挺刺耳醒目的。

  紧接着要死不死的,后厨的门“咔嚓”响了一下,显然外面有人准备往里进,要是姜黎儿被发现在这里还把手伸向猪肘子,活活打死他的可能性都有,而且很大。

  姜黎儿赶紧蹲下a身子,大气不敢喘一下的看着门口,额头的汗水密密麻麻的往外冒,嘴里还塞满了白馍,就是咽不下去。

  “诶,老赵,秦科长喊你呢,让你现在上去一下。”门外传来了一声哟呵。

  “哦,马上去。”门口的人应了一声,连忙转身离开了,那道门被打开了一半也缓缓关上。

  就这么一两句话的工夫,姜黎儿心脏都快被吓出来了,他坐在地上大大的喘了几口,眼睛又不自觉的看向了冒着热气的猪肘子,它就像一个穿着薄·裙丝·袜的美妙女子一样,时时刻刻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诱·惑,一个大胆的想法陡然滋生在了姜黎儿的脑海之中。

  ……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您配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